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馨然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我喜欢所有故事里用心的人,因为尚未被明确记下的,经历时的感触往往美好的不堪一击。 那天仔细的扫视了所有电台,我想我来到未来了,那时的我自己正在赶往追妄不羁的过去,他们都在渐渐消失着,也在渐渐到来着,有时候比起识得位灵魂伴侣,遇见一个同食面包的人难许多。 老陈是这样说的。而我是这样的微不足道,仅仅作为这篇故事的摆渡人,把这两年前尚未结尾的结尾补上,它不是句号,却是一段感情的休止,这是至今为止,我用最长时间诠释的一段,两年,我不确定会不会再有人被他遇见,正如我也无法保证有没有人坚持的听到现在,和那年写下他们分手,有趣的是,这条横亘与初次升入高中那年头一回认真做荔枝电台的心情相仿。只是也许下次见到他不知是什么气候相伴了,只希望他一切都好。晚安,陌生人。…
 
那年我近视,去眼镜城配眼镜,中间饿了,妈妈带我去买面包。 味多美。 一个小伙子跑进来,抓着塑料盒子里的饼干就往外跑。穿过马路,塞到一个小姑娘的手里,店里的男前台和几个商场的保安跟着一路的追,最后跑到十字路口,险些被来往的大巴撞到,后来发生什么不得而知,当时的我心里没什么感触。 直到耳濡这些,忽然回忆起脑海里的片段。 生活的艰难压在身上的时候,只希望最爱的那个人能别委屈。 你好,我就好。 对不起,我尽力了。 对不起,我只有这么多。 对不起,照顾好自己。 对不起,我真的爱你。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