莴苣先生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你说你要走了 所以认真地向我告别 你说你年纪又大了一些 该是时候看看这世界 你说风要来了 你的行李就放在旁边 随时出发随时要说再见 随时飞向辽阔的蓝天 挥挥手向你告别 我要记住你年轻的脸 愿这风再柔软一些 愿星光照亮黑夜 等风来的时候,你就要随风远扬 愿我的歌化作你的翅膀 陪着你到远方 等风停的时候,你不要随波逐浪 无论何时你愿回头望 我都会做你,最暖的光 挥挥手向你告别 我要记住你年轻的脸 愿这风再柔软一些 愿星光照亮黑夜 等风来的时候,你就要随风远扬 愿我的歌化作你的翅膀 陪着你到远方 等风停的时候,你不要随波逐浪 无论何时你愿回头望 我都会做你,最暖的光 等风来的时候,你就要随风远扬 愿我的歌化作你的翅膀 陪着你到远方 等风停的时候,你不要随波逐浪 无论何时你愿回头望 我都会做你,最暖…
 
第一张EP《城市旅人》发布,希望大家支持哦~ 大家也可以其各大音乐平台搜索“城市旅人”或者“涛鸽”进行支持~ 下面为大家带来EP的第五首歌曲,大雨,后面会为大家持续更新 作词:刘畅 作曲:涛鸽 编曲:揭冰 和声:揭冰 萨克斯:揭冰 录音:Wstone Music Studio 混音:主沛瑶 母带:主沛瑶 跳进一场大雨 抛去向前往后的顾虑 抛去停滞不前的 迟疑 沉浸直到水底 投进上帝抛洒的酒局 就这么去爱去恨 去失去 这一切多么美好 可为何都在逃跑 我们渴望被自由抛弃 渴望被砖瓦占据 这一切多么美好 你说你已经想好 灵魂该是只会飞的鱼 冲出物质琳琅的空虚 又是一场大雨 抛去向前往后的顾虑 抛去停滞不前的 迟疑 沉浸直到水底 投进上帝抛洒的酒局 就这么去爱去恨 去失去 这一切多么美好 可为何都在…
 
第一张EP《城市旅人》发布,希望大家支持哦~ 大家也可以其各大音乐平台搜索“城市旅人”或者“涛鸽”进行支持~ 下面为大家带来EP的第三首歌曲,远方,后面会为大家持续更新 远方 作词:刘畅 作曲:涛鸽 编曲:王云飞 木吉他:涛鸽 电吉他:王云飞 录音:严仲波 监棚:常骏 和声:莴苣 人声录音:歌者盟录音室 吉他录音:石家庄苹果音乐 混音:主沛瑶 母带:主沛瑶 摇晃 是你海风打湿的发轻轻扬 你在 我不远的前方 遥望 那忽隐忽现的土壤在漫涨 触碰 变成湖光镜像 想到 又再失去方向 想握住的 却离了港 背着希望 前路仓皇 雨水冰凉 心却滚烫 微亮远方 从不容我打量 未盛满的理想 尘埃一样 我旋转在靠近 那束光亮 去朝向 我丢开桨 想到 又再失去方向 想握住的 却离了港 背着希望 前路仓皇 雨水冰凉 …
 
第一张EP《城市旅人》发布,希望大家支持哦~ 大家也可以其各大音乐平台搜索“城市旅人”或者“涛鸽”进行支持~ 下面为大家带来EP的第三首歌曲,浮,后面会为大家持续更新 作词:刘畅 作曲:涛鸽 编曲:揭冰 吉他:涛鸽、孙正威 和声:朱荻、周伯文 录音:Wstone Music Studio 混音:主沛瑶 母带:主沛瑶 漂啊 漂啊 漂啊 漂进湖中间 游啊 游啊 游啊 游进梦里面 让一切醒的 灭呀 摆啊 摆啊 摆啊 摆开城市啊 吹吧 吹吧 吹吧 吹干我泪眼 让一切满的 都散了 那孤独湖水啊 隔出一个世界 等日光全碎落 碎落在心上 留一片纯粹啊 给我最爱的 如果我闭上眼 想看见 什么呢 摆啊 摆啊 摆啊 摆开城市啊 吹吧 吹吧 吹吧 吹干我泪眼 让一切满的 都散了 那孤独湖水啊 隔出一个世界 等日光…
 
介绍: 第一张EP《城市旅人》发布,希望大家支持哦~ 大家也可以其各大音乐平台搜索“城市旅人”或者“涛鸽”进行支持~ 下面为大家带来EP的第二首歌曲,挽歌,后面会为大家持续更新 挽歌 作词:刘畅 作曲:涛鸽 编曲:揭冰 演唱:涛鸽 吉他:涛鸽 SOLO:程亮 录音:Wstone Music Studio 混音:主沛瑶 母带:主沛瑶 那张旧日相纸 枕边收藏 可否留我慢慢欣赏 失意时常 还会有 你对我唱 生活也需要轻拿轻放 夕阳沉 晚霞上 曾并肩 大桥上 你是我俯身一米阳光 就算是 志满创 隔山海 岁月凉 请记得 情久长 勿相忘 时光怎样刻绘 你的模样 可否让我时常欣赏 想念过往 如今却事事彷徨 真心能换得几次回响 夕阳沉 晚霞上 曾并肩 大桥上 你是我俯身一米阳光 就算是 志满创 隔山海 岁月…
 
第一张EP《城市旅人》发布,希望大家支持哦~ 大家也可以其各大音乐平台搜索“城市旅人”或者“涛鸽”进行支持~ 下面为大家带来EP的第一首歌曲,后面会为大家持续更新 城市旅人 作词:刘畅 作曲:涛鸽 编曲:揭冰 演唱:涛鸽 和声:朱荻,周伯文 录音:Wstone Music Studio 混音:主沛瑶 母带:主沛瑶 街尾有一家小酒吧 偶尔停下 挑几句无关的笑话 时间打发 这日子匆匆走 带少许疲乏 当你想撑起 就有一块要放下 想法还是会有些吧 等着蒸发 也许这也算种缺乏 不该挣扎 若寂寞太浮夸 也不必害怕 假如都放下 还要经历做什么 这年轻奢侈的梦啊 被遗弃在风中飘撒 这城市越来越大呀纷杂 终沦落成无根的花 你热爱的那群人呐 另一番天地生枝芽 所以就算了吧 别再说了 让时间把创口熬成痂 熬成痂…
 
祝愿祖国母亲70岁生日快乐! 歌词: 我是多么的幸运 降生在你的怀里 我的血脉流淌着 你的神奇和美丽 那仁慈的情义 那温暖的回忆 你对我的恩泽感动天和地 从来不曾放弃你 因为希望埋在心底 追寻自由的勇气 多少年云涌风起 幸福时没忘记 痛苦中举着你 我的灵魂紧紧跟着你呼吸 天耀中华 天耀中华 风雨压不垮 苦难中开花 真心祈祷 天耀中华 愿你平安昌盛生生不息啊 你就是我我是你 你的尊严我的荣誉 踏平大千路崎岖 为梦想和衷共济 听大海的潮汐 看高山的云起 我们用爱凝聚飞翔的羽翼 天耀中华 天耀中华 风雨压不垮 苦难中开花 真心祈祷 天耀中华 愿你平安昌盛生生不息啊 天耀中华 天耀中华 祥云飘四方 荣耀传天下 真心祈祷 天耀中华 愿你平安昌盛生生不息啊 真心祈祷 天耀中华 这是我对你最深沉的表达…
 
爱情就像 蓝蓝天上 一片留白有你陪我想象 白马突然 不再抽象 青蛙终于遇见灰姑娘 就算路还漫长 我却有一种预感 我相信这灵感 我把你画成花 未开的一朵花 再把思念一点一滴 画成雨落下 每当我不在 请记得我的爱 就在同一天空之下 遥远地灌溉 等待秋去春来 等待下一次花开 在咫尺的未来 生活就像 茫茫海上 一只小船勇敢乘风破浪 而你就像 不远前方 默默张开双手的港湾 就算路还漫长 我却有一种预感 我相信这灵感 我把你画成花 未开的一朵花 再把思念一点一滴 画成雨落下 每当我不在 请记得我的爱 就在同一天空之下 遥远地灌溉 等待秋去春来等待下一次花开 就在咫尺的未来 爱情就像 遥遥路上 一束明亮却温柔的月光 快乐原来 如此简单 你在身旁就是我的天堂…
 
一九九五年 陈奕迅 陈奕迅 我们在机场的车站 你借我而我不想归还 那个背包 载满纪念品和患难 还有摩擦留下的图案 你的背包 背到现在还没烂 却成为我身体另一半 千金不换 它已熟悉我的汗 它是我肩膀上的指环 背了六年半 我每一天陪它上班 你借我我就为你保管 我的朋友 都说它旧得很好看 遗憾是它已与你无关 你的背包 让我走得好缓慢 终有一天陪着我腐烂 你的背包 对我沉重的审判 借了东西为什么不还 你的背包 让我走得好缓慢 终有一天陪着我腐烂 你的背包 对我沉重的审判 借了东西为什么不还 借了东西为什么不还由莴苣先生
 
水花只能开在雨天 烟花要绽放在黑夜 雪花多舍不得冬天 像我舍不得和说你再见 谎言并不代表欺骗 诺言也不一定兑现 誓言就都留给时间 就请把从前留在今天 天亮以前说再见 笑着泪流满面 去迎接 应该你的 更好的明天 昙花若只一现 更要开的耀眼 别回头去拥有 属于你更好的世界 天亮以前说再见 让我留在今天 去保护 我和你的 最好的夏天 情丝若水三千 只取一瓢眷恋 当你来过的纪念由莴苣先生
 
词/曲:秋仔 一封信两年都没动笔 三个字过了几个四季 你是有多想逃避来不及问问你 我已经错过相爱的日期 那天你消失在人海里 你的背影沉默得让人恐惧 你说的那些问题我回答得很坚定 偏偏那个时候我最想你 我不曾爱过你我自己骗自己 已经给你写了信又被我丢进海里 我不曾爱过你我自己骗自己 明明觉得自己很冷静 却还掉入我自己的陷阱由莴苣先生
 
穿过狂野的风 你慢些走 我用沉默告诉你 我醉了酒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 连风都听不到 听不到 飘向天边的云 你慢些走 我用奔跑告诉你 我不回头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 连云都不知道 不知道   呜  呜  呜 乌兰巴托的夜(蒙语) 歌儿轻轻唱 风儿轻轻吹 乌兰巴托的夜(蒙语) 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由莴苣先生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 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 人事纷纷 你总太天真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贫也是你 荣华是你 心底温柔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 想带你去看晴空万里 想大声告诉你我为你着迷 往事匆匆 你总是会感动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往后余生 冬雪是你 春华是你 夏雨也是你 秋黄是你 四季冷暖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由莴苣先生
 
是有过几个不错对象 说起来并不寂寞孤单 可能我浪荡 让人家不安 才会结果都阵亡 我没有什麼阴影魔障 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我又不脆弱 何况那算什麼伤 反正爱情不就都这样 我没有说谎 我何必说谎 你懂我的 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 我哪有说谎 请别以为你有多难忘 笑是真的不是我逞强 我好久没来这间餐厅 没想到已经换了装潢 角落那窗口 闻得到玫瑰花 被你一说是有些印象 我没有说谎 我何必说谎 你知道的 我缺点之一就是很健忘 我哪有说谎 是很感谢今晚的相伴 但我竟然有些不习惯 我没有说谎 我何必说谎 爱一个人 没爱到难道就会怎麼样 别说我说谎 人生已经如此地艰难 有些事情 就不要拆穿 我没有说谎 是爱情说谎 它带你来 骗我说渴望的有可能有希望 我没有说谎 祝你做个幸福的新娘 我的心事请你就遗忘…
 
看着你有些累 想要一个人静一会 你的眼含着泪 我的心也跟着碎 你为哪个人憔悴 为他扛下所有罪 我为你执迷不悔 整夜无法入睡 就算全世界离开你 还有一个我来陪 怎么舍得让你受尽冷风吹 就算全世界在下雪 就算候鸟已南飞 还有我在这里 痴痴地等你归 你装做无所谓 其实已痛彻心扉 没想像中的坚强 坚强的面对是与非 想要给你的安慰 你淡淡笑着拒绝 满身伤痕的爱情 不值得你付出一切 就算全世界离开你 还有一个我来陪 怎么舍得让你受尽冷风吹 就算全世界在下雪 就算候鸟已南飞 还有我在这里 痴痴地等你归 就算全世界离开你 还有一个我来陪 怎么舍得让你受尽冷风吹 就算全世界在下雪 就算候鸟已南飞 还有我在这里 痴痴地等你归…
 
雨的气息是回家的小路 路上有我追着你的脚步 旧相片保存着昨天的温度 你抱着我就像温暖的大树 雨下了走好路 这句话我记住 风再大吹不走祝福 雨过了就有路 像那年看日出 你牵着我穿过了雾 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尽处 哭过的眼看岁月更清楚 想一个人闪着泪光是一种幸福 又回到我离开家的小步 你送着我满天燕子都在飞舞 雨下了走好路 这句话我记住 风再大吹不走祝福 雨过了就有路 像那年看日出 你牵着我穿过了雾 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尽处 雨下了走好路 这句话我记住 风再大吹不走祝福 雨过了就有路 像那年看日出 你牵着我穿过了雾 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尽处由莴苣先生
 
你的晚安 是下意识的恻隐 我留至夜深 治疗失眠梦呓 那封手写信 留在行李箱底 来不及 赋予它旅途的意义 若一切 都已云烟成雨 我能否 变成淤泥 再一次 沾染你 若生命 如过场电影 Oh 让我再一次 甜梦里惊醒 我多想再见你 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路灯下昏黄的剪影 越走越漫长的林径 我多想再见你 至少玩笑话还能说起 街巷初次落叶的秋分 渐行渐远去的我们 若一切 都已云烟成雨 我能否 变成淤泥 再一次 沾染你 若生命 如过场电影 Oh 让我再一次 甜梦里惊醒 我多想再见你 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 路灯下昏黄的剪影 越走越漫长的林径 我多想再见你 至少玩笑话还能说起 街巷初次落叶的秋分 渐行渐远去的我们 怎么会爱上了他 并决定跟他回家 放弃了我的所有我的一切无所谓 纸短情长啊 诉不完当时年少 我的故事还…
 
原唱:刘若英 翻唱:莴苣先生 栀子花 白花瓣 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爱你 你轻声说 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那个永恒的夜晚 十七岁仲夏 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让我往后的时光 每当有感叹 总想起当天的星光 那时候的爱情 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 而又是为什么人年少时 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在这相似的深夜里 你是否一样 也在静静追悔感伤 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 现在也不那么遗憾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著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著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后…
 
张小姐你要走吗? 请你回头看一看我啊, 此去一别何时再回, 我没哭只是风沙迷了眼。 张小姐请等等吧, 让我再为你唱首歌啊, 此去一路保重身体, 我没哭只是风沙迷了眼。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今日一别何时会再见?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怎知别离多? 张小姐请再等等吧, 让我为你唱首歌啊, 此去一路保重身体, 我没哭只是风沙迷了眼。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今日一别何时会再见?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怎知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今日一别何时会再见?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怎知别离多? 怎知别离多?由莴苣先生
 
你有多少胜算 把我困在里面 你设计的城堡太糟糕 我一起飞就能逃跑 可你粲然一笑 我心事就潦草 你裙下的人间太美妙 好想把你一口气全部吃掉 多热烈的白羊 多善良多抽象 多完美的她呀 却是下落不详 心好空荡 都快要失去形状 青春一记荒唐 亦然学着疯狂 这声色太张扬 这欢愉太理想 先熄灭心跳 才能拥抱 几千几万个你 几千几万个我 一起躲进这浪漫的回合 然后沉迷你诗写一般的身体 多热烈的白羊 热烈得好抽象 抽象掩盖欲望 却又欲盖弥彰 我要嚣张 嚣张到失去形状 青春一记荒唐 亦然学着疯狂 这声色太张扬 这欢愉太理想 先熄灭心跳 才能拥抱 青春一记荒唐 亦然学着疯狂 这声色太张扬 这欢愉太理想 这归途太远 要迷人且倔强…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 本该灿烂过一生 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 还在人海里浮沉 像我这样聪明的人 早就告别了单纯 怎么还是用了一段情 去换一身伤痕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寻找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从不喜欢装深沉 怎么偶尔听到老歌时 忽然也晃了神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想过奋不顾身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寻找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像我这样孤单的人 像我这样傻的人 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 世界上有多少人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由莴苣先生
 
抱一抱 就当作从没有在一起 好不好 要解释都已经来不及 算了吧 我付出过甚么没关系 我忽略自己 就因为遇见你 没办法 好可怕 那个我 不象话 一直奋不顾身 是我太傻 说不上爱别说谎 就一点喜欢 说不上恨别纠缠 别装作感叹 就当作我太麻烦 不停让自己受伤 我告诉我自己 感情就是这样 怎么一不小心太疯狂 抱一抱 再好好觉悟不能长久 好不好 有亏欠我们都别再追究 算了吧 我付出再多都不足够 我终于得救 我不想再献丑 没办法 不好吗 大家都 不留下 一直勉强相处 总会累垮 说不上爱别说谎 就一点喜欢 说不上恨别纠缠 别装作感叹 就当作我太麻烦 不停让自己受伤 我告诉我自己 感情就是这样 怎么一不小心太疯狂 别后悔 就算错过 在以后 你少不免想起我 还算不错 当我不在你会不会难过 你够不够我这样洒脱 …
 
像风一样 - 我等的模样好不具象 用皮肤感受你的流向 你竟然能做到带走阳光 我一味的跟随过了量 像风一样 你靠近云都下降 你卷起千层海浪我躲也不躲往里闯 你不就像风一样 侵略时沙沙作响 再宣布恢复晴朗就好像我们两个没爱过一样 曲折的夕阳负责格挡 让委屈的感官无法释放 最近我的伤口没生长 因为我躲在没风的地方 像风一样 你靠近云都下降 你卷起千层海浪我躲也不躲往里闯 你不就像风一样 侵略时沙沙作响 再宣布恢复晴朗就好像我们两个没爱过一样 你像风一样 触摸时温柔流淌 席卷我所有抵抗不急着要我投降 你不就像风一样 掠夺时沙沙作响 可惜我自投罗网你也就没什么可骄傲的地方 和风一样 你离开不声不响 我喜欢这种收场看上去谁也不曾亏欠过对方…
 
我站在屋顶 黄昏的光影 我听见爱情光临的声音 微妙的反应 忽然想起你 这默契感觉像是一个谜 心里有点急 也有点生气 你不要放弃行不行 我在过马路 你人在哪里 这条路希望跟你走下去 最近我和你 都有一样的心情 那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 在同一天发现爱在接近 那是爱并不是也许 可不要忘记你要相信你自己 给我一些类似爱情的回应 这个世界很无情谢谢你 说一声 爱你我很想听 我们两个人 陌生又熟悉 爱似乎来的很小心翼翼 我想问问你 是不是相信 爱来了这种滋味很美丽 心里有点急 也有点生气 你不要放弃行不行 我在过马路 你人在哪里 这条路应该如何走下去 最近我和你 都有一样的心情 那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 在同一天发现爱在接近 那是爱并不是也许 可不要忘记你要相信你自己 给我一些类似爱情的回应 这个世界很无…
 
时而进展 时而退缩 谁丢出这个复杂无解的习题 纸篓里囤积许多错误 尝试睡去 习惯跟着表格前进 忘了翻页的空白 也是片天地 有时胡涂也是种幸福 不药而愈 你的过往 我停滞 减掉自己 字里行间 乘几年 好多风趣 从来没人能完美阐述 得到总和 对我来说 仍然美丽 也不妄想能找出证据 谁爱着谁 出版成品 我们被告知 错误是种必经 尽量删去 歪头思考 咬着铅笔 在小数点旁 四舍五入的游移 我们努力简化成各自 模样而去 话说回来 我的苦衷 最大的弱点 一直是算数问题 无论我怎么截弯取直 找不回你 你的过往 我停滞 减掉自己 字里行间 乘几年 好多风趣 从来没人能完美阐述 得到总和 对我来说 仍然美丽 也不妄想能找出证据 谁爱着谁 出版成品 我们被告知 错误是种必经 尽量删去 你的过往 我停滞 减掉自己 …
 
让我再淋一次故乡的雨 拍打着瓦砖 听雨过境的呢喃 让我再淋一次故乡的雨 冲洗的脸庞 和雨打湿的衣衫 让我再淋一次故乡的雨 这里的雨水 没城市那么孤单 让我再淋一次故乡的雨 这里的雨水 确总能让我温暖 耶咦 嗨 耶咦 嗨 耶~~ 我的故乡 没有太复杂太繁荣 抬头有蓝天 低头看谁都眼熟 想买烟酒 出门200米就能够 要说美景 最是那夕阳和晚风 我的故乡 有梧桐拥抱的小路 那里常常 还有年轻人的踌躇 我的理想 曾灌溉在那片泥土 不知现在 是否已长成了大树 让我再淋一次故乡的雨 这里的雨水 没城市那么孤单 让我再淋一次故乡的雨 这里的雨水 确总能让我温暖由莴苣先生
 
我听见雨滴落下的声音 一点一滴敲打我的心 我听见午夜时分的清醒 没有一条路通向你的心 我听见一只盲目的蜻蜓 爱上一个空心玻璃瓶 我听见冰雪融化的声音 却听不见你风中的回音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在最北的山顶 我听见了你的回应 在最深的海底 我听见了你的哭泣 在层层海浪里 我听见了你的决定 在飞鸟的梦里 我听见乌云在弹奏风琴 像封没了音讯的书信 我听见黎明钟声在靠近 却没有人能带着我逃离 我听见一只搁浅的蓝鲸 炸裂发出巨大的声音 我听见木炭燃烧的声音 在火焰中留不灭的烙印 我听不见你的声音 在最北的山顶 我听不见你的回音 在最深的海底 你听不见我的哭泣 在层层海浪里 你听不见我的决定 在荒芜的爱里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在最北的山顶 我听见了你的回应 在最深的海底 我听见了你的哭泣 在层层海浪里 我听…
 
你是山花 烂漫无边 我游离在你扩散的周围 你是世间 醉人风景 我寄寓风间踏空在你的边缘 我在思念你 于是你蔓延 准确的嵌入我那漫无边际的灵魂 离开你的指尖寒冷得像冬夜 遇见你的时光温暖着芬芳着 我潜入你的梦爱驻进你的城 你问我爱是什么我说它是你 你是山花 烂漫无边 我游离在你扩散的周围 你是世间 醉人风景 我寄寓风间踏空在你的边缘 我在思念你 于是你蔓延 准确的嵌入我那漫无边际的灵魂 离开你的指尖寒冷得像冬夜 遇见你的时光温暖着芬芳着 我潜入你的梦爱驻进你的城 你问我爱是什么我说它是你 在迷雾之间 你独自承受着充盈 寂灭 我淌过暗流的沼泽 把自己变成你永恒的光 离开你的指尖寒冷得像冬夜 遇见你的时光温暖着芬芳着 我潜入你的梦爱驻进你的城 你问我爱是什么我说它是你…
 
夜游 词:大畅 大家都睡了吧你还站在路旁 裹着冷夜听飞机轰鸣的声响 一只野猫在路旁谨慎的躲藏 她也许害怕你不太友善的模样 各类铺子在城市小道上开放 像那指甲在错乱规则的生长 这沾了满身散了又来的烟酒香 你说你早就没有刻意的躲藏 呜~这夜呀,吹着 呜~这风啊,梦着 呜~这梦啊,别说话 呜~这人呢 这握着酒瓶欲言又止的姑娘 吞着酒精消化二十多年的踉跄 安身之地在远方大雨滂沱的路上 就干了过去喝下最后一口想象 呜~这路啊,走吧 呜~这情啊,忘啦 呜~这酒呀,干吧 呜~都睡吧 你想让大风洗去彻底的绝望 然后再包裹他像明亮的月光 可你发现全世界都比你坚强 就先借个拥抱吧把自己安放 呜~这路啊,走吧 呜~这情啊,忘啦 呜~这酒呀,干吧 呜~都睡吧 最后一段唱着唱着屏幕灭了,看不到词了。。。省掉了…
 
我唱的烂关你屁事 我只是想唱一首歌 抒发一下自己的感情 可能你觉得没法听 觉得我唱出来像个傻逼 就这样的一首歌 唱出了你优越感来临 你不逼逼两句 觉得对不起自己 请问你,这样有什么好呢 这样有什么好呢 只是对你来说,过了一把嘴瘾 这样有什么好呢 这样有什么好呢 对于我来说 是这样的 满脑子都是你你你你的意见 气息再多一点 节奏好一点 你的台风不够还要怎么往下演 肢体放松一点 没有动作危险 满脑子都是他他他他的意见 嘴巴打开一点 吐字清楚点 不同的歌要学一学角色扮演 灵动再多一点 太工整也危险 然而我不是王菲 我没得浪费 唱太好有罪 躲太远荒废 我只想代表 我自己唱 真诚的歌 我没有时间 也没有明天 没获奖感言 你说的都对 我唱的好累 我会好好练…
 
我最爱去的唱片店 昨天是她的最后一天 曾经让我陶醉的碎片 全都散落在街边 我最爱去的书店 她也没撑过这个夏天 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 可是已没什么好怀念 可是你曾经的那些梦 都已变得模糊看不见 那些为了理想的战斗 也不过是为了钱 可是我最恨的那个人 他始终没死在我面前 还没年轻就变得苍老 这一生无解 没有我的空间 没有我的空间 没有我的空间 你曾热爱的那个人 这一生也不会再见面 你等在这文化的废墟上 已没人觉得你狂野 那些令人敬仰的神殿 只在无知的人心中灵验 我住在属于我的猪圈 这一夜无眠 我不要在孤独失败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物质的骗局 匆匆的蚂蚁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我不要在孤独失败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物质的骗局 匆匆的蚂蚁 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 ~~~~~~~~ 他不会伤心…
 
也许不会再看见 离别时微黄色的天 有些人注定不会再见 那些曾青涩的脸 我拿起棕榈树的叶子 放在青涩的石板前 祭奠那些流逝的青春 和曾懵懂的誓言 风在歌唱 唱他曾去过的地方 在黑暗中 有朵花为你开放 当你转过头的那一瞬 晚霞般美丽的笑脸 它曾开在 春日里某个季节 嗯………… 那些流逝的青春 那些懵懂的誓言由莴苣先生
 
春又来,人已去,风烟残,夕阳晚,樱花开,顷刻散,零乱。 年光逝,韶华落,飞絮转,不堪看,路漫漫,空梦断,零乱。 渡忘川,彼岸 ,忘不掉,人长叹。 古井下,月光思念装满 。 樱花瓣,飞过 ,风幽怨,水清寒。 离伤黯,游丝转,零乱。 渡忘川,彼岸 ,忘不掉,人长叹。 古井下,月光思念装满 。 樱花瓣,飞过 ,风幽怨,水清寒。 离伤黯,游丝转,零乱。由莴苣先生
 
光阴的故事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 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 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 它天天地流转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 我在年年的成长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 改变了一个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 等待的青春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 以及褪色的圣诞卡 年轻时为你写的歌 恐怕你早已忘了吧 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 缤纷的书签 刻划着多少美丽的诗 可是终究是一阵烟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 改变了两个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 流泪的青春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 以及远去的笑声 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 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 有着旧日狂热的梦 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 有着依然的笑容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 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 回忆的青春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 改变了我们 就在那多…
 
我坐在椅子上 看日出复活 我坐在夕阳里 看城市的衰弱 我摘下一片叶子 让它代替我 观察离开后的变化 曾经狂奔 舞蹈 贪婪的说话 随着冷的湿的心 腐化 带不走的丢不掉的 让大雨侵蚀吧 让它推向我在边界 奋不顾身挣扎 如果有一个怀抱 勇敢不计代价 别让我飞 将我温柔豢养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我全都交付它 让它捧着我在手掌 自由自在挥洒 如果有一个世界 混浊的不像话 原谅我飞 曾经眷恋太阳 如果有一个世界 混浊的不像话 原谅我飞 曾经眷恋太阳 带不走的留不下的 我全都交付它 让它捧着我在手掌 自由自在挥洒 如果有一个世界 混浊的不像话 原谅我飞 曾经眷恋太阳由莴苣先生
 
就像是一块没有记忆的石头 我滚来滚去滚到了山的尽头 我面前有一条条小溪 却不知会带我往哪走 我身上的一道道伤痕 都在流水中化为了乌有 我说生命啊 请不要停留 我说生命啊 请不要停留 就像是一棵等待干枯的植物 我用尽最后力气抓住泥土 我就这样睁着眼睛 放空着等时间流走 我就这样一动不动 仿佛已经过了很久 我说生命啊 请不要停留 我说生命啊 请不要停留 就像是一个存在了很久的错误 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容身之处 我也曾不顾一切的挣脱 却深陷在自己的牢笼 我也曾不顾一切的爱啊 以为这样就不会孤独 可是生命啊 全都是重复 可是生命啊 重复着错误 我就像一个干枯的植物 我是一块没有记忆的石头 我就像是一个永久的错误 我找不到容身之处…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 眼望四周阳光照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 但愿永远这样好 一年一年时间飞跑 小小少年在长高 随着年岁由小变大 他的烦恼增加了 小小少年很少烦恼 无忧无虑乐陶陶 但有一天,风波突起 忧虑烦恼都到了 一年一年时间飞跑 小小少年在长高 随着年岁由小变大 他的烦恼增加了 啦...啦... 一年一年时间飞跑 小小少年在长高 随着年岁由小变大 他的烦恼增加了由莴苣先生
 
九月 作词:大畅 和声旋律:大畅 远光灯挡一瞬 一瞬错失了路 路边上吹晚风 晚风懒得追逐 偶尔停下脚步 靠近岁月最初 曾一整个九月 像烙下的tattoo 远又近那些年 (盼又望那些人) 怎舍得叫她梦(时光替我心疼) 屋顶 河流 夜路 奔跑 耳机 你我 如今 琳琅 生活(眼下 风光 拥有) 城市 高架 汽车(灰尘 烟火 泡沫) 若可换昨日梦 愿今宵酒满酌由莴苣先生
 
初末夏初 送你一首迟到的歌 春末的余温 春光逶迤 我们的青春在拖曳 将在哪里稍作停顿呢 像只候鸟一样 风筝割破了天空 云朵是柔软的药棉 夜晚把伤疤缓缓打开 那是梦游者的眼睛 一些日子会变得很无奈 一些人总是来了又离开 春末的一切都会是绚烂的 事物在预感中等待重逢 一切喧哗都会归于平淡 一切相聚终抵不过离散 春末的一切都会是短暂的 你会在错过中懂得什么 松开你的双手 触碰着春末的余温 春雾弥漫 笼罩着安静的美好 掏出一根不安的火柴 划亮最后一朵花火 风中摆动的裙角 一抹说不出的风景 被忘记的情绪时隐时现 都已结束 还是从未发生 一些日子会变得很无奈 一些人总是来了又离开 春末的一切都会是绚烂的 事物在预感中等待重逢 一切喧哗都会归于平淡 一切相聚终抵不过离散 春末的一切都会是短暂的 你会在错过…
 
鸟儿清唱着 鸟儿清唱着一首春的歌 阳光也照亮了脚下的路 听风与花谈笑 脚步慢一点 脚步慢一点感受春的芳 抛开了一切匆忙与烦扰 听城市的呼吸 在熟悉的街道 与陌生人擦肩而过 幻想着能和你 能和他在春天不期而遇 走过的每条街 踏过的每片春 像电视里的情节全部被点亮 路过的每扇门 遇见的每个人 像一朵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在这春天里 或许乐观终将会崩塌 或许甜蜜最终也会散场 就走过这条街 就踏过这片春 就丢掉沉重的一切 Enjoy the spring right now Enjoy the spring like now Enjoy the spring right now Enjoy the spring like now Enjoy the spring right now Enjoy the …
 
嘴唇被谎言割破 眼神不经意闪躲 悲伤如软体降落 自由从哪里逃脱 甜的像糖的理想 伤害她像自杀一样 绳索将灵魂捆绑 黑暗为浓夜说谎 该怎么触摸 忧伤的段落 要如何搜索 你想要的结果 若注定结束 羽毛的孤独 终于日暮 心被一一摘除 上帝的请柬 遮住死神的双眼 焦灼而浓烈的 你爱我的瞬间 我爱你的画面 甜的像糖的理想 伤害她像自杀一样 绳索将灵魂捆绑 黑暗为浓夜说谎 该怎么触摸 忧伤的段落 要如何搜索 你想要的结果 若注定结束 羽毛的孤独 终于日暮 心被一一摘除 上帝的请柬 遮住死神的双眼 焦灼而浓烈的 你爱我的瞬间 我爱你的画面 该怎么触摸 忧伤的段落 要如何搜索 你想要的结果 若注定结束 羽毛的孤独 终于日暮 心被一一摘除 该怎么触摸 忧伤的段落 要如何搜索 你想要的结果 若注定结束 羽毛的孤…
 
为你 我用了半年的积蓄 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 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 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 我在夜里想了又想 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 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 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 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 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会面对 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 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 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 陌生的城市啊 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 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会面对 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 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 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
 
小手拉大手 还记得那场音乐会的烟火 还记得那个凉凉的深秋 还记得人潮把你推向了我 游乐园拥挤的正是时候 一个夜晚坚持不睡的等候 一起泡温泉奢侈的享受 有一次日记里愚蠢的困惑 因为你的微笑幻化成风 你大大的勇敢保护着我 我小小的关怀喋喋不休 感谢我们一起走了那么久 又再一次回到凉凉深秋 给你我的手 像温柔野兽 把自由交给草原的辽阔 我们小手拉大手 一起郊游 今天别想太多 你是我的梦 像北方的风 吹着南方暖洋洋的哀愁 我们小手拉大手 今天加油向昨天挥挥手 还记得那场音乐会的烟火 还记得那个凉凉的深秋 还记得人潮把你推向了我 游乐园拥挤的正是时候 一个夜晚坚持不睡的等候 一起泡温泉奢侈的享受 有一次日记里愚蠢的困惑 因为你的微笑幻化成风 你大大的勇敢保护着我 我小小的关怀喋喋不休 感谢我们一起走了…
 
你到我身边 带着微笑 带来了我的烦恼 我的心中早已有个他 哦...他比你先到 你到我身边 带着微笑 带来了我的烦恼 我的心中早已有个他 哦 !他比你先到 他温柔又可爱 他美丽又大方 直到有一天,你心中有个他 你会了解我的感觉 爱要真诚 不能分享 哦... 对你说声抱歉 他温柔又可爱 他美丽又大方 直到有一天,你心中有个他 你会了解我的感觉 爱要真诚 不能分享 哦... 对你说声抱歉 哦... 对你说声抱歉 哦... 对你说声抱歉由莴苣先生
 
一次就好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世界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 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 随你跳由莴苣先生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 勾起回忆的伤 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 想起你的脸庞 明知不该去想不能去想 偏又想到迷惘 是谁让我心酸 谁让我牵挂 是你啊 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 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 如果当时吻你 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 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我爱你 是多么清楚 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爱你 是多么温暖 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心多伤 不管爱多慌 不管别人怎么想 爱是一种信仰 把我 带到你的身旁 我爱你 是忠于自己 忠于爱情的信仰 我爱你 是来自灵魂 来自生命的力量 在遥远的地方 你是否一样 听见我的呼喊 爱是一种信仰 把你 带回我的身旁由莴苣先生
 
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有情人终成眷属哦~ 在爱的幸福国度 你就是我唯一 我唯一的爱的就是你 我真的爱的就是你 失去才会懂得珍惜 但我珍惜你 伤越痛就是爱越深 我不相信 你和我同时停止呼吸 每一次我们靠近 你让我忘了困惑 忘了所有烦心 我把你紧紧拥入怀里 捧你在我手心 谁叫我真的爱的就是你 在爱的纯净世界你就是唯一 永远永远不要怀疑 我把你当作我的空气 如此形影不离我大声我爱的就是你 在爱的幸福国度 你就是我唯一 我唯一爱的就是你由莴苣先生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看着你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 我的姑娘 我在他乡 望着月亮 送你 美丽的衣裳 看你 对镜贴花黄 这夜色太紧张 时间太漫长 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 眼看天亮 都怪这夜色 撩人的疯狂 都怪这吉他 弹得太凄凉 欧 我要唱着歌 默默把你想 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 眼看天亮 都怪这夜色 撩人的疯狂 都怪这吉他 弹得太凄凉 欧 我要唱着歌 默默把你想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 眼看天亮由莴苣先生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