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朗诵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为你读诗」是一个以诗歌为起点和纽带,连接人与人的诗意生活平台与国际人文艺术平台,参与者包括国家元首、行业翘楚与普通大众。 她诞生于2013年6月1日,由Be My Guest推出,致力于推动文学、音乐、美术、哲学等经典人文艺术作品,进入大众视野和日常生活,希冀为中国的大众和青少年提供兼有“知识、审美和情感”的诗意生活内容与服务。
 
Loading …
show series
 
《去地球郊游》 作者:谷川俊太郎 [日本] 为你读诗:阿杰 | 配音演员 一起在这儿跳绳吧,在这儿 一起在这儿吃饭团吧 在这儿爱你 你的眼里映着蓝天 你的后背染着艾蒿的绿 一起在这儿记住星座的名字吧 在这儿梦想遥远的一切吧 在这儿去赶海 从黎明的大海 拾来小海星吧 早餐时扔掉它 让夜晚降临吧 在这儿继续说我回来啦吧 在你重复你回来啦的时候 无数次地回到这儿吧 在这儿喝口热茶 一起在这儿久坐时 被凉风吹拂吧 田原 译 配乐 | 何雨田《如果》《航行印象》由为你读诗
 
作者:鲁迅 北京正是春末,也许我过于性急之故罢,觉着夏意了,于是突然记起故乡的细腰蜂。那时候大约是盛夏,青蝇密集在凉棚索子上,铁黑色的细腰蜂就在桑树间或墙角的蛛网左近往来飞行,有时衔一支小青虫去了,有时拉一个蜘蛛。青虫或蜘蛛先是抵抗着不肯去,但终于乏力,被衔着腾空而去了,坐了飞机似的。 老前辈们开导我,那细腰蜂就是书上所说的果蠃,纯雌无雄,必须捉螟蛉去做继子的。她将小青虫封在窠里,自己在外面日日夜夜敲打着,祝道“像我像我”,经过若干日,——我记不清了,大约七七四十九日罢,那青虫也就成了细腰蜂了,所以《诗经》里说:“螟蛉有子,果蠃负之。”螟蛉就是桑上小青虫。蜘蛛呢?他们没有提。我记得有几个考据家曾经立过异说,以为她其实自能生卵;其捉青虫,乃是填在窠里,给孵化出来的幼蜂做食料的。但我所遇见的前辈…
 
「为你读诗」x 「一念逍遥」清明诗会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节选) 作者:李白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 望岳三首·其二 作者:杜甫 西岳崚嶒竦处尊,诸峰罗立如儿孙。 安得仙人九节杖,拄到玉女洗头盆。 车箱入谷无归路,箭栝通天有一门。 稍待西风凉冷后,高寻白帝问真源。 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节选) 作者:苏轼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 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 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绝句(节选) 作者:吕洞宾 天下都游半日功,不须跨凤与乘龙。 偶因博戏飞神剑,摧却终南第一峰。 朝游北越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 三入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
 
春天,遂想起 作者:余光中 春天,遂想起江南, 唐诗里的江南,九岁时 采桑叶于其中,捉蜻蜓于其中 (可以从基隆港回去的) 江南 小杜的江南 苏小小的江南 春天,遂想起江南, 遂想起多莲的湖,多菱的湖 多螃蟹的湖,多湖的江南 吴王和越王的小战场 (那场战争是够美的) 逃了西施 失踪了范蠡 失踪在酒旗招展的 (从松山飞三个小时就到的) 乾隆皇帝的江南 春天,遂想起遍地垂柳的江南, 想起太湖滨一渔港,想起 那麼多的表妹,走在柳堤 (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 走过柳堤,那许多的表妹 就那么任伊老了 任伊老了,在江南 (喷射云三小时的江南) 即使见面,她们也不会陪我 陪我去采莲,陪我去采菱 即使见面,见面在江南 在杏花春雨的江南 在江南的杏花村 (借问酒家何处) 何处有我的母亲 复活节,不复活的是我的母…
 
文:萧红 初冬,我走在清凉的街道上,遇见了我的弟弟。 “莹姐,你走到哪里去?” “随便走走吧!” “我们去吃一杯咖啡,好不好,莹姐。”咖啡店的窗子在帘幕下挂着苍白的霜层。我把领口脱着毛的外衣搭在衣架上。 我们开始搅着杯子玲琅地响了。 “天冷了吧!并且也太孤寂了,你还是回家的好。”弟弟的眼睛是深黑色的。 我摇了头,我说:“你们学校的篮球队近来怎么样?还活跃吗?你还是很热心吗?” “我掷筐掷得更进步,可惜你总也没到我们的球场上来了。你这样不畅快是不行的。” 我仍搅着杯子,也许飘流久了的心情,就和离了岸的海水一般,若非遇到大风是不会翻起的。我开始弄着手帕。弟弟再向我说什么我已不去听清他,仿佛自己是沉坠在深远的幻想的井里。 我不记得咖啡怎样被我吃干了杯子。茶匙在搅着空的杯子时,弟弟说:“再来一杯吧!…
 
作者:朱自清 人间的正义是在哪里呢? 正义是在我们的心里!从明哲的教训和见闻的意义中,我们不是得着大批的正义么?但白白地搁在心里,谁也不去取用,却至少是可惜的事。两石白米堆在屋里,总要吃它干净,两箱衣服堆在屋里,总要轮流穿换,一大堆正义却扔在一旁,满不理会,我们真大方,真舍得!看来正义这东西也真贱,竟抵不上白米的一个尖儿,衣服的一个扣儿。——爽性用它不着,倒也罢了,谁都又装出一副发急的样子,张张皇皇地寻觅着。这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的聪明的同伴呀,我真想不通了! 我不曾见过正义的面,只见过它的弯曲的影儿——在“自我”的唇边,在“威权”的面前,在“他人”的背后。 正义可以做幌子,一个漂亮的幌子,所以谁都愿意念着它的名字。“我是正经人,我要做正经事”,谁都向他的同伴这样隐隐地自诩着。但是除了用以…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