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work

内容由Alex Li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Alex Li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Player FM -播客应用
使用Player FM应用程序离线!

任性solo:我们有拿回生活的“魔法”|别任性151期|任性家园

34:48
 
分享
 

Manage episode 394744420 series 2838726
内容由Alex Li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Alex Li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这是一期久违的任性solo,作为2023年最后一期节目送给大家。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我在23年最后一个季度更新频率逐渐进入冬眠状态,现在也可以和大家说一声了:

我在《看理想》平台上的系列音频内容在1月4日就要上线了,这将是看理想上第一套严格意义上的性别内容。我也会为别任性的听友们准备一些购买或收听的福利。因为我一直到明年5月都会把产出更集中在看理想的内容上,所以别任性这边我可能会维持月更频率,但两边的内容也会出现一些互动交叉和番外惊喜,敬请期待!

我今天想跟大家说说2023年我体会最大的几件事,而且是结合两本书来说,由光启书局出版的两本Silvia Federici的中文译作《超越身体边界》《对女性的恐惧》。Silvia Federici就是经典的马克思主权主义著作《凯列班与女巫》的作者,我在第148期节目和Stephanie聊了这本书,相信很多人已经对她的主要理论有所了解,包括资本主义发展始于一场对妇女的战争,即16-17世纪的猎巫行动。今天提到的两本是Federici更多思想的补充和延展,每本都由几篇不长的论文或者讲演组织而成,比起《凯列班与女巫》稍好读一点,但同样是非常精彩,铿锵有力。

唯一需要提醒大家一下的是,Federici在《超越身体边界》这本里面对后结构主义对于身体的操演理论有所批评,对于她的批评大家需要批判性的看待,因为她对操演理论的理解是和butler对操演这个概念的定义有出入的。Federici自己关于女性身体,尤其是其物质性的论述其实并不一定与Butler的矛盾,而且也有很大启迪性。我们可以专注在这方面。

如大家所知,我在2023年初正式离开了北京,搬到了西南一个村子生活。这一年的生活经历总让我想到“魔法”这个词,这里的“魔法”不是指具体的神秘主义的实践(比如符咒、药剂等等),而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和Federici所说的女巫和魔法一脉相承:她阐释了,被猎杀的“女巫”并不是因为真的具有超现实能力的魔法,而是因为在土地私有化、货币经济取代社群经济、一切劳动都商品化和市场化种种过程中,被视为不服从的、抵抗性的、难以被纳入和同化,并对资本发展进程造成威胁和阻碍甚至破坏的女性;而当时被努力抹除的“魔法”就是指前资本主义时代的种种人际关系、社群实践、人对动物和自然的共生性理解,这些在当时都是一种普遍的女性行为方式,也就是妇女权力的基础和和抵抗的条件。这就是资本主义为了自己积累目标必须铲除的,也就是现在的我们,包括重新自称“女巫”的新一代女性们想要重建的。

而我在近一年村里的生活中,开始切身体会到这种“魔法”的解放性力量,尤其在关于“工作”和“女性联结”这两方面。我知道这些思考还刚刚开始,今天和大家分享一点初步的所想。

本期的文字版会发布在"别任性Be A Dodo"的公众号上。尾部还有送书彩蛋🎉!别错过。

欢迎来到《别任性》—— 从性别视角看一切。

我有“爱发电”啦:https://afdian.net/a/bierenxingbeadodo

我也有Patreon啦:https://www.patreon.com/beadodo

另外别任性粉丝群有二群了。添加方式:加Beadodo,回答验证问题:你印象最深的一期节目是哪期?


时间点:

04:30 关于“工作”(部分节选)

再说回开头大家对新村民生计的好奇,这背后也是我们常规的资本主义的工作逻辑。我们觉得必须“工作”才能拿到工资,才能生活,这其实是一种资本主义制造的谎言。用Federici的话说,作为劳动者,我们都是被控制和剥削的,而且我们和资本的关系”被完全神秘化了。工资制造了一种公平的假象:你劳有所得,如此一来你和你的老板就两清了。然而事实上,与其说工资是支付了你的劳动,不如说工资是为了隐藏那些无偿劳动带来的利润。”延长工时、降低工资、最大化积累无偿劳动,才是资本主义的梦想。事实上,当我们可以脱离这个制度,并拥有自己可以直接用于生产的资源和手段,我们的劳动不是为了工资,而是直接用于自己的需求满足,就像土地里长出的菜,和自己建造的房子。物质本身其实永远是富足的,是充分的,足够的,如很多原住民文化,我们不需要出卖自己、竞争、占领、侵略ta人,也能够满足生活所需。这也就是在前资本主义时代的人群生存模式,与人们惯性的观念相反,那时候的生活水平和社会结构并不落后,反而在很多方面更公平和平等,老人和生产能力相对低的人不会被排挤和淘汰,而是有自发形成的社群网络作为兜底,女人的社会地位也更高——这一点我在下一部分会再说到。

其实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办公室白领还是s工作者,人们都在追求这样的可能性:一个我们不必出卖自己也可以幸福生活的社会。这是一个需要废除所有形式的剥削的社会,但目前我们大多数人,仍然只能受限地权衡什么形式的剥削,或者什么形式的出卖身体,是可以接受的。

要创造理想的生活,我们必须先改变和工作的关系。“不改变我们如何工作,不改变我们所生产的财富如何被使用,不改变我们获取这些财富的途径的自我决定”,是不行的。而具体如何改变呢?Federici一直强调的是,我们需要与ta人联合起来,回到我们的集体力量,我们需要收回我们的再生产手段——土地、水、商品和知识的生产,以及做决策的权力,以决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健康和教育,我们想要怎样的生活和劳动,我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19:25 关于“女性纽带”(部分节选)

所以这个村子的“魔法”存在于很多新村民女性的身上,更存在于我们彼此的关系和与自然的关系中。这全部是一个整体“魔法”在其中流动,不属于谁也属于所有人。只要我们心怀善意和敬意地看待自己和身边的生灵,魔法就降临在你的话语里。如《对女性的恐惧》书中一个妇女说的,魔法就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

再强调一下,请大家别把我说的这些内容当作对本村的彩虹屁照单全收。我知道对于这个村子,大家会因为我节目里的内容产生一定期待,但是也请谨慎。这期内容更准确的说是我自己的一个读书笔记,一篇很任性也可能过于形而上的杂记心得,请别当做一篇关于村子生态的人类学调研报告来看。可以有保留的参考,但是我只能对我个人的体验负责,无法对你的体验负责。我当然欢迎大家探索这种生活方式,但我不是导游更不是本村的宣传代表,请不要把我作为你是否在这里生活的决定因素,这里是否适合你,是只有你自己能做的决定。

最后和大家分享我的新年心愿:我希望在2024年能够进一步少工作,只做想做的工作,有意义的工作,不为钱而工作。我希望在2024年多劳动,让身体更强壮,增长干活的能力和智慧,做一个更能自足的人。我希望在2024年以Federici所说的“欢乐的精神”(joyful spirit)坚持做我认为重要的事,我很清楚我是需要信念和使命感的,但这不应该成为负担和消耗,而是应该令人兴奋和治愈性的,否则一定哪里出了问题。我觉得选择来到这个村子生活是正确的,因为我在逐渐重新拿回“生活”本身。无论我们身处什么样的战斗中,生活永远是最首要的任务。所以对近几年因为种种战斗和创伤而失去生活感的伙伴们,欢迎你来村子走走,我们可以坐在火堆边取暖、喝酒、唱歌、分享当季的水果,你会重新想起联结和信任带来的温暖,以及自己不需要独自一人与世界作战。

那么你的2024年有什么愿望吗?欢迎你分享在小宇宙评论区。我会在两周后选取四名听友送去《超越身体边界》和《对女性的恐惧》各一本。感谢光启书局。

祝大家新年快乐,明年见!

Get bonus content on Patreon


Hosted on Acast. See acast.com/privacy for more information.

  continue reading

152集单集

Artwork
icon分享
 
Manage episode 394744420 series 2838726
内容由Alex Li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Alex Li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这是一期久违的任性solo,作为2023年最后一期节目送给大家。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我在23年最后一个季度更新频率逐渐进入冬眠状态,现在也可以和大家说一声了:

我在《看理想》平台上的系列音频内容在1月4日就要上线了,这将是看理想上第一套严格意义上的性别内容。我也会为别任性的听友们准备一些购买或收听的福利。因为我一直到明年5月都会把产出更集中在看理想的内容上,所以别任性这边我可能会维持月更频率,但两边的内容也会出现一些互动交叉和番外惊喜,敬请期待!

我今天想跟大家说说2023年我体会最大的几件事,而且是结合两本书来说,由光启书局出版的两本Silvia Federici的中文译作《超越身体边界》《对女性的恐惧》。Silvia Federici就是经典的马克思主权主义著作《凯列班与女巫》的作者,我在第148期节目和Stephanie聊了这本书,相信很多人已经对她的主要理论有所了解,包括资本主义发展始于一场对妇女的战争,即16-17世纪的猎巫行动。今天提到的两本是Federici更多思想的补充和延展,每本都由几篇不长的论文或者讲演组织而成,比起《凯列班与女巫》稍好读一点,但同样是非常精彩,铿锵有力。

唯一需要提醒大家一下的是,Federici在《超越身体边界》这本里面对后结构主义对于身体的操演理论有所批评,对于她的批评大家需要批判性的看待,因为她对操演理论的理解是和butler对操演这个概念的定义有出入的。Federici自己关于女性身体,尤其是其物质性的论述其实并不一定与Butler的矛盾,而且也有很大启迪性。我们可以专注在这方面。

如大家所知,我在2023年初正式离开了北京,搬到了西南一个村子生活。这一年的生活经历总让我想到“魔法”这个词,这里的“魔法”不是指具体的神秘主义的实践(比如符咒、药剂等等),而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和Federici所说的女巫和魔法一脉相承:她阐释了,被猎杀的“女巫”并不是因为真的具有超现实能力的魔法,而是因为在土地私有化、货币经济取代社群经济、一切劳动都商品化和市场化种种过程中,被视为不服从的、抵抗性的、难以被纳入和同化,并对资本发展进程造成威胁和阻碍甚至破坏的女性;而当时被努力抹除的“魔法”就是指前资本主义时代的种种人际关系、社群实践、人对动物和自然的共生性理解,这些在当时都是一种普遍的女性行为方式,也就是妇女权力的基础和和抵抗的条件。这就是资本主义为了自己积累目标必须铲除的,也就是现在的我们,包括重新自称“女巫”的新一代女性们想要重建的。

而我在近一年村里的生活中,开始切身体会到这种“魔法”的解放性力量,尤其在关于“工作”和“女性联结”这两方面。我知道这些思考还刚刚开始,今天和大家分享一点初步的所想。

本期的文字版会发布在"别任性Be A Dodo"的公众号上。尾部还有送书彩蛋🎉!别错过。

欢迎来到《别任性》—— 从性别视角看一切。

我有“爱发电”啦:https://afdian.net/a/bierenxingbeadodo

我也有Patreon啦:https://www.patreon.com/beadodo

另外别任性粉丝群有二群了。添加方式:加Beadodo,回答验证问题:你印象最深的一期节目是哪期?


时间点:

04:30 关于“工作”(部分节选)

再说回开头大家对新村民生计的好奇,这背后也是我们常规的资本主义的工作逻辑。我们觉得必须“工作”才能拿到工资,才能生活,这其实是一种资本主义制造的谎言。用Federici的话说,作为劳动者,我们都是被控制和剥削的,而且我们和资本的关系”被完全神秘化了。工资制造了一种公平的假象:你劳有所得,如此一来你和你的老板就两清了。然而事实上,与其说工资是支付了你的劳动,不如说工资是为了隐藏那些无偿劳动带来的利润。”延长工时、降低工资、最大化积累无偿劳动,才是资本主义的梦想。事实上,当我们可以脱离这个制度,并拥有自己可以直接用于生产的资源和手段,我们的劳动不是为了工资,而是直接用于自己的需求满足,就像土地里长出的菜,和自己建造的房子。物质本身其实永远是富足的,是充分的,足够的,如很多原住民文化,我们不需要出卖自己、竞争、占领、侵略ta人,也能够满足生活所需。这也就是在前资本主义时代的人群生存模式,与人们惯性的观念相反,那时候的生活水平和社会结构并不落后,反而在很多方面更公平和平等,老人和生产能力相对低的人不会被排挤和淘汰,而是有自发形成的社群网络作为兜底,女人的社会地位也更高——这一点我在下一部分会再说到。

其实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无论是办公室白领还是s工作者,人们都在追求这样的可能性:一个我们不必出卖自己也可以幸福生活的社会。这是一个需要废除所有形式的剥削的社会,但目前我们大多数人,仍然只能受限地权衡什么形式的剥削,或者什么形式的出卖身体,是可以接受的。

要创造理想的生活,我们必须先改变和工作的关系。“不改变我们如何工作,不改变我们所生产的财富如何被使用,不改变我们获取这些财富的途径的自我决定”,是不行的。而具体如何改变呢?Federici一直强调的是,我们需要与ta人联合起来,回到我们的集体力量,我们需要收回我们的再生产手段——土地、水、商品和知识的生产,以及做决策的权力,以决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健康和教育,我们想要怎样的生活和劳动,我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19:25 关于“女性纽带”(部分节选)

所以这个村子的“魔法”存在于很多新村民女性的身上,更存在于我们彼此的关系和与自然的关系中。这全部是一个整体“魔法”在其中流动,不属于谁也属于所有人。只要我们心怀善意和敬意地看待自己和身边的生灵,魔法就降临在你的话语里。如《对女性的恐惧》书中一个妇女说的,魔法就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

再强调一下,请大家别把我说的这些内容当作对本村的彩虹屁照单全收。我知道对于这个村子,大家会因为我节目里的内容产生一定期待,但是也请谨慎。这期内容更准确的说是我自己的一个读书笔记,一篇很任性也可能过于形而上的杂记心得,请别当做一篇关于村子生态的人类学调研报告来看。可以有保留的参考,但是我只能对我个人的体验负责,无法对你的体验负责。我当然欢迎大家探索这种生活方式,但我不是导游更不是本村的宣传代表,请不要把我作为你是否在这里生活的决定因素,这里是否适合你,是只有你自己能做的决定。

最后和大家分享我的新年心愿:我希望在2024年能够进一步少工作,只做想做的工作,有意义的工作,不为钱而工作。我希望在2024年多劳动,让身体更强壮,增长干活的能力和智慧,做一个更能自足的人。我希望在2024年以Federici所说的“欢乐的精神”(joyful spirit)坚持做我认为重要的事,我很清楚我是需要信念和使命感的,但这不应该成为负担和消耗,而是应该令人兴奋和治愈性的,否则一定哪里出了问题。我觉得选择来到这个村子生活是正确的,因为我在逐渐重新拿回“生活”本身。无论我们身处什么样的战斗中,生活永远是最首要的任务。所以对近几年因为种种战斗和创伤而失去生活感的伙伴们,欢迎你来村子走走,我们可以坐在火堆边取暖、喝酒、唱歌、分享当季的水果,你会重新想起联结和信任带来的温暖,以及自己不需要独自一人与世界作战。

那么你的2024年有什么愿望吗?欢迎你分享在小宇宙评论区。我会在两周后选取四名听友送去《超越身体边界》和《对女性的恐惧》各一本。感谢光启书局。

祝大家新年快乐,明年见!

Get bonus content on Patreon


Hosted on Acast. See acast.com/privacy for more information.

  continue reading

152集单集

所有剧集

×
 
Loading …

欢迎使用Player FM

Player FM正在网上搜索高质量的播客,以便您现在享受。它是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适用于安卓、iPhone和网络。注册以跨设备同步订阅。

 

快速参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