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电问答 • 50 | 城市人情淡漠,就靠契约和个人自足不行吗?

1:29:52
 
分享
 

Manage episode 282619084 series 1923481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翻转电台Flipradio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问题是:

之前有一期您提到自动驾驶这类技术一定会使城市形态发生变化,比如封闭式轨道。民族国家和资本为了竞争也一定会推广诸如机器人,自动驾驶和相关的客运货运设施,以及身份识别广告推送和监控系统,并且为此大规模改变人居形态和城市空间样貌,等等。

我们也已经看到诸如摩天大楼和现代单元式公寓楼的居住形态,特别是抽离了单位制社会强制安排的熟人邻里社会成分以后,隔绝了人的空间联结。移动互联网让人宅在家里盯在屏幕,降低了人际交往需求,门禁卡等安保设施阻隔了人“非秩序”随机接触的可能性。

就连我所在的加拿大美国等被托克维尔推崇的社会资本充裕、自组织发达的地区,人们之间的横向联系也在减少,教堂失去吸引力,政党政治疲软,社会运动常态化甚至企业化,人基于共同目的的联结越来越稀缺,连同一栋楼的业主委员会都开不起来。

技术隔绝人,标准化人居环境,并且降低不确定性和自发性,最终我们都居住在技术完备的人情孤岛,是否是必然?技术消灭社会资本,是否是趋势?

这如果真的是一种必然,我们还有没有可能拒绝这种必然?城市形态应该被怎样塑造才能保留人之为人的本性,而非把人变成附着在机器上的单纯消费者、精准安置、从生到死都毫无意外的有机质?

已经散沙化的社会,如何重建社会资本?已经没有人际交往需求、拒绝方面社交的现代人还能“回去”吗?

城市,一个很难讨论的问题,人际的疏远和隔绝,原子化,几乎已经成为定局,被我们接受下来的“必然趋势”。久而久之,我们觉得挺好,依靠契约和个人独立的社会,至少边界清晰,公平高效。而人情社会,才是更加迂腐的,实际上是这样吗?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今天的内容是:

•城市的多样性重要吗?

•什么是城市的问题,什么不是城市的问题,一个亚里士多德的视角

•什么是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

•现金资本社会 vs 社会资本社会

•现金资本社会的困境

•人际社会资本的自然属性,硬边界与软边界

691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