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大學臺灣文學部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首先我用噁心的磁性嗓音向大家問候,不要吐出來XD 總覺得這集稍稍危險,因為我要來同理天心姨。 咦,之前不是才把人家活生生蓋棺論定嗎? 現在又這樣把人家從棺材抱出來 說一聲「踹錯了啦~」是怎麼一回事? 這正是想跟大家交代的小故事 其實以前從楊佳嫻、到最近我採訪《我記得》紀錄片的記者朋友 他們都比我還能貼近天心姨 甚至後者直接說:反正大家只是聽自己愛聽的 意思是立場的壁壘分明讓我們直接因人廢言 有沒有可能某一刻,我們也電光石火的觸及了怨毒滿腹的天心姨? 似乎,我最近就發生了如此的「朱天心時刻」 不過怕立場變動太快,大家不認識我了 所以還是先來熟悉的味道,以負評天心姨展開 包含她奇異(其實是偷懶)的創作方法論 還有「怨毒著述」所導致debuff>buff的創作本體 其侷限何在? 要當一名永遠的反對…
 
四百粉邊緣死讀書仔,來妒蹭30萬粉當代文學天后 在圍毆炫霖前,先聽他為什麼要浪費我時間(X)做這個企劃(O)? 「純文學」「學院派」對「市場取向」的作家似乎總是有點成見 不過沒有閱讀/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那我們何不來掌握掌握這發言權? 所謂「純文學」出版業界和作家們能否從西姐等大牌暢銷作家的作品風格、人設包裝學到什麼呢? 不過皮丘也不遮掩他很想趕快結束錄音去洗頭的情緒 除了勉為其難同意炫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張西閱讀 竟也讚嘆張西竟爾是炫霖的守備範圍,一個科幻作家來著? 張西究竟是何等生花妙筆,把筆下人物都寫成了生化人? 而炫霖更錦上添花,察覺了張西不只科幻文學,更是後設小說!? 甚至,他的論文題目要改為〈後設與科幻--張西文學面面觀〉?! 阿丞為何推薦學生要急速提升作文成績,就去讀…
 
為什麼《泥地漬虹》一開始會被柏丞罵是「都市人對土地農村的耽美眼光]? 而穿跟鞋和套裝走進工廠和田地的又是誰? 但呂樾卻認為書一開始的都市人視角是必要的 才能在往後成為一趟誠實的釐清:女同志的身體、務農、成家互相織入 人類不能再孤高、片面的決定「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必須順應他者,也就是自然的邏輯: 就是必須這時採收,就是必須這時釀造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同時有個重要的提醒: 去人類中心≠去人類(「不可以用人類的想法想其他事情」,但…..我們就是人類啊) 這難道要回到深層生態主義=人類全部消失嗎? 就如同高喊「去中國」其實是「去中國中心」,而不是真的把中國有關的元素統統倒掉 呂樾認為,複眼人確實有成功去人類中心 (但沒有「去男性」,別忘了他發光的●莖^^) 回到上集所聊的,自然書寫最初介入型態…
 
我們首先談論了「對自然書寫的第一印象」,丞丞說「很乏味」,亦則是以自己的都市經驗出發(都市麗人),順便問了「女性除了不寫鄉土,是不是也不太寫自然」? 呂樾學長則說,其實女性的自然書寫者不少,包含前八、九○年代的馬以工、近期的劉崇鳳等,還有像是《泥地漬虹》等專門討論女同志與自然間的關係的創作。 * 主持人們請教了學長,當初為什麼決定一腳踩入自然書寫這個研究領域? 「其實我一開始在意的,是真實與虛構的問題。」但最後發現了這正是自然書寫中被大量探討的母題;畢竟在動物不會講話的情況下,你怎麼知道那是不是「真實」的? * 文類糾察隊長炫霖也拋出了另一個質疑,為什麼要稱「書寫」?吳明益的「自然書寫」框架,為什麼最早要將小說排除在外?「自然書寫與動物小說的框架類別差異在哪裡?丞丞也追問,為什麼當在討論自然…
 
進入正題前,因應觀眾點名,我們聊起了最近正火熱放映中的朱家文學紀錄片《我記得》, 皮丘竟說「可以蓋棺論定」了?(欸欸天心還活著耶) 但皮丘也嘉許「這個人」很會撩妹:左一句天心是李白、右一句天文是杜甫,讓兩位(當時的)文學少女心花怒放。 然而朱西甯的作品,相較兩位女兒而言竟然更有可看性? 西甯作品中「和而不同」的手法,很可能跟他的來台背景有關聯! 除了很久以前推過的〈破曉時分〉,西甯的〈祖父農莊〉採用什麼樣的視角,使作品充滿曖昧游移呢? 提及對於朱家姊妹們的作品評價,哪本作品令少男柏丞曾讚嘆「這就是文學」呢? 又是什麼狀態,讓皮丘拍板定案:「供進故宮裡,跟翠玉白菜放一起」? ** 延續前一集的「鄉土」關懷,我們要來談李昂,以及她的成名經典作《殺夫》。 光是李昂到底鄉不鄉土,就已引發學部內一輪論…
 
今天邀請到史上最大咖來賓: 據說僅僅花了半年完成碩士論文, 應屆考上博士班,又身兼小說家的 ——易澄!! 易澄的碩士論文研究了一批被稱作新鄉土作家的小說家, 包括像是袁哲生、許榮哲、伊格言、甘耀明等活躍於千禧年前後的作家, 他們和王禎和、黃春明等「舊」鄉土文學作家有什麼不同呢? 易澄為我們簡單介紹兩者的差異之後, 我們便從70年代以降的「舊」鄉土文學談起, 炫霖首先提出疑問: 鄉土文學就是寫實主義嗎? 鄉土文學不能用現代主義來寫嗎? (*小錦囊:通常在文學上,我們會說寫實主義和現代主義是「對立」的) 迫使大家捲進「形式vs內容」的腦力激盪漩渦。 易澄卻提醒,只談形式與內容可能陷入怎樣的危險? 進入新鄉土的討論, 首先必須談及袁哲生作為這派新鄉土作家的開拓者, 他是如何打破既定的省籍意識? 而…
 
首先遲到的霖霖先談起這次的企劃發想 他說自己對蘇打綠的狂熱到了「不理性的程度」 我們從三個人的青春期之歌開始談起: 在吳青峰之前,年少時的阿姨(該叫一聲少女)讚嘆頻頻什麼樣的曲風與作詞技巧? (但又讓他擔心會不會被覺得品味很差) 甚至納入教材,推薦(強迫)自己的學生去聽 丞丞喜歡的歌手唱起歌,竟然是「瘋子的喃喃自語」? 哪一首歌是霖霖的青春,也隨著他的青春一起死去了呢? 哪一部MV結尾的口白,讓霖霖大嘆「雖然聽不懂但是感覺很厲害」? 高中的時候,蘇打綠的專場對於霖霖的戀情,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 我們談與文學本位相關的議題: 《聯合文學》雜誌曾經做過吳青峰特輯,這是華文世界的巴布狄倫事件嗎?算不算是學院對於流行音樂的收編或加冕? 對於這個現象,丞丞援引了中央大學胡川安老師的看法,指出了《…
 
⚠️本集有雷!慎入! ⚠️炎上言論頻密?請小心! ⚠️就當成童言無忌好了啦(怕.jpg) 我們就帶著這個表情符號來展開這一集吧!→😒😒😒 因為文學仔們不敢說自己很懂電影的鏡頭語言 所以邀請到前帝大電影社副社長,aka板橋擼管仲:斌斌 來為我們剖析近年台灣電影的弄潮兒~~鍾孟宏aka中島(鍾導) 只是不懂電影的文學仔們竟然齊聲化身為中島黑? 我們從中島的電影裡看到了什麼?為什麼不耐煩? 這也成為學部難得的意見統一時刻--感恩中島! 電影跟文學不同領域,也讓我們如釋重負,可以毫無負擔的聊 畢竟在研討會之類的場合不會碰到 人脈網絡上也很難有所連結 真是感謝電影作為一種更主流的藝術型態 比敝帚自珍的文學家更歡迎市場的檢驗和嚴苛的觀眾 ……或者中島根本也不歡迎XD? *** 為什麼擼管仲大言不慚表示:…
 
這集的開頭,霖霖要來跟大家分享他剛結束、熱騰騰的計畫書口考 向來沉著穩重的霖霖竟說他「既慌張又踏實」,口委國偉老師給了他什麼樣的建議,讓他慚愧地坦承論文大綱「要大改」──霖霖的問題意識有什麼問題呢? 霖霖的碩士論文意圖宏大,試圖建構臺灣科幻文學史,所揀選的三部文本,分別呈現了何種意圖、有什麼核心關懷? 又是什麼東西,讓霖霖被老師嚴厲地督促「去找」?國偉老師提醒的「臺灣的主體性」,該如何在論文裡被彰顯? 最後,霖霖分享了在口考期間,請教(ㄓㄚˋㄑㄩˇ)老師專業意見的小技巧 * 皮丘亦分享了他在「法律與文學」課堂的所思所學以及期末報告。這門課回到「帝國大學文政學部」的傳統,由兩位分別出身法律史、臺灣文學專業的老師共同授課 你聽過「淡新檔案」嗎?這份檔案對於臺灣法律史的研究在哪? 「新綠的山丘」有…
 
大年粗一新年快樂&一週年快樂! 由於這集節目太過豐盛,來為大家標示一下時間軸 想跳過廢話連篇直接進入難解的《複眼人》之謎可跳至8:02 唉呀,不要再《複眼人》了啦,給我一週年聽眾Q&A,可前往34:38 — 節目開始前的閒聊, 感慨起當初引領我們踏入podcast製作的精神導師駱大叔, (是否很懷念,快去複習!) 甚至竟提出準備開講《西夏旅館》的宣言?! 接著延續上週的《複眼人》討論 我們更深入地探討其中「觀看」與「介入」的問題, 以及人類與自然之間邏輯爆炸的問題, 更進一步試著釐清書寫和記憶之間的關係。 皮丘亦和丞丞竟因為種種這些問題而再次點燃戰火,開啟一場《複眼人》保衛戰? 炫霖卻在一旁化身為擁有一根螢光●的「複眼人」? (果然是還沒過完性器期的兒童) — 後半集則是皮丘亦、丞丞和霖霖充…
 
今天很忙,我們分成三個部分: 1. 還記得我們的EP029嗎?戲劇系學弟來打畢業製作的廣告 元旦當天我們真的第一次一起去看舞台劇 前面就花了20分鐘在閒聊《未來簡史》XD 沒有看過的也可以跟著我們天馬行空一下: 為什麼皮丘對「有洞的貓」這麼戀戀不忘,還自居就是牠 這個「有洞」的隱喻,又可從中国屠殺貫穿到哪一位台灣文學家與哪一起事件? (對了,六四和二二八據說都對平民用過「達姆彈」,該說是兩個中國一家親?) 我們很好奇,明明劇本是如此的「政治」 但宣傳時好像不太願意強調政治的面向? 是害怕?還是讀不出來?(兇) 2. 柏丞來錄音之前跟老師在報告上吵架 到底後人類大師台灣阿丞,如何直言批評了老師對史碧娃克(Gayatri C. Spivak)理論的使用? 賴香吟的〈虛構與紀實〉和〈喧嘩與酩酊〉裡…
 
本集邀請到2021年林榮三文學獎的三位得主,來為聽眾謀福利 希望可以為抱有文學夢的大家,挖掘出得獎秘辛! 這也是本部第一次以創作者與創作(確定不是八卦與腥羶色嗎)的角度來大聊文學 新詩組二獎的皓瑋〈六月〉 小說組佳作的邱映寰〈過橋後才看得見倒影〉 小品文組的劉亦〈逃逸速度〉(沒錯就是皮丘亦!) 非常有趣的是,三位得獎者在這學期修了同一門課, 是否可謂地靈人傑?(難怪炫霖沒有修(?)) 不過不過,在正式進入認真的討論之前, 必須先提醒大家,在聆聽本集過程中, 由於主持人的近距離+長時間刺探, 浪蕩詩人皓瑋的秘密小八卦會作為彩蛋不時出現 歡迎各位一起搜集與討論: 比如說, -他對三上○亞老師的看法? -創作和打X槍的爽度孰高孰低? -到泰國進行了泰國浴是怎麼一回事? -以雄性凝視皮丘之臀,並讚賞…
 
來自清大台文所博士班的庭彰葛格真的好帥, 人來就好,還送了我們自己揮毫的墨寶! 但雖然斯文帥氣,人卻也相當色氣,十分投合以下流著稱的本節目。 ①首先是我們吵吵嚷嚷要辦的「文學裸湯」成員愈來愈多, 庭彰葛格是否成功躋身為成員之一? ②其次是柏丞太晚更新我們的訪綱共筆, 致使葛格必須拿出武器來好好懲戒柏丞, 為什麼最後庭彰葛格和柏丞底迪竟要開房間處理彼此之間的電流?! 葛格很主動報名,替我們灌溉不太熟的台灣古典文學, 比如葛格其中一個專業就是研究 生於清代、死於日治的台南人羅秀惠(1866-1942), 其別號「花花世界生」似乎也註解了他風流倜儻、八卦不斷的人生。 比如他跟當時著名的藝旦、詩人王香禪(1886-?)的緋聞是真的嗎? 因為這個緋聞,總督府還收回了給羅秀惠的「紳章」又是真的嗎? 「紳…
 
跨界合作!帝大台文學部首度挑戰讀劇本! 是吃了學部內誰的暗算,致使節目氛圍十分陰陽怪氣, 皮丘頻頻大呼此乃「文明巔峰」?(與《甄嬛傳》齊平) 並且開啟了大型柏丞模式,看到什麼就要大誇特誇一番? 面對柏丞一再講無聊🙄的●莖、●具梗,也能大發慈悲的表達驚嘆?! 「戲劇算是文學嗎」?對於這個問題,帝大戲劇部的來賓怎麼看待? 霖霖為什麼說「劇本是對話密度調到最高的小說」? 「劇場性」是什麼?對於理解「戲劇」有什麼重要性? 演員、導演的工作,其實是「解壓縮」? 對於是否「詳細描述演員動作細節」的劇本,戲劇專業的來賓怎麼理解其中的差異? 戲劇看不懂,是誰的問題呢?可以怪導演嗎?還是觀眾自己程度太差? 炫霖還難得拿出(假)戰神的力道,抨擊搞不懂本學部宗旨的看客? 不同的場地,對於戲劇演出而言,有什麼差異?…
 
本節目創辦以來,最大咖來賓(?) --最被看好的新生代現役小說家,左眼看診,馬眼寫作(?)左手華文,右手臺文。 猜我們邀請到了誰? (不是駱老師) 王牌醫師兼臺語文小說家洪明道! * 很多人以為台灣文學專精於台語文學, 不幸的是我們台語都超破,也剛好不是研究台語文學, 所以禮聘到大咖小說家也硬不聊他的作品, 反而逼他來指點我們台語文學的門道-- 也是他帶來最強大的《等路》(tán-lōo) 歡迎你也去找來讀這些作品,一點都不用害怕喔, 除了(有些)附有華文翻譯,其實慢慢讀也能讀懂! 而且你能夠一秒神入以台語為母語者的「裡面」--他們的內面聲音! * 我們首先從Ptt Marvel版上的一篇文章談起。該篇文章雖然結構平淡、敘事簡單, 但為什麼得到文學皮丘的巨大讚賞, 以及丞丞評價「令人身歷其境…
 
這集感謝文總的邀請,讓我們在文協百年的紀念浪潮裡也有榮幸軋上一腳 能暢聊百年前文協阿祖們的努力 然而!是什麼樣的狂妄,竟讓我們自認為與文協有相似之處,而自封為「文協Junior」? 到底文協的重要性又是什麼?為什麼它一百歲我們要興高采烈?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為什麼我們說像在「黑暗裡天天向上的煥發精神」? 還有他們有分別做了什麼事,為什麼見多識廣(?)如我們會頻頻讚嘆:「太屌了吧!!~~」 這次我們分別介紹三位曾經或深度或蜻蜓點水參與過文協,活過1920年代的阿祖們: 林呈祿(1886 - 1968)文協成員,台灣第一代法律人,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書「執筆人」✏️ 林幼春(1880 - 1939)文協成員,「三大詩社」櫟社成員 魏清德(1887 - 1964)文協成員,「漢文」偵探小說家📖,「…
 
EP026:好久不見邊緣文學男子的瞎聊324:理論?研究? 考量到接下來的節目安排,內容都較為艱澀吃重,因此這一集就來輕(瞎)鬆(聊)一番,重現瞎聊324 開頭的閒聊,我們討論到了霖霖的裸體;他究竟有著什麼樣異於常人之處,使得他羞於展示自己的身體? 接下來的研討會,如果有聽眾想到場,兩位發表人希望聽眾做出什麼樣的實體支持? * 進入正題,首先我們延續了上禮拜未竟的後人類議題,亦透過了如何嚴厲的逼問,讓丞丞只能困窘地承認自己學藝不精,只想硬套理論? 向來堅貞擁護後學的霖霖,對於後人類理論,又有什麼樣的真心話(大肆批評)? 而相較於他獨厚的後現代與後殖民理論,霖霖對於後人類與其他的理論,他真正的想法是? 出身社會科學院名門的文學皮丘,對於人文學界的研究風氣,竟也有諸多不滿? 接著,三位主持人聊到…
 
首先還是很感謝各位乾爹乾媽 雖然開頭說知識量為0 但在回應大家的留言時還是努力的口吐芬芳 接著會談我們目前已經安排好的節目內容 除了下集會是我們三人談研究生的理論焦慮、關於非虛構這文類等 下下集會是:新銳小說家的台語文學實戰篇 原來用不同的語文閱讀,會直接進入不同語族的認知 進而理解該族群所處的歷史狀態,非常震撼人心 再接著是文協百年,我們會來聊幾位文協前輩 說明為什麼台灣文化協會這麼重要,又為我們留下了什麼遺產 而且本學部根本就是文協的托化轉世(往臉上貼金)! 到時講給你們聽~ 再來還有放棄學界投身政壇的大學長 帶來對台文體制的批判 好怕砲火四射,波及到我們的師長大佬們 不過也很期待不同的觀點會不會為我們尚在體制裡的人 帶來驚豔和啟發 最後則來聊出生在清領台灣的「花花世界生」 馬關條約時甚…
 
為什麼開場就這麼低級啊XD 以下開放報名伸手觸摸炫霖的恐怖箱 因為霖霖和丞丞兩位小可愛 在今年11月即將代所出征,參加研討會,公開發表自己的論文=心血結晶 這集就來讓他們磨練發表力 但為什麼皮丘頻頻吶喊: 「也太難聽了吧!!」 「這集會有聽眾嗎?」 「這集是不是我企畫失敗了?真抱歉~」 ‧‧ 霖霖的論文比較舞鶴《餘生》和姑目‧荅芭絲的《部落記憶--霧社事件的口述歷史》 一個是異性戀男性漢人,一個是賽德克族的女性 他們所再現和評價的賽德克族和霧社事件有什麼差別? 舞鶴筆下的「野蠻的乳房」是什麼意思?又為什麼異男很可憐? 所謂《餘生》的「後現代意圖」是什麼? 對丞丞而言,它和林燿德的《一九四七高砂百合》都是寫原住民的浩劫, 但不一樣在哪裡? 為什麼霖霖會做出這麼嚴苛的評價: 《餘生》的結尾「無思…
 
一開場即遭逢主持危機!文學皮丘首度請假缺席,霖霖獨挑大樑,異男弟弟們既慌張又尷尬,擔心文學普及節目變成乏味的學術研討會,竟淪落到要靠丞丞的諧音梗充場面? 所幸本集邀請的來賓實力超群,讓一切都順利進行,但他竟然是上過本節目當中,最________的一個? 兩位弟弟是怎麼認識明智的呢?明智在先前的課堂裡,是如何憑著超群卓然的學識,令兩位弟弟折服? 初次上本節目的明智,對於本節目三位主持人各具特色的聲線,有什麼評價(吹捧)? 延續本頻道前面幾集的內容,明智對於原著小說《魁儡花》與改編戲劇的《斯卡羅》,有什麼逆風的看法呢? * 那,為什麼要關注原住民文學呢?進入主題以後,本節目再次遭遇倫理危機,恐有蹭熱度之嫌!而混血王子霖霖,也在此時揭露了自已的身世之謎!(同時語帶保留地批評了自己家人,BAD) 而…
 
(本來也想用詩/的方法來寫描述/結果還是/放棄好了了了) 為什麼皮丘很努力的插科打諢,硬塞黃腔? 因為公館詩魔‧詩壇戰神來勢洶洶! 本集詩歌知識過硬,我等非詩讀者又寂寞又美麗 要嘛一直若有所思的:「喔~」 要嘛嚷嚷著太難了要先回家? 要嘛倒抽一口冷氣(如聽到「鯨向海、楊佳嫻兩位○○」時….) 我們今天/疑似接觸的議題/如下: 當代台灣有詩壇領袖嗎?有各踞美學的勢力範圍嗎? 詩的寫作技術有哪些?「晚安詩」這樣的平台對詩有什麼優點或不足呢? 什麼叫作網路平台的「遮蔽效應」? 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我們鑑賞一首詩? 嘲笑「你的詩是分行散文」有什麼問題? 近年網路火紅的「厭世詩」現象應該如何看待? 上述兩位○○雖已取得他們的成就,但也面臨什麼問題?(欸我個人是很愛他們的!←求生慾?) 詩段、詩節(sta…
 
在週與週之間如果想說的話太多 就會出現的一個節目~ 話癆女子獨挑大樑,首先是互動環節 感謝各位乾爹乾媽的新台幣 也有對金門聽眾的推心置腹,物傷其類QQ 後半場是說好的莊垂勝(1897 - 1962)、張星建(1905 - 1949)和中央書局的故事 都來看看朱主席的政黨還殺了哪些人:) (張星建當然沒有證據是國民黨殺的啦, 但很可能也和國民黨內部的派系鬥爭脫不了關係。) 啊,稱張星建為「世話役」的似乎是巫永福 張深切則是稱張星建「萬善堂」,就是有求必應由帝國大學臺灣文學部
 
今天先跟大家報告幾件事: ①炫霖為什麼消失了兩週?他思考了什麼? ②我們會從每週更→兩週更 (但週與週之間如果皮丘太寂寞也會自己在家碎念更新,還是可以隨便聽聽) ③聽說有女性聽眾想跟炫霖性○? 接著就進入本集正題: 大罵《傀儡花》 + 大罵朱立倫 《傀儡花》所改編的電視劇《斯卡羅》近期在台灣掀起熱潮 不過個別有接觸一些台灣「歷史小說」的我們有些不吐不快: 到底小說和歷史的差別是什麼? 「歷史小說」應該「貼合史實」還是擁有「虛構自由」? 台灣現階段的歷史小說比較多是哪一種? 什麼是丞丞口中的「台灣歷史小說病」? 又為什麼台灣的歷史小說充滿著這種病症? 他們在留戀或者抗拒什麼?為什麼謹小慎微著一種寫作的「道德律令」? 為什麼這種寫法會讓角色變成NPC?叫作「史料決定論」? 但是這些作品的存在、甚…
 
首先有聽眾來鴻: Q文學不是可以自己詮釋,那不就「公說公有理」嗎?沒有正確答案? 丞丞和東東怎麼分別看待這個「基本而重要」的題目呢? 再來就進入兩座女王級大山 在這兩部大女主當道、女皇登基的作品裡,竟然被我們讀出相似性與可比性: 成功的女性,OK女皇登基 但更多成千上億困在古老封建、甚至當代父權的女性,難道只能「非死即瘋」? 《桑青與桃紅》(1970開始連載,但被查禁,後轉至香港繼續;1976僅在香港成書)竟然是一個肖婆(瘋女)的故事? 水鑽機關槍東東表示: 「所幸,麗嬪不是已經瘋了麼?」 「瘋子的話,不能信。」 《甄嬛傳》的台詞已為我們揭示「不可信的敘事者」,聶華苓以其直探「文本的虛構性」 《桑青與桃紅》我們著重在第三章,主角一家三口人躲在閣樓裡 閣樓外是沉沉籠罩的白色恐怖 閣樓只能從一扇…
 
下課回家後,大家又紛紛湧出對〈泳池〉的不同理解 丞丞認為包含游泳、抽雪茄都是一種「表面危險,實則安全」 爸爸→少年,少年→弟弟,形成一條保護鍊 但皮丘剛好相反,認為從泳池銜接到尼斯湖水怪的意象 反而是一種「表面安全,實則危險」的情境 並且引用「那本知名小說」解釋「走一走就掉進洞裡」 這也才成為這篇成長小說,幻滅並且憂傷的底蘊 皮丘並且指控丞丞:你曾經的海誓山盟,還算數嗎?!你也是個薄倖男子! 並當場泣不成聲,一時罷錄(屁) 然後大家竟然有志一同的對王盛弘的〈種花〉讚譽有加 認為它是展示了一種「鄉土男同志」的可能性 為什麼鄉土+男同志的連結這麼稀罕? 跟它剛好相反的都市+男同志又是什麼關係? 〈種花〉裡典雅的台語對白,和上週〈女兒命〉不加引號可謂異曲同工 但為什麼得到截然不同的評價? 親情一直…
 
這次別開生面,請到了來自友所的東東,開啟第一次的四人配置 一如既往地,主持群們一開始就歪樓,兩位(小)異男分享了自己最早接觸到同志族群的經驗。 相較於骷顱頭炫霖的後知後覺,丞丞竟然提到了自己與大●●的肉體接觸,使得本集甫開場便十分腥羶 政治大學的紀大偉老師出版的著作《同志文學史》副標題為什麼是「臺灣的發明」呢? 東東引用薩依德、唐娜‧哈洛威等學者的理論佐證,太有深度不禁令主持人擔心聽眾已離去! 今天的主題限定在「男同志」文學,那麼「男同志文學與女同志文學」的差異在哪? 男同志:****** 女同志:****「◎◎◎」 (請聆聽解鎖) 同時也點出一個有趣的提問: 根據紀大偉老師的說法,竟然任何文本都是可以「被」同志文學的嗎? 白先勇的〈滿天裡亮晶晶的星星〉除了可以被看作《孽子》的原型, 它還映…
 
因應夏休防疫讀書會,炫霖挑選了剛出版的伊格言《零度分離》(2021) 後半本還沒有討論到的部分就放進這次的節目裡 為了避免成為作者或專書的誇誇群X(請出版社提撥經費,謝謝) 為了拓展「本土科幻」的視野O 我們把算是台灣戰後科幻文學開山鼻祖的張系國(1944 - ) 「出道即巔峰」的《星雲組曲》(1980)挖了出來 來一場跨越世代,四十年的科幻比武 但節目一開始就歪樓啦,因為送了兩位男孩兒一點刺激的小禮物 發現原來本節目根本也可業配各種標的(商品、活動、課程… etc.) 可不僅限於文學,畢竟這一行當利潤稍嫌不足(哭) 不過嚴肅我們自然很快尋回正軌 其實令我們驚訝的是,如今再讀《星雲組曲》 有些內容、語言風格當然是銘刻了張系國寫作的時代 但就算這麼「古典」也不顯得特別「陳舊」 反而很好看--一…
 
時隔兩個月(竟然?!)帝大台文學部終於重新上線啦! 為了準備內容,我們已經在線上聊天室大吵不只一架,幾乎已是姊弟鬩牆,撕破花臉。 因此這集也將是激烈的開頭,首先就用對後學的反對意見開場-- 妖西痛斥喜好後現代的人都是魯蛇XD 接著炫霖開始長篇大論的碎碎念,請你要準備好叉子隨時往大腿插以保持清醒, 千萬不要轉台喔因為後面會一直出現突發的車輪戰XD 以下是大綱(哈姆~呵欠)↓↓ -後現代站在寫實主義的相反立場 -歷史脈絡:二戰、科技發展,寫實的脆弱,寫實作家開始不被信任 -哲學社會學:語言建構世界,語言也同樣不穩固 -後設小說作為實踐 -把小說文本裡看似真實、實為虛構的東西點出來,不斷以敘事者來告訴讀者小說的虛構性 防疫肥婆皮丘引用張娟芬(2005),表示對傳統敘事的喜好遠遠大於容易淪為技巧賣弄…
 
*注意事項與更正事宜: 1.錄音時間點為5/12,疫情相關話題的脈絡可能與近期有所不同。 2.對話中論及陳映真出獄時為大赦處,修正為特赦。 3.中國文革時間為1966-1967,與陳映真入獄時間大部分重疊。 本週我們要介紹與討論,充滿爭議的作家是誰呢? 他的小說作品不論是文字使用、情節設計,還是氛圍營造都表現地極佳, 然而,政治立場與意識形態上,放置於今日卻值得我們商榷 他究竟是誰呢?跟著我們少男組合3、2、1,一起喊出伊的名字吧! 首先,我們從陳映真的生平切入 發現身為大統派的他,竟是出生於日治時期的台籍作家! 並且得知他除了陳映真(陳永善才是他的本名喔)這個筆名之外, 還用過了非常多其他的筆名,如許南村等 是什麼原因讓他不斷地更換不同筆名作使用呢? 他在青少年時期受到基督教與魯迅極大的影…
 
「我要看到血流成河!」 本集我們將拿臺文戰神朱宥勳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誤遞》來開刀, 究竟愛莉丞丞、文學皮丘、骷髏頭炫霖,誰點燃的戰火更為猛烈呢? 最後究竟最後是臺文戰神千刀萬剮,還是本學部自己血流成河呢?! 首先進入暖身時間,我們先從各自對朱宥勳本人的初次印象談起 再談到他是如何讓台灣文學見光,使其普及化 同時讓我們意識到台灣文學不能僅限於高等教育 接著爬梳朱宥勳以往各種形式的作品,包括非創作類的論述型文章, 以及創作類的長、短篇小說。 按耐不住的文學皮丘在此開了第一砲! 他認為朱宥勳長篇小說的結構公式化,可能會帶來一些弊大於利的影響, 例如動機明顯,角色刻板等。 不過丞丞對於《暗影》中棒球簽賭的主題極力讚揚,跳脫以往棒球國族書寫的框架 炫霖呢?則是怯怯地彷彿置身事外,貫徹了後學怯戰神的美…
 
新開場來也!不知道聽眾們覺得這樣的開場如何? 但有點小失誤啦,「帝大臺文學部來自三個臺大臺灣文學研究所的碩士『生』」 沒講到生,我們還沒畢業啦QQ 可能暴露了太想畢業的潛意識…… 而且,而且,大家不斷敲碗的艾莉丞丞來啦,預計連續來三週!! 這週我們延續對吳濁流(1900 - 1976)《亞細亞的孤兒》的討論, 並且加入經典中篇小說,觸及白色恐怖與漢奸的〈波茨坦科長〉 同時也兼談他的長篇三部曲中其他兩篇《台灣連翹》與《無花果》 吳濁流連續寫了三篇自傳色彩濃厚的長篇小說究竟用意為何? 而它們之間差別又在哪裡? 骷髏頭炫霖先以難以捉摸的節奏斷續為《亞細亞的孤兒》和《台灣連翹》梳理出差別之處, 《台灣連翹》多了戰後的二二八以及白色恐怖的描寫之外,亦針對半山有所描寫 接著文學皮丘精明地將炫霖紊亂的節奏…
 
曹氏姐妹哪裡找? 掐米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e-UqzwF7PeOISrhiakB2-Q Hi, 迷途艾比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Q0I0y-VraFPsC-brBVZ2g 傳說中在南竿島鐵板村有才華洋溢的曹氏五姐妹,這次有幸請到其中兩位來跟帝大臺文學部作蜀堆(一起),私器私用聊馬祖! 欸先別走,雖然話題不是文學,但猛烈程度也不下於文學集次(?) 由於掐米用八個月自己重新學會馬祖話,所以這次一直不小心嘗試華語與福州話(馬祖話)雙聲道自由切換,只能說優遊在母語的感覺真好rr 我們聊了: ‧馬祖女孩進軍上海工作,上海人稱:「貴國」如何如何,這個貴國到底是哪一國?你們馬祖到底是「中國」「中華民國」還是「…
 
請不要被嚇到,一點開就是後學戰神有氣無力的引吭高歌! 明明想聊吳濁流(1900 - 1976)的《亞細亞的孤兒》(日文初版1946,中文初版1959) 結果花了半小時氣急敗壞的澄清「我們沒有只講外省作家!」>< (啊他們就話題性十足,你們就愛聽我們嘲弄他們啊) 但為何可以被嘲弄,其實也有文學史的緣由….. 我們從「本外省」作家的標籤何時開始成立起, 提及受限於語言與題材,曾經叱吒風雲的「本島人」作家 在戰後化身為「本省人」作家後,卻在文壇上倒一片 幾乎只剩「外省人」作家跟自己玩 1970年代雪崩外交,中華民國=中國的概念備受挑戰 作家們「回歸現實」,身分和題材都「很本省」的本省作家受到久違的重量級青睞 不過80-90年代很快來到,政治逐漸鬆動,新的寫作方法炫目又華麗 而且隨著省籍通婚(不是雜…
 
為了名副其實,不負「帝國大學」名號,本週我們邀請到所上的芳郁學姊, 請她來為大家進補進補日治時期台灣文學的相關知識! 其中,我們談及各種有別於教科書裡,具有明顯抗日意識、又以男性作家為主的作品, 包括來台日本人佐藤春夫、女性作家楊千鶴等人的小說, 以及1943年所拍的電影《莎韻之鐘》等等。 尤其佐藤春夫的小說中,以「帝國之眼」、「殖民他者」的視角,描繪了台灣原住民、女性形象。 這除了讓我們更加認識日本人(甚至包括現在的日本人)如何看待台灣之外, 也促使我們重新思考日治時期台灣不同族群、身分的多元樣貌。 以下是芳郁學姐幫我們整理的資料,有來賓比主持人勤奮的嗎?我們只想癱倒! 延伸閱讀: •《文豪曾經來過:佐藤春夫與百年前的台灣》,河野龍也、張文薰等著,衛城出版,2020。 •《臺灣漫遊錄》,楊…
 
朱西甯(1926 - 1998) 出生在江蘇,但他和女兒朱天心都自稱山東臨朐人,是父系祖籍嗎? 1949年隨軍隊來台灣 妻子劉慕沙是日治時代台灣人,後來成為日本文學翻譯者 大女兒朱天文、二女兒朱天心兩位大作家應該都不用再交代了吧啊啊 我們請到香港靚女:樓西,來替我們講解朱西甯 雖然最後沒聊到太多朱西甯和香港的關聯XD 談論的文本有以下: 〈奔向太陽〉(1964)(據說是「反共小說」,主角在動亂的中國從四川流亡到香港,最後投奔太陽的方向竟然就是?台灣!) 〈鐵漿〉(1961)(如雷貫耳的名篇!一鍋熱騰騰的西瓜汁真的這麼好喝嗎?真的有當名篇的價值嗎?) 〈冶金者〉(1969)(開始轉往「形式實驗」,想挑戰不同小說寫作方法的西甯!可說是抗拒被貼標籤的很滑的?蛞蝓?) 還有我私心推薦的〈破曉時分〉(…
 
袁哲生(1966 - 2004) 〈送行〉(1994) 〈寂寞的遊戲〉(1999) 《陽光普照》(2019) ※聲明:請支持跨國婚姻,许光汉依然是我老公(?) 這次黃腔稍多,還請注意。(可能以後會漸漸回到我們日常水平--就是很多!) 袁哲生又是一位早逝的台灣作家,他雖然已經離開,影響力卻未曾斷絕。2019年的轟動華語圈的電影《陽光普照》就化用了他作品裡的橋段。 司馬光打破水缸,流出來的是他自己。這神秘難解的意象,正是袁哲生的一貫風格。又喜歡文學等各種藝術「始於感性,終於神秘」的袁哲生,到底在作品裡示範了什麼樣的美學?為什麼被評論家說是「節制」「輕盈」,小說又是怎樣叫做「安靜」? 袁哲生怎樣在作品裡「一直愛躲起來」「很不想長大」? 什麼叫讀起來「很異男」? 為什麼主持人會說有一段時間台灣文學界…
 
張深切(1904-1965)〈落陰〉(1935) 肝膽排石跟台灣本土有什麼關聯?(呃,其實無關)愛莉丞丞來告訴你!文學324再度開張,這次我們有bear來,老老實實地讀書!也是本學部第一次談論台灣戰前文學,即日本時代的台灣文學。為什麼到第8集才聊戰前?還頂著帝大頭銜掛羊頭賣狗肉這麼久,羞也不羞?乃是我們三人戰前文學之造詣稍嫌不足(咚一聲土下座)…..這次也是在課堂上討論,並且聽了明毓屏老師於台灣文學基地的講座「真實與虛構」後才來開房閒聊。 我們發現日本時代的台灣有位男子張深切,這個boy太耿直啦,只要經商就失敗,但沒關係不經商他就革命去,革命被捕,他就出來演戲、作雜誌、寫劇本。這次環繞著的,正是他1935年的劇本〈落陰〉,在當時竟然就有媲美電玩《還願》的名場面,給你滿滿青面獠牙+牛頭馬面的陰…
 
你有認識馬祖人嗎?除了藍眼淚之外,馬祖還有什麼?馬祖人自認為是台灣人嗎?所謂海峽人認同又是怎麼回事? 身為半個馬祖人,這是我很想做的系列,這次私器私用,總算派上用場!逸馨是我在馬祖居住時認識的姐姐,又稱原生馬祖人,直到高中畢業才離開島嶼,來到「後方」、「本島」台灣,在外繞了一圈,現在又回到馬祖生活,開了一間神祕的咖啡館,成為散播馬祖文化知識的空間。可惜為了防範網美,只好姑隱其名,但內容仍有多番提及,請留神聆聽XD 每次和文化行動力本尊如她聊天,靈感便迸發,我們在一起也永遠會觸發新想法,又開始沒事攬事做。最新成就:連續兩年暑假回所謂的「離離離島」西莒,也是我外婆的故鄉,辦一個周末的夏夜市集。今年將會是最後一次。 適逢她旅台,我遂邀請她直接來帝大台文學部好好談一談馬祖,為多重連鎖送命題,來現身說…
 
本週來賓敝所的同學易珊aka作家小四,由於上升天秤的關係,遲遲不願揭開純文學的假面。究竟她是如何看待大眾文學與純文學間的關係?而兩者之間長存的位階關係是否應受質疑?其中是否也牽涉到讀者與作者間的互動關係?此外,易珊的小說《我想像的健太郎同學》除了為我們揭露「長大就是看破了愛情是個爛東西」之外,是否也為大眾文學和純文學之間的藩籬帶來了突破的可能呢?由帝國大學臺灣文學部
 
這是新單元:【文學324】,也稱文學聊天室或文學嘴砲房。 324是我們平常上課的教室,這次無腳本瞎聊的程度,就像平常在上課空檔聚眾滋事,咬耳朵交換作家壞話。這次找了好同學異男丞丞一起嘴砲大作家。我們一致(還)沒讀張大春最新作《我的老台北》,但對本書一系列報導很有意見,卻也難以否定張大春在台灣文學史的經典地位,同時也是我們慘綠文青時代的心頭肉。 又愛又恨,五味雜陳,怎麼辦?只好信馬由韁,且錄且瞎聊。由帝國大學臺灣文學部
 
初音未來為什麼是我老婆而非你老婆?側馬尾為什麼香呼呼?為什麼立志成為電競選手的少年卻跑來讀台灣文學?在圖像當道的年代,文學真的淪為次文化,即將(已經?)被動漫、遊戲所取代嗎?日本人如何「改編」他們的文豪,化身為「文豪思念體」,並跟著這些思念體拯救遭到侵蝕的文學作品?這會對台灣文學的轉譯、二創帶來什麼啟示呢?由帝國大學臺灣文學部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