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电问答 • 48 | 我们需要自然美吗?人与自然美的关系

1:00:40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9668268 series 1923481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翻转电台Flipradio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问题是: 我是一个气象爱好者,从没有怎么接触网络社交的时候就对台风有强烈的兴趣,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 我是沿海人,在亲身体验台风的时候常常会感觉到自身界限的消弭或者说是个体的极端渺小,然后陷入到一种(与社会伦理等无关的)对于自然本能性臣服或者说膜拜的激动里,这种激动往往是和恐惧交织的,但不可否认我“非常喜欢”台风带来的自然力量感,哪怕是单纯看云图我都会感慨它的宏大。您在神话复归的那部分提到了原初神话以及尼采的酒神性质,我想提问的是: 科学(预报和防灾措施等)的进步和祛魅让我们知道“哪怕来了台风也没有关系”,于是便能以一种更安全的立场来审视自然了,包括对于引力波、黑洞等等远大于人类尺度的事物引起公众舆论讨论的时候,都随处可见这种自然狂热和浪漫主义,这是否可以视为一种自然的、本能的审美观的回归呢? 因为据我所知虽然康德有肯定自然美的思想,但是这种审美曾经被黑格尔主义断绝过,直到19世纪末才开始逐渐有学说反对这种对自然美学的边缘化,想问问小李老师对自然/天体美学借助科学进程复兴并传递到公众领域的现象的看法。 台风让人消弭,雪山让人圣洁,旷野让人广阔,宇宙让人放弃人类中心主义。确实如此吗?自然美如何影响我们?这其中折射出我们的什么问题呢? 今天的内容是: •自然美日常的一种感受和语义想象 •今日自然美的浪漫主义 •康德与黑格尔不支持自然美 •反思一种纯粹观察者的自然美 •打交道的自然美:藏民的雪山美学与农民的土地美学 •生活在自然中 •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有城市美吗? •城市生活的自然美策略?

700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