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洞人播客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好久不见,山顶洞人一直在洞里研发自己的电子游戏,也因此更近一步掉入游戏设计的兔子洞,洞里有千奇百怪的人,譬如今天这一期的节目就请来 RCT Studio 的三个大男孩,陈雨恒、张言和朱嘉林,他们的公司早前发布了一款由AI制作的NPC游戏场景——抢银行。我和我的搭档有幸和朱嘉林一起玩了一遍,在这个游戏里,NPC不会按照剧本行事,而是根据规则、随机性和玩家行动等多个因素产生自己的性格,再由性格驱动行为。结果我们那一次游戏里,遇到了很多很暴躁的NPC,不但反杀,还一言不发。 这样一家公司设计到很多元概念的再定义和再理解,譬如什么是智能,什么是自由意志,什么是创造,是么是情感。三个大男孩显然都是游戏玩家和深度科幻迷,他们的世界和他们想要创作的世界里,人工智能和人类其实分别不大,都是深度学习的产物,甚…
 
很久没有更新了,这个月我开始一砖一瓦地做电子游戏了,这大概是我人生所有工作里最消耗的一次,技术的、叙事的、行业的、自我的,所有难题和挑战迎面而来。我和搭档一共两个人,深感生产力(或者 aaajiao所说的运力)低下。我问在大厂工作的设计师朋友叶梓涛,为什么这么难啊,如果在大厂就好了。他最近在忙着写艺术相关的文字,反问我,大厂为什么要砸钱做你想做的游戏? 一针见血。好在世界上除了大厂,还有独立游戏,除了独立游戏还有作为艺术品的游戏作品。我和叶梓涛一个月前以前录制了一期播客,访问对象是中国最早最早将电子游戏做成艺术的人,冯梦波老师。他为人熟知的作品中,《长征》系列把任天堂的横版马里奥改造成满是政治波普符号的长征,《阿Q》则是把他自己编入了1999年风靡世界的第一人称视角射击大作《雷神之锤三》中,…
 
很久没有更新了,这个月我开始一砖一瓦地做电子游戏了,这大概是我人生所有工作里最消耗的一次,技术的、叙事的、行业的、自我的,所有难题和挑战迎面而来。我和搭档一共两个人,深感生产力(或者 aaajiao所说的运力)低下。我问在大厂工作的设计师朋友叶梓涛,为什么这么难啊,如果在大厂就好了。他最近在忙着写艺术相关的文字,反问我,大厂为什么要砸钱做你想做的游戏? 一针见血。好在世界上除了大厂,还有独立游戏,除了独立游戏还有作为艺术品的游戏作品。我和叶梓涛一个月前以前录制了一期播客,访问对象是中国最早最早将电子游戏做成艺术的人,冯梦波老师。他为人熟知的作品中,《长征》系列把任天堂的横版马里奥改造成满是政治波普符号的长征,《阿Q》则是把他自己编入了1999年风靡世界的第一人称视角射击大作《雷神之锤三》中,…
 
山顶洞人一直想要开自己的脑洞,尝试各种做播客的方式,这一期我们和上海还原剧团合作,录制了一期试验性质的即兴剧场。简单粗暴地说,像是实验室里的一人一故事剧场,演员根据观众现场讲述的人生故事用声音做出自己的演绎。 每次的一人一故事剧场都会有个概念化的主题,这一期我们选择了“closure”这个题目。到发布播客这天还是没想到满意的中文翻译,就一如既往得将懒就懒,用了英文单词。什么是结束(暂且翻成结束吧),如何结束,几时先能结束,结束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结束之后的记忆又会是什么样的。 这期我们的“现场”观众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女孩,把有点苦逼的人生经历自己处理好讲成一个阳光的笑话给我们听,而敏感的演员则又在笑与勇敢之外,探测和演绎了曾经的痛苦和犹疑。在这个夏天的晚上,沪上有擅口技者,凝神听之,故事,…
 
这两期我请大家都爱的aaajiao前来壮胆,对阵石景山第一美男子(自称)杨中依。 我们从杨中依2017年的爆款文章《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谈开,讲了讲创作者在乎、坚持和备受折磨的事情,也讲了讲游戏和具体的人——杨中依写过的三和大神也好、怼玩家的疯王子也好,aaajiao模拟的NPC也好),最后不知怎么的还说到白龙王和吃苹果(也可以是梨)。 三个西北话痨一不小心就聊了两集,辛苦您了,听吧:) 嘉宾 杨中依,写作者,石景山第一美男子 aaajiao,艺术家,没那么多臭屁的自我描述 提到的作品 杨中依,《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 杨中依,《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底层男孩的自白》(公号:讨厌人类) 杨中依,《7元国产游戏《商人传说》,和它怒怼差评玩家的开发者“疯王子”》 NHK,《三和人才市场・中国…
 
这两期我请大家都爱的aaajiao前来壮胆,对阵石景山第一美男子(自称)杨中依。 我们从杨中依2017年的爆款文章《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谈开,讲了讲创作者在乎、坚持和备受折磨的事情,也讲了讲游戏和具体的人——杨中依写过的三和大神也好、怼玩家的疯王子也好,aaajiao模拟的NPC也好),最后不知怎么的还说到白龙王和吃苹果(也可以是梨)。 三个西北话痨一不小心就聊了两集,辛苦您了,听吧:) 嘉宾 杨中依,写作者,石景山第一美男子 aaajiao,艺术家,没那么多臭屁的自我描述 提到的作品 杨中依,《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 杨中依,《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底层男孩的自白》(公号:讨厌人类) 杨中依,《7元国产游戏《商人传说》,和它怒怼差评玩家的开发者“疯王子”》 NHK,《三和人才市场・中国…
 
如何访问一个不愿接受采访的艺术家?如何交叉访问一个身在疫区内的人?这都是我在面对艺术家“坚果兄弟”时第一时间要处理的问题,他帮我提供了一种解答的可能:“你自己编吧,反正以前记者也是我让他们随便写的。”他是真的不在乎,这个常常能够抓到社会痛点以荒谬行为登上头条的湖北艺术家,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真诚的。除了本身不爱说话外,他也对艺术系统有不信任——“当代艺术有点像时尚产业的一环”。但他确实值得书写,而从不同角度来看他确实也会有不同解读。我软磨硬泡倒真是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不如我们做角色扮演,请你得罪过的所有人和公司来控诉你把。也叫艺术史家和记者、营销号发出他们的声音。”他当然同意——这也是自己编的一种。于是就有了你将要读到的这篇奇怪文字:虚拟模拟审批。需要说明的是,稿件中来自艺术记者、大惊小怪晚报…
 
这次我们的嘉宾是一个伪装自己是bot的真实人类,艺术家 aaajiao (三个a哦,您瞅准了)。 我们不能免俗地跟着近日的新闻,聊了聊数字高地里我们如何放弃战斗、分不清敌友、最后沦为前的后的浪花一朵。在个人的、私有的数据内容都被扒干净之后,所谓公共数据的奶酪你与我又能咬着多少?在数字高地平地而起,被卖煎饼的、跳大神的占据后,曾经自诩的才华与初心又被如何冲淡(池子加油)。 是和黑暗共谋,还是搭着正能量的雄风直上青云,还有别的道道道吗? 数据艺术家aaajiao常年和信息与数据共处,审视人和机的关系,从emoji到数据美颜机,从高频交易到直播bot,我们的魔幻世界里,假亦真时真亦假,欢迎来到21世纪,你逃不掉的。 这次播客提到的作品: protester/cursor/emoji The las…
 
一封写给脑海中某君的信,一则拍给德国民众的热干面美食视频,一次在地铁上被种族分子霸凌的经历,一段在亲密瞬间难寻的隔离时光,一个每天都在寻找性是什么、可以是什么的导演。 这一期山顶洞人,因为无法出行,用不断掉线的Skype,我们连线了身在柏林的酷儿导演范坡坡,我们聊他最近几个月的偶尔低落和乐观反弹。聊食色性在艰难时期的弥足珍贵,也聊他近几年在欧洲第一身体验的酷儿性身份。这是色彩斑澜的一期,两个小司机在线等带,希望给也有点孤单的你带去笑声和温暖。 照片 Marvin Girbig 想要学习如果制作热干面,以及学习小小德文,请去看范导演的视频:) 对了这次还做了奇怪的shownotes:由杨静
 
这一集因为拖延症拖过了无忧无虑的秋冬,直接进入疫情肆虐的春。当时的欢声笑语,剪辑时听起来尽然有些治愈。这一期的主要嘉宾坚果兄弟从好几年前开始就积极介入公共事务,从水污染到弱势儿童就学,从性小众的婚恋问题到呼吁煤老板学习垃圾回收。 在中国,很多当代艺术家都会通过自己的创作反思和回应社会问题,其中有一小部分则会选择以社会参与的方式用艺术家擅长的形式、展演的方式,用或激进或荒谬的方式把我们已经见怪不怪的问题,用滑稽或丑陋的样貌高声带入大众视野。 坚果兄弟就是此中一员,多年的经验亦或是天性使然,他有一套处变不惊、见招拆招的方式来和管制跳探戈。又善于借助荒唐、幽默的进入方式,和社交媒体与大众传媒合作,有效传递自己的信息给看热闹的人们。 这期节目有四个人登场,除了我,还有坚果兄弟的长期关注者、关心性小众…
 
在这么多期节目中,除了汤包,我认识轶君时日最长。她像身怀永动机一样,似乎可以不眠不休地汲取信息,然后在大脑中高速运作,第一时间化作发人深省的内容呈现给观众。这样一个人身上可以贴一百个身份角色标签,而在我眼中,她总是那个让你在见面前既兴奋又有点紧张的厉害前辈。兴奋是你知道,这一杯咖啡、一顿午餐、一程路肯定能够学到很多,也许是具体的知识,也许是处世的见识,也许是思维的方式。而紧张,也是真的紧张,因为有点怕自己的成长速度太慢,没有新的长进足够交流。 《山顶洞人》关注大脑极度活跃的人,这样的人看上去都是天才,一休哥一样休息一下就灵感不绝。但创意需要强大的执行力和坚毅的性格才能化为可见的实体,而这些年和轶君工作所见,她恰好就是灵与力的完美结合,既轻盈又扎实。 过去一年零散见过她几次,算是很遥远而片段地…
 
从2017年9月到2019年3月,汤包在全上海第二受欢迎的沉浸式戏剧剧组《爱丽丝冒险奇遇记》工作,在里面扮演疯帽子等多个奇怪好玩的角色。上个冬天我幸运地赶上了一场,和一群不明就里的观众走进大宁区一个封闭的大型剧场,抽取扑克卡牌,被分配到高贵的红桃一族,走着看着(被吓着)逛完了整场戏。要说体验,很像一个多线剧情同时进行的角色扮演游戏——只是我扮演了NPC。 (游戏剧场,《遥感都市》) 接着上集说到游戏如何从剧场取经,这一集汤包和哲川则讲起剧场如何从游戏偷师,如何把打破第四面墙的剧场更加激进得带入观众席,让观众从看与摸升级到贡献剧情、触发甚至演绎事件的深度参与者。而作为一个演员,汤包最后还是回到《疑案追声》,和哲川讨论了声优在游戏配音中的角色与难度。 (互动剧场,Citizen of Nowhe…
 
Have you heard "Unheard"? 自从玩了《疑案追声》我就特喜欢这样问游戏玩家,Unheard 是腾讯 Next Studio 2019年出品的声音游戏。这个五个人小团队做出的另类叙事游戏,凭借出色的创意和精致的执行,一跃成为今天steam全球游戏排行榜的前位。在游戏中玩家被神秘组织请来担任外包侦探,根据户型图和录音来找出一桩桩疑案的玄机。每过一关,游戏难度增加几度,人物愈来愈多,案件也更加扑朔迷离,就当你逐渐上手,以为掌握了声探真谛的时候,一个被压在心底的声音涌上来问你——为什么是你来断案,你是谁,这个组织又是什么…… 这一期的《山顶洞人》我来到上海,请这款游戏的两位游戏设计师之一张哲川聊聊如何脑洞大开,想到这么有趣的玩法。想到《疑案追声》动用了大量的配音演员上阵为没有面…
 
当关子维还是少年时,香港的机舖(游戏厅)依然繁盛。但他并非常客——他对红白机上的打打杀杀兴趣寥寥,并不喜欢竞技性游戏。 直到一天,他又在机舖等同学打完游戏一起回家,忽然视线被一对少年情侣吸引。十四、五岁的男孩坐在一台摩托模拟器上,面孔正对显示屏,全身心投入在某个飙车游戏;他的小女友就站在一旁,充满爱意地看看他又看看屏幕。在观察两人二十分钟之后,关子维忽然明白,这个男孩并不是在炫耀车技,也不是在向其他男性炫耀女友,他是在通过这个游戏,带著女友在遥远而陌生的城市游车河。 就是那个瞬间,他明白了电子游戏的灵魂所在——模拟某种体验,虽然大部分我们看到的游戏是在模拟战争或是竞赛、打斗,但其实也有游戏试图模拟一些比较浪漫和诗意的经验。不过,还是要等到很多年后,这个不爱打游戏的少年才用游戏这个模拟机器来搭…
 
(photocredit:Lily Yi Yi Chan) 世界上本没有「香港」这个名字。 但也许所有关于地名的故事都适于意外、误读、道听途说和随机应变。 来到香港的第X年,她决定长驻此地,渐渐的,在这不老的都市长出自己的根茎。机缘巧合,她发现很多地名都带有树木花草的名字:西洋菜街、通菜街、柏树街、凤凰街、花墟、摆花街。细细追下去,是曾经也在这里生活嬉戏的男男女女留下的痕迹。那些痕迹不仅在本地会借着路牌街名显灵,也随着树木生根发芽,用气味无声诉说殖民的过往。 我们这一集继续和 Vvzela Kook 在她的研究与创作中来回游走,从藏在地图里的旧时香港,看植物如何成为殖民的内涵和外延。由杨静
 
2047年的香港,不仅仅是政治寓言的灵感来源地。有科学家预言,那一年是人工智能开始超过人类智能,进行反扑的转折点。居住在香港的艺术家 Vvzela 钻进历史的档案和想象的罅隙,开启创建地下寨城的庞大工程。 这个似乎无穷无尽的时间里有似乎没有穷尽的奇思妙想:人体器官博物馆、雇佣军军营、从天而坠的食物…… 这是一座正在生长的城市,它一路向下,既是人类最好的堡垒,也是文明的遗迹所在。 在故事的一开始,叛逃的人工智能正是消失在此地,它为何而逃,前路有在哪里?这一集「山顶洞人」我们在香港离岛 Vvzela Kook 的家里,和她的两只小猫咪一起,听她讲这个宏大世界设计的丝丝缕缕线索。由杨静
 
如何监视一条鱼 为什么要监视一条鱼 如何监视一枝鼠儿草 为什么要监视一枝鼠儿草 在世界的中心望京一间满是屏幕的样板间里,最羞涩的社交网络艺术家周姜杉从第一个脑洞钻出来,告诉我们在社交网络时代,如何和鱼、植物还有人类保持距离、发生关系;如何用微信群、公众号和朋友圈颠覆即有的权力网络。 如果艺术是改变生活的社会雕塑,那周姜杉实现一个个脑洞奇思则是属于我们社交网络时代的虚拟雕塑。由杨静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