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6 音乐人刘敏:我想做一个“终身学习者”

1:32:37
 
分享
 

Manage episode 280386806 series 2838726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Alex Li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今天的嘉宾是音乐人刘敏(@Lumi刘敏),乐队重塑雕像的权利和 TrembLe MiX 的成员,另外一位嘉宾是心理咨询师 Steve(@史秀雄Steve)。

​这个奇特的组合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又聊了什么?

想听刘敏的新作品请关注 @TrembLe MiX 公众号。


收听平台:| 网易云音乐 | 喜马拉雅 | Himalaya | BIE网站 | Apple Podcast | Spotify | 其他泛用性客户端(如 小宇宙、Pocket Casts)| 搜索 “别任性”

RSS 订阅:https:别//feeds.acast.com/任public/shows/性bierenxing(去掉 “别任性” 三字)

注:如果你在苹果 PODCAST 上订阅的《别任性》集数不全或者很久没更,那说明这不是正确的 RSS。请用上方这个新的独立 RSS 添加并订阅。如果你是海外苹果 ID,现在应该能搜到另一个新的 “别任性”,是未阉割并集数全的;但如果你是墙内 ID,如果还搜不到,就只能再等等了,或者小宇宙上也找得到。


01:28 重塑在《乐夏2》夺冠后,Steve 在微博上写了一篇认真的小作文,圈了刘敏;对心理学很感兴趣并读过 Steve 书的刘敏回复了 Steve;然后我们围观了一下,攒了一个局

03:50 中村修二:“当今社会需要的是具有创造力、充满好奇心并能自我引导的终身学习者”,这能很好的代表刘敏对教育的态度

08:20 从现有教育体制中 “退赛” 对大部分本国孩子来说是一种奢侈

高中叛逆少女刘敏对做音乐从来没有犹豫过:翘课,自学吉他和乐理,和她的第一支朋克乐队 U235

刘敏有好几位家人热爱音乐,她自己创作的第一首歌曲叫做《小青蛙》,后来初中因为 Beyond 学起了吉他

10:30 做音乐的满足感是做其他事情无法替代的,其实很少人有这么明确的 passion

12:25 项飙那篇 关于内卷的文章,与中村修二对东亚教育的观点如何发生对应?“竞争消耗了无谓的能量,比如 Depeche Mode 和 The Cure 共享一个团队,所以一支乐队出唱片的时候另一支乐队就休息,并不用浪费精力在恶性竞争上“,而现实中我们普通人的竞争因为在取悦一个规则的制定者,一个第三方权威,反而两败俱伤

15:20 “我从来没有上过班,我不能做一个机器“,但如果非要上一个朝九晚五的班,刘敏会做什么?

16:10 对规则的拒绝就是一种反抗

19:10 刘敏大学念了一年辍学去了南京(U235 时期),“其实如果当时有更好的环境让我学到想学的音乐知识,我也会去学校,但是当时的情况是我必须这么选择,否则就会干扰我学习和创作音乐“

21:30 《乐夏2》夺冠对刘敏来说意味着什么?“惊喜谈不上,意外是有的“,夺冠了的话,说明 “包容性是有的,创作者坚持做自己的东西也是可以的

23:40 “我最满足的时刻来自,比如我完成了一首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喜欢的,就像是我的一个孩子一样”,但创作并不存在完美的,现在重听旧的作品会怎么想?

25:30 2020年让很多人感到迷茫,但刘敏不迷茫,“更多人有时间静下来回归自我,是好事”

27:30 什么样是地道的川菜,和地道的摇滚?关于 “差异性”、“同一性”、“标准化“,小众审美与教育的联系,“教育成了一种管理工具”

32:20 什么是成功?别人觉得我很厉害但我觉得自己很差,那是成功吗?如果别人觉得我很差,但我认可自己,那是成功吗?

34:00 “我情绪起伏很大,但同时可以用理性来引导情绪“;“我的左脑和右脑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但是可以共存

38:40 从偏朋克到后朋克到电子,重塑的音乐风格变化跟个人的性格成长和变化有关

40:18 刘敏欣赏的 “女性创作“,不一定和生理的女性身份有关,而是带着一种 “女性气质”,不是 “外在的性别化”,所以喜欢 Little Dragon 、Blonde Redhead、Aurora,也喜欢 David Bowie、David Sylvian,和 Michael Rother

42:20 在一个性别尚不平等的结构性现实面前,个人层面的自我认知和自我开发,“把个体化发展到极致”,或许是一个值得尝试的解决方案;但是除此之外,性别问题还有其他层面,所以 “你不能只是自己闷头做,该说的我会说(或者写进歌里),还是有引导的责任在里面的。”

47:30 流量时代产生的 “垃圾”,有存在的价值么?

51:30 横向联想到暴食症,再到《千与千寻》的无脸人:暴食可能是源于自我意识的缺失,感知不到自己,所以想不停的扩张(身体和意识的)边界

54:30 刘敏不做灵修或冥想,因为 “不满足于这种方法“,“每件事情对我都是修,包括刷牙和做音乐”

55:40 “人类的语言是拿来产生误解的,音乐才是通用的语言”;“语言功能在左脑,那如何去描述发生在我们右脑的感知呢?”

58:25 那么一个 “好老师” 应该是什么样子?

61:20 联想第二波:从学生,到 battery chicken,到自由主义和大工厂,以及 PBRF(Performance Based Research Fund)—— 现在大学教师和学生一样,也成了大工厂里的一颗螺丝钉,受制于同样标准化、一体化的评判指标,“教书成了一门生意”

63:30大众和小众的区别,就是目的性:小众的意思就是,标准在自己手上,至于结果能不能被大家接受,并不是评判标准,即使这个作品的确被大众接受了,也不代表它是大众的,因为目的不是这个”;但当 “小众作品被大众看到了价值,是有意义的”,比如 Kraftwerk、David Bowie、Lou Reed 等人的作品

68:00 TrembLe MiX 是刘敏的双人音乐组合,不同于重塑,是一个她自己主导歌词创作和演唱的项目

69:20 TrembLe MiX 的创作是什么样子?“看天发呆的时候,觉得天空像海洋,飞机像鲸鱼,就把它写下来” + 灵魂拷问:“你现在不看天了吗?”

71:15 停下来享受自然美好景观的冲击,可以重新 "校准“ 大脑,也是发掘和塑造新的神经回路(即上次被嘉宾 Jess 评价 “直男大脑” 之后,我又收获了刘敏的 “左脑型人” 认证 )+ 大脑下雪、阿兹海默症、play therapy、“当天空出现双彩虹,难道不应该停车下来看看吗?”

75:30 对人生的紧迫感和资源匮乏感,造成了扭曲的主流教育模式和观念,听过教育机构 “就怕学霸过寒假” 的宣传语吧?

80:20 我们都需要归属感吗?自己走自己的路,会孤独吗?其实,如果你专注选了一个方向,才更可能找到伙伴,“如果你哪个方向都可以,别人为什么要选择你呢?”

83:20 可能,对于在一个领域深耕的人,并不需要 “忍受孤独” 或者 “富有勇气和毅力”,因为对 ta 来说,“这些都不是负担,而是很爽”

86:20 刘敏会如何介绍自己的音乐?(请大家关注 @TrembLe MiX 公众号,新作品的 demo 都在上面)

87:20 “上乐夏是抱着一个体验人生的态度上的“,想看看 ”当你面对一个挑战,你会怎么面对,怎么处理”

89:38 一个无聊小彩蛋


Tracklist:

重塑雕像的权利 - Red Rum Aviv

重塑雕像的权利 - If the Monkey Becomes (to be) the King

TrembLe MiX - Soul (demo)

TrembLe MiX - Love's Fantasy (demo)

以及来自刘敏提到的音乐人/团体的:

Kraftwerk - The Robots

Little Dragon - High

Michael Rother - Dreaming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Venus in Furs


头图摄影:张笛



See acast.com/privacy for privacy and opt-out information.

83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