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9献祭、割舌与神话,用左手写作的疯女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盲刺客》

1:39:16
 
分享
 

Manage episode 320682473 series 2860038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阿酌 & Gandalf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照片是幸福的,而故事不是。幸福是一座围着玻璃围墙的花园:没有进来或出去的途径。天堂里没有故事,因为那儿没有旅行。是丧失、悔恨、苦难和渴望驱赶着故事,让故事沿着它崎岖的道路前进。”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盲刺客》


主播:阿酌 / Gandalf


内容摘要:

1.第一个“疯女人”的童年阴影:《半生缘》里被关在阁楼上的顾曼桢

2.无处不在的监控与表演:精神病院如何用规训惩罚你的创伤?

3.为什么《盲刺客》堪称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最酣畅的炫技之作?

4.情爱、侦探、悬疑、科幻、回忆录……《盲刺客》到底嵌套着多少种故事?

5.蔡斯家族的发迹史背后为什么会隐含着加拿大的国家史?

6.加拿大的身份困境:距离天堂太远,距离美国太近

7.《盲刺客》里主人公的四角关系(艾丽丝、劳拉、理查德和艾利克斯)体现的核心概念:女性的献祭

8.“盲刺客”到底是谁?为什么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是盲刺客?

9.“被割掉舌头的新娘”有什么意义?为什么每一个蔡斯家的女性都是“被割掉舌头的新娘”?

10.“疯女人”的焦虑和愤怒:在父权制的系统里,女性作家不得不承受“自己被规定成什么”和“自己究竟是什么”的分裂感。

11.阿特伍德式疯女人的反抗:一只永远不会停止书写的“左手”

12.如何打破难以逃脱的神话?阿特伍德的回答是:成为神话的创作者

13.《盲刺客》里的女性群像如何传承世纪之交的抗争与命运?


参考书目: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盲刺客》、《使女的故事》

张爱玲《半生缘》

桑德拉·吉尔伯特、苏珊·古芭《阁楼上的疯女人》

Wilson, S. R. (2002). Margaret Atwood and popular culture: The Blind Assassin and other novels. The Journal of American Culture, 25(3/4), 270.

Bouson, J. B. (2003). “A Commemoration of Wounds Endured and Resented”: Margaret Atwood's The Blind Assassin as Feminist Memoir. Critique: studies in contemporary fiction, 44(3), 251-269.

Tolan, F. (2007). Margaret Atwood: feminism and fiction (Vol. 170). Rodopi.

Macpherson, H. S. (2010). The Cambridge Introduction to Margaret Atwoo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使用音乐:

Fritz Kreisler - Liebsleid


关于我们:

微博/公众号:痴人之爱podcast

如果您喜欢并愿意支持我们的节目,欢迎为我们发电https://afdian.net/@chirenzhiai

83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