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女孩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这是第53期《 别任性 》,这期嘉宾是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郑熙青,她跟我一样是一名 “腐女”(即耽美文化爱好者/参与者),同时也是一位耽美文化研究者。 这期 podcast 也是 “BIE别的” 上《用爱发电》专题的一篇内容。《用爱发电》是一个关于偶像和粉丝文化的专题,耽美则是粉丝二次创作的典型文化现象。 从自己的腐史聊起,熙青带我回顾了一下腐圈的发展和 “腐女” 人群的变化。感觉 “腐女” 人群这几年变得更可见了,这是错觉吗?做 “腐女” 是否没那么羞耻了?腐女如今出柜更容易了吗? 其实 “文化学者” 啥的身份很快就顾不上了,这个话题我们太容易聊 high。我决定这期与其做时间点,不如做一个(大概对应时间轴的)关键词索引 —— 虽然圈内人可能对话题并不陌生,但考虑到耽美圈的壁太厚…
 
这是第51期《 别任性 》,我去 跳岛FM 参加了一期关于女性和文学的录音。节目的另一位嘉宾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张莉老师,她去年做了一份关于作家性别观的调查问卷,收到了来自不同年龄层、不同性别的作家回复127份。我们由此讨论这个时代的性别意识,还有一些关于性别和写作的问题,比如:男作家在性别问题上的反思,是否是一种政治正确?女作家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女性写作?“雌雄同体” 是文学创作最完美的状态吗? 跳岛FM是一档文学主题的播客,这期还送了我们三本 Jesse Ball 的《自杀式疗愈》(节目中有提到)作为粉丝赠书,请大家留意我们的微博 (BIE别的女孩)获取赠书信息。 Tracklist: Tori Amos - Silent All These Years Tori Amos…
 
我和郭师傅(郭锦泓,@郭爹2020)聊了N号房怎么会有26万(韩媒曾称27万)之多的参与者。这个数字彻底暴露了现实中性别观念的撕裂之下,悄然孕育的仇恨和恶意,这一点无比明晰,但我不满足于这个解释。 “他们在想什么?” 我想寻得更多对性别暴力和性别犯罪施加者的了解。不是为了理解他们,而是为了理解这种大范围群体性犯罪的形成。我想看到这种程度的邪恶后面的面目,尤其是那些模糊不清的26万众人。 然而关于参与者的信息还非常有限,我只能尝试套用已知的几种能够导致社会失序的集体行为模版,包括cult、兄弟会,以及秘密社会 —— 每个模版都有不恰适的元素,但每个也都有能够提供解释的地方。和郭师傅的探讨从这里展开。 具体内容我会写成文章发出来,尽快,见biedegirls。 别任性第50期,来自别的女孩(Bi…
 
欢迎来到第49期《别任性》。我去“文化土豆”串门,和益康糯米与嘉宾索马里聊了两部 HBO 迷你剧集,《我的天才女友》(My Brilliant Friend)第二季和新剧《反美阴谋》(The Plot Against America)。 两部都是基于小说的改编剧,《我的天才女友》基于《那不勒斯四部曲》(索马里是这部书中文版的责任编辑),《反美阴谋》是基于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的同名小说,讲的是二战时期的架空历史,这个时候拍出来却现世意义十足。 时间点如下: 05'10:《我的天才女友》第二季剧情梗概 07'20:里面所有的男人都一样,男孩长大也会变成那样(除了一个男孩),甚至家暴的时候有一样的台词,“看你逼我做了什么” 12'40:第二部的表演并不尽如人意,剧情改编也有 “几…
 
这是第三份 #任性歌单# —— 这个系列里,我们会请女音乐人们来做音乐推荐。这期的歌单来自独立乐队浪味仙贝。浪味仙贝的主唱 Zoo 也是 BIE别的女孩 与 M-LAB 和 BIE别的音乐 联合呈现的#Chinese MuseGirls# 项目的第四位音乐人。 浪味仙贝目前的成员是:冯浛(Zoo酱)、林正棋、赵宸和漆超。豆瓣上他们的介绍是这样写的:这些从未见过海的东湖冲浪手们,沿海地带才是精神故乡。在气候不那么 Chill 的脏脏城市中,从百无聊赖的生活中提取些许有趣、制造甜美旋律。深受 The Cure/ Advantage Lucy /雀斑等乐队的影响,擅长使用三大件、四人阵容创造出基于七和弦的浪漫流行歌。 浪味仙贝来自野生唱片,自称内陆海味流行团体。关于他们的文章明天上线,你可以先来听…
 
CHINESE MuseGirls是我们与M-LAB和BIE别的音乐合作的系列内容,这期介绍的音乐人是独立电子唱作人玛莉羊羊。 她是 “一位冲突感非常强烈的女孩”,身上“同住了一位电子音乐婴儿和一位成熟稳重的时尚女性。” 在我们与羊羊的对谈里也充分体会到这种内在的反差,她成熟的想法常常提醒我们,虽然声音听起来像孩子一样清透可爱,这可是一位经历了很多也想清楚了很多的女人! 玛莉羊羊的英文叫 Merry Lamb Lamb,Merry 是她妈妈给她的英文名字,希望她长大后的每一天都能够开开心心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 “Lamb Lamb“ 是在中学时期同学们给她的一个称号,是 “羊咩咩” 的意思。 在加拿大的青春期也以一种有点残酷的方式塑造了今天的快乐羊羊。她大方地说到曾经那段阴暗的日子,声音里…
 
工作有什么意义,我们为什么不想工作,又能不能不工作,还有“后工作时代”真的来了吗? 这期的嘉宾叫 Stephanie,在华盛顿大学做性别研究的博士项目,播客叫《卡列班与女巫》,是从政治经济的角度讨论日常生活和社会热点。 干货有点多,所以整理了文字版,见biedegirls(BIE别的女孩). 歌单: Oasis -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Idle Low - Lazy 得田真裕 - きょうは会社休みます Oasis - Idlers Dream Keren Ann - Not Going anywhere由别的女孩
 
这是《别任性》新栏目#任性歌单# 的第二期。这个系列里,我们会请女音乐人们来做音乐推荐。这期的歌单来自后朋克乐队 Sonicave。 Sonicave 的成员是四位女孩:祁麟+包子+狒狒+Cherry。 这张歌单的音乐从 dark wave(暗潮)、new wave(新浪潮)、post-punk(后朋克)到 dream pop 什么都有,但你也不用管这些标签,你的耳朵喜欢就够了。 祁麟(主唱) 04‘20: 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07‘50: Lebanon Hanover - Your Fork Moves 10‘40: Lilies and Remains - Final Cut 14‘07: Port…
 
欢迎来到《 别任性 》的第44期。#CHINESE MuseGirls# 是我们与 M-LAB 和 BIE别的音乐 合作的系列内容,这期播客向大家介绍独立电子音乐人 Shii。 Shii 是长居武汉的电子音乐人,来自美丽唱片。她从独特的感性视角看世界,并把细节转化为音乐,也从不回避在音乐中展现情感和脆弱。她的音乐中没有机器的冷感,而是充满着温暖的情绪。 2019年她发布了两张 EP,分别是夏天时的《浮动能指》,及年末冬天时发布的《绵延》。今年年初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让湖北彻底停摆,也让全国陷入紧张和焦虑。Shii 年前回到成都在家里自我隔离,演出计划被打断,她就在家里弹弹琴,写写歌。 从她的作品聊起,我们得以了解了她生活中的更多方面:中文系对她遣词造句的影响,她的友情与爱情,她眼中的 “亚…
 
一个小栏目,请女音乐人来介绍自己喜欢的歌。这期是音乐制作人+DJ苏玉的歌单,主题是“让人愉悦安宁的歌”。 03‘44: Ana Roxanne - I’m Every Sparkly Woman 05‘50: You’re Me - Lucidity 12'30: Spike - you can do it 14'50: Tommy Mandel - I Alpha 22'45: Pablo's Eye - That Night Together With Her 27'50: 33EMYBW - 昨晚他们来田里趴体了 ​31'30: CS + Kreme – Eyes On Ceiling 40'45: Susumu Yokota - kinoko 48'20: Kate NV - yxo…
 
第二次“海南通话”关于亲子关系。还真不是故意为了踩点春节做的特集,就是赶上了 —— 我们还没那么变态,故意要在阖家团聚的时候大聊“原生家庭伤害”,更没想到今年很多人春节回不了家。 祝大家鼠年顺利,春节如果能和家人相处的话,尽量愉快。最后,请保重身体,做好防护。 这期嘉宾除了郭师傅(郭锦泓,艺术从业者),还有孟常(播客“不合时宜”),也是关于“死亡”那期节目的嘉宾。 欢迎来到《 别任性 》的第39期。由别的女孩
 
这个城市这么大,可好玩的地方怎么越来越少了?别人都去哪玩啊?我们带着这个真诚的问题开启 #别的女孩去哪玩# 这个话题,跟大家一块探索城市里属于自己的文化/娱乐/社交空间。 这期的嘉宾是北京地下俱乐部 “招待所” (Zhaodai)的共同创建人卡门(Carmen)和驻场 DJ,非男性 DJ 团体 Equaliser 的负责人 Slowcook。 这期的背景音乐是 Slowcook 在柏林俱乐部://about blank 放歌的 set 录音(部分)。 欢迎来到《 别任性 》的第37期。由别的女孩
 
欢迎来到《 别任性 》的第36期,也是我和郭师傅的第一次 “海南通话”。这期送给独自跨年的人。 郭师傅(郭锦泓,艺术从业者)是关于 “死亡” 那期节目的嘉宾。节目里可能提到过,郭师傅录完节目就搬去海南疗养并等待手术了。我很想念她,很多网友和粉丝也是。所以我决定拉她做一档分节目,叫 “和郭师傅的海南通话”。 节目话题不固定,看我们碰上什么事儿,想聊什么。第一期是关于该死的跨年,和这种时候特别难以忽视的孤独感。由别的女孩
 
这期的嘉宾是一起 ”冻卵案“ 的当事人徐枣枣和她的朋友,多元家庭网络的志愿者阿烂。徐枣枣今年31岁,想冻个卵,却发现国内只给已婚女性做冻卵,就把医院告上了法庭。12月23日10点,她的案子将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这是全国首例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案。欢迎大家去听审。 我请她来了《别任性》,想听听为什么她这么轴。由别的女孩
 
本期节目的内容涉及癌症、精神疾病、生死观、安乐死,可能产生不适,请谨慎收听。 如果你不确定,也可以先读读“别的女孩”上配合的文案,根据我总结的内容时间点选择收听。 这期的嘉宾有三位:媒体/环保从业者常远,艺术从业者郭锦泓(aka 郭师傅),文化从业者刘宽(Kiva)。后两位是女孩,最近一年各自被诊断出癌症,现在分别开始疗养/恢复良好。由别的女孩
 
这期的嘉宾是两位做剧场的朋友。她们的全女班创作团队最近在做一个项目:把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和胡适基于《玩偶之家》的改写《终身大事》再做改写,以此讨论中国现代城市女孩面临的婚姻 “困境“ —— 更准确地说,是社会认为我们面临的婚姻困境,即,被剩下。 我还问了很多关于表演的事。别再压抑你那爱演的灵魂,来听听如何成为一个(跟爸妈完全解释不清楚自己是干嘛的)戏剧表演者吧。 别任性:和别的女孩(biedegirls)任意聊性与性别。由别的女孩
 
欢迎来到《 别任性 》的第29期 —— 跟别的女孩(biedegirls)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期嘉宾是来自友邻电台 The F Word 的小雷。刚知道这个电台的时候我就心中默默认亲了 —— 我以前有个博客(是的我经历过博客时代)就叫 The F Word,取名的思路也是一样的。这个名字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女x主义者互相识别的 wink。 ​The F Word 历史悠久,2015年就开播了,所以我实在没想到两个主播,小雷和老郑都是刚开始工作不久的职场新人,以及她俩开始 The F Word 的时候才大四。如今成为了白领女郎的小雷来北京出差,拉着行李箱来我们办公室录了一起节目。由别的女孩
 
众婊欢聚一堂,以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分享了行业经验,比如如何在节目被下嫁/文章被删/酒吧被聚宝的新常态中培养强大心脏,并作为自由职业者/老板/创业者,就客服事业瓶颈、找到心灵归属交换了心得。 “别任性”是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由别的女孩
 
弟频道《别的电波》的大野洋和大非来《别任性》做客,代表广大直男们向别的女孩发问。为了表示客气,我们特别爸标题改成了电波的蒸汽波style。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的播客(biedegirls)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由别的女孩
 
这期的嘉宾叫范坡坡,好几年前拍了《彩虹伴我行》和《彩虹伴我心》的导演。这两部片子到现在还是朋友有和家人出柜苦恼的时候我最直接的推荐,只是出于在这期节目里介绍的原因,网上已经找不到了。 那之后范坡坡这两年又做了什么呢? 别任性26期,来自别的女孩(biedegirls)。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期的嘉宾叫王笑哲,前知乎女权/性别问题答主,现性别公益从业者。他本学哲学,被柏拉图、康德、尼采老几位的厌女言论搞得不胜其烦,硕士干脆去读了性与性别,研究国内的相关机构以及做过的运动,然后进入 “田野” 就没出来。 另外一直有粉丝问我该怎么进入性与性别领域,我和笑哲趁这个机会说了一下自己各自的经验。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是由Alex(阿丽)和 Alex(阿姐)带来的分栏目 “对尖儿” 第四期。我们这期去@益康糯米 (张一帆)主持的《文化土豆》做客,聊了聊两种截然不同的喜剧:好莱坞/迪士尼式的喜剧童话《玩具总动员(Toy Story)4》,和英式阴郁的黑色幽默《伦敦生活(Fleabag)》。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期的嘉宾叫卡酱,他的梦想是通过普选进入日本国会成为一名政治家。卡酱是中日混血的跨性别男孩,女权主义者,无性恋+泛性浪漫人士,这么多标签都是什么意思啊,请听节目吧。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 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是特别的一期,在女足世界杯期间,听听去年男足世界杯期间我们是怎么diss球迷文化的(划掉。真正的重点是:去看女足世界杯啊!好看的!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Alex阿丽和Alex阿姐的节目《对尖儿》回来了。加上大胖,我们玩了玩某社交软件的“性转”滤镜,想象了一下作为男人的人生。然后发现自己如果是男的,可能过得更不怎么样。 还有照例的推荐和答疑环节。照片来biedegirls看。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期的嘉宾是时事评论视频节目“陈迪说”的陈迪。他这两年在性别相关选题上的分析和评论出现在我注意力雷达范围好几次;有一次他招实习生,强调“简历上不要带性别和照片”,也是很吸粉的举动。几周前,我看到他的一期新节目《为何说这是一个 “以男性为本位而设计出来的世界”》,深以为然,做了个老长的补充性评论。第二天我向他发出了来上节目的邀请。 他痛快答应了,"不过聊什么呢?" "做一个直男女权主义者的感受?如果你是直男的话。" "我是我是。不过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我就没法子这么干脆地承认了。" 这是为什么呢?“别的女孩”周五会有文字版。…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别话题。 两个Alex终于合体做了一个栏目:对尖儿!就是我俩。节目的主要目的(1)是让大家更分不清谁是谁,(2)我们俩可以利用工作时间聊天,(3)顺便帮大家回答一些困惑。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 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是别任性的第15期,我们请了第一期教你们怎么“来去自如”的嘉宾三木,分享一下她最近做的95后女孩调查结果。 “我自己来”是什么意思,自己体会。由别的女孩
 
当然是愁。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是别任性的第14期,我们聊聊为什么愁,又怎么办,以及,亚洲女孩和白男交往怎么好像比反过来要普遍得多 —— 要聊最后这点还是需要点勇气的。由别的女孩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这是别任性的第12期,Alex邀了妇科专家六层楼先生来杠一杠女性健康问题:说“杠”是因为我们讨论的方案都是以最简化女性负担为出发点。在座的还有第6期嘉宾,贫穷时尚博主大胖,她的另一项人生追求就是,消灭月经! 这是节目的上期。下期下周就来。由别的女孩
 
为什么我们希望自己更“婊”一点?又如何才能做一个有操守的"婊"? 最重要的一点是,别没事去贬低别的女人来抬高自己,因为大家都是“婊”,谁也跑不了。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biedegirls | @biede别的女孩由别的女孩
 
Alexwood和三木聊起orgasm这个话题可以聊很久,从理论到实操,从社会学到生物性,从男到女,从C点到P点。我们决定把聊天录下来,造福更多人。 英语是“来”,日语是“去”,祝大家来去自如。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biedegirls | @biede别的女孩由别的女孩
 
VICE的Alex和微在不懂爱的Alex凑到一起聊了一下自己的男性伴侣如何“娘”,以及她们多喜欢这一点。 歌单也满“娘”的,看你能不能听出来。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biedegirls)的播客节目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由别的女孩
 
我和膨胀工作室的搞笑up主朴西与大佛组成了恋爱无能互助小组,分享自己如何被女权主义毁了人生幸福。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检讨了一下自己的求偶标准是不是过于苛刻,最后发现: 实在找不到什么需要悔改的地方。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biedegirls | @biede别的女孩由别的女孩
 
赶上双十一,我找来了公司最会穿衣服的两位女孩大胖和July聊聊消费和打扮。这绝对是个有深度的话题。July和大胖对贫穷和时尚都深有心得,展现了诸多宝贵的智慧,比如: “买童装,款式一样但更便宜。” “做指甲时根部那一毫米很重要,是一周的长度。” “你出门的时候就要有那种盲目的自信,别人觉得奇怪是因为ta们不懂。” 说到的东西都有图,去“别的女孩”公众号看。祝大家买不买都美,花不花钱都开心!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biedegirls | @biede别的女孩由别的女孩
 
弦子是2014年ZJ性骚扰事件的当事人,麦烧是这个事件在今年7月传播过程中重要的爆料人。两人的另一个身份,是ZJ名誉侵权案的被告。她们来节目分享了很多,文字版和更多关于“标签”的讨论见“别的女孩”上的文章。 "别任性"是VICE女性频道“别的女孩”的播客 —— 跟别的女孩任意聊性与性别。 biedegirls | @biede别的女孩由别的女孩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