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精彩中国说,中国听你说! 《精彩中国说》是由山东卫视推出的一档国内原创演讲剧节目,由王刚、柳岩、曾宝仪、梁凯恩担任导师。节目将打破现有演讲节目“一说到底”的传统模式,在演讲中穿插情景小剧,在更大程度上丰富演讲内容,增加视听效果。 《精彩中国说》于2015年4月5号起每周日21:20在山东卫视播出。
 
Loading …
show series
 
这是一期关于2020的开小差合集,讲述人包括无业游民主播和我们的4位老朋友:心情不太好依然没有上岸的爱娇、勇敢反击职场霸凌但没有结果的蜉蝣、播客小伙伴仍被严峻疫情围困的婉莹、看到了雪但漫长冬天迟迟没有结束的池骋。 我们围绕各自的关键词,来回顾自己的2020年。这些关键词看起来似乎都是冷色调的,但我们并不悲观,每个人都在竭力找寻生活应该有的颜色。 谢谢各位在2020年的陪伴,2021我们空中再见! 讲述人: 爱娇、蜉蝣、振宇、婉莹、池骋、科长 制作: 科长 讲述人的关键词和背景音乐: 1. 爱娇:告别(寸铁/道别时想说些什么,2020) 2. 蜉蝣:抗初老(海朋森/新都人,2020) 3. 振宇:恍惚(生祥乐队/鸡肉饭,2020) 4. 婉莹:冷漠(五条人/地球仪,2020) 5. 池骋:失控…
 
这一集,假装自己是「大人」。 总觉得爱情是我们这个世代最大的神话之一。我们很有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自己不太可能成功,不怎么会发财,没有特别美丽或者聪明,但我们很难想象自己会没有,那专属于自己的,唯一的,激动人心的,甜蜜的爱情。 我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结婚了。 这一集,是四个结了婚的「大人」——阿烟,振宇、阿彬和吕太阳聊聊爱情这件事。我们都是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的,童话里这是故事的大团圆,生活里这才是一切的开始,比如说,开始去爱那个人身上自己不那么喜欢的部分,开始去学着和对方身上不理解的部分相处,开始尝试在和亲密的另一半拉开点距离,保留一点只属于自己的空间。 这些都是爱里很困难的部分,它没有那么熠熠发光,也少了几分朝气蓬勃的天真。想象爱情的时候,我们很少会去期待这一部分,但它(也许还是)不可避…
 
今年9月,吕太阳离开了工作快7年的媒体行业,在33岁的年纪当起了幼儿园里的小白老师。这期话题,就从转行开始,一起聊天的是刚转行的吕太阳,老琢磨要不要转行的振宇,和虽然没有长期全职工作过,但常常思考工作这件事的阿彬。虽然聊的是转行,但更想讨论的是工作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是给了我们一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必要工资,还是参与构建了某部分自我的重要渠道?当我们一直在追求所谓意义的时候,会不会又错过什么?失去什么? 关于这些问题,老实讲我们并没有什么答案,只是不断在思考,或者说纠结罢了。那天录音的氛围也是如此,可因为录音设备出了些问题,现在的你听起来也许会觉得我们讲的言之凿凿。补上这个小背景,让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在困惑。 嘉宾:吕太阳、阿彬 制作/主持:振宇 导语:吕太阳 聊到的话题: 1. 为什么想…
 
很多时候,我们都把眼睛放在远方,好容易有了时间,就想往别的地方跑,可是我们对自己的城市真的那么了解吗?这期节目里,振宇,珮伊和吕太阳聊了聊怎么探索自己所住的城市这件事,它和花多少钱或者又去哪打了卡没有多大关系,更多的时候,需要一些跃跃欲试的心情,一点无目的的闲适,几个跳脱往常的想法以及一种向外界的人事物打开的状态,然后沉浸其中享受吧!即使只有十分钟,或者仅仅只是在熟悉的路上多拐了个弯往前走了一段,说不定就会见到些不一样的风景。 本期节目是三顿半「返航计划」的声音杂志《VOIAGE》创刊号的最终篇。「返航计划」鼓励人们走一段不曾有过的路程,感受那些和而不同的生活方式。随之创立的声音杂志《VOIAGE》——The Voyage of Voice,犹如一组漂浮于宇宙中的声音密码,等待被拾取、被回应…
 
前段时间,电影记者蜉蝣因为质疑上司对稿件处理的方式,而遭到了一次职场霸凌。在这集节目中,她向我们讲述了被霸凌的经过,以及她是如何自救的,我们也由此展开,聊到了职场潜规则、办公室政治和职场中的权力关系。 在蜉蝣的讲述中,有一个细节让我很触动:在一次语重心长的私下谈话后,上司要求她主动离职,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感激。在和朋友、律师的交流之后,才意识到自己遭到了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对待。 自觉或不自觉地,我们常常会对掌握权力一方的行为进行合理化,在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往往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但改变被霸凌状况的第一步,也许就是从对方的论述中跳脱出来,意识到做错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 ## 嘉宾: 蜉蝣、板蓝根、吕太阳 ## 制作/主持: 振宇 ## 聊到的话题: 1. 蜉蝣遭到职场霸凌的经历; 2…
 
8月初的某天,我终于下定决心搭一辆车程一个多小时的小巴,去探望住在乡下的 Shelly。Shelly 是一年级的博士生,读着我从没听过的物理哲学,年初从纽约回家乡过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偶然开始了在异常美丽的乡下边种田边读书的生活。 这期播客就是我在 Shelly 家小住的深夜里,和她喝酒闲聊的记录,内容从种田开始,又很自然地谈到我们更熟悉的都市生活,独立与对他人的依赖,规划和即兴的人生,满足与厌倦,以及究竟怎么样才是幸福等等。 第二天,我搭小巴回了城里,过了三个多月才重听这段录音,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时间并没有过去似的。但时间当然已经过去了,不少事情都起了变化,比如天气和田间的颜色,比如 Shelly 远程开学了,早上5点起来去的不是夏天的田里,而是打开电脑上网课,比如我又突然开始了全职工作,…
 
一年过去,《乐夏》俨然成为中国乐迷们的年度盛事,从参赛名单被剧透之后,社交媒体上就一直讨论不断。相比于上一季,本季乐队阵容在历史和地理两个维度,似乎都有一种想将中国独立音乐发展脉络展现出来的雄心。但在将亚文化带入公众视野的同时,《乐夏》也在重塑了人们对于中国独立音乐的审美和认知。 真人秀节目中,表演者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观看者又要如何去定义其中的真与假?当亚文化走进主流视野,是会把蛋糕做大、引发更多人思考,还是会与主流「同流合污」、导致自身异化?从打口一代、下载一代,到流媒体一代,音乐越来越容易获得,但讨好听众的算法,是让思想变得更多元,还是让审美变得更趋同? 在这期节目中,客串主播三水邀请了资深乐迷、打口文化研究者玛布和流行文化观察者来福,从这些角度聊了聊《乐夏》。 ️ 客串主播: 三水…
 
2016年初,王胜华开设了一个叫「狱望」的公众号。缘起很偶然——当时想拍一部关于发小的纪录片,而这位发小的经历之一是坐过牢,在搜集整理监狱相关资料的时候,发现监狱题材的艺术作品其实很丰富,但却很少有人关注,就时不时在这个公号分享艺术介入监狱的实践,还有和监狱相关的艺术作品。 那部纪录片很早就拍完了,这个公号却一直在运作。四年多的时间,累积了一千多关注者,有狱警、有艺术家、有曾经的犯人,也有这个专业的老师等等。关注人数虽然不多,但里面的故事却真不少——有人向他讲述了怎么和监狱中的囚友恋爱,之后离婚追寻真爱的故事;也有爱好文艺的狱警,想和他一起在监狱中策划一场摇滚演出,监狱领导也很开明,「只要不玩太重的重金属,歌词不反动就没问题」,要不是因为疫情,差一点就成了…… 讲到监狱,他总是如数家珍,但谈…
 
睽违半年多,所有主播们终于又全员到齐了。本集华丽阵容有:一向温柔敦厚但在这集直接开呛的吕太阳╱钟情数学结果大学过得比高中还紧绷的科长╱旁听时被宪法深深吸引而转专业的振宇╱虽然课堂无聊但校园很美所以还是很开心的阿彬╱发现中文系原来不只是中文系的珮伊。 是的,本集我们挑战记忆,决定来聊聊我们的大学科系,回忆我们当初如何做出选择,又是如何发现一切都跟预想的不一样。那是我们开始拥有一些自由的时期,但还不知道怎么从容的使用它;那也是我们为自己按下的第一个方向键,虽然后来我们都没有继续走直线。但我们也都没有后悔,可能是因为“重要的是你去不去探索、去不去自我怀疑、去不去问自己想要什么。” 而那就是我们艰难人生的真正开始。我们开始学着为自己作主。 嘉宾: 科长、吕太阳、阿彬、振宇 ️ 制作/主持: 珮伊 ⏳…
 
继结婚、工作两大人生话题之后,这一期我们来聊生孩子。参与讨论的有四位:基本坚定的不生孩子派——《博物志》、《哈利播客》的主播婉莹;准备要二胎的板蓝根;突然想生小孩的吕太阳和在生与不生之间摇摆的振宇。 从无到有的创造一个生命,这大概是普通人类能掌握的最神奇技能之一。所以思考要不要生小孩也像一个支点,可以撬动你想到的几乎任何话题:自我认知,原生家庭,经济、教育、环境、医疗、社会……而这些都在我们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讨论中多少涉及了,最后也说不上谁说服了谁,但生命力强大的板蓝根一句话让我记忆很深:无论生不生小孩,在这世上生活都要有力量。 分享给你们,一起加油。 嘉宾: 婉莹、板蓝根、吕太阳 制作/主持: 振宇 文字: 吕太阳 时间轴: [03:19] 节目正式开始 [04:32] 我们四个对于生小孩的…
 
刚成为一名家庭主妇时,我每天都在对自己生气。 气自己菜做得慢、气自己水果买太贵、气自己常常没做什么,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但我最气自己的,大概是分明努力读书工作了三十年,最后却成了一名家庭主妇。 也是这份怒气,让我意识到自己及社会对于家务劳动的轻视。 从录完《台南新娘婚礼手记》到现在,一年又过去了。这集开小差,讲的是我在这一年中,从一个不情不愿、处处为难自己的菜鸟主妇,成为一个比较能享受当下、放过自己的,菜鸟主妇。是的,我依旧没什么太大长进。但也正是因为体会到家务劳动的专业性(以及自己的能耐),所以知道急不来。要成为一名专业的家庭主妇/主夫,大概就跟接纳自己是一样的吧,没有什么特效药。 讲述/制作: 珮伊 Show Notes: 1. 节目中推荐的播客是《随机波动 StochasticVolat…
 
因为疫情,多了许多独处的时间,整个人的生活变得非常向内:去菜场的次数超过了过去几年的总和,把家里轰轰响了六年的冷气机给换了,买了张舒服的办公椅,也开始学会品茶和烧耳机。不过,那些对于人生和职业选择的迷茫都还在,「待办列表」中有一大堆逾期事项不想去面对,时常就陷入焦虑和自我否定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在气压最低沉的日子里,如何让自己恢复觉知、重拾动力?我想到了灵性生活。 彩虹和毕然是朋友圈中少数在过有规律灵性生活的人。彩虹是宗教学博士,研究宗教十多年,却是从2016年接触到瑜伽开始,才从灵性生活的研究者变成了实践者;毕然则是在一年半前,突然意识到自己长期处于一种很压抑的状态,在偶然读到一篇文章后,开始了 Soul Searching 的历程。她们是怎样过灵性生活的?灵性生活真的会改变你的三观吗?…
 
过年前,我回到武汉的那天晚上,在香港的摄影师朋友婉遒发来一个歌单:有五条人用海丰话唱的《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有林生祥用客家话唱的《山火》,有莫西子诗的彝语歌《妈妈的歌谣》,有泰迪罗宾的广东歌《乡愁》;也有很多演奏曲,东京中央线的 Winter Song,坂本龙一的 Nostalgia……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音乐,传递着各自的乡愁或者某种怀旧情绪。 听着听着,我突然很想家。可我不是刚刚才回家吗?我吃了爸爸做的一大桌菜,我妈在收拾屋子准备过年,奶奶正笑嘻嘻地看着我。我想的那个「家」又是什么呢?这种感觉很微妙。婉遒又发来一段文字:「从在异乡的异乡人,到在家乡的异乡人。在回不去的家乡,把自己种回来。」她把这些情绪和思考放进了名为「客尘」的个人摄影展里。 录节目这天下午,她用视频连线的方式带我看展…
 
过去几个月,因为疫情和个人安排,三水辗转了好几个居住地,最后阴差阳错,滞留在了香港的南丫岛。 从全球写字楼租金最高昂的中环出发,只需要搭二十多分钟的船就能到达南丫岛。这里随处可见繁茂生长的植物,街道窄窄的,单车和滑板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没有连锁店,商店和餐馆开门的时间也很随性,走在路上会有陌生人和你打招呼,和刻板印象中香港的气质截然不同。 古意盎然的岛居生活,让三水在这段飘摇的时光中慢慢生长出了一点力量。 讲述: 三水 制作: 振宇 Show Notes: 1. 背景音乐是游戏《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的插曲 Welcome Horizons 和 K.K. Slider Dream; 2. 封面题图和页中图片都是三水在南丫岛拍摄的。 南丫岛小景: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武汉封城那天凌晨,我被大洋彼岸的朋友电话叫醒后决定离开,回到当时尚未严防死守的北京,在家中自我隔离;两个多月后,小叶从如今的重灾区纽约经历重重磨难,回到严阵以待的香港,住在酒店里隔离避难。 这场瘟疫改变了我们原本规划好的生活,但可以安心地呆在家、不用太担心生计,我们自觉已经比很多人都要幸运。即便如此,隔离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随时紧绷的神经、逃离的负罪感、担心连累身边人的道德压力、自己受难时无暇顾及他人苦难的焦虑……我们隔着两个月的「时差」,聊了聊各自从重灾区「跑」出来的故事和感受。 录完节目的这天晚上,正好是全球音乐人在线义演,同样被困家中的明星们延续着「同一个世界」的梦。但小叶觉得,这个世界可能越来越分裂,「人类共同体」的想法好像瓦解了。 对于八零后、九零后的我们来说,此前经历的世界是充满希…
 
身份认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让我有些焦虑。每次需要自我介绍的时候,总觉得尴尬。勉为其难地找几个标签贴在自己身上,让对方快速「了解」自己,但心里清楚,每个标签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治霖和我有许多相似的标签:合肥出生长大,在香港生活过好几年,关心公共议题,也有着相似的价值观。但,他比我年轻11岁,还没有开始工作,却比我更勇敢——过去一年,他一个人背包游遍了欧洲。 总觉得我俩这有趣的身份和经历,会在这个不知从何谈起、却又关乎自我建立的话题上擦出一点火花,于是便有了这次对谈。 我好奇他会不会和我一样,长久以来对身份的定位模糊不清;他疑惑我在工作多年之后,对自我的思考会不会发生很大变化;我们也彼此分享,故乡18年的生活经验在我们身上留下了怎样的烙印。 嘉宾: 治霖 制作/主持: 振宇 Show Note…
 
今天(4月8日)是武汉正式解封的日子。 2019年底,刚刚辞职的我,带着两岁多的女儿小毛衣回老家武汉暂住,没想到一住就是四个多月。我们曾经熟悉的生活面目全非,我和她也前所未有地每日紧密相处。 这个被「封」在家里的好动孩子,时不时让全家人崩溃,但同时也在快速长大。这段日子里,她又学了很多新歌,背了一些和长江有关的诗,开始喜欢画画,爱讲故事,每天拼乐高。 她让我意识到,探索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并沉浸其中享受乐趣,是需要毕生学习的功课。我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讲述: 吉吉 制作: 科长 Show Notes: 1. 背景音乐是庄祖宜在成都的乐队「快乐的孩子爱歌唱」翻唱的《小白船》; 2. 结尾是小毛衣「改编」的新歌《滚滚长江何时了》; 3. 题图是小毛衣在武汉封城后第一次下楼玩,吉吉拍摄。 网站:无…
 
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但如果不知道怎么是好,我就去散步,或者洗个澡。两件事都是可以慢慢的,一个人去做,大脑完全放空,却又能天马行空地胡乱想任何东西。散完步和洗完澡之后,之前的烂摊子还是在那,但我却至少恢复了一点和它面对面的力气。 这期「开小差」,我邀请你一起散步,假装沿着江,吹着风慢慢地往前走,同时听我说说最近在想的事情。最近散步常碰见桃花和油菜花,红的、白的、黄的,好看的很。今天出门,发现海棠也开了。前几天正好读到春分前后,海棠花会开得热闹,真的亲眼见了,就特别惊喜。不过我是手残党,什么花都拍不美,文末分享一张蔡皋画的《桃花源故事》。还记得小时候读《桃花源记》,最喜欢的是「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蔡皋作品《桃花源故事》 如果你也喜欢散步的话,我也好奇你遇见了什么,会想些什么…
 
你好吗? 纷纷扰扰的日子,隔离在家手机屏幕前的你,通勤地铁上口罩后面的你,你好吗? 这期节目,我和振宇来到我工作的店里,和我的老板 Nana Chan 录了一期节目。在惊蛰的夜晚,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因为眷恋小时候和家人每天下午茶的时光,Nana 30岁时离开了从事了四年的法律行业,在繁华都市一隅开了一间只卖茶饮的咖啡店。在今天这个好像所有人都想创业的时代,一间店听上去也许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八年来,在这间小小的咖啡店里,有男孩和女孩相遇,有女孩和女孩相遇,有作者发布新书,还有流浪的主人找到了自己的小狗……而我也在这里开始第一份工作,见到刚毕业的菲律宾女孩,在这里变成干练的女性,还有香港同事在这里攒足了 Gap Year 的旅费,继续出发探索世界。而 Nana 也在这个过程中,一点一点实践…
 
「如果可以亲自去看看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对新闻有不一样的感受和判断。」这是一种念想,也是过去一年生活在香港的体验。 我们的生活,其实无论隔离与否,都早已经在重重的屏障之中。我们习惯于通过二手经验、文本和屏幕认识世界。所以如果有机会能够亲身经历,与人对话,用行动感知,从而获得自己的经验,建立自己的语言,书写自己叙事。它们也许并不准确,也许并不全面,但却是独一无二,并且会在世界中建立自我的意义。 抱着这样的思绪,当偶然得知有朋友的朋友亲自尝试,在封城之后进入了武汉,并且从个人视角做了一些记录,我就按耐不住,拨通了这个打往武汉的电话。 是怎样的人要去做这样的尝试?个人视角在「瘟疫之城」中游走是一种什么体验?为什么他要去哪里?他在那里做了什么?是我想要探寻的。 主持/制作: 阿彬 嘉宾: M…
 
这一期「开小差」中,扫地僧分享了她最近读到一本书《瘟疫和霍乱》——鼠疫杆菌发现者亚历山大·耶尔森(Alexandre Yersin)的传记。 耶尔森的一生颇具传奇,在年轻时就因为发现白喉的病原体而成为科学界的新星,但他却不安于实验室的平静生活,先是前往亚洲担任船医,接着在越南建立穷人诊所,后来更组成探险队,跟随当地人一起打猎、行医。1894年香港鼠疫大流行期间,他又受命前往香港,最终在简陋的条件下成功分离出了鼠疫杆菌。之后,他又回到越南,在芽庄建立实验基地,研究建筑学、物理学、力学及电力学、农艺学及化学,又开辟荒土,饲养动物、耕种作物,移植橡胶树与金鸡纳树到越南、养兰养鸡、进行天象观察等,最后于1943年于越南芽庄去世。 他的一生其实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同时代的大多数人,都是「在不安和恐慌中…
 
可能是饱暖思淫欲,无法出门又吃不上肉的日子就老想着吃。我是典型的馋虫,食量不大,却对做吃的或者是品尝不同的味道有异常的贪心。吃虽然是日常小事,但真要追究起来,从食材的产地、种植/饲养方法到运输、包装、定价、如何烹饪都可以琢磨一番。虽然脑子里知道要与人和而不同,但斤斤计较时,也曾因为刚蒸出来的鱼家人没有趁热吃掉,或者朋友选的餐厅不合心意而大发雷霆。 这一期我提议和 Kat 以及阿彬聊吃,我们仨就是因为吃认识的,日常交流也大多和吃有关,也是各自家中餐桌的「话事人」。我们洋洋洒洒聊了3小时,剪辑的时候反复听,头一回发自内心的觉得要为做饭的人(不论做的好不好)、一起吃过饭的人心存感恩。最近老想起以前和朋友家人们吃饭的点滴,当时完全没当回事,现在却颇有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心情。希望我们能早…
 
这是第二次听友给我们投稿的「开小差」。讲述者叫 Motto,是一个生活在北京的湖北人。 在我们都隔离在家的这段时间,Motto 辗转在已经持续了一年的借宿生活里,在别人家的客厅帮忙喂五只猫。其中一只叫芸豆,是他一年多前在沈阳的马路边捡到的。 我们断断续续地联系了几次,他给我讲了许多故事,关于学业、关于实习。最想讲的这部分故事,他却一点没有提过,直到拿到他的录音,我才对他又了解的更多一些。 声音中包含的东西很多,讲述也一点一点帮助我们更多建立对他人生活的理解。这样的声音是不多被听到的,所以很想分享给大家。我想,对很多人来说,今年真是一个糟糕的开年。最糟糕的时候,几乎觉得世界末日就是明天。不过我也相信,对 Motto 来说,最糟糕的时候已经在渐渐远去,一点一点。 讲述人: Motto 制作: 阿…
 
上期节目里,三水提到我们几个武汉朋友原本约好过年回家一起「过早」,要吃我们日思夜想的热干面、糊汤粉、豆皮。这个约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打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武汉除了热干面,还有摇滚乐。生命之饼那一批乐队在1990年代末的出现,让武汉获得了「朋克之都」的美称。近些年,武汉的朋克色彩逐渐淡去,乐队风格更加多样,但朋克精神始终还在。 这期开小差,我和三水、狗狗一起选了九支不同年代、风格各异的武汉乐队,挑出九首歌,帮大家记住这场灾难中不该被遗忘的人和事,以及每个人当下的那些感觉,毕竟我们太容易遗忘了。 这九首歌当然不能代表武汉摇滚的全貌,音乐也无法拯救这个饱受摧残的城市。但重要的是,我们每个有幸活下来的人,在你余生的每一天,都应该阻止自己变得麻木和虚无。 Wuhan Rocks! 讲述人:…
 
我从1月20几号之后就隐隐有要做这期节目的想法,反反复复地犹豫之后,我联系了「博物志」和「哈利播客」的主播婉莹以及好朋友三水,并在2月2号那天和她俩打电话录了音(音质不好全赖我,请多包涵)。犹豫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觉得自己没资格录节目,毕竟我不在疫区,也不是记者,无法为大家提供有信息增量的内容。但形势每天都变得很快,打下这几行字的2月5号,我所在的温州永嘉县已经因疫情严重而遭到封锁,而家住温州市区的大学同学也因小区里有住户确诊,全家人都得禁足在家。 这段日子的心情很多变,有愤怒有感动有悲伤,但也不全然是这些,还有在无人的江边晒太阳的暖洋洋的无聊,以及第一次和大学同学连线打扑克的 guilty pleasure。我想,这些以后我都会记得。我总觉得,我们在经历的并不只是有明确开始和结点的「公共事件」…
 
我没有过过「典型」的社畜生活(其实我怀疑是否真的存在典型的、用几个关键字就能总结的生活),但在做新闻的那几年里,我也试过没日没夜地闭关写稿,在地铁里、巴士上用手机更新新闻,和家人吃饭吃到一半,因为遇到突发新闻,立刻扔下筷子跑去写稿。 社畜生活听起来很可怕,不值得一过,但在做无业游民的日子里,我也会怀念那种通宵写完稿的释然,那种和同事争分夺秒并肩完成一件事的豪情。我想自己,或者人类都有不顾一切燃烧自己的欲望,期望自我强大到不可阻挡,把途经的障碍拼命碾碎,即便有时这会让自己和他人都走上近乎荒谬的偏途。有时候,我们真的迷恋傲慢这宗罪。 这期节目,我们和两个在大公司里做社畜的朋友——板蓝根和小月,聊了聊社畜生活之种种。它如何给我们力量,又带来沉重的负担,而最终我们期望超越——比如如何让自己在这探索未…
 
这期「开小差」有点特别,来自无业游民的一位重度听友。2019年最后一期节目发布之后,她的一条留言「击中」了我们,其中有段话是这样写的:没有人很真诚地告诉我,不是所有事情靠努力就可以的。那些之所以说「努力一下就可以」的人,因为他们本身离成功就几公里;而不行的人,他们离成功或许有一光年。 于是,我们邀请这位在坏情绪里「溺水」的年轻人,来讲讲自己的故事。 「沮丧的时候,我会让自己沮丧到底,带着要坠落到深渊的觉悟,一个人躲起来。」松浦弥太郎的这句话,让她一头扎进「无意义」的书和播客构成的另一个世界里,逃避现实世界的不堪。但米兰·昆德拉又告诉她,「无意义」是生存的本质,跟我们形影不离,「不但要把它认出来,还应该爱它。」 这位考场上的「失败者」,终于决定拥抱「无意义」的人生,收拾好心情面对2020年的新…
 
这一次的「开小差」邀请了太阳的大学同学小黄,请她跟你们讲一个45块钱的故事。这是一个很小、甚至有点普通的故事。但太阳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却印象深刻。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们常常会说「算了,算了」,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多的精力,又也许是因为「认真你就输了」,斤斤计较显得太不洒脱。但这一次,小黄不想就这么算了。听听她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新的一年,也许我们可以从对一些事情说不开始。 讲述人 黄小黄 制作 吕太阳 Show Notes 1. 背景音乐是 Julian Lage 的 Ryland; 2. 封面图片来自「小武事务所」。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2019就这样过去了。但人的反应总要比时间慢一点,接下来几个月,遇到写日期的时候,估计还是会有不少人像我一样,把2020误写成2019吧。但时间就是这么酷,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反射弧太长改变自己的节奏,而我们,就这样被推着搡着,再不情愿,也只能跌跌撞撞地一道往前了。 好在前行的路上,不总是只有我一个人,其中,就包括朋友。常常觉得,朋友是某程度比亲情或者爱情更「侠义」的感情,没那么多期待,却又能在对方需要时聆听、陪伴和支持。放在武侠小说里,就是那种功成身退,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江湖客,最令我神往。 2019年末,阿彬、振宇、科长和我一起连线聊了聊朋友这件事。我们四个好久没有一起录节目了,不小心爆了很多料。 如果你在听的时候想到了某人,或者某几个人,给他们打个电话,或者约出来见见面吧!希望你们像我们…
 
2019年最后一期节目,我们请来了资深广播人马世芳,陪大家开个小差。他讲了讲这一年里三次「开小差」去日本看演出的经历和感受,也大方分享了和太太之间与音乐有关的有趣故事。 一个热爱摇滚,一个钟情爵士,两人年轻时用交换 CD 的方式开始交往,却听不明白对方喜欢的东西到底好在哪里。幸好音乐口味的差异并没有成为阻碍,两人慢慢进入彼此的内心世界,也终于能欣赏对方的心头所好——尽管马世芳偶尔还是会在爵士演奏现场不小心睡着,但太太只会在他睡相太难看时才伸出手指戳一戳。 在回顾 U2 日本演唱会的华丽现场时,马世芳给乐迷们指了一条明路:望远镜比照相机重要太多——把眼前的精彩限缩在相机或手机的小小屏幕里,不如仔细窥探和感受稍纵即逝的现场魅力。 生活亦是如此。隔着手机去了解这个世界,不如真诚地面对周遭的人和事,…
 
他走街串巷送外卖,起早贪黑跑龙套;他任劳任怨修空调,忙里偷闲开直播。他15岁就离家千里去打工,是全家收入的主要来源;他因为朋友介绍给院线大片当了群演,也误打误撞为阅兵彩排做过保安;他人生的高光时刻是在央视节目表演,但最享受的却是在夜晚的街头直播唱歌。他叫小春,一位来自四川农村的00后北漂。 跟城市里长大的同龄人相比,小春看起来要沧桑很多,脑袋上已经冒出了不少白头发。但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里仍然闪烁着少年才有的光,这个城市有那么多让他兴奋不已的人和事。他小心翼翼地,带着渐渐燃起的梦想火花,负重前行。 制作/主持 科长 嘉宾 小春:一个来自四川的00后北漂。 本期聊到的话题 1. 介绍嘉宾小春; 2. 15岁辍学去福建打工; 3. 在北京送外卖的经历; 4. 在写字楼物业的工作; 5. 因为做群演…
 
「勇敢的你 / 站在这里 / 脸庞清瘦却骄傲 / 在这远方 / 没人陪伴 / 只有幻想和烦恼」——最近心情不好的时候,常常会听起这首歌。我原本以为,和那个熟悉的地方不欢而散,只身来北京闯荡,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但半年过去,一开始的雄心壮志慢慢耗尽,我不再那么确定了。也许根本不存在什么「正确」的决定,也许漫长的冬天过去之后一切又会好起来。无论如何,我仍然盼望着这个城市、这份工作还会给我带来新的惊喜,就像在难熬的寒冬里突然看到漫天飞雪一样。 讲述人 池骋:《你的砒霜,我的蜜糖——港漂二人转》、《你的偶像坍塌了吗?》嘉宾,2019年6月在香港本科毕业后来北京,在一家游戏媒体工作。 制作 科长 Show Notes 1. 节目里提到的文章是《玩游戏的老人们》; 2. 题图是北京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结束了在德国的间隔年(Gap Year)旅行,满血复活的雁南决定回到家乡上海,开始一场新的探险。这一年中,她做过老师,也当过导游,看见了难民的辛酸,也被佛系的欧洲生活弄得哭笑不得。最重要的,是哪怕未来要过着 996 的生活,也总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着另一种可能。 制作/主持 阿彬 嘉宾 雁南、振宇 本期聊到的话题 1. 欧洲人和亚洲人对待智能手机的不同态度和原因; 2. 雁南在德国做中文老师的经历; 3. 雁南在欧洲做导游的经历; 4. 这一年 Gap Year 怎样改变了雁南? 5. 欧洲人对待工作和生活的态度; 6. 写日记的意义。 重要的三件事 1. 我们入选了「2019 年度苹果最佳播客」。 2. 我们立下了一个 Flag:从这个月开始,(除了圣诞、新年、春节这样的长假外)实现每周都更新…
 
这集节目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从创作的焦虑,对自我的不满和受人和周遭事物影响的阴霾心情中走出来许多。感谢播客,现在我可以体会到拖稿多时的人终于写完稿子的心情。 和我们身处的时代一样,我们几个也在经历我们人生中可能很重要的一些时间点。生活上有些事情自顾不暇,播客也有点照顾不过来(也有可能就是水逆),在这里要和大家道个歉。 最近我开始回去以前打工的咖啡店里工作(是的,虽然总是到处嚷嚷着找工作,却还没有做简历,转身就跑回去最熟悉的地方先干着)。这次回去和从前不同,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工作对我的意义是如此大,它给我带来很多力量。通过劳动、实践与世界互动、与人发生关系,可以一步一步建立自我,一步步建立对自己的信心。收入也很重要,因为它可以让人获得更多一些自由,也让人有想象的能力。这是我从前没有意识到的。也让…
 
数字就是有这么奇怪的力量,只是从2变成3而已,但一切都感觉不一样了。 二十几岁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梦想、探索自己和认识世界,听到钱和房子要不自觉地鼻子里「哼」上一声。然而一夜之间,只是过了那个凌晨12点,吃了几口蛋糕,吹了一下蜡烛而已,环顾四周,看看又多了几根白发的父母,正在还房贷的朋友,还有刚学会说她第567个单词的朋友小孩,再看看仍旧双手空空的自己,心里一下子,不可抑制地恐慌起来。 是的,年龄焦虑,无业游民也有。而且,可能正因为进度比常人要慢,恐慌也来得更深沉一些。然而长大真的就是这样吗?遵循着集体无意识制定的「人生时间表」,买房、结婚、生子、成为有头衔的大人,有一天摸着肉肉的肚子微醺地想起二十几岁,感叹一句「傻 X」,这就是长大的唯一路径吗? 这期节目,再过几天就要30岁的珮伊(也是我们…
 
「倘若真的遭遇危机或不幸,所有人都会鼓起勇气坚强面对。不过要笑对日常生活中种种琐碎的烦恼,我觉得真的需要某种精神。」小时候读《长腿叔叔》,吕太阳深深记住了 Judy 说的这话。这期开小差,她讲了讲自己最近在荷兰遭遇的一连串倒霉事。这些事让她消沉了好些日子,但也看见了生活最真实的样子。 本期背景音乐是 Tom Waits《The Heart of Saturday Night》,坂本龙一《Solitude》和 Nina Simone《Feeling Good》;题图是吕太阳在荷兰路边偶遇的泡沫小人。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对吉吉来说,在家里放音乐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她和老公爱听的歌虽然不尽相同,却也能和谐共存。直到女儿小毛衣降临,他们开始担忧,以后家里会不会被儿歌和洗脑神曲占领?其实,小孩子听音乐比大人更包容,他们也可以听「大人的歌」。小毛衣从这些歌里理解自己和日常所见的关系,在音乐的感染下激发创造力,或者只是让身体律动起来。而吉吉能做的,就是顺着孩子喜欢的口味,寻找更丰富的材料给她品尝。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从前人们总是走路,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现代人讲究快捷和实效,总是选择最快的方式到达目的地。不过还是有人一步一步走路,在房间,在虚拟世界,在自然里,慢慢地前行。从不喜欢的工作步行回家,从城市的一头走去另一头,经过中世纪的古道,穿过雪山的垭口。每个人上路的原因也许各不相同,遇见的风景和人也大大相异,中间有恐惧,有勇气,有孤独,也有光靠言语无法尽述的快乐和安慰。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在那个炽热的夏夜,科长听到了一首只存在于现场的歌。这首摇滚配乐念白让那个局促的空间里飘荡着异化的个体、扭曲的人性、被碾成渣的自由意志,用极具情绪张力的即兴演奏震撼着他和身边那些躁动不安的年轻人。「声音是可以被制服的,但声音是难以制服的。」在这个病入膏肓的时代,音乐仍然可以承载家国民族的时代隐喻,也能让一个城市找到它的时代曲。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工作七年的吕太阳又要开学了,她的新志向是成为「一个好的幼儿园老师」。临行前,振宇、阿彬和科长陪着有些期待又很忐忑的她,一起聊了聊「开学」这个话题。四个85后打开尘封的记忆,一路回想起从幼儿园到大学开学前的紧张甚至恐惧,交换各自在学生时代不尽相同的欢乐与哀愁。每一次开学,就像是一次「重启」,有时候虎头蛇尾又是浑浑噩噩过一年,有时候却柳暗花明找到新的人生方向。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最近半年时间里,吕太阳一直在路上。她的出门行李中永远少不了(至少)一本书。那么,什么样的书值得带上路呢?她喜欢根据当时的天气、目的地、自己的心情、甚至社会的气氛等因素综合挑选,就像为某一刻的自己策划一间书店,里头郑重其事地摆着一本书,会定时消失,且永不再重复。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兔兔是一个爱瞎折腾的土味真实系女孩子,有时候也是个「男孩子」。去年4月起,她开始了自己的 vlogger 生涯。现在,她的频道「TuTu 生活志」在 YouTube 和 Bilibili 上已经积累超过六万名粉丝,被粉丝们亲切地称呼为钢丝兔、电钻女王、硬核兔兔。一开始,拍 vlog 只是想记录和分享自己的生活,但在一次意外的走红后,她发现成为一个全职的 vlogger 也不是件不可能的事。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许多边界是自己为自己而设,冲过去才发现原来那堵墙根本不存在。前段时间,去深圳看木推瓜现场的振宇,第一次玩 moshing(冲撞),从加入前的忐忑到加入后的兴奋,这段经验让他重新反思了下从前经常 Say No 的人生。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这是「无业游民」新推出的短音频栏目「开小差」。你会听到我们分享一件趣事、一本书、一部电影、一首歌、一集播客,或者一个被启发的瞬间、一个无厘头的想法。一起在单调的生活里开个小差吧!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2010年左右,三个二十出头的内地青年,来到陌生又熟悉的香港,学习着成为一个大人。挠头写论文、毕业、租房子、领第一份工资、辞职、养猫、背包穷游、投下人生第一张选票……虽然总嚷嚷着离开,却一不小心在这里度过了小半生光阴。九年里,他们有笑有泪,有温柔也有恐惧,和渐渐爱上的香港一样,执拗地找寻自己的模样。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每个人从年少时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偶像,可能是文娱明星,也可能是行业翘楚。我们把现实生活中被压抑的情感、想要逃离的现实或是无法满足的欲望,通通投射在偶像身上,来获得替代性满足或另一种自我实现。但随着你的成长,偶像能提供的满足和你对偶像的要求开始出现偏差,你终于发现自己的偶像渐行渐远甚至轰然坍塌。这一期节目里,我们回顾了各自的“黑历史”,聊一聊曾经的偶像是怎样坍塌的。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做平面设计的狗狗另一个身份是乐队的贝斯手,今年好不容易出了第一张专辑,也完成了十几个城市的巡演,却因为玩得不开心而退队;在澳洲求学的三水是独立音乐的资深听众,虽然身在国外,却仍然心心念念中国乐队的发展事业。两人是高中好友,但接触独立音乐的路径迥异,也有着不尽相同的音乐喜好。 (更多…) 网站:无业游民 The Unemployable.
 
办一场自己喜欢的婚礼到底有多难?从婚纱照、喜帖,到婚礼现场流程和主持,眼花缭乱的婚庆公司提供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主流选项。叛逆的台南新娘,不愿自己的婚礼只是复制粘贴,于是亲自出手:找朋友设计婚礼 Logo、在生活场景中抓拍婚纱照、用凸版印刷的喜帖和无塑包装的喜饼……反叛主流婚庆礼仪的半年,免不了失落与沮丧,但回过头看,「又有一种扎实的成就感,觉得自己每一段都实际参与过,知道它如何从无到有,从何而来。」 制作/主持: 振宇 嘉宾: 珮伊、科长、阿彬 特别鸣谢: 吉姆俱乐部 Jimu’s Share Space,为本次录音提供超舒适的场地。 Show Notes: 1. 入场音乐是《干一杯》,由珮伊和她的爸爸在婚礼上演唱,歌词点这里; 2. 结尾音乐是谢铭佑的《起家》,歌词点这里; 3. 节目中阿彬…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