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电Special《会饮篇》II:短短开篇中关于爱的奥秘 VOL.52

1:01:51
 
分享
 

Manage episode 291454766 series 1923481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翻转电台Flipradio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我们继续进行《会饮篇》的学习,但今天我们还不进入会饮的具体关于爱的讨论,今天我们单单来看会饮篇的开篇,来探索开篇中蕴含的奥秘。

今天的内容包括:

1 从法勒鲁姆去雅典意味着什么?

2 为何有那么多人在问关于会饮的问题?

3 为何那么多人都误解会饮发生在最近?

4 阿波罗多洛斯为何反复强调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5 为何他反思自己的以往,认为做哲学不应该

6 为何有说法认为“智慧使人软弱”?

希望我们能够更加懂爱。也相信爱。

附开篇文本:

阿波罗多洛斯:实际上,我已经准备好回答你的问题了。前几天我碰巧要从我位于法勒鲁姆的家去城里,一个我认识的人从后面看见了我,大老远地叫我。他喊道(扯着嗓门用开玩笑的口吻):

“嘿,从法勒鲁姆来的人!你! 阿波罗多洛斯,能等我一下吗?”

我停了下来,等着他。

他说:“阿波罗多洛斯,我刚才一直在找你,想让你告诉我在阿伽松家举行的聚会上发生的故事。苏格拉底、亚西比德等人都参加了那次晚宴。他们在关于爱的发言中都说了什么?有个人从菲利普的儿子菲尼克斯那里了解了一些,我听他说了;但他说你也知道那次晚宴。他讲述的内容不够确切。请告诉我你知道的东西吧。苏格拉底是你的朋友,要复述他说的话,没有人比你更有权利了。不过,开始讲之前,”他补充说,“先告诉我:你当时在场吗?”

“你得到的肯定不是精准的复述,”我回答道,“你以为这次聚会是最近发生的,连我也参加了。”

“是的,我确实这样认为,”他说。

“你怎会这样认为呢,格老孔?阿伽松已经有很多年不在雅典住了,而我开始和苏格拉底交往,把追随他的一言一行当作我的职业,还不到三年时间,你难道不知道这些吗?那之前我经常漫无目的地闲逛。我自认为在做一些重要的事,但其实我当时处于最可悲的境地——就像你现在这样!——认为哲学是我最不应该做的事。”

“别取笑我,”他说,“告诉我这次聚会是什么时候举办的吧。”

“那时你和我都还是小孩子,”我说,“阿伽松的第一部悲剧得了奖。他和他的伙伴们举行了祭祀盛宴,庆祝他们的成功,聚会就发生在次日。”

“所以确实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说,“是谁告诉你这件事的,是苏格拉底自己吗?”

“当然不是了!”我说,“和告诉菲尼克斯的是同一个人,是居达塞奈乌姆一个叫阿里斯托得摩斯的矮个子,他总是光着脚走来走去。他当时参加了那次聚会,我想他是苏格拉底当时最狂热的崇拜者之一,不过,我后来就他告诉我的一些要点问了苏格拉底,他证实了阿里斯托得摩斯的说法。”

“来吧,”他说,“你把这些再给我讲一遍吧。在去城邦的路上,我们正好可以边走边说。”

于是我们一起走的时候就谈了这些,所以正如我一开始说的,我已经准备好了。如果需要给你讲一遍,我也会那样做。实际上,每当我讨论哲学或听他人讨论哲学时,我都会得到极大的愉悦,更不用说从中受益了。但至于其他类的讨论,尤其是像你们这样的富商的谈话,我感到索然无味,为你和你的朋友感到可惜,因为你们自认为在做一些重要的事,其实不然。可能你觉得我是个失败者,不中用 ,我却认为你是自以为是。我不仅认为你是个失败者,而且我知道你就是。

朋友:你总是这样,阿波罗多洛斯。你总是贬低自己,贬低其他人。你似乎相信除了苏格拉底,其余所有的人都处于悲惨境地,首当其冲的就是你自己。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软蛋”这个绰号的。你在说话时,总是现在这个样子,残酷地攻击你自己和所有人——只有苏格拉底除外。

阿波罗多洛斯:我亲爱的朋友,很明显,如果我对自己和你持有这种看法,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

朋友:阿波罗多洛斯,我们现在实在不值得为此争论。请按照我的请求,告诉我谈话的进展如何。

718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