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岽叨科学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为什么说在金星大气中发现了高含量的磷化氢(PH3)是今年天文界目前为止的最大新闻? 金星上真有可能存在生命吗?如果有,又会是怎样一种形态?相比于火星,金星不仅个头与地球相仿,而且轨道距离还更近,可为什么我们对其得了解却十分有限?一起走进这颗“水深火热”却也可能蕴藏生机的星球吧!
 
人类与蚊子的斗争可谓“自古以来”。为消灭当地蚊群,美国决定释放7.5亿只转基因蚊子。转基因蚊子灭蚊法靠不靠谱?家庭驱蚊又有哪些好方法?——由于上海科技节太过忙碌的关系,本周正片停更一期。借此安利一下旭岽和子凌主持的另一档节目《十万个为什么》,上海新闻广播,周一至周五20:00-21:00。 本期嘉宾:中科院上海昆虫博物馆馆长 殷海声
 
人的一生撒的尿全加起来会有多少?既然水分对生命那么重要,那排尿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正常的尿液为什么是黄色的?新鲜的尿液为什么并不臭?尿的各种“色、香、味”又隐含着怎样的身体情况?在极端情况下,为什么尿液可以用来补充水分、甚至清洗伤口?一年一度的重口味系列,这一次,聊聊与尿有关的那些事~
 
如果经常阅读生命科学领域的科技新闻,想必你对于“拟南芥、斑马鱼、秀丽隐杆线虫、大肠杆菌、酿酒酵母”的名字应该都不陌生——和小鼠、大鼠、果蝇一样,这些同样都是大名鼎鼎的“模式生物”。它们各自都有怎样的特点和优势?又分别为生命科学的进展做出了怎样的贡献?这期“干货”向的“超冷饭”节目,就为你逐一盘点。
 
穿越回古代,如何愉快地渡过夏天?古代皇室使用的冰,是从何而来的?民间又有怎样的纳凉妙招?打开门不关的冰箱,为什么不能当空调使?压缩机制冷的原理又是什么?空调编号的背后又有怎样的秘密?这期节目,其实包含两个“古早味”的原样话题:《穿越回古代如何度夏》、《冷是如何制造的?》。
 
直击我国首枚火星探测器“天问一号”的全过程是怎样的?航天器发射的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为什么火星探索的成功率一直不高?火星车的设计与月球车相比有怎样的不同?探索火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就在刚才,旭岽经历了工作至今最紧张刺激的一场特别直播,一起来感受一下这惊险而有干货十足的90分钟吧! 现场嘉宾:张博 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卫星设计师,博士 连线嘉宾:郑永春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行星科学家 前方记者:孟诚洁 资深航天记者
 
直击我国首枚火星探测器“天问一号”的全过程是怎样的?航天器发射的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为什么火星探索的成功率一直不高?火星车的设计与月球车相比有怎样的不同?探索火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就在刚才,旭岽经历了工作至今最紧张刺激的一场特别直播,一起来感受一下这惊险而有干货十足的90分钟吧! 现场嘉宾:张博 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卫星设计师,博士 连线嘉宾:郑永春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行星科学家 前方记者:孟诚洁 资深航天记者
 
直击我国首枚火星探测器“天问一号”的全过程是怎样的?航天器发射的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为什么火星探索的成功率一直不高?火星车的设计与月球车相比有怎样的不同?探索火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就在刚才,旭岽经历了工作至今最紧张刺激的一场特别直播,一起来感受一下这惊险而有干货十足的90分钟吧! 现场嘉宾:张博 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卫星设计师,博士 连线嘉宾:郑永春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行星科学家 前方记者:孟诚洁 资深航天记者
 
为什么说“独特的撒尿系统”可能是龙族崛起的关键?三叠纪的后半段,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剧变,使得上古"兽族"彻底沉沦?最早的恐龙是何时出现的?在兴起之初,恐龙又面临着怎样的对手?谁又能代表三叠纪“兽族”最后的辉煌?让我们继续《兽族崛起》的故事,看看这“龙族的黎明时分”,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为什么说爱迪生发明了“发明”本身?现代生活中,有哪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可以追溯到爱迪生?关于爱迪生的童年神话,有哪些是真的,有哪些是假的?而如今关于他的各种负面评价,又是否真的客观?聊聊水兄的最新译著《爱迪生,现代世界的发明者》。
 
诸多伟大的发明背后,是否存在一个通用的基本逻辑?普通人想要进行一项发明,又可以从怎样的思路入手?收获发明成果后,又可以做些什么,让产品走向成功,并且立于不败?因气旋式吸尘器起家的戴森团队,又是如何在此后的30多年,一直持续输出优质创新的呢?
 
对于无穷大这一概念,正确的理解方式应该是什么?无穷大加一、减一,结果是什么?为什么说”全体自然数的集合与全体奇数的集合是相等的”?不同的的无穷大之间,又如何比较大小?进阶版的内容,欢迎回听《121:比无穷大还大》 文案:赵乐 编辑:旭岽 主播:旭岽、子凌 后期:旭岽
 
你知道人的一生会眨多少下眼吗?都知道不呼吸会死,如果不眨眼会怎样?除了不自主的眨眼外,遇到强光、强噪声、以及紧张等情况时出现的“保护性眨眼”又是怎么一回事?对了,听这期节目时,如果你能忍住不去关注自己是否在“眨眼”,算你赢!
 
最近新发现的地球2.0是一颗怎样的存在?曾经大名鼎鼎的开普勒-452 b 为何被科学家“降级”了?茫茫银河系中到底潜藏着多少移居行星?普通人为何也能帮助科学家开展系外行星搜寻工作?《星战前夜:晨曦》这款游戏所描绘了未来星际生活,到底有多真实?聊聊“系外行星”那些事! 新手礼包现已全部发放完毕,谢谢大家的支持~
 
在被我们统称为“灰尘”的东西里,都包含着那些奇怪的东西?如果你是一粒灰尘,在被不同的吸尘器吸入之后又会经历怎样的旅程?如今的戴森吸尘器,为什么会采用多气旋的结构设计?又是哪些技术的共同配合,才使得一台吸尘器可以兼顾强劲与轻便呢?
 
没有相关研究背景的人,如何判断研究结果的可信度?什么是信源等级?什么又是证据等级?以新药研发为例,中间的各种环节背后的科学逻辑是什么?横断面研究、队列研究指的又是什么?为什么说随机对照双盲实验如此重要?试着用专业人士的视角,学学如何判断各种医学进展、医药宣传的价值吧。 文案:蒋邦胜 主播:旭岽、冰枫 编辑及后期:旭岽 Reference 【1】Badyal D K , Modgill V , Kaur J . Computer simulation models are implementable as replacements for animal experiments[J]. Alternatives to Laboratory Animals Atla, 2009, 37(2):19…
 
著名的超新星候选者——参宿四,为什么会在今年初被猜测可能要爆炸了?两年前年《史记·天官书》里对其的描述为什么引起了现代天文学家的关注?作为一颗红超巨星,如果它真的爆炸了,会是怎样一番场景?而地球上的我们,又是否安全呢?我们这一代人,真有可能见证它的爆炸吗?!
 
一个思考题:被同一阵龙卷风同时卷起的瓦片、汽车、小石子、尘土,这四类东西哪个会先被甩出、并掉下来?这背后的原理又是什么?气旋分离原理在工业上有着怎样的应用?为什么说首个采用了气旋分离技术的戴森无尘袋吸尘器,其实是对吸尘器的再发明?聊聊这了不起的“气旋”!
 
这个系列终于来到了最终章——我们将通过了解:病毒进入人体后完整连续的这一全过程,来思考并理解这个疾病对于重症患者为什么如此来势汹汹,以为现有的一些治疗方法为何能有一定效果了。当然,也会和大家讲讲关于核酸检测的原理。 文案:U医生、丫头 编辑:旭岽 主播:旭岽、冰枫 后期:旭岽 审校:丫头、高树琛
 
新冠病毒是如何进入我们身体的?进入身体后它又对我们的细胞做了什么?炎症是如何发生的?消炎药和抗炎药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我们的免疫系统反而加重了我们的病情?这一期,主要谈谈“炎症”。 文案:U医生、丫头、颜如玉、李元方 编辑:旭岽 主播:旭岽、冰枫 后期:旭岽 审校:丫头
 
新冠病毒的专业名为什么叫SARS-CoV-2?经常出现的COVID-19又是什么意思?关于病毒的命名,都有怎样的讲究和忌讳?病毒时如何分类的?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在生物学上到底是怎样的关系?为什么说瑞德西韦是目前看来最具潜力的明星药?这一期,我们从病毒的分类说起。 文案:U医生、丫头、颜如玉、李元方 编辑:旭岽 主播:旭岽、冰枫 后期:旭岽 审校:丫头
 
经过我的再三思考和文案作者们的反复打磨,我们决定在这个特殊时期和各位叨友说一说当下全球最流行的词语——“新冠肺炎”。我们也用这个系列,致敬依然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 文案:U医生 编辑:旭岽 主播:旭岽、冰枫 后期:旭岽 审校:丫头
 
更新篇游记吧——在疫情爆发前,水兄去了趟澳大利亚,也遭遇了严重的山火。站在发现脉冲星最多的帕克斯望远镜脚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山火对澳大利亚的旅游景点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在通行规则与我们相反的澳大利亚,自驾游又有哪些不同?菲利普岛上的考拉和企鹅,都有怎样的看点?这一次,跟着水兄,去旅行吧!
 
本期极客:李娜,同步辐射生物小角X-射线散射线站科学家。2009年获法国加香高等师范学校颁发的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同年加入法国居里研究所做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主要为生物荧光光子学。2011年加入上海生化细胞研究所从事基于同步辐射光源蛋白质设施“生物小角X-射线散射线站”的建设与运行工作。2012年赴德国汉堡EMBL Dmitri Svergun课题组进行了系统的BioSAXS理论、计算与方法培训。2018年加入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已在国际知名期刊发表论文40余篇,包括Nature Communication,PNAS,JACS, Cell Research等。由旭岽叨科学
 
挥别己亥猪年,迎来庚子鼠年,我们传统的十二生肖又回到了一轮初始处。对于这个生肖之首——鼠,人们的感情总是复杂的。一方面,我们欣赏鼠的机灵与聪明,但另一方面,又畏惧鼠对于粮食和健康的影响。不过,鼠类的家族可远远比那些在人类房前屋后东躲西藏的“老鼠”壮大很多。就让我们在这个庚子鼠年,一起来看看鼠类家族的庞大家谱吧!
 
英国博物学家达尔文晚年曾把目光投向一种来自地下的生物精灵。他说,我们很难找到其他生灵像它们一样,虽看似卑微,却在世界历史的进程中起到了如此重要的作用。得到达尔文如此赞誉的,正是蚯蚓。 本期极客: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 副教授 赵琦,她研究的方向就是蚯蚓生态学、蚯蚓分类与进化。由旭岽叨科学
 
蟋蟀是大家熟悉的一类昆虫,不同于别的昆虫给人以负面印象,例如骚扰、蜇刺、叮咬甚至传播疾病,蟋蟀在国内外都被认为是能够发出悦耳鸣声的一类昆虫。目前全世界已知蟋蟀4000多种,中国350多种,但还有不少未知的蟋蟀需要通过科学家采集并发表论文加以命名,而何老师主要就从事这样的工作。 本期极客: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何祝清博士,他主要从事昆虫学,特别是蟋蟀和螽斯的分类学研究工作。由旭岽叨科学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