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与口才 公开
[search 0]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一席鼓励分享见解、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 一席做有价值的传播,2012年8月底起将以每月一期的频率,邀请人文、科技领域有故事、有智识的嘉宾前来分享。
 
节目邀请社会知名人士走进全国著名高校,与大学生和青年学者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职场经验和生活感悟。本节目属于教育公益励志类范畴,希望通过与各行业精英的交流,能让学生们对未来的工作生活有一个全新的理解和判断。更多内容请搜索添加微信公众号:elitemind
 
Loading …
show series
 
2011年,北京十一学校被确定为高中特色发展改革试点,开始推行素质教育改革。从2012年起,纪录片《真实生长》开启了对这所学校三名学生的长期跟踪拍摄,记录了他们从高一到大学、再到步入社会的人生故事。 三位主人公性格迥异,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 周子其,一个喜欢历史、擅长思辨的学霸,但也是老师们眼中的“问题”学生:在军训动员会向历史老师质疑规则的合理性,组织学生“内阁”挑战学校的各项制度。 陈楚乔,15岁的年纪有着成人都不及的冷静和沉着,对自我有着清晰的认识,热爱电影和文学创作。 李文婷,来自山西县城的腼腆女孩,以优异的中考成绩从北京郊区考入十一学校,努力适应学校宽松自由的教育环境。 那是一段“被扰乱的时光”,在升学压力和改革的夹缝之间,他们被鼓励问我是谁?我喜欢什么?我以后想过一个什么样的人生…
 
蔡蕾 郑州管城区奇色花福利幼儿园创办人 有人说,国家都没说这种孩子必须上幼儿园,你们为什么自讨苦吃? 奇色花是一个融合教育幼儿园,在普通教学班里按7:1的比例接收特殊需要的孩子,让两类孩子在一起生活、学习。 现在的奇色花有12个教学班、356名小朋友,其中特殊需要的小朋友有50名,主要是残障的孩子,包括自闭症、发育迟缓、唐氏综合征、脑损伤等等。 扶着碗拿勺子吃饭、自己上厕所、系纽扣、跟人打招呼……对特殊儿童来说,这些看似简单的事也非常困难。 特殊儿童和普通儿童如何在同一个班里学习?他们能和谐相处吗?闹矛盾了怎么办?从26年前第一次把7个有身心障碍的孩子接进幼儿园起,蔡蕾和同事们从零开始摸索如何为他们提供教育。 融合教育最大的阻力是残障平等意识不够普及。残障平等意识决定了我们对残障者的教育安置…
 
罗木散 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博士生 罗木散是土生土长的大凉山彝族人。2000年左右,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变化,开始陆陆续续外出打工。童年时,同村去新疆务农的村民,让新疆在他的印象中留下了种子,而「打工」这个词也深刻地影响了这一代彝族人的记忆。 2016年,他开始读人类学的研究生,重新关注起彝族人的流动情况。在搜集资料时他发现,关于彝族人去新疆的问题,几乎没有人研究,网上也很难搜索到他们的相关信息。为什么没有人关注这个群体? 怀着这样的好奇,2017年7月,他踏上了去新疆的火车,开始了寻找新疆彝族人的旅途。 从吐鲁番、乌鲁木齐这几个主要产棉城市,到相对偏北的克拉玛依市,在棉田深处,他找到了彝族人的踪迹。在90年代末到2000年初的时候,新疆的棉花种植规模扩大,彝族人就是这个时候被招工代理人们带…
 
郑宏彬 策展人,西三电影制片厂与西三歌队的联合发起人 被臭水沟上的鸡档里的啼鸣叫醒,被隔壁高档小区排污的气味熏醒,暴雨天被路边的木板绊倒……2016年,策展人郑宏彬离开美术馆,来到广州番禺的城边村西三村开始社会实践。当时的西三村正在大拆大建,整个街巷到处都是建筑垃圾。他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自己生活的这个环境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为什么城市化进程里面,村庄都会必经一个这样的过程? 带着这些困惑,郑宏彬与村里的艺术家们联合发起“西三电影制片厂”和“西三歌队”,同艺术家和村民一起发现身边的故事——独居老人、三轮车夫、河水污染…… 西三歌队有着独特的创作方法。这些非专业的音乐人将话筒和麦克风递向受访者,通过观察和访谈收集他们的问题、遭遇、诉求,将村民的口述改编成歌曲,用吉他弹唱的方式唱出了村民们的…
 
王云珂,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员 。 在动物的世界里,如何科学找对象?那些不交配的雄性是因为没机会交配,还是压根就不想交配?雌性又如何抵御强迫性行为? 这是动物学博士王云珂研究的问题。 2020年,王云珂从牛津大学动物学系毕业,在博士期间,她从演化生物学的角度研究公鸡的性经历会如何影响它的交配决策和精子分配决策。 在研究中,她发现雌性并不总是理性,为了缓冲不正确择偶带来的弊端,雌性选择和不同雄性交配,这也促使雄性投入无尽的精子竞争。 于是,在择偶竞争中失败的雄性中,有一部分采取了极端的做法:强迫性行为。而在性选择中,雌性并不是无法抗争的客体,她们以身体作为最后对抗的战场…… 经常会有人问王云珂,为什么会选择做动物性行为的研究?她的回答是,研究动物的性,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理解人。…
 
谢湜,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历史人类学研究者。研究地域包括长江三角洲、东南岛屿以及南岭山区。 谢湜在演讲中分享的是一段与海岛有关的历史。 海岛上的人是天生的商业民族,必须靠交换谋生。他们用从海洋中获得鱼、盐等物资,和外界进行交易。但这种行为并不总是为官方所允许。 海岛的行政管理是一个从古至今的难题。为什么要封禁一个离海不远的岛?为什么要把东南沿海几十里内的居民全部搬到内陆去,在沿海制造一个无人区?从远观式的监视到直接控制,从强硬办法到柔性手段,面对广袤的海洋和众多的岛屿,历代王朝如何把流动性强的海岛社会纳入国家的统治秩序中? 而随着国家政策的转换,以及中央王朝态度的变更,海上人的身份也从受政府依赖的特权者,变成防范对象甚至「盗寇」。 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在海岛立足,岛上的人运用了各种各样灵活的…
 
吴雨豪,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助理教,研究领域是刑法学和犯罪学。 出现恶性犯罪的时候,我们经常在评论区看到“通通死刑”的提议。这背后的社会心理是,许多人希望用刑法严惩犯罪人,起到震慑作用,预防未来的犯罪。 但是,重刑真的能阻止更多人犯罪吗? 这就是吴雨豪要讲的「刑罚威慑」。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国家曾经实施过一个重要的刑事政策叫作“严打”,全称是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为什么“严打”期间,社会治安反而没有变好? 80年代,国家把故意杀人、抢劫、强奸等严重的恶性案件的死刑复核权从中央下放到地方,因此,那段时间里每年执行死刑的数量非常多。2007年1月1日起,死刑复核权正式收归最高人民法院。死刑数量减少了,但并没有导致犯罪数量的反弹。 上述例子证明,“乱世用重典”并不一定能够起到预期中的最优的犯罪治…
 
马啸,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助理教授。 中国高铁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巨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在不同省份、不同城市之间,却存在着非常显著的时间和空间上的差异。 为什么条件相似的城市之间,有的较早建设高铁,拥有更多线路通过? 政治学就是研究稀缺的公共资源是如何被分配的。政治学者马啸通过访谈大量的中央和地方官员,追踪高铁建设的案例,发现了一种自下而上的逻辑:“地方化博弈”。在中国特殊的制度背景下,地方政府官员受来自体制内和民意的双重压力,动用各种社会资源,发挥在制度内外的政治影响力。比如,很多地方都曾发起“高铁争夺战”,他们的博弈策略丰富多样,从“跑部钱进”、游说部委,到动员老革命家给中央写信,甚至会借助群众的自发行动。 高铁只是马啸探究中国的官僚政治与分配政治的一扇窗口。地方化博弈…
 
肥宝KidGod,粤语说唱‍歌手、精气神创始人。 瘦恒SoulHan,粤语说唱歌手、精气神成员。 粤语中有很多俚语,比如便利店叫“士多”,感到害怕叫“蛇怪”……虽然粤语的俚语很精妙,但它们却在慢慢消失。随之而来的是,粤语说唱也日渐消沉。 肥宝和瘦恒都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他们有感于粤语说唱的式微,开始做自己的音乐。“我很心痛的是广东本土人玩说唱,如今却对自己的地域文化认可这么低。说唱就要是做自己的,你认可自己来自哪里这很重要。” 从最早的噔哚乐队到精气神组合,广东文化是他们的灵感来源。在肥宝的作品中,你随时能找到来自cult文化、老港片的对白、中国传统乐器的运用。僵尸、面具、麻将、魑魅魍魉、仙气缥缈……它构建的是一个属于上世纪老广东的魔幻记忆,用粤语制作出一个个传统文化的子弹,再打进听者的血脉…
 
凌越,诗人、评论家。 两次世界大战、种族灭绝、集中营······过去短短一百年时间里,人类经历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灾难性事件。 苦难是如何一步步发生的?在克莱普勒看来,语言是行为的先导,贫瘠的语言产生暴力的行为。幸存者的样貌是怎样的?一位奥斯维辛幸存者告诉我们,所有的幸存者都拥有一个戴罪之身,真正善良正直的人成了集中营中第一批死去的人。 如何以书写见证灾难?如何书写灾难的见证?这是诗人、评论家凌越在《见证者之书》里不断的诘问。 所谓的见证文学,是指亲身经历过浩劫性事件的人,他们以幸存者的身份去撰写的日记、小说、回忆录和诗歌等作品。 凌越分享了两位奥斯维辛幸存者作家和他们书写的见证。 第一位是犹太人普里莫·莱维,在他克制而有力的笔触下,纳粹和集中营的罪恶被一层层地揭开,他对自己在集中营里的忍辱偷…
 
严修鸿,方言研究者,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 有关方言,很多人听过“十里不同音”的说法。但是,哪怕是百米,也有可能不同音。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在没有山川阻隔的平原,依然存在很多方言差异,甚至出现了系统性的对立?这是方言研究者严修鸿关心的问题。 约500年前,严修鸿的祖先从粤东梅县迁徙到闽西武平县的一个村子里,从小他就意识到,虽然同样是客家话,自己村子的口音跟县城甚至邻村都是不一样的。 后来他成了方言研究者,闽西的连城和粤北的连城是他着力研究的地点,这两地算得上是福建、广东方言最复杂多变的地区。 复杂的方言,调查方法是什么?他的调查深入到最微观的层面。他在这里布下了密密麻麻的调查网点,地毯式地调查了连城及邻县密切关联的151个地点,和连州市内161个地点的方言。恐怕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一个县内…
 
陈月龙 ,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救护中心技术主管 作为饲养员,陈月龙有着丰富的野生动物救护经验。但是,在猫盟的野外调查经历让他意识到,相比于救助个体的动物,改变人类的行为才能真正为动物提供一个友好的生存空间。于是,他开始了在本土区的“实验”。 在红山动物园的本土区物种保育区,陈月龙和同事们运营着一个小小的社区。他的日常工作由许多小事构成,比如在动物园建一片农田,给蚯蚓改造出廊道,给刺猬搭建可以冬眠的花园,给昆虫建“旅馆”······ 他发现,保护生物多样性并不需要大兴土木,相比于“做什么”,“不做什么”反而更重要。 【时间轴】 01:00 野生动物救护,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野生动物调查方式:救助斑头鸺鹠、放归黑鸢的案例 04:38 这在一些鸡汤故事里,可能会是“感恩的心”的情节。但在专业的野生动物…
 
袁一丹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我不仅是把它当成一个历史课题,而是与我们当下的处境和焦虑有关。 所谓沦陷北平,是指1937到1945年间,处于日本军事占领状态下的北京。八年沦陷,对于历史中人来说,是漫长而绝望的等待。 假如我们把时间拨回到1937年7月,你身处即将沦陷的北平,是选择离开,还是留下来? 知识分子面临着道德的焦虑。离开北平的学者成立西南联大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而故事的另一面,留在沦陷区的文人学者,他们是怎么撑过这八年的,仍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 留在沦陷区的普通人又是怎么把日子一天天地过下去的? 回到当下,把视角拉远拉大,危机时刻一次次来,受苦的人一次次卷进长河。对于普通人,什么才是切身的历史?作为大历史的亲历者,我们到底见证了什么,理解了多少? 【时间轴】 04:47 沦陷…
 
林惠义 艺术家组合赵与林(Chow and Lin)成员,研究员 穷在哪里比较好,或者在哪里比较苦。 2013年,华裔艺术家组合赵与林(Chow and Lin)从加尔各答辗转纽约,两座发展程度不同的城市里的穷人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对不同国家的穷人而言,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区别?不同的社会又是如何定义贫困的?按照政府制定的贫困线标准,穷人有多少选择? 赵与林决定从食物入手。他们根据不同国家定义的贫困线标准算出每日可供采购食物的预算,然后从当地菜市场购买食材,并为它们郑重地拍下一张张照片。 ▲中国|北京|2016|8.22元 ▲法国|巴黎|2015|5.99欧元 ▲美国|纽约|2019|5.46美元 ▲南非|开普敦|2019|27南非元(1.8美元) 随着拍摄的地方越来越多,他们发现,不同社会…
 
黎紫书,马来西亚华语作家 你在这些普通的女人身上看到的生命力,你看到她们的可怕的力量,其实常常是胜过男人的。在面对困难,在面对困境,在面对人生还有命运给她们的各种考验的时候,这些平凡不过的女性,她们展现出来的光芒,我觉得是很吓人的。 上世纪70年代,黎紫书出生时,马来西亚曾繁荣一时、盛产锡矿的怡保城已经没落。自此以后,她的大半人生都在这座小城度过。 近半个世纪后,在一部名为《流俗地》的小说中,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几十年的人事变迁、市井浮世、细民众生尽数复活,蓬勃而生。 对于读者而言,在如此细腻持重的文字之间,与马来西亚这片湿热的陌生天地、与一个个人物的跌宕命运迎头相撞,无疑是一种奇异的阅读体验。然而我们所不知道的是,多年来支撑在作家背后、驱动她不停书写和创造的,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城镇和两个平凡的女…
 
张洪,登山者 2021年5月24日,46岁的张洪登顶珠穆朗玛峰,成为亚洲第一位、世界第三位登顶珠峰的盲人攀登者。 这是张洪在黑暗中度过的第25年。5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登山,开始梦想着自己也能登一次珠峰。 这是旁人眼中不可能的事,体能、经费、团队,一系列问题等着解决。陷入瓶颈的时候,他就凌晨起床,负重循环爬楼梯,那是他唯一能做的、接近愿望的事情。 在珠峰上,虽有向导指引方向,但百分之七十的路段都要靠他独自通过。经过了刀刃般的山脊、暴风雪和冰裂缝,穿过生命的禁区,他最终圆梦。 登山带给张洪久违的自由。在珠峰,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登山者,不需要被照顾,也不会被歧视。 珠峰没有因为我是盲人给我更多仁慈,也没有因为他是社会精英给予更好的资源,我们必须完全靠自己的实力向上攀登。 时间轴 02:2…
 
朱刚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尽管刚刚遭受过“乌台诗案”,尽管朋友们多善意地提示苏轼不要再随便作诗,尽管他本人也时而表示要慎言避祸,但“诗可以怨”是诗歌的基本功能之一,作为诗人的苏轼从没有放弃他正当的表达权力。 在中国文化史上,苏轼与杭州的相遇意义非凡。千姿百态的西湖、惊心动魄的钱塘观潮和江南城乡的风光,都是造物对诗人的馈赠,而苏轼也无负于这些馈赠。 无论是「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还是「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都是流传了将近千年的名句。这个历史上钱粮盐布的都会,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苏轼,开始成为艺术和美的栖息地。 苏轼在杭州的作品,被当时的出版商雕印成了诗集——这部诗集后来成了「乌台诗案」的主要罪证。因为写诗讥讽朝政、反对「新法」,当朝第一诗人苏轼被捕入狱。这是中国历史上第…
 
小龙花,艺术家 一个人的房间反映了他的全部。 小龙花的工作室在上海巨鹿路的一条巷子里,这里也是他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走进他的工作室像走进了一个宝藏屋,会看到五花八门的收藏,有他从日本背回来的绝版玩具,有从古董市场淘到的老物件,也有他在家门口遛弯时捡回来的宝贝。 很多旧物现在已经不再被使用,失去了它原有的属性,但是小龙花喜欢收集和观察这些物件,并且会产生很多奇妙的想象,从而赋予它们新的含义。 小龙花有很多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比如漫画、雕塑、装置等,他不会拘泥于创作的材料,也不会受限于创作的形式。他喜欢即兴创作,也喜欢和不同领域的人合作产生更多新的碰撞,你很难猜到他下次会将哪些意想不到的东西组合在一起。2016年小龙花开始了“大迁徙”这个项目,他让这些已经被人们渐渐遗忘的物件有了自己的身体和性格。…
 
而立计划,视频博主 你所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还是别人所精心构建的?你在互联网上、朋友圈里包装一个精美的人设,到底有没有人关注?实际上我们得到的结果是,并没有很多人关注你。 如果你在今年四月打开亚马逊日本哲学类畅销书榜单,会看到一本中文书霸占榜首——《峰论:一位浴室哲学家的朋友圈》。 这本书的作者,不是什么大作家,也不是知名人士,就是一个生活在成都的普通青年,他叫潘阿峰。他的朋友土子和阳子,为了给他一个生日惊喜,把他九年来的朋友圈打包出版成电子书,卖成了畅销书。 三兄弟一起做过许多“离谱”的事情。他们在重庆开车连续右拐一百个弯,只为看看能到哪里;把贵州的一只乌金鸡打造成ins南极第一网红…… 成为“而立计划”之前,他们都曾经是互联网“大厂”的员工,过腻了早八晚十的生活,决定在30岁之前…
 
于晓丹,内衣设计师、内衣品牌EMILYYU创始人 很多时候当我面对她们的伤疤,尤其是看到她们的眼泪时,我都不忍心责备她们的委曲求全,也更没有办法站在任何制高点上,批评她们的不勇敢、不抗争。 与其那样,我觉得我更应该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帮她们多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成全她们的那些体谅之心。 根据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2020年发布的数据,乳腺癌首次超越肺癌,成为全球新诊断人数最多的癌症,在中国,2020年乳腺癌新发病例是42万。对没有更好治疗方案的女性患者来说,为了活下去,她们不得不接受乳房切除术。 这些乳房被切除的女性,穿什么内衣? 即使做了二十多年内衣设计,于晓丹也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直到两年前,一位专做乳腺癌手术的美国医生找到她,希望她可以为这些女性设计一款在术后日常穿着的内衣。她由此…
 
蛙池,乐队。 有一次去排练的路上,我在地铁里看到了这样一个搭配:孔雀蓝坡跟凉鞋,搭一双大红色的袜子。我被这样一个搭配惊艳到了,你说不上这是精致还是随意,总之,它比我的白色帆布鞋要精致,也比我的白色帆布鞋更肆意大胆。下午到了排练房,我就跟他们说:“我们来写一首跟松糕鞋有关的歌吧。” 2017年,在东莞市虎门博涌物流中心,蛙池乐队成立,排练的时候,“旁边车间也在开工,噪音互不相让”。鼓手浩仔说,取名蛙池是因为以前的排练室外有一个废弃的池塘,有一年春天,一场暴雨过后,池塘里的小蝌蚪一夜之间长大,全部变成青蛙呱呱叫着跳了出来。 主唱依依,初中毕业的暑假在爸爸工厂的流水线上打工,为了挣到1200块买一把自己的吉他。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也在工厂,虽然身份是白领,但有机会以更近距离去看看这些工人的生活状态:…
 
李腾,蓝晶微生物联合创始人、总裁。 过去的五年,我们找到了自己的路以后就开始在这个路上往前探索,虽然它很慢,但是它非常坚实。 2016年,李腾和他的合伙人张浩千分别从清华和北大博士毕业后开始在一个非常新的领域创业。这个领域叫作合成生物学,简单来说,就是修改微生物的DNA后让它们执行新的功能。这个学科特别新,大概从2000年开始,学术界才认为这是一个成型的学科。 大约在2015年的时候,合成生物学的技术有了很大进步,也出现了许多在该领域创业的公司——有用微生物生产超轻但结构超强的新材料的、也有用微生物创造世界上本不存在的小分子来制造香水的。 李腾和张浩千选择的方向是用微生物细胞工厂生产一种在性能上可以替代传统塑料的新材料——PHA。PHA可以在自然环境中自发降解,但由于生产成本较高,应用一直有…
 
朱虹璇,编剧、导演。 于是在吃散伙饭的时候,一群人都喝得有点大,又想到马上就要毕业了,推杯换盏间就有人说:“现在我们二十多岁,演这样一个关于陪审员的戏,演的都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所以演得不好。要不我们连演十年吧,演到我们都三十来岁,正好是剧里面人物的年龄,再去演绎哀乐中年。” 已经不知道是哪一位朋友最先提出这个提议,因为大家喝得都有点高,就很高兴地说“好啊好啊,连演十年”,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2011年10月,北大剧星风采大赛初赛在即,朋友却迟迟没能交出剧本,朱虹璇替朋友两肋插刀,担下了编剧的任务,正是这次尝试让朱虹璇发现了自己对戏剧的兴趣。第二年剧星比赛,朱虹璇和朋友们一起将电影《十二怒汉》改编成了话剧《九人》,搬上舞台。 《九人》在比赛中惜败给了当年的冠军队伍,一起排话剧的朋友们也都面…
 
茅明睿,“城市象限”创始人。 比如说这条1.6公里的道路,一个肢体健全没有视障的人去走的话,只需要拐7个弯,但是平均每一个盲人要拐73个弯,这一条路真正的距离只有1.6公里,但是盲人走下来平均要走2650米,所以他们要比我们消耗更多的体能。 2010年开始,茅明睿和同事们开始运用大数据分析公共政策和城市开发对人群活动的影响,于是2017年我们邀请他来一席和大家分享了一些有趣案例:比如南锣鼓巷的游客什么时候最高兴,比如家住回龙观为何会感到身体被掏空,比如雾霾天气为何不同地铁站戴口罩人数不同等等。 几年过去了,茅明睿依然在观察着北京这座城市,观测着城里大大小小社区的变化,他们不断地为社区改善提出建议,也同时发现更多新的问题。 比如无障碍环境真的无障碍吗?盲人出行一趟会在哪些路口遇到哪些障碍?比如…
 
陈传兴 摄影家、文学纪录片导演、学者 饥荒、瘟疫、战争、社会之中彼此的撕裂,人不断地要去面对这些巨大的挑战,不断地不能把自己的欲望、自己的幸福放在第一位。 近两年来,陈传兴一直在读和病毒有关的书。他急切想了解病毒到底是什么,能把人类社会搅得天翻地覆。2019年底,新冠疫情爆发前夕,他感染了一种叫“恙虫”的病,一度被下了病危通知。出院半个月,武汉封城当天,母亲离世。 大众熟知陈传兴,缘起于撼动两岸的文学纪录片《他们在岛屿写作》系列,以及去年上映的电影《掬水月在手》。似乎他自始至终都在追问同一件事:在芜杂世界、喧闹众生之间,追寻诗意是有可能的吗? 如今,站在七十岁的关口,病与死的纠缠之下,他想把这件事想得再透彻一点。于是他逐渐回想起80年代初,巴黎和纽约肆虐的艾滋病是恐怖,是暗影,是苦痛,却也曾…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