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电台 公开
[search 0]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他的花朵曾经告诉他,自己是宇宙间仅有的一种花;可是仅仅在这座花园里,就有五千朵和她一模一样的花!然而,小王子说:“你们和我的玫瑰一点也不同,你们眼下什么也不是,没有人驯服你们,你们也没有驯服任何人。你们很美,却很空洞,没有人为你们去死。是的,平常的过客会认为我的玫瑰花和你们一模一样——虽然那支玫瑰属于我。但是,仅它一朵便比你们所有这些玫瑰重要。是我为她浇水,是我为她罩上了玻璃罩,是我放置屏风为它遮风挡雨,是我为她杀死了毛毛虫。当她发牢骚,吹牛皮,甚至偶尔一言不发时,我都是它的听众。她是我的玫瑰花。” 倘若一个人对一朵花情有独钟,而那花在浩瀚的星河中,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他只要仰望繁星点点,就心满意足了。他会喃喃自语:“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个角落……”可是,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一瞬间,所有星星都…
 
泰戈尔在诗里写: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我想我也在那个没有阳光没有微风算不上美好的傍晚,扔掉了这段时间所有的不开心,扔掉了那个混沌的自己。 后来所有的情形都在慢慢变好。男生节在最后也算圆满地完成了,卡到截止日期倒数第三天的选修课也终于看完了,文件夹里快一半的稿子有了重头再来的勇气,失眠的症状也消失了。我也不再是那个冷着一颗心的木偶人,重新恢复成那个真的有血有肉的自己。 卿姀说,有时候我觉得我跟老天爷是能通过某种渠道交流的,他给我安排的每件事情,我都在其后的路上心领神会。挺好。 我们憎恶十月份发生的无常,厌恶十一月经历的一切。但是你要去相信美好的十二月就紧跟其后而来。我想和大家分享村上春树的一段话话,希望与你们共勉。 他说: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
 
长颈鹿先生,下次如果你见到他,不要跟他再说起我了,这只是一个没有为他坚持到最后的女孩,能留给他的只有以后生活中永远的清净。谢谢你听完我这四年来的所有故事,我要跟你道别了,不要来送我,我怕我哭出来太丑了,会吓着你。 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了:晚安,长颈鹿先生。 第一次用少女心的傲娇感觉去尝试宠溺的通话口吻,从起初的不习惯到最终被自己录出来的感觉吓到,或许每个人骨子里都是狸子小姐,心里住着一个海豚先生吧。 不管怎么样,许久未见。双十一,晚安由小南电台
 
我把你们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把你们的每一次鼓励都放进相片里。我把你给我的曾经,往最深的永远延续。我把你们的话变成最动人的音符,陪着我去旅行。生命也许是一场苦难,只是一起品尝苦难的人却甜的让我心甘情愿地苦下去。我现在的苦逼,寂寞难过都会过去的,迟早,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个结局。 愿有人陪你一起颠沛流离,一起走到出头天的那天,走到你一生那一次发光的那天。由小南电台
 
希望收听节目的你们,都可以认真去爱,勇敢去爱。对爱的人全心全意的好,对不爱的人也可以足够尊重,因为每一场喜欢都不容易,都应该被认真地对待。找到爱情的能够相信天长地久,真爱还没来的可以耐心等待。反正你还年轻,善良又可爱,怕什么没人爱。是吧由小南电台
 
本文 BY 寻拾 岁月神偷,像我们指尖捧不稳的流水,但有些回忆有些故事,沉淀出精华,更能温暖一颗走失在茫茫人海的心,年少的童真,相交的质朴,澎湃的激情,不屈不挠的无惧,一幕幕定格在这片土地上,日新月异,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变的是,我迷恋的家乡,承载了它专属的温暖。 这片土地有它特有的气息,暖暖的故事,满满装载在我的灵魂深处。承载特有温暖的这片土地,是唯一不惧时间的礼物,欲久弥暖。由小南电台
 
蓝白色校服栓住回忆的脚步,但我的回味却无法停止,想起头几天刚住宿在学校里,因为听信了某些非主流的传说,在小花坛底下的寻觅那些特别的三叶草。最终四片叶子,五片叶子,甚至两片叶子的小精灵们都被我们找到了,大呼没劲的同时也最终意识到,所谓的幸福,所谓的美好,都有一个不必戳穿的限界,不是不够勇敢,而是有些错位本就不应该衔接,海鸟和鱼,香烟和火柴,本就是因为消逝和距离,以及可望不可即而令人充满了不同于寻常的期许。而这些期许,就让它完完整整被铭刻在蓝白色的浅浅外套上吧,让它在笔墨纵横之后的时光冲刷下,最终化作古色古香的情书,寄给不远不近的未来,做一个怀念。由小南电台
 
每一段爱情的开始都是因为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快乐,不要在爱情里走失了自己的心,变得痛苦和不快乐。有人说爱情没有对不对,只有愿不愿意。其实,只有爱对人,那些愿意为他做的事才会等到同等的回应,爱情才会循环。一个人的爱情是不会幸福的,找到和你相同频率的人,每分每秒都会是快乐的。祝愿所有人都可以永远记住和保存爱情最初的模样,经历风雨后,也不会凋零,而是更显纷繁。由小南电台
 
曾经以为,分手很简单,不过是分开行走,不再拥抱,不能亲吻。但往后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我才真的发觉,那些专属于我们的好多第一次,第一次一起乘火车,第一次一起去外地,第一次一起看电影,这么多的第一次,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前些天你一直问我何时才能回家,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见你。可是,不打扰,是我能给你最后的温柔。只有这样,我的脆弱,逞强和心软才不会被你识破。没办法,不回头,是我能给自己最后的尊严。 火车不断驶向北方,低头看时针,四点五十三分,车厢内的气温已经在不断下降。我猜你现在一定睡得很香,我的“醉酒”好像也快要清醒了。 那就这样吧!在凌晨时分思念,在黎明到来前睡去。这样,你就不会知道我曾在这样无尽的黑夜里将你深深地思念了吧。最后,道一声晚安没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未曾发生吧! 晚安,…
 
离开你,整整155个星期零三天。 我在如此偏南的地方温习曾经你在我生命中留下的痕迹,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拐弯抹角让我不断记起你,真的就被你料到了,我名字中南方的南字,果真把我领到了这里。来到广东已经一年,如此温润的天气,即便已经经历过一次,但还是着实让我几乎都要忘记了夏天和冬天的分界线。而恰恰是这天气,让我想起那个你,那个热烈起来就像夏天,沉韵起来就像冬天的你。 冬至马上就到了,想起你的那边应该已经下起雨雪了吧,回忆停泊在那个冬季,我们相识的那里,那场雪。铺满道路的灿烂和蓬松的纯白里也埋着我们的曾经。我记得你,永远记得那个工作起来发狂命都不要的铁打女汉子,以及俏皮娇羞起来令人发指的小魔女。希望你也会记得,那个曾经颓靡的傻小伙,爱上你的时候,会仔仔细细记下每一辆你搭过的计程车车牌号。 而现在他也…
 
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内陆人,我想我对海,有一种不可磨灭的情节,那份别样的蔚蓝与宽广,就算心中装着再过惆怅与卑微,也会醉在它咸咸的的深拥中,倒在它细碎金黄的怀里。 海是孤寂的,每一份喧嚣拍打着海岸,然而嘈杂的声响却没有大陆的任何回应。而孤寂的东西才喜欢把自己的力量吹嘘到一个地界,正若彼时的我,总是吹嘘自己究竟爱一个东西爱到如何,其实真的爱的,是当初砰然的那一份感觉,那份珍藏在心中,就算冲淡了,也至少不会忘记轮廓的感觉。由小南电台
 
欲望本身不是坏事,想赚钱,想和漂亮优秀的人谈朋友,想要精彩有趣的人生,这都是人之常情。 坏就坏在不敢正视自己的欲望,不愿相信人的可塑性,一次次压抑自己渴望改变的心情。 想改变,就正面自己的心情,大声说出来,“我想改变!”这并不丢脸! 帕斯卡问:人在无限之中是什么呢? 一个人如何定义自己,改变自己,发现自己?这是每个人一生最大的课题。 我喜欢帕斯卡的那句回答:人只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为脆弱的,但他却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由小南电台
 
痛苦就像一棵生长茂盛的大树,一个痛苦的主干,这叫人生,其他树干是人生的许多组成部分,事业、学业、爱情、婚姻、家庭,接着是无数分叉的树枝连着无数的树叶,而这每一片树叶就是具体的每一个痛苦。 没有不痛苦的人生,人生苦难重重,人生就是不断面临和克服一个个痛苦的过程,对这一事实,你必须心悦诚服,不要试图做任何的抵赖和逃避,因为这对解决痛苦没有丝毫用处。由小南电台
 
有一种伤心叫不知所措,有一种伤心叫无可奈何,有一种伤心叫无法面对...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只能不去找你,不去关心你,不去看你;只让你远远的看着我,想着我,或许这样我才可以帮到你,希望我永远都能是你的精神支柱 用你那好胜的心来追逐我,战胜你的病魔由小南电台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