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讪然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春天这就算是结束了 仔细听 晨鸟的歌声是否有了一点儿 变化 旧的故事 在新的花蕊中 吐露自己 一切都是新的 黑狗把守着春之城 失意的人不敢伤心 只能和春一起退下 一切都是新的 毛巾被、拖鞋 大裤衩 文字狱的春 夏花的春 俏也不争的春 悄然退下 天真的少年 以为明天还会与春相遇 以为一切不过是新春之序 20.05.08 凌晨由李讪然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楼上的灯问窗外的树 窗外的树问巷口的车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巷口的车问远方的路 远方的路问上游的桥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上游的桥问小时的伞 小时的伞问湿了的鞋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 湿了的鞋问乱叫的蛙 乱叫的蛙问四周的雾 说些什么呢,一夜的雨声? 四周的雾问楼上的灯 楼上的灯问灯下的人 灯下的人抬起头来说 怎么还没有停啊: 从传说落到了现在 从霏霏落到了湃湃 从檐漏落到了江海 问你啊,蠢蠢的青苔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么呢?由李讪然
 
你若要开花就按照我的节奏来 一秒钟闭眼两秒钟呼吸三秒钟静默然后开出来 开花就是解放开花就是革命 一个宇宙的诞生不始于一次爆炸而始于一次花开 你若快乐就在清晨开呀开出隐着血管的花朵 你若忧愁就开放于傍晚因为落日鼓励放松和走神 或者就在忧愁里开放苦中作乐 就在沮丧和恐惧和胆怯里开放见缝插针 心有余悸时逆势开放你就释放出了你对另一个你的狂想 而假如你已开过花且不止一朵 你就退回青涩重新开放按照我的节奏来 我以滴水的节奏为节奏 因为水滴碰水滴这是江河的源头 再过分一点儿再过分一点儿水滴和水滴就能碰出汪洋大海 你得相信大海有一颗蓝色的心脏那庞大的花朵啊伟大的花朵 所以我命令你开花就是请求你开花 我低声下气地劝你 若你让我跪下我就跪下哪怕你是棵狗尾巴草 开出一朵梨花倘若你脖颈凉爽 开出一朵桃花倘若你后背…
 
我不是个任性的孩子 我一直把我的心带在身上 像远方的树袋熊 像慵懒下坠的鹞鹰 我不是个任性的孩子 给我一把牙刷 我早晚各清洁一次牙齿 我不挑食 吃所有被端上来的食物 我去这儿也行 去那儿也可以 没有那部电影是非看不可 没有那个人是我非见不行 我不是个任性的孩子 我的眼睛已经习惯了 黑色的世界 我的心脏已经习惯了 漏跳的一拍 双黄线上被碾压的小猫 从巢中跌落的小鸟 折断的食指 讪笑的幕僚 我不是个任性的孩子 我没有听过革命的呼号 我也没有兄弟姐妹 我没有一颗会流血的笔 和一根不出水的心 但我还是渴望 风筝的线可以一断 鹞鹰不变成疯狗或死猫 我能瞬间到达目力可见的地方 太阳依旧照常升起 但我的心还带在我身上 幸好, 我的心还一直带在我的身上…
 
空气真好 夜色真好 开花了 在万物静默的深夜 凝上梢头的初霜 颔首低眉 化作窗棂前的露水 滴落少女的耳畔 开花 无风的夜自有流动的空气 远隔万里的木槿 巴望着朔北的白日梦 月光下起舞的童男 手握秘密武器 那是穿越空间对话的频率 “开花吧” 他夜不能寐 默念千年的誓言 飞机划破耳垂 惊起两三丝碎发 开花, 失重的翻车鱼 暗自失色 开花 残肢处生出弄潮的尾鳍 开花, 在倒插笔和错别字里开花 落山风 带领三剑客腾云赴会 神仙界 文字是打着卷 扭曲的五官 掩埋自己的尸体 开花, 在未寒处开花 成为父亲中的精英 大家长的胃 正消化月光下 所有男童的信仰 在时间永恒的静默处 在午夜狂妄的春光里 开花 山顶上的少年 误会了自己的酒量 于是爆破了脑袋 开花 所有脑浆播撒之下 黑土之上 森森然白骨与初霜 壮着…
 
普斯特曼有双粗糙有力的大手 能做很多事情 只要太阳挂在天上 他就干个不停 比如拔起山丘上中暑的老树 这是个细致活 每缕根细都要特别关照 还不能伤及无辜 比如组装会说话的嘴巴 要用老挝进口铁轨 熔铸成的巨钳 夹起最无坚不摧的牙齿 比如跳舞 比如泼墨 如果这些称得上劳作 比如攀上凡尔赛宫看郊外的落日 看无边的落木 报废的牙齿 普斯特曼 曾追求过一个红发女郎 那时他的大手何其柔软 从月亮的暗面 摘下一颗浪漫 普斯特曼 永恒时间的沉默仆人 布面上最深重的油彩 一个哑巴花魁 所有质数的空集 普斯特曼 整个喷灌的一生 只有两次出神 第一次是落山风 掀起她的长裙 再一次 目睹太阳和月光 在群岛之上邂逅 普斯特曼的大手 从此再不能举起任何东西 哪怕一片羽毛 几颗沙砾 普斯特曼的头脑 从此再不能思考 哪怕一首…
 
“我们出去。”那个人说。   他们走了出去。如果说,达尔曼没有了希望,那么他也没有了恐惧。他跨过门槛时心想:在医院的第一晚,当他们把注射针头扎进他的胳膊时,如果他能够在旷野上,在持刀拼杀时死去,对他倒是解脱,是幸福,是欢乐。他还想,如果当时他能够选择或者向往自己死亡的方式,那么这样的死亡正是他要选择或向往的。   达尔曼紧握着那把他并不擅长使用的匕首,向平原走去。由李讪然
 
告诉我,什么叫遗忘 什么叫全然的遗忘——枯木铺着 奄奄宇宙衰老的青苔 果子熟了,蒂落冥然的大地 在夏秋之交,烂在暗暗的阴影中 当两季的蕴涵和红艳 在一点挣脱的压力下 突然化为尘土 当花香埋入丛草,如星殒 钟乳石沉沉垂下,接住上升的石笋 又如一个陌生者的脚步 穿过红漆的圆门,穿过细雨 在喷水池畔凝住 而凝成一百座虚无的雕像 它就是遗忘,在你我的 双眉间踩出深谷 如没有回音的山林 拥抱着一个原始的忧虑 告诉我,什么叫做记忆 如你曾在死亡的甜蜜中迷失自己 什么叫记忆——如你熄去一盏灯 把自己埋葬在永恒的黑暗里由李讪然
 
我们有了阳台 两顿饭一起吃 回来时阳光正好 落在阳台 手忙脚乱把自己的椅子 搬出去 再把他们的椅子搬出去 和华二对坐无语 一人享一半世界 他抽烟,我躺下 慢慢睡着 风刚好 闻不到一点儿烟味 能听到烟纸燃烧的声音 扯来一个枕头 一头扎进去 忽明忽暗 不可见 合上的眼睑隔绝了 世界和我 华二走了,一个脚踏凳 一个空椅子 一个太阳,一个世界 和整个世界的阳光都是我的了 我解开裤裆,褪下一半 脑海中坚硬无比 阳光下悠远绵长 睁开眼,暖极了 只不过安静地卧在一处 这是阳光和时间的相对论 最好的阳光不过两小时 我贪婪地用去了一多半 剩下的给了一条棉被 夹子把着它的两脚 紧按在栏杆上 一口茶还未咽下 它舞着 嘶吼着 翩迁着 坠了下去…
 
  渐悟也好 顿悟也罢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我独坐须弥山巅   将万里浮云 一眼看开   一个人在雪中弹琴   另一个人在雪中知音   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暗示着多少祭日   专供我法外逍遥   先是在雪山的两边遥相误解   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我在一滴花露中顿悟   转身时又被自己撞倒   孽缘随缘缘缘不断   白云飘飘 一了百了   我一走 山就空了 世间若有一个男子,可以写出这样的千山万水,这样的人生如梦,那一定就是他。 世间安得双全法?由李讪然
 
远远 街灯 明亮 偶有 星光 流淌 如果我是湖畔杨柳旁的清风 蜿蜒着你的脖颈 如果我是冬日里含羞的落雨 牺牲在你的裙袂 我们面对面躺着 幻想 如果我会写诗 那月亮一笑 就掉下来一个甜橙 那太阳一笑 就落下一个芒果 一个砸在你怀里 一个滚到不远处 我们面对面闭眼 露出七颗牙 三颗归顺你的上齿 四颗破碎我的下颚 如果我会画画 那田埂凸起凹陷就是你 侧卧等我 渭城诗人把酒言欢忆起 水村山郭 山的另一边看波涛拍岸 是我们的生活 我要是魔法师 就把时间变成一所房子 现在的我们绻在客厅 看着过去的我们畅想 将来的我们的样子 就把坟墓变成一棵老槐 三千年开花 三千年结果 又三千年落叶 最后树干脱落树心生长 枯木飞翔在空中 我们面对面睡着 挠痒 你的泪几个世纪没干 我的思念日月星辰轮换…
 
风,一路穿过我 心的麦田 人,应该有个时刻 像个孩子 失去了心爱的玩具 会天崩地裂,银河倒流 可虽然掉泪,虽然痛哭 却不会记在本子上,更不会掏出枪来 孩子会很快找到远空的火烧云 带着晨露的牵牛花 屋前翩迁的蝴蝶 窗下聒噪的蛐蛐儿 找到这些 眼眸放大 有点疑惑 然后噗地一下笑出声来 不必为远方的人祝福 孩子不知道远方在东边 还是北边 不必挑一处靠海的高层 孩子会把数楼的时间 拿来看星星 不必抱怨没有空调的夏日 孩子不会窝在电脑前 盯着红红绿绿 不必在生活的指缝里、时间的岩层里 苦中作乐 孩子只会在最接近自然的地方 找到乐趣 孩子可不知道八十年代 孩子读不懂汪国真 那是给另一个物种看的 渴望纯真的人大胆意淫 默读活着的人悄悄放屁 德令哈在哪? 还剩多少人记得姐姐? 轻唤一声 这唯一的最后的 抒情…
 
For U: (片尾有彩蛋喔!) 还记得你那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的童年吗, 那个时候你蹲在蚂蚁洞旁能盯着看一个下午, 而不会悔恨时间的浪费; 那个时候你对所有灵魂一视同仁, 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这次推荐的是《童年之歌》 但有点不同,这次请了程铭同学来读这首诗 程铭是播音主持专业的科班出身, 让我们来听一下科班版的《童年之歌》吧由李讪然
 
故事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一个失意的男青年和一个对现实不满意的女青年住在贫民窟里的故事,情节就像是发生在三天之内的场景,寥寥几句就能概括完毕,可是若干页却杂陈了各种味道。 战乱的年代,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管不住,还会替别人担心,在现代人看来真是童话一般。钢筋水泥早已把人心隔得连个小缝儿都凿不开,你家吃没吃在不在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和我们家关系并不大。除了真正意义上的哥们儿姐们儿,只有当利益摆在桌面儿上的时候我们才会四目相向,握紧对方的手说着“够义气”一类的扯犊子话。所以,二妹疑惧的状态和规劝的神态让我感到甚是温暖。不过这也多半是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把。 没有曲折浪漫,没有电光火石,更没有缠绵悱恻,两颗被打湿了的石头居然能擦出人性火花,没有被贫穷和困苦掩埋,在郁达夫深渊里的心中熠熠发光。 告别那些…
 
夜晚的黑,是真的黑吗 老师告诉我 黑是因为吸收了所有的色光 那么 你就是夜 那么 我就希望天永远不亮 为什么有人在叨扰神灵 为什么有人在寻找光明 琴声悠扬 我们偶尔疯狂 在古代,互一抱拳 便可知是否后会有期 互一碰杯, 银光入鞘便可泯恩仇 你拈花伤春,说词牌有味道 蝶恋花、临江仙 点绛唇、兰陵王 定风波、望海潮 阮郎归、解连环 可若无春秋 那何来悲伤呢 还没看到秋天 还没吟着自古逢秋多寂寥踏碎枯叶 还没望穿秋水 还没饮着菊花美酒迎霜兔拟把疏狂 秋就过去了 这里也有霜降 可是从未降霜 还没来得及漫卷诗书 天宫一闯 金箍就戴上了 铁棒就挑自己人了 别人也叫我斗战胜佛了 2015.10.24 霜降由李讪然
 
凌晨四点的街灯在白昼的校园亮着, 所有的鸟发疯了似的叫着我们俩的名字。 我独自一人坐在餐桌旁,一口一口吃着海陆空便当,盐酥鸡的味道弥漫着,突然跑来两个小孩儿,女孩拿着画册,男孩拿着色子和笔,他们就那样坐在我旁边,轮流掷色子,女孩大笑着去摸男孩的锁骨,色子滚远,男孩飞奔着去捡回来;我坐在旁边像个颓然干瘪的老头,可是他们不知道我在他们的年纪有着比他们更可爱的面容,每个女孩都盯着我飞在半空的小脑袋目不转睛…… 把小孩子留在那里,离开餐厅回到了今天早晨, 凌晨四点的街灯在白昼的校园亮着, 所有的鸟发疯了似的叫着我们俩的名字。 你可能见过日月同辉, 可是世界最清纯的时候是无月无日的, 没有强权来打扰自然的吐故纳新, 一面光洁的桌子个把月无人打理就会附满尘土, 一座城千百年无人居住就会重回森林, 自然的…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