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xuan Tian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有点田园是一个希望努力为大家提供_接地气_的性/别观点的小播客。除了关注园子里韭菜的长势,我们还关注这块田里发生的任何有关于性/别的议题。欢迎大家进菜园坐坐,不介意的话,也希望你喜欢鞋子上沾到的泥土。
 
Loading …
show series
 
为什么成为不婚主义者? 结婚是一种默认,不结婚是一种选择。 为什么说婚姻问题是体制问题,而不是找到所谓的“好男人”就可以解决的? 进入婚姻的女性有什么考虑? 为什么骂“婚驴”是一种安全的愤怒? 为什么已婚男人那么容易假装单身? 单身女人的约炮/约会生活如何? 怎么可持续地过不婚生活? 你将听到的声音: 甘歌:公号“笨妈育儿育己”主理人,博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现于美国一所大学任教。 小柔:一个在异乡奋斗的35岁单身女青年,不婚主义者,一个房奴。 主播:肖美丽 张累累
 
投简历时,哪些工作一看就是等着你跳进去的坑? 遇到性别歧视的招聘启事,可以怎么处理? 为什么有些公司不想招人,还老是找人去面试? 女性在面试时会被问到哪些无礼(也违法)的问题? 签合同的时候有哪些一定要小心的陷阱? 就业的容错率怎么这么低? 公司是怎么虐你、PUA你的? 社畜要维权,可以怎么做? 本期嘉宾: 🌀台风:074职场女性法律热线发起人、妇女权益工作者 🍂黄叶:女权主义者 被虐过的打工人 🥬主播:肖美丽 张累累
 
学计算机/理工科的女生,有什么特殊经历? 毕业之后做程序员的女生有多少? 编程真的难吗?需要数学、英语好吗? 国内为什么会鼓励女生做前端? 女程序员在工作当中会遇到哪些区别对待? 性别歧视在IT行业更严重吗? 为什么程序员老是加班? 程序员过了三十就要转行?年龄焦虑哪里来? 做一个教编程的女主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本期嘉宾 Zee:Google高级软件工程师,项目技术负责人 (Tech Lead)。2010年来美留学,目前定居美国纽约。喜爱读书,旅行,打泰拳。2018年在纽约接触到中国的女权主义者们,受益匪浅,并自此成为女权主义者。 猫:一个莫名走上程序媛道路的小姐姐,万物皆数是我的信仰。参与过电信,移动,金融行业相关的项目开发。主攻Java后端,有安卓原生开发经历。现在从事编程教育方面的工…
 
“我经常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哭,继续做这份工作是因为它让我感受到人的坚韧。” 妇联维权热线接线员、反家暴志愿者的日常工作内容是什么? 热线求助对话模拟。 求助者经常遇到哪些“坑”? 是什么让妇联接线员气到打电话投诉警察? 家暴庇护所是什么样的地方? 为什么走上帮助个案这条路? 不要谈“家庭暴力”谈“暴力”就好了? 前夫的暴力算不算“家暴”? “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宁见法官不见法医”? 嘉宾: 花花:妇联·妇女维权站·反家暴专线·接线员 林爽:反家暴志愿者
 
小商家、大商家、tb平台、顾客谁能在双十一稳赚? 大厂客服团队打造假真人账号, vx群一人多号自导自演。 为什么差评对客服的杀伤力那么大? 包邮、小赠品和过度包装。 买东西不是因为有钱,而是因为匮乏。 网购过程中看不见的劳动们。 客服,性别化的情感劳动。 互害型的社会是怎么建立的? 对女权淘宝店主微妙处境的疯狂吐槽。 你将听到的声音: 大兔 :女权行动者、淘宝店老板兼客服 。 黄叶:刚离职的大厂客服,被客服工作虐到人都不太精神 。 主播:肖美丽
 
为什么谈论死亡成为一种禁忌? 关于死亡的最早的回忆。 你有过濒死的体验吗? 从死亡线上存活下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死亡和我们此时此刻的生命有什么联系? 为什么人会有死亡焦虑? 如果你快要死去,你会在死之前做什么? 你将听到的声音: 泡菜:公益行业从业者,CatchUp性别平权小组发起人,医学奇迹—2020年夏天第一个自己从华西医院神经外科住院部走出院的开颅患者。 周周:一名随叫随到的实干派社工。曾服务于育龄妇女、留守儿童、城市随迁老人等特殊人群,2年前投身养老事业。
 
为什么会存在同志浴室这样的场所? 为什么大众对同志浴室的存在如此惊讶? 男同都在浴室里干什么? 国内大多数的男同浴室是属于底层男同的。 当男同在公厕、公园和浴室相遇时,拉拉是怎么交友的? 网上约pao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去浴室? 男同为什么会用女性身份自称? 骗婚男同有哪些不同类型? 倡导洁身自好,消灭同志浴室有助防艾吗? 欢迎收听本期充满鸡叫的播客节目,你将听到的声音: Billy:香港大学博士生 ,文化编辑,非虚构写作者,资深社恐,研究工人阶级同志社群。 主播:肖美丽, 张累累
 
第一次在运动时被人嘲笑是什么感觉? 体育成绩差是身体素质的问题吗? 女性运动时面临的风险真的更高吗? 是什么让男性在健身方面“那么普通,那么自信”? 渴望“马甲线”排斥“金刚芭比”? 健身是有钱有闲阶级的特权吗? 道理我都懂,就是不想动怎么办? 你将听到的声音: 二猫:每天撸铁、不时出海,为社会运动而坚持身体运动。 郑大兔:女权活动家,因不可言说的原因立志跑一万公里,从跑两公里都喘不上气到现在一年跑量一千公里,并开始做更多力量训练。 肖美丽:为了保命偶尔运动的 主播
 
二次元的信息是怎么刺伤三次元的血肉之躯的? 网络暴力与校园暴力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为什么关上电子设备也无法逃离网暴? 对“公众人物”的攻击算不算网暴? “朋友圈”是公开的还是私人的?为何“朋友圈”里是非多? 讨伐犯了大错的大佬,网暴如何操纵大众心理? 女权主义者也会网暴“自己人”? 实施网暴的人坚信自己是在为正义发声,发声和网暴的区别是什么? 参与网暴的人是无意识的“乌合之众”吗? 遭遇网暴,道歉有用吗?又该如何自保? 欢迎收听本期由两位有丰富被网暴经验的嘉宾带来的分享。 你将听到的声音: 女权活动家:@吕频 MeToo案当事人:@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主播:肖美丽
 
主播为何突然自曝厌男? 嘉宾为何称录完节目将自绝于江湖? 如何面对“女权缺少男性加入很可惜”的灵魂拷问? 因为反对“厌女”所以也不能“厌男”? 厌男的背后是什么? 为何说一些男性女权主义者受到了过分的“追捧”? 如何看待在网上骂“剁屌”“割屌”的行为? 欢迎收听“有点田园”(在充满求生欲和放弃求生欲之间反复横跳的)最新节目
 
《乘风破浪的姐姐》好看吗?好不好看重要吗? 明星真人秀节目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 是真实生活?还是对生活的表演?观众还在乎真假吗? 为什么女性从文化生活里寻找“生存指南”? 观众为什么会真情实感代入明星真人秀节目? 为什么喜欢万茜,讨厌黄圣依和伊能静? 女性团结和女性勾心斗角剧情分别有何效果? 节目到底女不女权?女权和反女权的内容同时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广告怎么变得这么廉价? 节目是怎么操作和回收泛女权思想的?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沉迷追星,激情为爱豆“奶票”、打投、应援?追星追的是什么? 为什么大众会觉得粉圈女孩不理智、攻击性强? 即使知道自己在被割韭菜、会被看低,粉丝还是对追星非常投入,背后的心理需求是什么? 本期有点田园由三位追星女孩现身说法,真情实感地谈谈追星的“疯狂”和耻感。
 
1990年以来的中国女权社群的演变。 “直男癌”诞生,潘多拉的魔盒打开。 从“田园女权”的自我认同焦虑,到“就是打拳”。 耐心逐渐消失,攻击性增强。 议题单薄化,变成丢词的游戏。 社群在扩大,思想供给跟不上。 公共讨论能力的匮乏。 天真很珍贵,但必须对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做好准备。 我们来到女权主义的理想目标是为了解决女性的痛苦,而不是为了跟别人在安全区里相互拥抱。 鉴定是否女权的相互测量是无效的。 换个思考角度:“吸烟的时候还想着祈祷,太虔诚了。” 当我们说多元的时候,我们以为那是彩虹色。但多元不只是容忍别人不一样,还是容忍别人跟自己完全相反对立。 怎么理解给话题设警戒区的行为? 不能把自己的安全区设在别人身上。 我们还能从哪找到安全感和认同感? 站到一个绝对的完美的团结线之后,男权社会的暴力…
 
“开放关系”常常被认为是对“出轨”、“不忠”的一种粉饰。人们对开放关系充满好奇,甚至有点向往,又带有鄙视和怀疑的情绪。到底开放关系是什么,在开放关系里的人真的不会嫉妒吗?ta们是如何维系关系的?有点田园邀请到有几段开放关系经验的嘉宾—喵赵,从亲身经历和身边“八卦”谈起。
 
恶意举报为何遭人厌,我们有举报自由吗? 从肖战的粉丝举报AO3,杨奇函举报邱晨,网友举报回形针,再到韩国n号房,26万人参与无1人举报。这么多的新闻热点事件都提到了“举报”这个词,举报到底是什么意思?年轻人、00后更喜欢去举报别人吗?我们讨厌的举报到底是哪一种举报? 你将听到的声音: 猪西西:女权行动者,既是一个举报者,也曾有过被举报的经历。 肖美丽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什么是举报?狭义和广义。 又没钱又闲,举报是年轻一代的问题吗? 四人一组,每天举报一个人,学生时代的举报教育。 为何恶意举报轻而易举,维权举报困难重重? 同样是公开举报,Metoo和恶意举报的区别是什么? 恶意举报盛行的年代里,我们可以怎么做?…
 
武汉解封在即,国内的疫情基本稳定,其它国家的疫情加重。很多在海外的中国人回国避难,机票价格猛涨,国际航线受限。海外留学生们被网友们劝告“别回来了”,网上也出现了多起归国人士的“奇葩”行为的热点事件,并伴随着大量对穿越国境者的攻击。 “有点田园”请到了两位分别在美国和英国的朋友一起谈谈疫情里海外留学生的处境,怎么看待这种对于留学生内外夹击的歧视的现象。灾难中谁是“他者”,谁是“自己人”? 你将听到的声音: 米米亚娜:常居纽约的媒体工作者,独立写作者。 阿雷雷:历史系博士在读,英国女权组织Vachina成员。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国外疫情爆发后为什么一些人想回国? 西方世界对华人密集的歧视:“中国人吃蝙蝠,活该。” 群众的态度180度大转变:“你们都不要回国”。 想喝矿泉水留学生,无理取闹的刻板印…
 
本期「有点田园」邀请到了两位朋友聊了聊暴食和厌食的问题。 我们从嘉宾的个人的暴食经历出发,聊到她因此做的几个研究,看到的一些人的故事,分析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如何康复、如何和这个世界重新建立联系。 暴食与厌食离我们都没有很远,但是我们需要焦虑吗?这些行为是不是指向更深层的因素呢? 你将听到的声音: 小诚:医学人类学硕士,文化人类学博士在读,进食障碍康复者、研究者、互助小组发起者,关注身心健康、性别和环境等议题。 阿芳:人类学博士研究生在读中,关注性/别议题。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关于暴食与厌食 ——当我们在说饮食障碍,暴食症和贪食症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会暴食,我会怎么去暴食? ——暴食跟原生家庭、社会有什么关系? ——一个好女孩怎么会暴食? ——厌食症病房里的那些事 ——当…
 
本期「有点田园」邀请到了三位目前居住在上海的反家暴志愿者,分享了三位最近以反家暴志愿者的身份合力撰写的一篇报告。 这篇报告是关于过去三年半内上海各法院发出的人身保护令的执行情况。 人身保护令制度是2016年颁布的《反家暴法》中,正式确立的一项保护家暴受害者的制度,也是全球各地反家庭暴力一项行之有效的措施。从法院发出保护令的执行情况,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监测到反家暴法具体实施的情况。 究竟在颁布至今,《反家暴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存在着一些什么样的问题?也许我们可以从这份报告中得到初步的了解。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关于报告 ——什么是人身安全保护令? ——当事人自主撤回申请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申请驳回率这么高? ——法院对证据的标准有多严格? ——保护令能保护的具体措施有哪些?是否有效? …
 
新冠肺炎疫情给影响了亿万人的生活,也给大家带来了程度不一的心理压力。「有点田园」请到了被困在武汉的心理咨询师郭晶,以个人事件为例,谈谈如何应对社会问题产生的心理压力。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情绪,重建日常生活,找回生活的意义和秩序?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关于郭晶和她的武汉封城生活 ——面对疫情迅速扩散和封城消息的感受; ——怎么看见和处理自己的各种情绪; ——面对灾难,怎么重新建立对生活的掌控感; ——抱怨有用吗? ——怎么看待“替代性创伤”和“政治抑郁”? ——创伤让人更坚强还是更脆弱? ——5个具体的建议?
 
本期「有点田园」请到了豆瓣上的女权博主大灰猫头鹰@greatgreyowl。我们将开启女性互助信箱企划【有点田园 X 猫头鹰信箱】。 猫头鹰信箱是@greatgreyowl在豆瓣上的一个女性互助的写作计划。曾经运行了9个月的时间,平均每3天回复一封邮件,但公开发表出来的只有大约十分之一。 这个计划被网友评价为现实版的“解忧杂货店”,也实际的帮助了很多前来倾诉的女性以及读者。后因工作量太大,猫头鹰信箱暂停了服务。 你现在所收听和阅读到的这期节目是猫头鹰信箱重启的公告。2020年「猫头鹰信箱」将与「有点田园」节目合作。详情见正文/播客音频。具体投稿方式见文末。 在这期节目我们还聊了聊与家人沟通中的价值观不同的问题。在这个被延长的春节假期,可能很多人此刻正被困在家中,面对这个突然来临的“亲密时刻”…
 
本期有点田园请到了两位女权妈妈甘歌和锦瑟,从她们的学习和实践经验谈谈女权主义的育儿观念。 为什么要谈“女权育儿”? 从女权的角度讨论育儿的声音真的非常少,但当下这个性别不平等的社会里养育孩子是女性承担的一部分很重要的工作。谁来养孩子,怎么样孩子都跟性别平等密切相关。 幼儿教育对未来的社会的塑造非常重要,育儿也是我们改造社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式。 不论是否有生育的打算,思考和学习怎么育儿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曾经作为孩子的自己。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女权育儿怎么处理成年人和孩子的关系? ——孩子跟大人唱反调怎么办? ——为什么完全不可以体罚孩子? ——如何与孩子建立规则? 女权育儿怎么处理养育者与“大家庭”的关系? ——家庭必须要父母双全吗?如何看待多元家庭? ——怎么避免用有性别刻板印象的…
 
11月28日,李阳家暴案的当事人Kim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微博:“我将永远爱我的丈夫,家暴是错误且不可容忍的,这两者是同时存在的事实。尽管它们看起来互相矛盾,为什么?因为原谅……”这条微博发了之后,网上出现了激烈的讨论。有很多人公开的指责Kim,说她的发言引起了非常糟糕的影响,辜负了大众对她当年案件的帮助和支持。那么我们这几个当年声援过Kim的志愿者们,对这个事件怎么看? 以下内容整理自12月5日的直播。 看到Kim的这条微博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Kim发这段话的背景是什么? 我们想回应网络上的一些观点 我们今天讨论的出发点是什么? 为什么Kim一段话可以激起轩然大波? Kim有没有权利原谅? 作为公众人物Kim能不能公开原谅? 施暴者到底可不可以改变? 批评Kim对反家暴事业有利还是有害 我们…
 
本期节目我们想要邀请听众朋友一起思考的话题是同性婚姻,和同性婚姻与女权主义的关系。我们的目的是想要回击某些反对同性恋群体,或非异性恋群体,争取婚姻自由权的女权主义者的言论,并由同性婚姻这一话题,深化讨论女权主义/女权主义者这一涵盖性术语(umbrella term)所指的人群,其身份,其政治,还有这些所涉及的反思性、交叉性、包容性等等。简单点,用人话说就是,为什么女权主义者不应该反对甚至阻碍非异性恋群体争取婚姻权。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来自部分女权群体的反对声音 - 同性婚姻是一种保守吗? - 是“夹带私货”吗? 女权与LGBT平权有冲突吗? - 身份政治的陷阱; - 交叉性; 当我们在说婚姻“制度”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 - 现实/法律层面和社会/文化层面; - 有“能进入”婚姻制度的权利是…
 
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相信可乐能杀精,“处女膜”就像保鲜膜一样,来月经是"排毒",忍住不射可以“还精补脑”,避孕药“是药三分毒”,内裤恒久远一条永流传 …… 人们对性和生殖健康的了解参差不齐,而这和我们的健康、安全、愉悦息息相关。 本期节目,有点田园邀请了来自“保护豆豆”的性教育讲师糯米一起聊聊你可能不知道的性知识。带上你的笔和本子,我们开车了。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1.惊呆了,这都不知道? 2.避孕的N种方式; 3.怎么保持外生殖器的清洁? 4.发生性行为前后需要注意的一长串事项; 5.关于性愉悦的重要建议; 6.“一滴精十滴血”和“月经排毒”; 7.宫颈糜烂和HPV疫苗; 8.如何获得更多性知识?…
 
出国留学在当下似乎成为了中产阶级的的新“义务教育”,每当出现社会问题总有人在评论里打移民广告,即使是“贫贱不能移”的人们也会怀抱着出国的梦想。这些关于出国的愿望/想象从哪里来? “有点田园”的主播肖美丽和张累累,邀请了王大猫作为嘉宾。她十多年前从只有100元钱开始北漂,成为了一个资深的留学中介,最后终于自己出国留学,她还写了一篇论文探讨为什么这么多已经接受高等教育,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女性会选择出国留学。我们从自己的经历聊聊——贫穷的我,为何总有出国的执念? 我们聊了以下话题: 1.什么时候开始有出国的执念的?这个执念是什么样子的? 2.如何实现出国的? 3.对出国的想象和实际有哪些相符和差别? 4.同学的死亡,遭遇性骚扰,留学生的脆弱性; 5.除了对世界的好奇之外,对欧美留学的向往还有什么更深…
 
本期节目来自“希陶女性领导力”11月7日晚的直播——《如何看待滴滴顺风车晚上8点后拒绝女乘客事件》 她们谈了以下问题: 1.“滴滴限制女性八点后不能使用顺风车服务”是否是性别歧视? 2.滴滴有没有如它所说的最大限度地做好了安保的措施? 3.除了乘客的安全,司机的安全呢? 4.只让女司机来送女乘客可以解决问题吗? 5.享受优惠的服务,就应该承担相应的风险吗? 6.怎么去看待网约车的社交属性? 7.网络上批评滴滴的发声方式是否存在问题? 8.滴滴已经调整为男女都限制出行,如何看待这个调整?
 
本期节目有点田园请到了一个特别的嘉宾——佘佳音,Gabby,她现在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美国女装品牌,Jill Stuart 吉尔·斯图尔特的首席战略官CSO。 当我发现我可以请到Gabby来做我们嘉宾时,我的脑海里面出现的第一个标题是:《Jill Stuart的CSO是一个88年的北京女孩》。 在美国可以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亚裔女性,在这么年轻就做到很大的公司的“C位”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是我想这个标题太成功学了,会给别人带来一些焦虑和压力,而且我们节目也不是只是想说讲Gabby有多么的牛逼。 我们想要讲她背后的成功秘诀是什么,而且是大家不管志在何处都可以有启发的那一种成功秘诀。 她的故事是一个关于用一种将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向前一步”,是一种将天马行空的梦想变成现实的故事。…
 
本期“有点田园”的主播田左一,邀请了自由撰稿人提图和纪录片创作者猴丽两位女权主义者朋友,一起讨论了私房照这一话题。 对,就是你知道的那个私房照。 我们知道,围绕着私房照有很多的迷思,有的人很向往,有的人很鄙夷。 但我们认为,yes or no不足以回答“如何看待私房照”这一问题。 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话题。这个话题涉及女性、女性的身体,而在这个性别结构不平等的社会文化语境中,女性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一种被“规训的客体”与“有自主表达欲望的主体”的博弈中。 而私房照正是这一博弈的体现之一。 我们今天会在聊天、讨论的过程中,逐步把私房照这个话题展开,跟听众朋友们分享我们的理解和看法。 我们具体讨论了: 1.私房照为什么被称为“私房”照——男性凝视;窥探欲; 2.摄影中的权力关系 ——“看”是一种…
 
#有点田园#的三位主播邀请了有丰富的看剧经验的嘉宾王大猫,真情实感地追完了《致命女人》。对于这部豆瓣评分9.3,广受好评的电视剧,我们的感受都不相同,其中有三个人不同程度地讨厌此剧,一人表示喜欢此剧。通过对三条不同的时间线剧情的吐槽和分析,我们聊了以下内容: ——当你形容一个女人“致命”的时候,其实很少是在战场或者是在职场上,只有在情场上才会形容一个女人是“致命”的; ——在美剧里你可以杀死任何人,你可以杀死总统,你可以杀死一个老妇人,但是你可千万不能杀死一个胎儿; ——现在的中国很多家庭里面也是有这样一个模式在不断地运作着:男性靠一边打压女性的价值,一边又榨取女性的劳动,又要控制着女性,保证她不断地为自己进行劳动上的再生产; ——这个剧用了女性杀夫的议题来吸引大家的眼球,如果它一开始就是个…
 
本期有点田园的主播田左一和张累累邀请了在游戏行业工作的女权主义者的朋友闪电,一起讨论了游戏与性别这一话题。 主流印象中,电子游戏是男性的娱乐。作为女权主义者游戏玩家,我们的存在当然是对如此刻板印象的积极打脸。但不可否认的是,基于多种与性别相关的原因,女性玩家在数量上仍旧比男性玩家少,女玩家仍旧遭受严重的污名化,游戏产业仍然是男性主导的领域。我们就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我们具体讨论了: 女权主义者游戏玩家的心路历程 ——狂飙“黑话”的女性玩家, 主机单机游戏中的性别刻板印象 ——“看屁股”&“落难公主”, 游戏题材是否存在性别分野 ——男性性别气质&“车枪球”, 电竞热 ——体育、科技&性别, 游戏是否存在性别“门槛” ——我为什么没有成为一个游戏玩家, 游戏里的LGBTQ ——性别二元&异…
 
《伦敦生活》(Fleabag)是由英国编剧/演员Phoebe Waller-Bridge 本人亲自担任编剧、制片加主演的一部英剧。原剧本是一个女人独角戏的舞台剧,后来被改编成电视剧,收到很多好评,前段时间获得了第71届艾美奖喜剧类最佳剧集、最佳女主角、最佳编剧和最佳导演四个奖项。 《伦敦生活》讲述了一个伦敦女人的颓废生活。她和最好的朋友开了一间咖啡店,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好朋友意外去世,给女主留下非常大的创伤和愧疚。这个作品就是在她的朋友死后,围绕女主的亲密关系、性关系、家庭关系等等一系列的矛盾和挣扎展开的。 本期有点田园的主播张累累和肖美丽,邀请了两位喜爱本剧的小伙伴小耳朵和飞白一起讨论了《伦敦生活》,大家在这个“堕落”、“肮脏”、“破碎”的女人身上,都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 我们讨论了这个剧…
 
本期“有点田园”节目请来了关注就业歧视的公益律师黄溢智,一起读韩国现象级热销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 和大多数的小说主角不同,除了育儿抑郁症的状况稍有特殊之外,本书的女主角力图接近最普通的韩国女性,就连名字也取的是韩国82年最多女孩用的名字“金智英”。 金智英可以算是一个“幸运”的女孩,但生活中仍然会遇到很多无法绕开的性别歧视。特别是生育的重负,以及随之而来的职业生涯的中断,“生育和职业如何平衡”为何是一个女性需要特别去面对的难题?是谁出的题这么难做? 这本小说今年在中国出版了简体版,有点田园也收到大鱼读品寄来的5本,关注并转发有点田园本期节目的微博可以参与抽奖,有机会获得其中一本赠书哦。我们的微博全称就是@有点田园。 我们主要聊了这些的话题: 1.在读这本小说的时候有哪些内容是你感同身受…
 
本期“有点田园”节目请来了张累累和朱子悦同学聊一聊女性的外貌焦虑,各自分享了自己对于自身的外貌的不安全感的经历,也分析了为什么女性总是对自己的外貌充满了否定、社会和文化对于女性外貌的规训、消费主义的狂欢让女性在美容产品上无底洞般地投入、以及为什么女性的外貌总是会和女性内在的特质联系在一起,最后也探索了一下怎么才能缓解这些焦虑,怎么开始建立一个更友善的、非评判的环境,怎样挑战现有的审美体系。 我们主要聊了这些的话题: 1.为了变美、胸变大、脸变瘦,我们做了什么尝试? 2.为什么我觉得我不美?为什么我觉得我需要变美?(对女性外貌各个方面的规训) 3.化妆意味着什么? 4.变美的消费主义狂欢。 5.肥胖就是不自律?女性厌食有没有被看到? 6.在国外生活有什么对外貌评价上的差异? 7.这个世界需要怪…
 
本期是特别节目,9月11日,我们录制本期节目的前两天,LiuJingYao诉刘强D民事案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开始了第一次庭前听证会,也是这个案子的第一次开庭。 有四位支持JingYao的志愿者来到法庭现场,亲历了这次听证会。有点田园非常有幸地邀请到其中两位志愿者以及在国内很受关注的朱军性骚扰案的当事人弦子,一起来聊一聊刘强D案的最新进展。 你听到的声音来自: 主播:肖美丽、田左一 弦子:朱军性骚扰案件的当事人,同时是原告和被告。 梁小门:现居纽约,实习律师。JingYao诉刘强D和京D民事诉讼案的第一个听证会的旁听记录者之一。 Cocoa:本职是分析师,本次听众诉讼案的四位志愿者之一。 1.旁听开庭是干预司法吗? 2.可以说刘强D“无罪”或“有罪”吗?“罪”在法律和文化概念里的混淆。 3.刘强…
 
本期“有点田园”节目请来了心理咨询师郭晶,和大家聊聊女性的心理健康问题,具体来说,就是女性的自卑与自怜。为什么女性更容易出现这样的心理状态?女性的自卑和自怜有怎样的表现?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又该如何寻求缓解的方式呢?如果你感兴趣,欢迎扫码收听本期电台节目。 我们主要聊了这些的话题: 怕被抛弃的焦虑; 年纪轻轻就恨嫁; “贤妻良母”式的赞美,和马云“想下辈子当女人”; 女性总是说Sorry,和黄晓明式道歉; “渣男收割机”的强迫式重复; 为何女性幻想在亲密关系里改变男人?——从受暴妇女讲起; 灰姑娘、白雪公主和花木兰,不同女性面临的不同陷阱; 安妮宝贝书里的女主角,为什么不和小伙伴吃火锅? 四条走出自卑和自怜的建议。…
 
最开始做这个播客的时候就说我们要聊一些刺激的内容,终于今天来真的要聊一个让我们自己也会比较忐忑的话题了,那就是微博上的女权生态。本来我们在第4期的时候就计划要做这个话题了,但是现在已经拖到了第10期,因为我们真的很怂,非常害怕得罪人。 不过我们还是觉得这个话题本身是很有趣的,也是很多女权主义者都很关心的内容。之后我们斗胆来玩一玩火,讨论一下这个有意思的话题,我们也请到了一位非常犀利的嘉宾,就是陈亚亚,她在微博上的名字叫做@voiceyaya。 我们主要聊了这些的话题: 微博舆论环境的大变化。 你是敌军还是友军? 商业化的女权还是女权吗? 如何理解“母权派”?她们激进吗? 阶级视角和女性成功学。 微博的运营方式——是玩微博还是被微博玩? 在微博的环境里面怎么去筛选信息,增强批判性思考能力,讨论…
 
本期有点田园的主播肖美丽和田左一,邀请了摇滚乐迷/记者:@灯塔水母君 一起从热播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聊起谈谈摇滚圈女性的处境,为了这期节目水母君还特地提前采访了几位女乐手,干货满满。 我们主要聊了这些的话题: 《乐队的夏天》节目的优点和一些吐槽; 滚圈里面的女性乐手是什么样的状态? 果儿?骨肉皮?女性乐迷的处境如何? 豆瓣月亮组——摇滚乐手最怕的豆瓣小组; 音乐节上的性骚扰现象; 为什么女乐迷年纪大了就不躁了? 结尾还有水母君推荐的乐队/乐手列表哦~
 
本期节目主播陈皮和肖美丽邀请了研究“耽美小说与中国女性的主体性重建”的亮同学,和晋腐女郑大兔女士一起聊了聊《陈情令》和耽美文化。 我们主要讨论了以下问题: 什么是耽美? 男生读耽美会有代入感吗? 腐女都是直女吗? 惊!《陈情令》竟然上过人民日报? 为什么耽美读起来比异性恋言情作品更“舒适”? 耽美亚文化的流行能够推动性少数平权吗? 除了感叹主角很帅,我们还聊了聊: 师姐你不要冲到战场上送人头啊啊! 感情戏之外的剧情解读。
 
在野登山队”是一个全部由女性组织和参与的户外运动兴趣小组。本期节目有点田园邀请了“在野”的两名核心成员小镜和小海鲜。 主播之一肖美丽参与了一次在野的登山活动。 我们聊了聊登山过程中肖美丽印象深刻的几点: 女生一起去登山居然会遇到这么密集的性骚扰。 在野的伙伴们会一起反击。 有的参与者一直在捡山里的垃圾。 我们还聊了聊组员之间的友谊,和美好的登山体验。 以及以下的问题: 为什么要做一个女子登山队? 参与“在野”和个人经历的关系是什么?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在野”和别的登山队有什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为什么“在野”能吸引到这么多参与者? 如何建立一个女性友好的空间?
 
在本期节目中,主播田左一邀请了Zudy、张累累两位女权主义者,一起跟大家探讨(吐槽)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剑桥大学、伦敦金匠学院三个不同的学校读性别研究这个专业,是什么样的体验(究竟是在学什么鬼)。 我们聊到了: - 一般如何向别人介绍性别研究这个专业? - 为什么选择了性别研究专业这个专业? - 作为性别研究专业的学生,在英国的学校、课堂里,有着怎样的体验? - 在性别研究的学习中,有什么启发让你觉得豁然开朗? - 怎么看待所谓的“理论vs.实践”的划分和对立? - 性别研究体制化有什么问题? - 一些(很重要的)补充
 
本期我们请到了两位对生育有着非常鲜活的个人经验以及特别深刻的思考的嘉宾——甘歌,美国一所大学任教的老师,三岁孩子的妈妈;锦瑟,四年级的在读博士生,两岁半的孩子的妈妈——与我们我们一起分享并探讨了女性的生育这一话题。 我们一起聊了聊: 1. 什么情况下做了生小孩的决定? 2. 整个怀孕过程中有哪些深刻的体会? 3. 生产经历是怎样的? 4. 生完孩子后与伴侣、家人、外界发生了怎样的磨合? 5. 生孩子这件事对自己的人生有什么改变? 6. 给有计划想要生孩子的女性的一些建议。 写在后面: 本期我们要向听众朋友们道个歉。有点田园希望长成大树,但目前还刚刚冒出土。本期主播和嘉宾三人在三个不同的地方,经过了很多的尝试,也没有解决录音设备的问题,所以本期节目会有很多的环境音,收音的效果也不是特别的好,还…
 
本期节目我们请到了MeToo雷闯性侵案的当事人花花,以及"女力翻转"的作者林常知,她也是曝光雷闯案的过程中花花重要的支持者和陪伴者之一。 我们一起聊了聊: 1.一年前举报雷闯时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时刻? 2.当时如何选择媒体,以及如何应对曝光后的效应? 3.事件发生后对周围的人产生了哪些影响?花花告诉同学之后有什么反应? 4.这一年里花花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5.这一年感到最绝望/失望的时刻,和感到最有力量的时刻。 6.给MeToo关注者们的建议。
 
这一集的有点田园,在肖美丽的召(qiang)唤(po)下,大家(田左一和海珠)扛着受工伤的风险看了最近热播的“大男主”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以下是三个人的叨叨: 1 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性别刻板印象。 2 历史剧、古装剧是否是历史的真实写照? 3 历史情境设定是否能为古装剧中的厌女色彩开脱? 4 用性别视角评价影视作品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这一周密集的出现了大量针对女性的暴力的新闻,特别是发生在大连的#男子当街暴打女孩#事件在微博上引发了至少60万的讨论。我们不禁会问,为什么最近这么多类似的新闻?是世道变坏了还是女性终于找到了途径来表达对性别暴力的恐惧?“有点田园”的两个主创决定一起聊聊最近爆发的女性恐慌。 我们谈到了以下几个问题: 和几年前相比“针对女性的暴力”这个话题的舆论有什么变化? 怎么看待监控视频+自媒体的传播方法? 官方主导的传播中有哪些潜在的陷阱? 女性集体的恐慌有怎样的意义?
 
第一期节目让我们先来聊聊和这个播客的名字关系紧密的“田园女权”。 “田园女权”被称为“思想毒瘤”,即“偏激”又“受害者思维”还“作死”,“不是真女权”,“把女权都搞臭了”。 该怎样理解“田园女权”?女权主义者需要清理门户吗?为什么人们如此热衷讨论“田园女权”? 我们邀请到资深的妇女权益工作者、以文风犀利著称的时评人吕频和主播肖美丽一起探讨了以上几个问题。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