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来鸿 - 北美来鸿:一筹莫展的民间营救行动

4:31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2167432 series 2355143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France Médias Monde and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一个加拿大秘密小组被曝光曾在去年11月去中国游说释放“两位迈克尔”(2 Michaels),他们在加拿大应美国请求拘押华为高管孟晚舟后第十天被中国拘捕,至今已有600多天。如何令他们早日获释,不仅是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的首要使命,也令多批加拿大人以公开或秘密方式赴华游说,结果却是越来越无望。 被关押在北京的国际危机组织东北亚高级顾问、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被关押在丹东的加拿大商人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加拿大媒体简称为“两位迈克尔”,其命运越来越多地被聚焦。六月底,《多伦多星报》揭密由加拿大执政自由党、反对党保守党及无党派人士组成的秘密小组,去年11月抵达四川成都,与没有透露姓名的中国现任及前任官员举行了多日会晤。这个小组由阿尔伯塔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侯秉东(Gordon Houlden)发起,成员有前保守党政府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John Baird)、保守党议员特德·孟席斯(Ted Menzies)、前驻华大使罗岚(Rob Wright)、前自由党内阁司法部长洛克(Allan Rock)和前外交部副部长爱德华(Len Edwards)等,尽管没有获加拿大政府资助,但渥太华不仅知悉他们的行程,还在出发前介绍了情况。侯秉东认为为达致两位迈克尓获释双方必须寻求妥协,他相信当时“有信号表明中国人愿意妥协,在他的小组离开成都前往北京的那一天,中国宣布将取消对加拿大猪肉和牛肉的进口限制”。到北京后,小组把此行结果告诉了驻华大使鲍达民,中国表明的立场是“如果加拿大释放孟晚舟,中国也将释放两名迈克尔”。 加中立法协会(Canada-China Legislative Association)也加入了拯救加拿大公民行动,协会分别于2019年1月和5月两次公开组团访问中国。第二批成员有律师出身的约瑟夫·戴(Joseph A. Day)、70岁的华裔参议员胡子修(Victor Oh)和人权法律专家独立参议员杜普斯(Renée Dupuis)等,他们在5月20日至25日去了上海和南京等地,直接向中国官员交涉两位迈克尔被捕一事。 今年5月27日,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裁决孟晚舟构成双重犯罪,面临引渡去美国的诉讼。希望落空的北京,6月19日以间谍罪起诉两位迈克尔。6月23日,康明凯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呼吁加拿大司法部长终止孟晚舟引渡案,同一天加拿大19名前政要联名致信总理杜鲁多,要求以孟晚舟换回两位迈克尔。签名者中有秘密赴华小组成员前司法部长洛克和前外交部副部长爱德华,以及前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罗伯特·福勒(Robert Fowler),他本人曾于2008年在尼日尔被绑架。6月25日,杜鲁多表示“绝对不屈服于中国压力来换取加拿大人获释”,“释放孟晚舟会让海外加拿大人更危险”。侯秉东认为6月的事态发展令妥协变得更加困难,但保守党主张的惩罚中国又不可行,因为“有更强力量和更大杠杆”的中国“很难制裁”。9月1日中国大使丛培武接受加拿大法文报纸《新闻报》专访和 9月3日中国外交部美大司司长陆慷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专访时都强调两位迈克尔被捕和孟晚舟被捕“性质完全不同,没有理由将二者联系起来”。 妥协不行强硬也不行,营救两位迈克尔的行动陷入一筹莫展之境。前加拿大外交部领事局局长帕尔迪(Gar Pardy)8月20日在《渥太华公民报》直呼《够了,为了救回人质,交赎金吧!》,他说“勒索赎金一直存在于人类历史中”,“是时候调整优先次序,牺牲某些严格的法治来挽救两名加拿大人的生命了”,“两位迈克尔被囚逼近第三年,盲目坚持的渥太华曾在迷雾中徘徊,只有改变才会获得成功,唯一的出路就是以孟晚舟换取两位迈克尔”。

101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