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种青年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去年秋天的一天,我去拜访福尔摩斯。当时他正在和一位身材矮胖、面色红润、头发火红的老先生深谈。我正想退出来,福尔摩斯却一把将我拽住,亲切地说:“我亲爱的华生,你这时候来真是再好不过了。威尔逊先生,这位先生是我的伙伴和助手。” 那位身材矮胖的先生从他坐着的椅子里半站起来欠身向我点头致意。他穿着一条松垂的灰格裤子,一件不太干净的燕尾服,前面的扣子没有扣上,里面穿着一件土褐色背心,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顶磨损了的礼帽和一件褪了色的棕色大衣。 这时,福尔摩斯说:“威尔逊先生,你能找到那个广告吗?” “能,就在这里。”他用又粗又红的手指指在那栏广告的中间说:“这就是整个事情的起因。” 我从他手里把报纸拿过来,这是1890年4月27日的《纪事年报》,正好是两个月以前。上面写着:“红发会: 由于已故美国人霍…
 
去年秋天的一天,我去拜访福尔摩斯。当时他正在和一位身材矮胖、面色红润、头发火红的老先生深谈。我正想退出来,福尔摩斯却一把将我拽住,亲切地说:“我亲爱的华生,你这时候来真是再好不过了。威尔逊先生,这位先生是我的伙伴和助手。” 那位身材矮胖的先生从他坐着的椅子里半站起来欠身向我点头致意。他穿着一条松垂的灰格裤子,一件不太干净的燕尾服,前面的扣子没有扣上,里面穿着一件土褐色背心,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顶磨损了的礼帽和一件褪了色的棕色大衣。 这时,福尔摩斯说:“威尔逊先生,你能找到那个广告吗?” “能,就在这里。”他用又粗又红的手指指在那栏广告的中间说:“这就是整个事情的起因。” 我从他手里把报纸拿过来,这是1890年4月27日的《纪事年报》,正好是两个月以前。上面写着:“红发会: 由于已故美国人霍…
 
半小时以后,我们回到了福尔摩斯的起居室。 赖德迫不及待的问,“福尔摩斯先生,您能告诉我这只鹅的下落吗?” “当然,它确实是一只奇异的鹅。这只鹅死后下了一个蛋——世界上罕见的、最美丽、最明亮的蓝色小蛋。我已经把它珍藏在我这儿的博物馆里了。” 福尔摩斯打开他的保险箱,高举那颗蓝宝石。赖德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拉长了脸,直瞪瞪地注视着宝石,不知该如何是好。 福尔摩斯平静地说,“赖德,我已经完全掌握这个案子的每一个环节和证据。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狡猾的恶棍。你知道管子工人约翰曾有过盗窃行为,所以嫌疑会很容易地落在他身上。那么你干了些什么呢?你和你的同谋,就是女仆凯瑟琳,在伯爵夫人的房间里搞了些小骗局。你们把约翰叫进房间里来,而在他走后,你撬开了首饰盒偷走了宝石,紧接着又大叫说发现了房间被盗,使这个不幸…
 
忽然,一片喧噪的吵闹声从里奇的货摊那里爆发出来。我们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人站在门口,而店主里奇正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 “你真叫我烦透了!”里奇喊着,”如果你再跑来,我就放狗咬你!” “我只是想要回我的鹅呀!”那个矮个子唉声叹气地说。 “噢,我早说了都卖光了,你去向国王要吧!你给我滚开!”他恶狠狠地冲上前去,那个问话的人很快地就在黑暗里消失了。 我们很快赶上那个矮个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福尔摩斯温和地说,“我刚才无意中听见了你和那个商贩的对话,我想我也许能够帮你一点忙。” “你?你是谁?你对这件事能知道些什么?” “我叫福尔摩斯,这件事我全知道了。你拚命想寻找那几只鹅,我知道它去了哪里。” “哎呀!先生,你正是我渴望要见的人,”这个身材矮小…
 
圣诞节后的第二个早晨,我前往探望福尔摩斯。 “华生大夫。我很高兴有你来一起讨论我刚研究所得的结果。”他指着一顶帽子说。那是一顶肮脏的、破烂不堪的硬毡帽。帽子简直不能再戴了,有好几处都裂了缝。 “事情是这样的:圣诞节夜里大约四点钟的时候,淳朴的看门人彼得森正在归家途中,他看见一个身材颇高的人在他前面走着,肩上背着一只大白鹅。突然,这个陌生人和几个流氓发生了一场争吵。一个流氓把他的帽子打落在地,为此他抡起棍子进行自卫,他高举棍子四处挥舞,一下子把身后商店的玻璃窗打得粉碎。彼得森正想挺身而出,帮助这个陌生人对付这帮无赖,但那个陌生人却惊慌地把鹅丢下,拔腿消失在小巷里。那帮流氓看见彼得森也逃之夭夭了。这样,只留下了彼得森在那里,以及一顶破旧的毡帽和一只上等的大肥鹅。” “他无疑是想把这些东西归还原主…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