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乐诗朗诵 公开
[search 0]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相信未来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
 
再别康桥作者:徐志摩 朗诵:一剑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余光中/诗 一剑/诵 有水的地方就有龙舟   有龙舟的竞渡就有人击鼓   你恒在鼓声的前方引路   哀丽的水鬼啊你的漂魂   从上游追你到下游那鼓声   从上个端午到下个端午   湘水悠悠无数的水鬼   冤缠荇藻怎洗涤得清?   千年的水鬼惟你成江神   非湘水净你,是你净湘水   你奋身一跃,所有的波涛   汀芷浦兰流芳到现今   亦何须招魂招亡魂归去   你流浪的诗族诗裔   涉沅济湘,渡更远的海峡   有水的地方就有人想家   有岸的地方楚歌就四起   你就在歌里,风里,水里由一剑1971
 
香港中文大学微情书一等奖:你还在我身旁(最后一句,瞬间看哭!) 这是香港中文大学《独立时代》杂志,微情书征文大赛一等奖作品——《你还在我身旁》。这首诗,是一名不知名的作者写给已逝的母亲,用来缅怀对她的思念。作者希望时间能够倒流,一切的一切都能回到母亲在世的模样。 这是一封最美的情书,来自最美的情感。多想,你还在我身旁,可惜,你已不在我身旁...人生最伤,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多想时光倒流,回到父母在身边的小时候,这封让天下儿女共鸣的最美情书,感动了!由一剑1971
 
《圣洁的一面》最堪玩味的,其实是对“圣洁”的理解。最后诗人说,我的生活和苍蝇没多大区别,“我一直幻想朝向圣洁的一面”,需要琢磨的是这句话的潜台词。它包含双重怀疑,“圣洁的一面”究竟存不存在,值不值得,人或者苍蝇,究竟有没有必要和能不能抵达那里。幻想,也许仅仅是幻想;圣洁的一面,未必有那一方块充足阳光的影子更值得欣赏。由一剑1971
 
北岛的《回答》标志着朦胧诗时代的开始。诗中展现了悲愤之极的冷峻,以坚定的口吻表达了对暴力世界的怀疑。诗篇揭露了黑白混淆、是非颠倒的现实,对矛盾重重、险恶丛生的社会发出了愤怒的质疑,并庄严地向世界宣告了“我不相信”的回答。诗中既有直接的抒情和充满哲理的警句,又有大量语意曲折的象征、隐喻、比喻等,使诗作既明快、晓畅,又含蕴丰厚,具有强烈的震撼力。由一剑1971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写于海子卧轨自杀前两个月。大海是海子诗中的核心意象,广阔浩荡,心旷神怡,生机勃勃,是安魂之乡,是搏斗之乡,是理想之乡,是海子作为“海之子”的精神归宿,是他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感的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当然是一种海市蜃楼,然而这是海子所能感受到的一种明丽的幸福感受。  由一剑1971
 
彼岸花(小琴) 彼岸花 花开无叶 叶生无花 血一样绚烂 如幽冥路上的红霞 爱上你 命里劫数 三千年轮回梦转 你还是你 我不是我 为何上天注定的缘 不是太早 就是太晚 终一日 你微笑离去 一如那恶魔的温柔 夜燃烧着妖异红花 灯火已熄 渡口暗河桥边 留一路曼珠沙华 我还活着 没有肉体只有灵魂 却依然相信 那千年的梦回 踏一路花香 忘记了今生 了却了来世 爱披上苍白的浮华 爱上你 无路可逃 相遇时 就注定了 一个是叶一个是花 千年过去 花不见叶叶不见花由一剑1971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泰戈尔) 朗诵:一剑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莫言   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   自己走不出来,   别人也闯不进去。   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口,   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   我把最殷红的鲜血涂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   用心、用情、用力,感动也感伤。   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行眼泪,   喝下的冰冷的水,酝酿成的热泪。   我把最心酸的委屈汇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   我把最抒情的语言用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
 
《马头琴的呼唤 》节选 朗诵:一剑 配乐:大草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爱上了马头琴。很多时候我就是这样听着马头琴声,让自己沉醉在/那辽阔的草原、呼啸的寒风、悲伤的心情、欢乐的牧歌以及奔腾的马蹄声中 。。。。。 我没有到过草原,但谁又能肯定我五百年前没有到过?我是相信前生/相信宿命中的轮回的. 我总在想: 我的前生如果不是江南的布衫诗人,就是大漠的黑衣侠士,要不就是草原上的流浪者 ! 一定是! 也许我有个蒙古名字,但我已无法记清我曾经是谁!我有自己的蒙古包吗?我有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吗? 也许没有属于我自己的毡房以及一群孩子,因为我是个漂泊者 ,我永远在马背上/感受草原的四季更替 ,我一定有着一匹白色的坐骑,就像当年苏和在月亮湖发现的/那双流泪的/白色小马驹,听着那令人伤感的嘶鸣,苏和将它带回…
 
  一、   我~在无名的街上穿行。   我时常 迷茫地醒着 清醒地睡去   阳光 树影 墓地   我到了      没有人宣布我的死亡   安静地躺下   高贵与卑微 高尚与卑鄙   它们之间,留着我的位置   我曾在河流里昏迷 在阳光下苏醒   现在 我将带着我颤抖的灵魂   度过这个寒冬      二   命运告戒我 我将失去一切   我的财富我的情人我的生命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是的 拿去吧 除我灵魂以外的一切 都拿去吧      你可以冰冻所有的河流   但无法停止我血液的奔流   你可以掠取山冈上所有野花的芳香   但无法阻止小草在春天里发芽   你可以将灾难覆盖我的天空   但无法阻挡雷电的轰鸣      我躺下并不意味我的妥协   我以沉默的方式 开始我的战斗     …
 
蒙古族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自己辉煌的文明,尤以游牧文化最为灿烂。而蒙古长调可称为游牧文化的一朵永不凋谢的花朵。哪里有草原,哪里就有长调,哪里有牧人,哪里就有长调。长调是草原上的歌,是马背上的歌。 不论人们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听到悠扬舒缓的蒙古长调,便会联想起那茫茫无际的大草原,联想到蓝天、白云、毡包和畜群,都会令人体味到草原独有的春天的喜悦、夏天的激情、秋天的深沉和冬天的苍凉。长调是流淌在蒙古人血液里的音乐,是离自然最近的一种音乐,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产物,是一种心灵对心灵的直接倾诉。由一剑1971
 
闻小语是以文字征服读者的。他在论坛既不张扬,也不甩了文字就走人,总是一种超然的姿态写着自己的文字,读别人的字。他读别人的帖子,留言总是淡淡的,从平淡处说着自己的性情。我有时猜测生活中的闻小语为人处世。 我一直认为文字是通人灵魂的,什么样的人写出什么样风格的文字,偶尔为之与性格相反的文字,那是有意为之,但文字底气依旧是本来性格。想来,闻小语的性格温和的,如文字一般默默中有温情的人吧。由一剑1971
 
2008年5月12日,四川发生大地震,死亡无数,我熟悉北川,所以曾经三次亲临现场。次年,4月20日凌晨,年仅33岁的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自缢身亡. 当我走进冯翔的QQ空间阅读他的每一篇文字的时候,忍不住泪流满面!如今在页面上还飘荡着他生前设置的这首叫做《一尘不染》的音乐,淡淡的哀伤映衬着博客的标题“我无法快乐,是因你不知我的悲伤有多深……” 冯翔在日记中写了一篇《很多假如》的文章,他的死让已经结疤了不久的北川又重新露出了自己的伤口, 他的死也给人们留下了太多的想象空间!但是我宁愿相信他是因为想念自己的儿子冯瀚墨才做出的这个决定的!我理解思念的滋味,更何况是跟他自己的爱子在一瞬间就阴阳俩隔,再也不能相见的残酷现实呢?!“在这个世界上,你只是一个尘埃,但是对于我来说,你是整个世界。”这句话,…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