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影响刘慈欣的人:阿瑟·克拉克,用文字转述了宇宙之广袤和深邃

1:05:45
 
分享
 

Manage episode 297757128 series 2952895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惊奇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本节目由读客文化出品,JustPod制作】

阿瑟·C·克拉克,英国科幻作家,科幻黄金时代代表作家之一,代表作有《2001:太空漫游》《与罗摩相会》《天堂的喷泉》等。

克拉克对技术持乐观的态度,也是一个和技术走得很近的作家。二战即将结束时,阿瑟.克拉克就以论文的形式提出通过地球同步卫星实现全球通信的设想,后来地球同步卫星轨道也因此被命名为“克拉克轨道”。

他对中国的科幻作家也影响巨大。刘慈欣曾称:“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对《2001:太空漫游》的拙劣模仿。”

他和斯坦利·库布里克共同创作的《2001:太空漫游》,是电影史上开创性的科幻片。

今天,他过时了吗?他的文字魅力在何处?克拉克和库布里克分歧在哪里?

这一期我们请到科幻研究学者吴岩和科幻作家刘洋,一起来聊聊伟大的阿瑟·克拉克。

【主持】

肖鼠,科幻迷、媒体人

【嘉宾】

吴岩,南方科技大学教授、科幻学者

刘洋,科幻作家、《火星孤儿》作者

【内容提要】

06:30 克拉克是改革开放后首批引进中国的外国科幻作家之一,在这之前科幻文学是“儿童读物”。

10:30 刘慈欣高考前看了《2001:太空漫游》。中国的科幻迷开始感到科幻不仅仅是关于科学的,更是关于存在的,关于人类到底要往哪里去的文学。

13:00 吴岩回忆和克拉克的通信往来,那是克拉克收到的第一封来自中国读者的信。

17:30 克拉克的语言非常有特点,最有魅力的地方,是能把宇宙的广袤、深邃和无限的神秘“转述”出来,因此翻译特别重要。

21:00 克拉克的文字有很强的把技术转化为“看得到”的场景、故事的能力,这是对中国的写作者比较有启发的地方。

26:00 今天的读者阅读克拉克不会再有当年的“惊奇感”,和几十年前的氛围不同。但克拉克最重要的部分可能不在于“惊奇感”,而在于一种神秘感,一种对宇宙的叩问,这种情绪不会过时。

29:00 克拉克和其他作家不太一样的地方是有“视觉”。

33:00 克拉克是一个世界主义者,这种倾向在作品中也可以窥见,并且他在实际生活中也是身体力行。

37:00 克拉克对技术是乐观的。他的小说中,新技术带来的问题,往往也是由技术来解决的。

40:00 黄金时代的很多作家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坎贝尔的“化身”。

45:00 库布里克找了很多科幻作家写故事梗概,最终选了克拉克的短篇《岗哨》。《2001:太空漫游》的爱好者中分为“书派”和“影派”,克拉克和库布里克在创作上也有一些分歧,但程度远没有外界传得那么严重。

49:00 电影《2001:太空漫游》的结构性非常强,像音乐一样;但是小说里没有这些。 这部电影至今仍然有很多先进的地方。

57:00 东方神秘主义对克拉克的影响,比如《天堂的喷泉》《与罗摩相会》《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

62:00 现在的太空题材电影相比几十年前更加写实。

【参考】

阿瑟·克拉克:

《2001:太空漫游》

《月海沉船》

《天堂的喷泉》

《伊卡洛斯的夏天》

《与罗摩相会》

《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

《岗哨》

刘慈欣:《三体》

艾萨克·阿西莫夫:《最后的问题》

斯坦利·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

亚历克·内瓦拉-李:《惊奇》

【音乐】

Blue Danube -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There'll Never Be Good-Bye - Minako Obata

【视觉设计】五颜六色的大亮哥

【后期制作】hotair

【制作总监】王若弛

【收听方式】

推荐您使用Apple播客Spotify小宇宙App或任意安卓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惊奇电台》,也可通过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收听。

【联系我们】

微博@读客熊猫君

微信公众号:卖书狂魔熊猫君

30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