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时事评论 公开
[search 0]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夜话中南海”,是一个以中共高层的最新人事动向为关注焦点,以其内部错综复杂的派系分野,势力分布及权力斗争的历史演进为主要内容,以人事异动及权力分配将如何影响未来政策走向为深化主题的时事评论节目。该节目暂定为每周播出两次,播出时间分别是北京时间星期三凌晨和星期五凌晨。节目主持人是已经在本台主持每周播出三次的“读书声”节目长达十六年之久的高新先生。高新先生截止目前已经分别在美国,台湾,香港和日本等地出版了他专事中共高层人事问题研究二十一年时间里陆续撰写的十七本著作。现在的“夜话中南海”节目与过去的“读书声”节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夜话中南海”节目的每次播讲的内容都是高新先生新近为本台撰写的专稿,在节目播出的同时也会以文字形式在本台的网站上刊出。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由本台记者马平主持的《中国一周》节目,邀请《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历史学博士史东评论与中国有关的一周大事,各抒己见、口无遮拦,为您提供不同角度的观察和思考。节目播出时间:北京时间每星期六下午1:30-1:45推出新节目;重播时间分别是星期天凌晨0:45-1:00;2:05-2:20;4:15-4:30;中午11:15-11:30。
 
Loading …
show series
 
我们在《夜话中南海》专栏上一期刊登和播发的《红二代相互之间仇将恩报都是“为了党的长远利益”》中,介绍了退役上将刘源本应对毛泽东怀有杀父和辱母之仇,但他“为了党的长远利益”,居然能够做到“仇将恩报”,不但亲自给毛泽东唯一的孙子毛新宇授予少将军衔,而且还与同样也是和毛泽东及夫人江青有着杀母之仇的薄熙成一起,努力促成了毛泽东和江青唯一的外孙王效芝的所谓“门当户对的美满姻缘”,而且还是由刘源主持的婚礼。
 
王光美被毛泽东“刀下留人”的故事,指的是“文革”中江青把王光美打成了”大特务”,并伙同林彪下令对王光美判处死刑。用王光美日后的话说:“多亏这个判决被毛主席知道了,主席批示‘刀下留人’。”
 
罗援曾在吹捧刘源的署名文章中写道:“在军委习近平主席和军委其他领导的支持下,他(刘源)和总后党委终于打开了军队反腐的突破口。人们在感谢习主席挽救了军队的同时,也不会忘记军队的反腐先锋——刘源。这让我想起了刘少奇主席的名言,‘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人民不会忘记刘家满门忠诚。亮节存青史,功绩在民心。 ”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次节目刊登和播发的《刘源因为曾力挺薄熙来而不被习近平原谅》一文中,介绍了“文革”中被毛泽东和周恩来直接下令迫害致死的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也是刘少奇和王光美及其他妻子们留的下众多子女中唯一一个从政者刘源,曾被习近平说成是和他一样,主动离开北京“下基层从政”的红二代成员;其在地方任职期间的职位一度比习近平还高,政坛仕途也一度比习近平更看好。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五刊登和播发的《习近平重判薄熙来只是为证明自己不是“阿斗”?》一文中,介绍了薄煕来主政重庆期间曾经有一本《重庆模式》出版,三名作者之一、顶着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头衔的“红二代”杨帆当时为中国经济出版社所写的《重庆模式》一书的序言,取标题为《中国发展的新起点、新转折与新模式》。
 
按照前述爆料人的说法,薄谷开来在去年11月中的一天,被全部都换上便服的司法部一名副部长和燕城监狱政委及监狱长三人亲自监护到范承秀的住所,停留了两、三个小时。其间,薄瓜瓜也被通知打电话过去,与母亲和姥姥三人通了话。
 
而十七大之后,薄熙来主政重庆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唱红打黑”还是“均贫富”,很可能也都是与习近平之间的默契内容:就是要把重庆作为“政治试验田”,为习近平十八大接班之后全面左转的执政路线和方针进行“积极有益的探索”。
 
人们都还记得,就在2012年春的中共两会上,当时的薄熙来已四面楚歌。但重庆市长黄奇帆被记者问到“你与薄熙来配合得如何”时,黄奇帆回答称:“我和薄书记配合默契,如鱼得水,相处得愉快来劲。”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本周一刊登和播出的《主奴关系彻底错位的傅政华与孙力军》一文,分析和介绍了习近平当局指控傅政华的严重罪行之一是这位曾经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和司法部长“长期违规领用和携带枪支,形成严重安全隐患”,并预告了在本篇文章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具体分析,所谓“形成严重安全隐患”指的到底是什么。但因为日前,中共刚刚对外宣布了薄熙来大秘徐鸣被“提起公诉”的消息,所以有必要把对中共政法部门被迫“刀刃向内”的系列介绍和分析文章暂时中断,先在本次和下次节目里重点介绍一下徐鸣其人其事,以及外界最为好奇的徐鸣是怎样“妄议中央”的。
 
日后,有“极不认同”笔者如上文章内容的网友反驳说:无论傅政华还是刘金国,都是正部长级,而且在公安部任职时都还是孙力军的上级,上级怎么会成了下级的“政治团伙”成员?大官怎么成了小官的“政治团伙”成员?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刘彦平以习近平钦差自居把中央统战部搞得鸡飞狗跳》中,介绍了也是公安部领导人出身、更是“孙力军政治团伙”之重要成员的刘彦平落马之前的几年时间里,曾经以中央巡视组组长的身份多次高调出镜。他在十九届中央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巡视中,均担任第十四巡视组组长。用刘彦平自己的话说,他这个中央巡视组长的工作任务就是代表中央,对被“巡视”者进行“政治考核”。
 
香港最大单一行业工会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近日宣布解散。该协会的人士称因为香港社会和政治环境发生剧变,协会承受太大压力,决定解散。中国官媒在7月底就曾发文批评香港教育协会,说它是“香港之病灶、教育之痛点”;香港教育局更切割了与教育协会的工作关系。
 
国安法下的香港弥漫白色恐怖,“壹传媒集团”管理层被迫提前全面停刊。《苹果日报》网上版周四凌晨起暂停更新,另外《壹周刊》也一同告别香港人。管理层提前下定决心的原因,是因为国安警察继续采取拘捕行动,令员工不敢上班。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