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7:两个性别理念传播者的15岁、20岁、25岁和后来

1:10:09
 
分享
 

Manage episode 280386805 series 2838726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Alex Li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欢迎来到第77期《 别任性 》,这期我去 Ashley(@桔子酱Ashley)的电台 OutChina 做客,跟她交换了一下简化生命史:15岁、20岁、25岁,以及30岁(Ashley 还没到)的时候,我们都在干嘛?

在 Ashley 的真诚发问下,我关于自己说得有点多,其实没啥意思,但如果你好奇一个人可能是如何进入女权主义研究的,以及一个人为何曾经会说出 “我想做中国第二个李银河” 这等蠢话,可以一听。

OutChina 是一个聚焦中国 LGBTQ 人群的访谈节目,欢迎在各个播客平台上搜索订阅。谢谢 Ashley!


收听平台:| 网易云音乐 | 喜马拉雅 | Himalaya | BIE网站 | Apple Podcast | Spotify | 其他泛用性客户端(如 小宇宙、Pocket Casts)| 搜索 “别任性”

RSS 订阅:https:别//feeds.acast.com/任public/shows/性bierenxing(去掉 “别任性” 三字)

注:如果你在苹果 PODCAST 上订阅的《别任性》集数不全或者很久没更,那说明这不是正确的 RSS。请用上方这个新的独立 RSS 添加并订阅。如果你是海外苹果 ID,现在应该能搜到另一个新的 “别任性”,是未阉割并集数全的;但如果你是墙内 ID,如果还搜不到,就只能再等等了,或者小宇宙上也找得到。


02:10 Alex 的15岁:《东宫西宫》、正义感小P孩、耽美,以及为什么现在觉得已经不需要 “第二个李银河” 了

04:20 Ashley 的15岁:第一次被女孩吸引,性别意识启蒙妈妈,在女权方面不需要开悟,但性少数身份还在纠结

05:10 Alex 的20岁:没有高考,本科专业为什么放弃了念广告,为什么选了心理学,又为什么不再喜欢心理学,本科之后做了什么工作

08:40 Ashley 的20岁:高考是至今的噩梦,本科学法语,大三作为交换生在法国念政治的时候突然 “开窍”了,在此之前身份认同并不好,觉得 “我跟我女朋友和另一个朋友是上海仅有的同性恋”

当你对自己的身份很羞耻的时候,是不会主动去寻找信息的“,即使这是已经2011年的上海。

而在法国的时候,性别和女权相关的哲学和思想是 “浸润在生活中的”,”自我感觉太好了”。

20岁是身份认同的飞跃,回到上海之后,才发现了本地的拉拉社群,也终于跟父母出柜成功(18岁的时候出柜过,但失败了)。

13:20 Alex 的25岁:戒毒所的工作体验如何;这段经历对性格发展有什么影响:边界感、自我确认感、沟通方式;为什么终于决定告别这份工作?

在戒毒所工作两年之后,决定硕士还是要念性别和女权相关:“盘了一盘,发现即使有一些东西想学,可能是7分8分那么想学,但性别研究根本都不在这个评分系统内,而无论别的分数多高,不选这个我知道我会后悔”,虽然也不知道学了它能干嘛

20:20 Ashley 的25岁:在大三密集吸收性别理论后,23岁(因为当时的女朋友)去了美国学 Communication Management,但没有兴趣;在洛杉矶 LGBT 中心做志愿者,接触到很多运动家,在运动层面收到冲击:“我就是一个高举理想主义大旗,而双脚精明地留在现实的俗人”

想做点什么,于是和当时女朋友开始拍一些和 LGBTQ 的短片,然后有了 OutChina 的项目(也有网站),从墙外角度展现中国性少数

作为摄影加入 The Advocate,是一个左到不能再左,彩虹到不能再彩虹的媒体,直到25岁,因为 “身份的失衡感“ 和对于这个工作环境对 “政治正确” 的态度,以及其他原因,辞职回到国内

“我在美国媒体公司做事情是锦上添花,而在中国做 OutChina 是雪中送炭”

26:30 Alex 对西方的大学环境有同样的警惕和反思:自我感动的情绪,同温层,以及对于自己 “中国人” 身份的重新认识,不想再通过西方视角去思考

但回国后,面对审查和环境的同化,Ashley 仍然感到分裂

30:30 媒体和用户的关系已经完全变了:用户要什么我们就得喂什么??一定要这样吗?媒体还可以做引导和教育吗?怎么做有效的传播?

“你曾经抱有的原则性的东西,随着在国内时间变久,多大程度上会一点一点流失?” 是我变得宽容了?还是我被同化了?

35:20 Alex 的30岁:为什么读博?读完为什么回国?又为什么离开学校做媒体?

回来第一年,感觉 “非常对”,但 “我还是在一个 bubble 里面吧,在国内换一个工作环境我可能无法幸存”

40:20 Ashley 回国后在一个自媒体工作,可能也是在一个 bubble 里面,多一半的同事是性少数,免于同龄人在别的工作环境可能遇到的一些不友好评论

42:10 Alex:小环境是友好的,但如果在大环境保持敏感度?关于自我审查:“用尊严换安全“

“别的女孩” 的受众人群是什么样的人;“我想做一个传播者,我不是来服务你的”

47:10 Alex 的个人身份认同是 LGBTQ 里的 Q,为什么是这个?需要去解释吗?怎么解释?(还有非常 “西化” 的彩虹小组开会是什么架势?

51:40 关于北方公园这篇采访里提到的困惑,如何维持身份的稳定性,和做突破的需要?进入一个性别 NGO 做话题 “出圈”,和加入一个公众媒体平台做 “私货”,有什么不同?(cue 了一下 曹导,请听74期)

Queer 也是一个有策略价值的标签,因为可以横向跨越性取向的限制,联合更多人,建立一个更大的社区感;多元成家是什么意思,和与酷儿的关系

57:20 “我对人性悲观,但对理念不悲观”, 说这句话除了单纯耍帅,还有什么意思?

Ashley 看起来是一个外向的人:“因为我把对人的期待降到了无望的初始值,所以当我每得到一点东西都会开心”

61:30 Alex 现在更加不认为自己配做 “媒体人” 了,为什么?

64:30 为什么把身份比作衣服?比起有若干标签,更希望自己 “什么都不是”,这样反而更能走些野路子

用 “我想做什么” 引领自己,而不是 “我想做一个什么行业的人”

66:50 最后关于审查,“不仅关乎媒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而是会影响到每日非常细微的决定和感受”,但是有墙就会让人更加有冲动去突围


See acast.com/privacy for privacy and opt-out information.

86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