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episodes
 
一诗一信,Post un Poem。这一切强烈的、纯真的、爱的、激情的...一切所见、所听、所得…我们给它一个名字,叫做“一诗一信”,是为你朗读的一首诗,也是从远方寄来的明信片,更是一份不可复制的声音礼物。一诗一信,Post un Poem。微信公众号:postunpoem 官方微博:weibo.com/postunpoem
 
【夜读书】在夜晚为你读一本好书,一篇好文,让你闭上眼睛随着我们的声音带到那书中的世界。 本专辑为大家读的是选自人气声优兼歌手兼人妻的坂本真绫老师的一本欧洲随行笔记【From Everywhere】 朗读者:初声教学部 Lemon。 译文:初声教学部 阿鲁 本节目音频及译文所有权属初声日语所有 日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仅用于日语学习
 
朗读者:远听山声 总时长:5时51分52秒 书名:《娱乐至死》 作者:尼尔·波兹曼 译者:章艳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版本:2015年5月第一版 书籍简介:《娱乐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是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于1985年出版的关于电视声像逐渐取代书写语言过程的著作;同时也是他的媒介批评三部曲之一。《娱乐至死》一书解析了美国社会由印刷统治转变为电视统治,得出了由此导致社会公共话语权的特征由曾经的理性、秩序、逻辑性,逐渐转变为脱离语境、肤浅、碎化,一切公共话语以娱乐的方式出现的现象,以此来告诫公众要警惕技术的垄断。在该书中,波兹曼深入剖析了以电视为主的新媒体对人思想认识、认知方法乃至整个社会文化发展趋向的影响,令人深省,并认识到媒介危机。
 
朗读者:远听山声 总时长:14时41分54秒 书名:《理解媒介》 作者:麦克卢汉 译者:何道宽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版本:2011年7月第一版 书籍简介:《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Understanding Media:The Extensions of Man》)是20世纪加拿大原创媒介理论家,思想家马歇尔·麦克卢汉于1964年发表的一本关于媒介文化研究的书籍。 全书论题共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有关主要概念和方法论的叙述;第二部分则是对特定媒介从口语传播的世界到计算机世界的阐述。作者通过对不同媒介的比较,以及与种种文化现象的关联,勾画了一种电子媒介文化社会的图景,并对其发展趋向作出了某些预言。该书被普遍认为语言晦涩难以理解,但一出版便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麦克卢汉热” 。
 
解读者:远听山声 朗读者:远听山声 总时长:1时34分44秒 书名:《大学》 作者:旧传为曾子(曾参,孔子弟子) 参考译注1:孙虹刚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版本:2014年2月第1版 参考译注2:孙佳标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版本:2015年3月第1版 专辑简介:本专辑为解读朗读版——前部分为朗读,后部分为解读。 书籍简介:《大学》是一篇论述儒家修身治国平天下思想的散文,原是《小戴礼记》第四十二篇,相传为曾子所作,实为秦汉时儒家作品,是一部中国古代讨论教育理论的重要著作。 经北宋程颢、程颐竭力尊崇,南宋朱熹又作《大学章句》,最终和《中庸》、《论语》、《孟子》并称“四书”。宋、元以后,《大学》成为学校官定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的必读书,对中国古代教育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大学》提出的“三纲领”(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和“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强调修己是治人的前提,修己的目的是为了治国平天下,说明治国平天下和个人道德修养的一致性。 《大学》全文文辞简约,内涵深刻,影响深远,主要概括总结了先秦儒家道德修养理论,以及关于道德修养的基本原则和方法 ...
 
最专业的日语发音教学! 最迅速的日语脱口而出练习方法! 最耐心最温柔最信任你的大橙子陪着你打怪升级炼神! 橙岚老师(大橙子)CCTalk授课链接: https://www.cctalk.com/m/u/10345568/ 以上链接可以看到海量免费的直播课程。从发音到朗读,从教材到口语全面包含。一起加入橙岚超赞日语的大家庭吧
 
情感 美文 职场 我会陪着你在你开心的时候,分享你的喜悦。我会陪着你在你失落的时候,给你大大的鼓励。我会陪着你在你迷茫的时候,给你一个目标。我会陪着你,无论在什么时候。爱是氧气氧气是你。 心灵疗愈,放松心情,走向成功之路的秘籍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是八廿三。 二十四节气七言律诗 西园梅放立春先,云镇霄光雨水连。惊蛰初交河跃鲤,春分蝴蝶梦花间。 清明时放风筝好,谷雨西厢宜养蚕。牡丹立夏花零落,玉簪小满布庭前。 隔溪芒种渔家乐,农田耕耘夏至间。小暑白罗衫着体,望河大暑对风眠。 立秋向日葵花放,处暑西楼听晚蝉。翡翠园中沾白露,秋分折桂月华天。 枯山寒露惊鸿雁,霜降芦花红蓼滩。立冬畅饮麒麟阁,绣褥小雪吟诗篇。 幽阖大雪红炉暖,冬至琵琶懒去弹。小寒高卧邯郸梦,捧雪飘空交大寒。 朗读者:姜林杉(姜虹) ,中国播音主持“ ...
 
Loading …
show series
 
本诗是聂鲁达成名作《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的第10首。年轻的聂鲁达情史丰富,聂鲁达后来也被称为“大众情人”。诗集发表时诗人不过20岁,而诗集已因震撼的文字与裸露的描写等引起轰动与争议。诗集很大的进步性在于其现代性,这是拉美最早的一批现代情诗。当然,进步性更多是对时代而言,这些情诗在人世真正难磨灭的光芒在其对爱情真挚深情的描写。诗集至今已成为最重要的情诗合集。 作者:聂鲁达 | 译者:李宗荣 | 主播:永清,黄茜 We have lost even this twilight. No one saw us this evening hand in hand. while the blue night dropped on the world.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的颜色。 当蓝色的夜坠落在世…
 
“ 《不畏风雨》是日本作家宫泽贤治的一首广为流传的诗歌。日本作为一个多自然灾害的国家,每当灾难发生时,人们便会想起这首诗来。久而久之,也就让这首诗变得家喻户晓了。 作者:宫泽贤治 | 主播:小明 桃子 雨(あめ)にも負(ま)けず 風(かぜ)にも負けず 雪(ゆき)にも  夏(なつ)の 暑(あつ)さにも負けぬ 不畏雨 不畏风 不畏冰雪酷暑 丈夫(じょうぶ)な 体(からだ)を持(も)ち 慾(よく)はなく 決(けっ)していからず いつも静(しず)かに 笑(わら)っている 保持健壮的身体 没有私欲 决不动怒 常带恬静笑容 一日(いちにち)に 玄米四合(げんまいよんごう)と 味噌(みそ)と少(すこ)しの 野菜(やさい)を食(た)べ 每天食糙米四合 配以大酱汤和少许菜蔬 あらゆることを 自分(じぶん)を …
 
《坐电车跑野马》(节选) 作者:夏衍 朗读:贺坪 假如以时代为车而以人为搭客,假如以社会为车而以人为搭客,那么当时代和社会的车子有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个别的人受到冲击,乃至遭到损害,这几乎是属于不可拒抗的事实,而在此假如要尽可能的减少动荡的程度,尽可能避免由于转不过来而发生的伤害,那么如上面所说的那个安定度的例子,最基本的办法,应该是这个人和这个时代与社会保持最大可能的接触!人在时代和社会里假如像一个鸡蛋竖在桌面上似的有一点的接触,那是不需要有激烈动荡,只需要稍梢的微动、也就会倒下来吧,而反过来说,假如一个人能够做到全个身心紧贴着时代,紧贴着社会,正像一个搭客四肢平伏地紧贴在车上,那么不管这个车子如何骤停急转,这样的搭客总可以保持安定,总可以避免伤害了吧。 事实上,我以为假如一个人能够真真意识到…
 
请大家来歇脚 作者:夏衍 朗读:朱晔 当人们挑着重担走路,捱着困苦前进的时候,忽然望见了前面有座茶亭,一定会很高兴,一定会跑得更快些,肩上的重担也似乎轻得多了,他们需要快些走进茶亭里休息,舒服地喘口气,减轻疲劳,恢复气力。 粗看起来,人们对于茶亭的留恋,是为了一时的凉快与舒服,其实呢?是为了继续前进。 茶楼酒馆,可供有钱人大吃大喝,又饱又醉,但茶亭的主人却只能给顾客一些粗茶零食,略止饥渴而已。 如果是一位迷路的过客,茶亭的前后却也竖有指路碑的。 茶亭是大众的场所,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往往来来,川流不息。它是劳苦大众的休息站,它可以为年轻的男女孕育爱情,它也蕴藏过无数爱的欢笑与爱的眼泪。 在茶亭的墙壁上,有粗犷朴素的情歌,有对现实的讽刺,更多的是被压迫者的呼声。 作为一个茶亭的主人,最大的希望是…
 
《杂谈改编》(节选) 作者:夏衍 朗读:李超 从《战争与和平》的改编使我联想到《红楼梦》和《水浒传》。对于这两部书,我想,要把这样浩瀚的篇幅和这样错综复杂的情节包括到一个节目中去,客观上似乎是不可能的。对此,我们的前辈已经摸索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案,这就是以人物或者情节为中心,化整为零,改编为可以独立、而又是互相联系贯串的“本戏”,或者自成段落的电影。如京剧中的“武十回”、“宋十回”以及“红楼二尤”等等。至于《儒林外史》和《聊斋志异》,那么原作本身就是自成段落的故事和小品的综合,改编这两部名著,就属于从短篇改编的范畴了。 要把六十五万言的《战争与和平》缩编为三小时半的电影固然困难,反过来说,要把万把字甚至几千字的短篇小说改编为戏剧、电影也就很不容易。前者是满桌珍馐,任你选用,后者则是要你从拔萃、…
 
《上海屋檐下》自序 作者:夏衍 朗读:王梓 在校完了自己写的东西,而拿起笔来写一点“自序”之类的时候,往常总感觉到一点轻微的喜意,但是现在,我只是一种“感慨无量”的心情。 开始写这剧本,是在今年的初春,但是三月间生了一场大病,四月初为着我们的成长而苦难了一生的母亲死了。这时期,又正是我们中国历史上所遭遇的一个最严重的时代,微力的我,也被情势逼着,处身在一个忙迫倥偬的环境里面,写下了“第一幕”这三个字之后,几个月来,简直没有连续地写作三小时的时间,而流光如水,正月间和“业余实验剧团”预约了交稿的时期早已经过了。当陈鲤庭、赵慧深两位不惮烦地向我索稿的时候,几次三番地想请求他们把已经排印在上演节目单上的我的剧目抽掉,但是在他们那种热心的鼓励督促之下,终于每天三百字五百字地写下去了。 写这个戏是在闷…
 
杂文三忌 作者:夏衍 朗读:蒋可 杂文是诛伐邪恶、匡正时弊的武器,又是一种可使读者开阔眼界、增长知识、陶冶情操的文体,由于此,杂文有三忌。 一忌教条八股。老八股不好,新八股更坏。数十年来,读者苦八股之害久矣。装腔作势,穿靴戴帽,废话连篇,无的放矢,统统应该反掉。 二忌一个怕字。杂文是投枪和匕首,它必然要有一点气势和锋芒。写文章顾虑多端,怕这怕那,四平八稳,那么杂文就等于钝刀割肉,就不能起诛伐和匡正的武器的作用。 三忌冗长。杂文姓短,几十字、几百字,最多“千字文”也就可以了。这是我国散文的好传统。刘禹锡的《陋室铭》只有八十一个字,魏征的议论文《谏太宗十思疏》也不过三百七十二个字。杂文可以“单打一”,一篇文章讲一件事,不必求全,不要面面俱到,要短而精,不要长而漫,不要让“懒婆娘的裹脚布”混人杂文…
 
《乐水》 ——文艺工作者与社会(节选) 作者:夏衍 朗读者:沈磊 文艺工作者,必然的是“知识分子”,而知性的知识分子,本来就应该是富于社会性的。在这一点,我以为孔夫子说得最对,他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意思是说仁者要有山一般的不可撼的品格,而智者则要有水一般的柔软性,贯彻力和吸收性。这几种性格,是一个知识分子尤其是文艺工作者所必备的条件,所以我以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应该“乐水”! 水的第一个特性是能够适应环境,在任何环境情状之下,它都能够存在,用圆的器具盛之则成圆,方的器具盛之则成方,这还是外形上的问题,水的真实的“可适应性”,还不止此,例如把温度升高,它可以化为蒸气,温度降低,自然地恢复到液体,再加冷却,变成冰块,外温上升,它又恢复到原有的形态,惟其因为它具有这种特大的可适应性,所以才…
 
谈《上海屋檐下》的创作 作者:夏衍 朗读:顾鑫 此剧作于一九三七年春,这是我写的第四个剧本。 这是我写的第四个剧本,但也可以说这是我写的第一个剧本。因为,在这个剧本中,我开始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摸索。 在这以前,我很简单地把艺术看作宣传的手段。 引起我这种写作方法和写作态度之转变的,是因为读了曹禺同志的《雷雨》和《原野》。 我很感谢陈鲤庭和赵慧深同志。没有他们的“出题作文”和“限期交卷”,这个剧本是不会写出来的。 当时在上海的“业余实验剧团”要剧本,而且想要有一个“比较能够反映现实生活”的剧本。这时候正在“西安事变”之后,我听了许多出狱同志的故事,有所感触,引起了写作的冲动,特别是当时的“业余实验剧团”拥有一批出色的演员,这些朋友们的优秀的演技深深地引诱了我。 看看这张演员名单吧,我不禁跃跃…
 
《关心的,熟悉的——给某杂志编者的信》 作者:夏衍 朗读:黄晨 某某兄: 关于文学作品“怎样选取题材”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所能答复的,况且到了重庆,乱哄哄的静不下来,手边又没有一本可以参考的书,这问题更叫我从何答复? 姑且就最近看的一个戏谈谈吧。这是一位好心肠的朋友写的,主题很正确,情节很曲折,在这很少有战争气息的大后方,材料也还算得上新鲜。它写的是一支游击队的斗争与成长。但,我看了觉得不舒服。舒服者,可以不觉得是在看戏一般地安安心心快快活活地看下去之谓也。看好的戏,读好的作品,不是有一种忘我的,陶醉于作品之中的境界吗?我所说的不舒服,就是这种境界的反面。从一个乡下老太婆嘴里有条有理地讲出一大套抗战理论,你会觉得异样吧。政工人员在台上装腔作势,空话连篇,你会觉得可笑吧(战争已经第六年了)。…
 
从点戏说起 ​作者:夏衍 朗读:刘鹏 从广播里听了相声《秦琼打关公》的故事,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来。这件事出在《红楼梦》第十八回,同样是点戏,却表现出点戏者与被点者之间的不同的态度,也许可以说是不同的风格。 “……贾蔷忙将戏目呈上,并十二个人的花名册子。少时,只点了四出戏。……刚演完了,一个太监托着一金盘糕点之属进来,问‘谁是龄官?’贾蔷便知是赐龄官之物,连忙接了,命龄官叩头。太监又道:“贵妃有谕,说:‘龄官极好,再做两出戏,不拘那两出就是了’。”贾蔷忙答应了,因命龄官做《游园》、《惊梦》二出。龄官自为此二出原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从,定要做《相约》《相骂》二出。贾蔷扭不过她,只得依她做了。元妃甚喜,命:‘莫难为了这女孩子,好生教习。’额外赏了……金银锞子之类。” 在这里,点戏者贾元春,是皇帝的宠妃…
 
​今年是夏衍先生诞辰120周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特别策划“剧场的耳朵”夏衍文选特辑,特邀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十位演员朗读十篇夏衍文选,以致敬这位具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家。 《夏衍七十年文选》 无题(代序) 作者:夏衍 朗读:杨皓宇 静下来想想,我这样一个出身贫寒,经历坎坷的人,居然能活到九十二岁,实在有点奇怪。 过了八十岁,经常有人问我,有什么养生之道,我不仅不懂得养生,而且有一些不好的习惯。 我性急图快,走路快,下笔快,吃饭更快,简直是狼吞虎咽,因此,得了胃病、十二指肠溃疡。医生治好了我的病,但没有治好我的习惯。 我偏食,“史无前例”的那十年之前,我不吃瓜,很少吃蔬菜和水果,七十年代进了秦城监狱,天天窝窝头,顿顿萝卜白菜,这样才勉强改造过来。但一旦出狱,依旧我行我素,少吃菜果如故。 我不喝酒,但从…
 
我爱这土地 作者:艾青 朗读:张瑞涵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1938年11月17日 朗读者:张瑞涵,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 作者简介:艾青(1910年3月27日~1996年5月5日),原名蒋正涵,字养源,号海澄。艾青被认为是中国现代诗的代表诗人之一。主要作品有《大堰河——我的保姆》《艾青诗选》。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泰山日出(节选) 作者:徐志摩 朗读:李晨涛 我们在泰山顶上看出太阳。在航过海的人,看太阳从地平线下爬上来,本不是奇事;而且我个人是曾饱饫过红海与印度洋无比的日彩的。但在高山顶上看日出,尤其在泰山顶上,我们无餍的好奇心,当然盼望一种奇异的境界,与平原或海上不同的。果然,我初起时,天还暗沉沉的,西方是一片的铁青,东方些微有些白意,宇宙只是——如用旧词形容——一体莽莽苍苍的。但这是我一面感觉劲烈的晓寒,一面睡眼不曾十分醒豁时约略的印象。等到留心回览时,我不由得大声地狂叫——因为眼前只是一个见所未见的境界。原来昨夜整夜暴风的工程,却砌成一座普遍的云海。除了日观峰和我们所在的玉皇顶以外,东西南北只是平铺着弥漫的云气,在朝旭未露前,宛似无量数厚毳长绒的绵羊,交颈接背的眠着,卷耳与弯角都依稀辨认得出。那…
 
《野草》 作者:夏衍 朗读:黄晨 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人问:世界上什么东西的气力最大?回答纷纭的很,有的说“象”,有的说“狮”,有人开玩笑似的说:是“金刚”。金刚有多少气力,当然大家全不知道。 结果这一切答案完全不对,世界上气力最大的,是植物的种子。一粒种子可以显现出来的力,简直是超越一切。 这儿又是一个故事。 人的头盖骨,结合得非常致密与坚固,生理学家和解剖学者用尽了一切的方法,要把它完整地分开来,都没有这种力气。后来忽然有人发明了一个方法,就是把一些植物的种子放在要剖析的头盖骨里,给它以温度与湿度,使它发芽。一发芽,这些种子便以可怕的力量,将一切机械力所不能分开的骨骼,完整地分开了。植物种子力量之大,如此如此。 这,也许特殊了一点,常人不容易理解。那么,你看见笋的成长吗?你看见被压在瓦砾…
 
《时代》 作者:艾青 朗读:贺彬 我站立在低矮的屋檐下 出神地望着蛮野的山岗 和高远空阔的天空, 很久很久心里像感受了什么奇迹, 我看见一个闪光的东西 它像太阳一样鼓舞我的心, 在天边带着沉重的轰响, 带着暴风雨似的狂啸, 隆隆滚辗而来…… 我向它神往而又欢呼! 当我听见从阴云压着的雪山的那面 传来了不平的道路上巨轮颠簸的轧响 我的心追赶着它,激烈地跳动着 像那些奔赴婚礼的新郎 ——纵然我知道由它所带给我的 并不是什么节日的狂欢 和什么杂耍场上的哄笑 却是比一千个屠场更残酷的景象, 而我却依然奔向它 带着一个生命所能发挥的热情。 我不是弱者——我不会沾沾自喜, 我不是自己能安慰或欺骗自己的人 我不满足那世界曾经给过我的 ——无论是荣誉,无论是耻辱 也无论是阴沉沉的注视和黑夜似的仇恨 以及人们…
 
口袋抓马·环球戏剧之旅 VOL.9 上海当代戏剧节的前世 主讲者:ACT节目总监黄佳代Ophelia ACT上海当代戏剧节(以下简称ACT),举办至今已经走过了十几个年头了。十几年前,上海的剧院不多,不像现在可以有许多剧场里或网上的选择,亦或者直接买机票出国看演出。那时候想看到国外的最新演出非常不容易。可以说ACT是上海最早的一个,不是由政府来组织,而是由一个剧院独立组织的每年都办的国际戏剧节。 l ACT名字的由来 “ACT”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代代相传的念法,一直到现在固定下来,变成了一个正式的名字。 上海当代戏剧节的前身是“亚洲当代戏剧季”,英文是“Asian Contemporary Theatre”season,缩写就是ACT,原先是话剧中心内部在用“ACT”这个名字,包括LOGO都…
 
《海豚》 作者:罗伯特·洛威尔 朗读:韩秀一 我的海豚,你只是出其不意地为我指路, 仿佛被囚的手艺人拉辛¹ 由菲德尔²无与伦比的缥缈歌声指引 穿越他生铁构筑的迷宫。 当我头脑一片混乱,你让我的身体 被它的刽子手吊绳的绳结套住, 这绳结是我的意志无表情的恭敬…… 我已经坐着听到太多 那同谋的缪斯的言辞, 它们太过随意地与我的生活密谋 不免伤到其他人, 不免伤到我自己—— 它们请求怜悯……这本书,半是虚构, 如一张与鳗鱼³缠斗之人织就的渔网—— 我双手从事的,我双眼已目睹。 注释: 1 拉辛(Jean Racine,1639—1699),法国剧作家。代表作有《安德罗玛克》《菲德尔》等。洛威尔1961年翻译出版过拉辛作品《菲德尔》。 2 菲德尔,拉辛戏剧《菲德尔》中的同名主人公。 3 鳗鱼(eel…
 
《日子》 作者:罗伯特·洛威尔 朗读:顾鑫 太神奇了 这日子依然在这里 就像旷野上的闪电, 陆地与候鸟 换着姿势游泳 新鲜一如人类初生 像遍布大地的番红花。 在火车上,我们看见奶牛 散布在一座小山的 不同高度, 一个性别,一个畜群, 层次分明的复制品—— 阳光让它们变得 正午般明亮。 它们是孩子在一本书里的涂鸦, 我在识字之前读过。 它们飞驰而过,如火车窗户: 伟大日子里 那些昙花一现的瞬间, 那一日¹, 那时我们短暂生活 在一起,永远 爱着我们的本性—— 仿佛终结之时, 在与虚无的婚姻中, 我们可以永远逃离, 获得绝对的安全。 注释: 1 那一日(dies illa),原文为拉丁语。出自天主教的《安魂弥撒》(Requiem),其中,“那一日”是“震怒之日”(Dies irae,dies i…
 
《中世纪》 作者:罗伯特·洛威尔 朗读:刘鹏 此刻,仲冬在我身上 碾磨,纽约 钻透我的神经, 当我走在 那些被嚼碎的街上。 四十五岁, 接下来是什么,接下来? 在每一个角落, 我遇见父亲, 我的年纪,依然活着。 父亲,原谅 我所受的伤害, 就像我原谅 那些我伤害过的人。 你从未登上 锡安山1,却在大地上 留下了 恐龙似的死亡阶梯, 而我必须走在上面。 注释:1 锡安山(Mount Sion),在耶路撒冷,基督教圣地,山上的马可楼是耶稣及其门徒享用最后的晚餐的地方。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风暴》 朗读:宋忆宁 作者:普希金 你可看过岩石上的少女 穿着白衣裙,立于波涛上, 当海水在混乱的幽暗里 和岸石游戏,澎湃和轰响, 当电闪以它紫红的光线 不断地闪出了她的形象, 而海风在冲激和飞旋, 扬起了她的轻飘的云裳? 美丽的是这海,狂暴、阴郁, 闪烁的天空没一块蔚蓝; 但相信吧:岩石上的少女 比波浪、天空、风暴更美丽。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白杨礼赞》 作者:茅盾 朗读:赵海涛 白杨树实在不是平凡的,我赞美白杨树! …… 那就是白杨树,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然而实在不是平凡的一种树。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它的干呢,通常是丈把高,像是加以人工似的,一丈以内绝无旁枝。它所有的丫枝呢,一律向上,而且紧紧靠拢,也像是加以人工似的,成为一束,绝无横斜逸出。它的宽大的叶子也是片片向上,几乎没有斜生的,更不用说倒垂了;它的皮,光滑而有银色的晕圈,微微泛出淡青色。这是虽在北方的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来粗细罢,它却努力向上发展,高到丈许,二丈,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 这就是白杨树,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然而决不是平凡的树! 它没有婆娑的姿态,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也许你要说它不美丽,——如果美…
 
《一束》 作者:北岛 朗读:周子单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海湾,是帆 是缆绳忠实的两端 你是喷泉,是风 是童年清脆的呼喊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画框,是窗口 是开满野花的田园 你是呼吸,是床头 是陪伴星星的夜晚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日历,是罗盘 是暗中滑行的光线 你是履历,是书签 是写在最后的序言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纱幕,是雾 是映入梦中的灯盏 你是口笛,是无言之歌 是石雕低垂的眼帘 在我和世界之间 你是鸿沟,是池沼 是正在下陷的深渊 你是栅栏,是墙垣 是盾牌上永久的图案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古希腊哲学与悲剧(下)主讲人:王纬 对于哲学和悲剧来说,正义究竟是什么? 如何评价厄勒克特拉中的“正义”? 上一期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介绍了古希腊哲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人在古希腊的时候开始哲学的学科。本期我们将借助文本,读一读古希腊哲学中对于正义问题的探讨,看一看《厄勒克特拉》这部戏剧当中索福克勒斯对于“正义”问题的探讨,看看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以及可以给我们什么样的启发。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明亮的星》 朗读:贺坪 作者:约翰·济慈 明亮的星,愿我如你般坚定—— 不在孤独的光彩中高挂夜空 如自然耐心、不眠的隐士 用永远睁开的眼睛,观看 围绕世人之海岸的流水 做牧师清洁洗礼的功课, 或凝视群山与旷野上新落的 柔软的雪的假面—— 不——但依然坚定,依然不易, 头枕我美丽爱人成熟的胸膛, 永远感受她柔软的起伏, 永远清醒在甜蜜的不安, 不断,不断收听她温柔的呼吸, 如此永生——否则就让我在痴迷中死去。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作者:林徽因 朗读:谢承颖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 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新鲜 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朗读者:谢承颖,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 作者简介:林徽因,建筑学家和作家,中国20世纪第一位女性建筑学家,同时也被胡适誉为中国一代才女。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口袋抓马·环球戏剧之旅 VOL.07邀你漫步古希腊哲学(上) 主讲者:王纬 古希腊哲学到底是怎样一一回事? 为什么会有人在古希腊这个时期开始哲学这门学科? 希腊悲剧,特别是索福克勒斯的悲剧所探讨的,是一些永恒的哲学问题。由此,哲学和悲剧在古代希腊的几乎同步的产生和发展近似并同时一个巧合。 “口袋抓马·环球戏剧之旅”第的七网络出版总库线上活动,特邀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外国哲学专业讲师王纬老师,带我们一起探讨希腊悲剧与希腊哲学之间的微妙关系。 注:以下音频压缩2018年【戏剧·对话】-《古希腊哲学和悲剧》 知识点一:时间(chronos) l从哲学家和悲剧家的活跃时间,看哲学和悲剧的产生和发展的时间关系- 希腊哲学家和悲剧家的盛年时间线 公元前600年〜公元前350年,是古希腊的文化从发展到繁盛再到…
 
《致凯恩》 朗读:顾鑫 作者: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失去了神往,失去了灵感, 失去了眼泪,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爱情 。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1825年7月19日 朗读者:顾…
 
口袋抓马·环球戏剧之旅 VOL.06 人类最早的戏剧——古希腊戏剧(下) 主讲者:罗锦鳞 三大悲剧诗人中的第三位是谁? 古希腊喜剧是和悲剧有什么区别? 希腊戏剧在当代舞台上又是如何呈现的?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口袋抓马·环球戏剧之旅”的第六期线上活动,特邀中央戏剧学院博士生导师、当代著名导演艺术家罗锦鳞教授,揭开“古希腊戏剧”的神秘面纱,带你完整的、系统地了解古希腊戏剧。 注:以下音频来源于2018年【戏剧·对话】-《人类最早的戏剧——古希腊戏剧》 上一期介绍了希腊古剧场、古希腊三大悲剧诗人中的两位,本期将继续这个话题,聊一聊第三位悲剧诗人、希腊喜剧以及希腊戏剧在当代的舞台呈现。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月建”是《干支历》的基本内容,它在上古或远古已订立。古籍载,天皇氏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干支历法以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确定节气,将一岁划分为十二辰,“建”代表北斗七星斗柄顶端的指向;一岁之中斗柄旋转而依次指为“十二辰”,称为“十二月建”(或“十二月令”)。斗柄绕东、南、西、北转一圈为一周期,始于立春、终于大寒。北斗斗柄指向确定的节气,是天体运行的自然结果。 二十四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每月两节不变更,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