Artwork

内容由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Player FM -播客应用
使用Player FM应用程序离线!

找寻 | 第二周 - 喜乐 | 星期六 | 见证分享

16:45
 
分享
 

Manage episode 389744507 series 3419360
内容由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Eric: 欢迎大家来到收听我们这个网上灵修节目,生命恩泉将临期的网上灵修2023。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喜乐」。坐我前面的一位年青人。我很想知道你当教友的年龄?还没介绍,你的名字是?

Ita: 我是Ita。

Eric: Ita 你好。妳的教龄是多少?

Ita: 哇!要暴露年龄,我是婴儿领洗。

Eric: 噢,我特意问你教龄。是啊,你是婴儿领洗。我想女士不要问年龄。我不问教龄!你是个年青人,婴儿领洗是很重要的指标。你家里都是教友吗?

Ita: 是。

Eric: 是怎样?

Ita: 爸爸妈妈和亲戚都是教友。外婆都是。我是第三代教友。

Eric: 整个家都充满信仰气氛,是吗?

Ita: 是。

Eric: 你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喜乐」。是不是因此所以你觉得做教友一出生就是有一种开心,喜乐,愉快?

Ita: 当初没有这个感觉。但是我觉得在圣堂内的团体的确带给我很多喜乐。在团体内成长让我感受很多爱和喜乐。

Eric: 团体 ……你参加什么团体呢?

Ita: 我的堂区是特别。我们的堂区在屯门。堂区很小。全部教友有两至三百个。所以很像一个家。我们会知道这星期这一家人来了,这一家没有来。真是很家庭式的教会。这个氛围让我觉得很有爱,很充满喜乐。

Eric: 现在年青人很少在教会出现。我想你是少数。

Ita: 都算是。同龄的教友很多已离开。

Eric: 你为什么不走?

Ita: 那是可能因为我在圣堂里担任司琴这个职位。一直在音乐之中和天主有一份关系。一路有上主陪伴这份信仰。直到我差不多18岁的时候参加世青 (世界青年节),还去了泰泽,感觉大开眼界。天主可以透过那么多不同的方法去告诉我们祂怎样爱我们。怎么触碰我们,真的让我很大开眼界。

Eric: 这两次的经验让你很感觉到和天主有一份很近距离的触碰?

Ita: 是,尤其我去世青之前我去了意大利亚西西。圣方济这位圣人充满喜乐。他和大自然接触。这个特点和我很相似。见到那些树枝好像伸开手摇摆,我觉得好像和天主在一起,赞美天主。在大自然中我感受到那份喜乐。和我的连结。我觉得在天主眼中,我还想做一个小朋友。虽然我现在长大了,我依然很想保持着小朋友那份的喜悦。

Eric: 有什么点子,在妳几次的经验中,意大利亚西西好,世青也好,泰泽也好,有没有让你觉得很触动?刚才你说和天主的触动?

Eric: 有哪一些地方让你感受特别深刻?

Ita: 世青之后,还没有甚么感受,那时候我还很年青。之后去了外国读书。很长时间,7年。当时的信仰活动,只是一位主日教友。虽然在外地我也有帮忙弹琴,但真的没有很多灵修活动。转折点是我留学后回来,妈妈便过身。妈妈在家里是一个信仰的支柱,家庭的支柱。很多的爱是从她那里转发给其他人。妈妈过身后,我好像要担当照顾家庭的角色。当时又遇上疫情,感到很困难。我要做饭,又不能去圣堂。我觉得那份喜乐是让我在这个生活中很想再寻找天主。直到今年,我在想,妈妈过身后我发展了一段异性关系。男朋友对我很好。他带我品尝很多美食。可是到了一个地步我觉得怀疑,为什么我不满足?不感到很喜乐?常吃美味的东西。又到处游乐。之后我发现原来我很渴望,很想找到天主。今年我在一次偶然机会朝拜圣体。朝拜圣体时我也是帮忙弹琴。天主很有意思,所有的召叫都是让我去弹琴。无论什么活动,我都参加,接触不同的人。我在朝拜圣体中心那里弹琴。我弹琴的时候,当圣体降福时,神父向每一位教友降福。我一边弹琴一边哭。天主的爱像倾倒在我身上。我从没有经历过那么强烈的被天主的爱充满。我发现那一刻我更有力量把爱分享给其他人。我发现这份分享是我真正想要的喜乐。

Eric: 好像恩宠满溢一样。

Ita: 是啊。

Eric: 你被充盈到一个点,你很想分享出去,是吗?

Ita: 是啊,然后我发觉原来我的喜乐源于分享爱。和年青人一起在团体内作分享。所有都是与团体生活有关。我发现我在团体生活中很能找到我的喜乐。

Eric: 因为在团体里你可以和人分享,是吗?

Ita: 是。

Eric: 可以和别人说你那份喜乐,透过音乐,原来音乐是一个媒介。好像天主和你的接触,是透过音乐,对吧。联机在当中。

Ita: 是。

Eric: 刚才我们分享了你妈妈过身。你觉得那一段经验是很艰辛,是吗?自己要背负起很多事情。很难渡过。

Ita: 我觉得很神奇。天主让我不觉得很艰辛。因为祂给了这份勇气给我们去面对困难,因为个信仰。事后我觉得还是要去面对。当时有一个力量。我妈妈过身那一刻,其实我们全家人都很平静。

Eric: 你说你妈妈的事件,令你很伤感,很难渡过。不过你又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会不会,在这件事没有发生之前,妳和天主的关系是很好,是吗?发生之后,你又站稳脚,你数算妳的恩典的时候,你发觉不是吃喝玩乐让你开心。原来天主才是你真正喜乐的根源。这时候,你有没有觉得相比之下,妳和天主的关系是增益了或是相同?

Ita: 我觉得是增益了。我觉得整个生命不一样。由今年的朝拜圣体被爱充满的那一刻。

Eric: 人有时很有趣。你有更多的经历。虽然那些经验可能是痛苦,但这些经历把妳和天主的关系拉得更近。把那些源于天主的喜乐加倍。我觉得很有趣。我想起一句话「痛苦是天主化妆的祝福」,是吗?

Ita: 很美。

Eric: 天主的安排真的很神奇。那你现在还是继续用天主给你的才华 ─ 音乐,在教会里服务,是吗?

Ita: 是。另外我想分享一个喜乐,那是音乐敬拜,我发现可以全心全力地唱歌赞美天主,在信仰里是另一种喜乐。

Eric: 你也唱歌?你有弹琴和唱歌?

Ita: 是。敬拜赞美。我现在很喜欢继续用音乐事工把喜乐带给别人,把希望带给人。

Eric: 很好。在整个过程与你聊天,你的眼睛总是水汪汪。是吗?眼眶有点泪水。原来眼泪不只是痛苦。原来也有喜乐,充盈的时候,也可以是这样。我自己都是,我是男士,我读理科。在读书的年代我是不懂得流眼泪。那时候去看电影,很感动的。坐在邻座的观众已经拿纸巾擦眼泪。我在理性上受到感动,但是没有眼泪。然而人有很多经验。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和天主的关系又有些不同的化学作用之后,我现在随时可以哭。一秒钟就能够哭。真的很有趣。我自己的反省是,原来这些经历,正如刚才所说,痛苦是天主的祝福。这些和天主的相遇,越相遇越亲近的感觉,我相信让人更知道,我们的生命原来抓住耶稣,抓住天主,是最安稳。

Eric: 很好。很感谢妳的分享Ita。

Ita: 多谢Eric。

★ Support this podcast ★
  continue reading

43集单集

Artwork
icon分享
 
Manage episode 389744507 series 3419360
内容由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and Life and 生命恩泉 Fountain of Love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Eric: 欢迎大家来到收听我们这个网上灵修节目,生命恩泉将临期的网上灵修2023。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喜乐」。坐我前面的一位年青人。我很想知道你当教友的年龄?还没介绍,你的名字是?

Ita: 我是Ita。

Eric: Ita 你好。妳的教龄是多少?

Ita: 哇!要暴露年龄,我是婴儿领洗。

Eric: 噢,我特意问你教龄。是啊,你是婴儿领洗。我想女士不要问年龄。我不问教龄!你是个年青人,婴儿领洗是很重要的指标。你家里都是教友吗?

Ita: 是。

Eric: 是怎样?

Ita: 爸爸妈妈和亲戚都是教友。外婆都是。我是第三代教友。

Eric: 整个家都充满信仰气氛,是吗?

Ita: 是。

Eric: 你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喜乐」。是不是因此所以你觉得做教友一出生就是有一种开心,喜乐,愉快?

Ita: 当初没有这个感觉。但是我觉得在圣堂内的团体的确带给我很多喜乐。在团体内成长让我感受很多爱和喜乐。

Eric: 团体 ……你参加什么团体呢?

Ita: 我的堂区是特别。我们的堂区在屯门。堂区很小。全部教友有两至三百个。所以很像一个家。我们会知道这星期这一家人来了,这一家没有来。真是很家庭式的教会。这个氛围让我觉得很有爱,很充满喜乐。

Eric: 现在年青人很少在教会出现。我想你是少数。

Ita: 都算是。同龄的教友很多已离开。

Eric: 你为什么不走?

Ita: 那是可能因为我在圣堂里担任司琴这个职位。一直在音乐之中和天主有一份关系。一路有上主陪伴这份信仰。直到我差不多18岁的时候参加世青 (世界青年节),还去了泰泽,感觉大开眼界。天主可以透过那么多不同的方法去告诉我们祂怎样爱我们。怎么触碰我们,真的让我很大开眼界。

Eric: 这两次的经验让你很感觉到和天主有一份很近距离的触碰?

Ita: 是,尤其我去世青之前我去了意大利亚西西。圣方济这位圣人充满喜乐。他和大自然接触。这个特点和我很相似。见到那些树枝好像伸开手摇摆,我觉得好像和天主在一起,赞美天主。在大自然中我感受到那份喜乐。和我的连结。我觉得在天主眼中,我还想做一个小朋友。虽然我现在长大了,我依然很想保持着小朋友那份的喜悦。

Eric: 有什么点子,在妳几次的经验中,意大利亚西西好,世青也好,泰泽也好,有没有让你觉得很触动?刚才你说和天主的触动?

Eric: 有哪一些地方让你感受特别深刻?

Ita: 世青之后,还没有甚么感受,那时候我还很年青。之后去了外国读书。很长时间,7年。当时的信仰活动,只是一位主日教友。虽然在外地我也有帮忙弹琴,但真的没有很多灵修活动。转折点是我留学后回来,妈妈便过身。妈妈在家里是一个信仰的支柱,家庭的支柱。很多的爱是从她那里转发给其他人。妈妈过身后,我好像要担当照顾家庭的角色。当时又遇上疫情,感到很困难。我要做饭,又不能去圣堂。我觉得那份喜乐是让我在这个生活中很想再寻找天主。直到今年,我在想,妈妈过身后我发展了一段异性关系。男朋友对我很好。他带我品尝很多美食。可是到了一个地步我觉得怀疑,为什么我不满足?不感到很喜乐?常吃美味的东西。又到处游乐。之后我发现原来我很渴望,很想找到天主。今年我在一次偶然机会朝拜圣体。朝拜圣体时我也是帮忙弹琴。天主很有意思,所有的召叫都是让我去弹琴。无论什么活动,我都参加,接触不同的人。我在朝拜圣体中心那里弹琴。我弹琴的时候,当圣体降福时,神父向每一位教友降福。我一边弹琴一边哭。天主的爱像倾倒在我身上。我从没有经历过那么强烈的被天主的爱充满。我发现那一刻我更有力量把爱分享给其他人。我发现这份分享是我真正想要的喜乐。

Eric: 好像恩宠满溢一样。

Ita: 是啊。

Eric: 你被充盈到一个点,你很想分享出去,是吗?

Ita: 是啊,然后我发觉原来我的喜乐源于分享爱。和年青人一起在团体内作分享。所有都是与团体生活有关。我发现我在团体生活中很能找到我的喜乐。

Eric: 因为在团体里你可以和人分享,是吗?

Ita: 是。

Eric: 可以和别人说你那份喜乐,透过音乐,原来音乐是一个媒介。好像天主和你的接触,是透过音乐,对吧。联机在当中。

Ita: 是。

Eric: 刚才我们分享了你妈妈过身。你觉得那一段经验是很艰辛,是吗?自己要背负起很多事情。很难渡过。

Ita: 我觉得很神奇。天主让我不觉得很艰辛。因为祂给了这份勇气给我们去面对困难,因为个信仰。事后我觉得还是要去面对。当时有一个力量。我妈妈过身那一刻,其实我们全家人都很平静。

Eric: 你说你妈妈的事件,令你很伤感,很难渡过。不过你又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会不会,在这件事没有发生之前,妳和天主的关系是很好,是吗?发生之后,你又站稳脚,你数算妳的恩典的时候,你发觉不是吃喝玩乐让你开心。原来天主才是你真正喜乐的根源。这时候,你有没有觉得相比之下,妳和天主的关系是增益了或是相同?

Ita: 我觉得是增益了。我觉得整个生命不一样。由今年的朝拜圣体被爱充满的那一刻。

Eric: 人有时很有趣。你有更多的经历。虽然那些经验可能是痛苦,但这些经历把妳和天主的关系拉得更近。把那些源于天主的喜乐加倍。我觉得很有趣。我想起一句话「痛苦是天主化妆的祝福」,是吗?

Ita: 很美。

Eric: 天主的安排真的很神奇。那你现在还是继续用天主给你的才华 ─ 音乐,在教会里服务,是吗?

Ita: 是。另外我想分享一个喜乐,那是音乐敬拜,我发现可以全心全力地唱歌赞美天主,在信仰里是另一种喜乐。

Eric: 你也唱歌?你有弹琴和唱歌?

Ita: 是。敬拜赞美。我现在很喜欢继续用音乐事工把喜乐带给别人,把希望带给人。

Eric: 很好。在整个过程与你聊天,你的眼睛总是水汪汪。是吗?眼眶有点泪水。原来眼泪不只是痛苦。原来也有喜乐,充盈的时候,也可以是这样。我自己都是,我是男士,我读理科。在读书的年代我是不懂得流眼泪。那时候去看电影,很感动的。坐在邻座的观众已经拿纸巾擦眼泪。我在理性上受到感动,但是没有眼泪。然而人有很多经验。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和天主的关系又有些不同的化学作用之后,我现在随时可以哭。一秒钟就能够哭。真的很有趣。我自己的反省是,原来这些经历,正如刚才所说,痛苦是天主的祝福。这些和天主的相遇,越相遇越亲近的感觉,我相信让人更知道,我们的生命原来抓住耶稣,抓住天主,是最安稳。

Eric: 很好。很感谢妳的分享Ita。

Ita: 多谢Eric。

★ Support this podcast ★
  continue reading

43集单集

All episodes

×
 
Loading …

欢迎使用Player FM

Player FM正在网上搜索高质量的播客,以便您现在享受。它是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适用于安卓、iPhone和网络。注册以跨设备同步订阅。

 

快速参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