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史评话 公开
[search 0]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1806年1月13日,他留下的这篇航海日志足以让他名垂青史。在这篇航海日志里,他做了一个规定,把风力划分为0~12级。当时还没有测量风速的仪器,所以蒲福是以护卫舰的帆作为参考物的。能够把帆撕裂的风,当然就是最大的风,标记为12级。在蒲福看来,更大的风就没有必要再分级了。如果风大到能把船帆扯裂,把桅杆吹断,风级不风级的就先放到一边再说吧,您还是先保命要紧。 这套风力划分方式后来被称为蒲氏风级。所以我们小时候曾经背过“1级青烟随风偏,2级轻风吹脸面,3级叶动红旗展……”这些划分方式就是从蒲福的分级表。只不过为了方便使用,改成了以陆地上的日常现象作为划分参考。气象台当然不靠这些,气象台有专门的测量风速的设备,严格的风级的划分还是以速度为标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既然风力是可以分级的,那么对其他天气…
 
埃奇沃思和蒲福两个人是有分工的。埃奇沃思负责和政客们套近乎,他要去游说这些政治家们。要是国家不拨款,靠他自己的钱,根本就不可能建成这套系统。 蒲福干的则是包工头的活。他带着一帮工人在一个个的山头建立信号塔。你别忘了这是个国防通信装置。还需要有配套的警卫室器材室。而且蒲福还要负责训练这些的操控信标机的人员,这也是一门专业。他们需要学会如何解读密码,这种事儿儿戏不得,不能搞错。每个站点要派出一名站长,还得有两个打杂的。还要在都柏林等等几个大城市建立总台。所有信息从各个站点汇集到总台。然后由总台再进行处理。整个信号系统所有的字符代码缩写全都是由蒲福制定的。 那几年,蒲福算是把线路上的崇山峻岭全都摸了一遍。说实话,那个年头村里的农民还是很淳朴的,没见过什么世面,看见个望远镜还能新鲜半天。但是蒲福也曾…
 
还有一句话叫“鱼鳞天,不雨也风癫”。如果你看到高空中有一排排细碎云朵,就像鱼鳞一样排的整整齐齐,那么天气很快就要转坏。这就是所谓的鱼鳞天。这种事儿我在北京还真的遇到过,看到鱼鳞天,没过多久就下了阵雨。 不过有些谚语描述的景象我在北京始终没机会看到,比如说“红云过顶,赶快收艇”。如果你在海边看到这种天象的话,往往意味着台风就要来了。台风实际上是一个大型低压系统,它的云系可以延伸到很远的范围之内。在夕阳的照射下,这些云朵就显得特别的鲜艳,特别的红。所以南海周边的渔民就总结出了这条谚语。 北京不是海边,自然是看不到这种现象。不过今年我在上海倒是看到了一次。台风烟花的威力是真的挺强的,而且走的还慢,磨磨蹭蹭的。台风中心还离得老远,外围云系就已经扫到了上海周边。上海出现了空气极度清澈透明的“水晶天”,…
 
卡盖拉河的水流量非常丰沛。你要说它是尼罗河的源头,也算是实至名归吧。现在大家公认尼罗河的长度是6650公里,堪称世界第一长河,就是从卡盖拉河上游算起的。但要命的是卡盖拉河上游也分成两杈,一条叫“尼亚巴龙戈河”,一条叫鲁武武河,尼亚巴龙戈河起源于卢旺达。鲁武武河起源于布隆迪。这两个国家就吵起来没完了,到底谁才是尼罗河的正源? 鲁武武河的发源地比较靠近坦噶尼喀湖的最北端,尼亚巴龙戈河的发源地靠近基伍湖,其实离得并不算太远,长度就在伯仲之间。过去认为是鲁武武河稍长一点。我国的遥感测绘专家刘少创现在通过对卫星地图的研究发现可能还是尼亚巴龙戈河更长一点,从这里算起,尼罗河的总长度达到了7046公里。但是这些数据还没得到世界的公认,目前大家还是认为尼罗河的总长度应该是6650公里………
 
最近双11就要到了,现在各个平台也都在准备各种各样的活动。为了配合平台活动呢,这次节目呢,只能放到星期一的晚上再更新,只能说声抱歉,让大家多等一天。我知道一定有很多听众朋友们已经形成固定习惯了,每个礼拜都是定时收听我的音频节目。所以呢,我怕大家等得不耐烦,所以还是干脆提前发个通知说一声。说好了,我们明天晚上见。由科学史评话
 
比利时是个小国,总是处在欧洲大国的夹缝里。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决定抱奥匈帝国的粗腿。最好给儿子找一个哈布斯堡家族的闺女,完成联姻。找来找去就选中了玛丽·亨利埃特女大公。那时候利奥波德18岁,玛丽16岁,这二位一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但是这是政治联姻,孩子乐意不乐意,那不重要。于是这二位就结了婚,就这么别别扭扭的过了一辈子。 利奥波德面对一场堪称灾难的婚姻,自然体会不到任何幸福。他开始把兴趣转向其他方面。他去欧洲各国游历,到了西班牙,看到西班牙有关殖民地的档案,当时就吃惊不已啊。原来西班牙从殖民地捞到这么多财富啊。 他还访问了巴尔干半岛,伊斯坦布尔,爱琴海和埃及,一路上不是坐着土耳其的军舰,就是搭乘英国的军舰。看人家大英帝国,号称日不落帝国,到哪儿都有殖民地,这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在到处溜达了…
 
沿着这个湖继续往前走。前面传来了雷鸣般的轰响,而且声音非常低沉,又是一个大的瀑布。前面的瀑布落差并不算大,但水流量非常大,而且非常凶,根本无法行船。所以斯坦利的探险队又一次停下来了。 前面不是一道瀑布这么简单,而是一个大瀑布群。斯坦利这次用利文斯顿的名字命名了这个瀑布群。这一段的河道宽的不过800米,窄的只有300米。350公里的范围内,高度落差达到了270米。比前边遇到的斯坦利瀑布还要大。这才是号称世界流量最大的瀑布。 从恩扬圭出发,一直到海边,斯坦利他们一共是跨过了57个瀑布激流。正是这些激流险滩使得水流量这么大的河流没办法通航。也就成不了经济发展的黄金水道,这一点比长江差远了。 倒是从斯坦利湖出来到瀑布之间的这一小段,是水流最平缓的地方,而且河也比较窄,所以在当地就形成了一个渡口。所以…
 
瑞典皇家科学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真锅淑郎在1960年代的工作“为当前气候模型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哈塞尔曼“创建了一个将天气和气候联系起来的模型”。帕里西的发现“使理解和描述很多不同且看似随机的复杂物质和现象成为可能”……这一期,我将为你做通俗的解读。由科学史评话
 
咱们翻回头来说斯坦利。1874年,卡梅伦还在非洲内陆饿肚子呢。斯坦利在伦敦拉到了两笔赞助,《纽约先驱报》和《每日电讯报》愿意掏钱资助斯坦利再次远征非洲。斯坦利的计划就是把非洲中部那几个大湖和河流勘探测绘一下。特别是去维多利亚湖周边转一转,寻找尼罗河的源头。 计划有4个目标, 首先是探查维多利亚湖,看看周边有哪些河流是留下来的,哪些河流水流出去的。 探查一下艾伯特湖,还有它的流入流出河流,看看他跟维多利亚湖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联系。 探查一下坦噶尼喀湖,检查一下湖北段鲁济济河的流向。 探查一下卢阿拉巴河,弄条船沿着河流航行,争取一直到入海口。 实际上前三项都是核查。过去已经有人考察过了,只是考察的还不够详细,有些问题没有搞清楚,这次是彻底把它搞清楚。第4项对斯坦利来讲,它是一个全新的探索。因为他…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消息了,全都跑出来看热闹。斯坦利就看见村口站满了人,中间站着一个白人,脸色苍白,皱纹很多,满脸灰白的胡子,戴着一顶镶金边儿的蓝色帽子,穿着红色的外套。看上去非常瘦,也非常疲惫。斯坦利猜得到这一位就是心目中的偶像利文斯顿。他摘下帽子走过去说了一句:“我想你就是利文斯顿博士”。利文斯顿也摘下帽子点了点头,做出了肯定的回答。这是探险史上最伟大的一刻。斯坦利的这句问候后来随着报纸传遍了美国和欧洲。 纽约时报在1872年7月2日刊登的斯坦利书信节录之中的确有这句说话。但是这句话并没有原始的证据。斯坦利当天写的日记,后来被他撕了。他当时说没说过这句话,现在是存疑的,不过两个人见面了,手握在了一起,这是千真万确的。 斯坦利带来了大量物资。利文斯顿终于可以好好的美餐一顿。他开了一瓶香槟酒,已…
 
其实利文斯顿早就和英国断了联系。英国已经6年没有收到他的任何确切消息了。他当初不是带了一些印度土著一起来到非洲吗?那些印度人当然受不了非洲的气候和环境。所以他们就跑了,而且他们还到处散布谣言,说利文斯顿已经被残暴的土著人杀了。这个谣言传来传去,就传回了英国国内,还在英国国内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利文斯顿毕竟是名人。 但是皇家地理协会的主席莫奇森爵士却不相信这个谣言。于是有人就建议,咱们是不是派一支远征队去搜寻这位探险家。咱们能不能把他救出来?但是另外一些人却表示反对,因为你赔进去一个利文斯顿,你还嫌不够多啊?你还打算陪多少人进去?非洲那地方是闹着玩的吗?就这样吵吵闹闹的过了几个月。还是支持救援的人占了上风于是利文斯顿的好朋友杨被任命为远征队的领袖。 这个时候利文斯顿还在非洲内陆探险的,他根本不…
 
人总是要振作起来的,利文斯顿要完成上一次没走完的路程,那就是鲁伍玛河的探险工作。当地人都劝他不要去,因为据说进入这条河会遭到天谴。夫人病逝就是征召。但是利文斯顿不信邪,他偏要进入鲁伍玛河探险。他开着尼亚萨夫人号汽船逆流而上,但是这条河的水深不够,汽船根本无法通行最后不得不换成独木舟。被砍河流好像不算长,才200公里直线距离,但是,河道是弯曲的,真实长度到达了700公里。 他们一路上都在躲避当地土著人的袭击。好不容易到达无人区,但是又碰上一只脾气暴躁的大河马,这家伙一下就掀翻了利文斯顿的船,大家全都掉进水里了。柯克在另外一条船上,他在船上开枪射击,但是没打中。这一闹腾不要紧,周围的鳄鱼一看有人落水了,纷纷从周围赶过来了。大家只能拼命往岸边游。等上了岸以后,河马找不到攻击对象了,也就跑了。鳄鱼一…
 
苏炳添在刚过去的2020东京奥运会上以一己之力创造了中国“苏”度,而中国移动5G凭借覆盖好、速率高、时延低给你更多可能。今天科学声音的汪诘老师将从概率学的角度来解读苏炳添的成功是否可以复制,而搭上5G的未来是否会诞生许多黑天鹅事件。汪老师说:“我为什么换 5G 手机?因为正态分布是不可抗拒的宇宙宿命。”你读懂这句话了吗?如果还没有,一起听节目吧!由科学声音
 
到了1月7号,他们把船停在了一个小水湾里,船上的人下来寻找食物,顺便劈柴。植物学家柯克也就下了船。结果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头大象,追着柯克不放。柯克在前边跑,大象扇着蒲扇一样的大耳朵在后边追啊。大家都举起枪朝大象射击。无奈准头太差,外带大象皮糙肉厚。就是没完没了的追这柯克。 柯克心说你追我干什么,我研究植物的,不是研究动物的,跟大象无冤无仇。大象心说,追的就是你,冤有头债有主。柯克的确是个好猎手,1892年有人统计过,柯克收获象牙的数量,在英国他可以排第三。所以,这大象是报仇来了。 柯克连滚带爬的跑进树丛里,大象不追了,跑了。柯克算是喘了一口气啊。但是看到其他人围过来了,而且面色紧张。大象不是跑了吗?柯克一回头,发现背后七八米的地方蹲着一只狮子,难怪大象跑了。好在大家人多,狮子也就没敢冲上…
 
利文斯顿在路上听到当地人提到一个罕见的自然景观。当地人管这个地方叫做“莫西奥图尼亚”,意思就是“雷霆之烟”,据说声音非常大。向导的指引下,利文斯顿的探险队来到了巴托卡峡谷附近,这个地方就在现在的赞比亚和津巴布韦的边界上。利文斯顿的耳朵远远的就听到了低沉的隆隆声,在30公里之就能看到远处飘起一团水雾。估计足有300米高,利文斯顿意识到,很可能是一个巨大的瀑布。 利文斯顿他们是沿着赞比西和上游往下游走,河面变宽了很多。他们并不能直接看到瀑布,只是觉得河流在前面好像突然消失了。周围有巨大的水雾,什么也看不请。河道似乎中断了。 利文斯顿他们跑到前面一看,整条赞比西河从悬崖上垂直跌落128米的高度。形成了一个宽达1.7公里,高度128米的巨大水帘。流水冲击着谷底的岩床,发现雷呜般的轰鸣声,水雾高达30…
 
他们请了当地的布须曼人做向导,布须曼人的耐力非常强,带着一个鸵鸟蛋壳和一只长矛就能上路,鸵鸟蛋壳是用来装水的。他们似乎有天生的嗅觉,能闻见地下水的味道。他们在潮湿的沙里挖个坑,盖上兽皮等等不透气的东西,等着水汽蒸发,凝结在坑里。他们用吸管把水吸上来,吐到鸵鸟蛋壳里。 这种本事,利文斯顿他们就根本做不到。他们都带着大水桶,半路上,水桶还撒了。他们三天没水喝。好在前边有个大水坑,水是又苦又涩,但是总好过渴死。这时候布须曼人向导告诉他们,前面有110公里的距离是完全没有水源的,现在折回还来得及,再往前走就可能没机会回头了。 利文斯顿他们只能选择坚持到底,好在他们发现了古代河道,卡拉哈里沙漠也不是完全没有植物。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他们就这么凑合着,靠极少量的水生存。需要非常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坚持下去。…
 
就在第二年,贝克夫妇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回来了。这下问题可以搞清楚了吧?没有,事情反而更糊涂了。到此为止,伯顿、斯皮克、贝克夫妇都觉得是自己弄清了尼罗河源头的种种疑问。但是他们三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拿出一份尼罗河源头地区完整的地图。说白了,他们三个都是在连蒙带猜。 伯顿死不承认斯皮克的结论,他不认为维多利亚湖是尼罗河的源头。斯皮克是走到了维多利亚湖的北边,看到有一条大河流出去,这条河真的就是尼罗河吗?斯皮克走并没有沿着尼罗河一路走下去。 不对啊,在斯皮克的指点下,明明贝克夫妇从下游一直逆流而上,追溯到艾伯特湖,再从艾伯特湖在往上游追溯到默奇森瀑布,这难道还不够吗?当然不够啊。因为斯皮克看到的哪条河与贝克夫妇看到的那条河就真的是同一条河流吗?他们考察的地区并没有衔接起来。要知道在非洲中部河流纵横,…
 
斯皮克爬上一座小山,看见当地人在河里划着船。远方有一大片水域,看不太清楚。再沿着河走了几天,来到一个叫姆万扎的小镇。这个地方就在大湖的边上。斯皮克看到了辽阔的湖面,真是一眼望不到边。面对如此辽阔的一个大湖,斯皮克用当时的女王维多利亚的名字来命名,这个湖就是著名的维多利亚湖,这是世界第二大淡水湖,非洲第一大湖,面积接近6.9万平方公里,仅次于美洲的苏必利尔湖。 大家可能对这个面积没概念,这个湖的面积比宁夏自治区的面积还大。我国最大的湖泊是青海湖,也只有4200多平方公里,全世界排名只能排到第32位。古代的那个云梦大泽,据推算有1万平方公里。后来云梦泽逐渐干涸,剩下一堆大大小小的遗迹,最著名的就是洪湖,洪湖赤卫队太出名了嘛。 反正我国大湖很少,洞庭湖鼎盛时期面积有6000平方公里,后来因为持续不…
 
1856年,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征召他俩去考察尼罗河的源头,这只是附带工作,主要还是探查非洲中部的地理,毕竟英国掌握了非洲的沿海据点,但是对内陆还是一无所知的。他们还是想掌控非洲的腹地。 伯顿临走前,和女朋友算是私定终身,公开是不行的,因为伯顿已经是一个伊斯兰教徒,不是天主教徒,未来的丈母娘就是不答应把女儿许配给异教徒嘛。况且这个伯顿还这么穷。伯顿真的有钱,还是要等到《一千零一夜》翻译完成以后出版。 青尼罗河上游是一片沼泽,根本无法找到具体的河道,所以,伯顿他们打算直接进入非洲腹地。1857年6月份,他们从桑给巴尔岛登陆,岛上的苏丹对他们还不错,推荐了一个向导,这个向导叫萨利姆,日后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坦桑尼亚登上非洲大陆,带了130多人的随从,带着大量的物资往内陆进发。 他们一路上非常小心,带…
 
布鲁斯沿着商人们开辟的道路往前走,周围全都是漫漫黄沙和石头。他的鞋底都磨漏了,最后只好光着脚走在滚烫的沙子上。连喂骆驼的草料都消耗光了,也没见到可以补充的绿洲。 好不容易,看到前面的沙漠里有东西,走过去一看,是大量的残骸,还有不少死人的尸体。前几天刮了沙尘暴,这些散乱的物品被风沙掩埋了一半。这是一支商队,路上被土匪给抢劫了。人全都死光了,货物全都被抢,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没留下。 由此可见,这条路并不安全。布鲁斯的脚长了个瘤子,估计是磨得起了泡,走路很艰难。他们的水也喝完了,只能杀了骆驼,从骆驼的胃里收集一些水,骆驼的胃部有几个水囊,加起来也就是5~6升的样子,多杀几只,大概能凑一桶水。就只有靠这一点水了。 现在没有骆驼了,只能步行,为了轻装前进,布鲁斯只能把自己的行李全都留在了沙漠里,包括这么…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