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陈楸帆X于是:科幻小说如何思考代孕和生育

1:10:57
 
分享
 

Manage episode 283552376 series 2828427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惊奇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本节目由读客文化出品,JustPod制作】

本期惊奇电台聊聊近期网络上的一个热门:代孕和生育。

科幻作家陈楸帆在短篇小说《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中,展开了四个关于生育的故事,其中关于代孕的部分,尤为贴近现实,让我们看到在科技的参与下,人类社会的生育行为将在方方面面受到的冲击和影响。

科幻小说书写生育故事是一种传统。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现象级作品《使女的故事》(尽管阿特伍德本人似乎不愿意承认它是“科幻小说”),也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极端情形下的生育故事。

《人类之子》《异形》《黑暗的左手》《弗兰肯斯坦》……众多经典科幻文本都为我们提供过关于生育的不同面向的思考。

这很可能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其中包含了人类存在的悲剧性。

【主持】

肖鼠,科幻迷、媒体人

【嘉宾】

陈楸帆,科幻作家、编剧、翻译,《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作者

于是,作家、翻译,阿特伍德《证言》译者,播客“乒乓台”主播

【内容提要】

04:30 新闻事件中的“代孕”和“弃养”引发的争论。代孕不只是一个女性话题,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话题。

07:00 技术在人类生育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代孕只是这条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环节,不过目前人们可能还没把这个技术的影响思考清楚。

12:30 人造子宫是否会取消母职,或者会加剧父权社会的结构,还是实现性别平权,都取决于人类如何使用这些技术。人造子宫可能会取消“父母性”,但同时也可能解放和造福很多人。

19:50 陈楸帆写《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之前做了很多调查,最后使用伪纪录片脚本的形式,不同的视角和面向在“生育”这个大话题下都有呈现。

25:45 科技的介入会让我们误以为生育变成了一种“可控”的事情,而人与人之间的感同身受仍旧是不可能的。

28:40 《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中男性艺术家用亲身分娩的方式去对生育感同身受。对权力结构的挑战是技术发展的副产物。

38:30 “行走的子宫”是一个特定的设定下的标签。阿特伍德写《使女的故事》的背景。在强权背景下,任何人都没有控制自己身体的自由。

48:00 八十年代罗马尼亚和当下美国的相似故事。《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和《使女的故事》书写的两种体系下的“代孕”。不管是自由市场还是在极权背景下,总有人不得不去做这类事情。

53:00 母职的细分化在“代孕”之前就开始了,是父权社会的遗留问题。《证言》中孩子视角的母职——怎样才能判断一个人是我的母亲?

62:00 科幻小说从诞生之初就在讨论关于生育和繁衍的问题。

【参考】

陈楸帆:

《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收录于《人生算法》)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使女的故事》

《证言》

《疯癫亚当》三部曲

厄休拉·勒古恩:

《黑暗的左手》

角田光代:

《我是纱有美》

莫言:

《蛙》

玛丽·雪莱:

《弗兰肯斯坦》

阿方索·卡隆:

《人类之子》

克里斯蒂安·蒙吉:

《四月三周两天》

伊丽莎·希特曼

《从不,很少,有时,总是》

雷德利·斯科特:

《异形》

《异星灾变》

丹尼斯·维伦纽瓦:

《银翼杀手2049》

【音乐】

Chased - Adam Taylor

Solfeggio Frequencies 528Hz - Solfeggio Frequencies 528Hz

【视觉设计】五颜六色的大亮哥

【后期制作】hotair/littlerain

【制作总监】王若弛

【收听方式】

推荐您使用Apple播客Spotify小宇宙App或任意安卓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惊奇电台》,也可通过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收听。

【联系我们】

微博@读客熊猫君

微信公众号:卖书狂魔熊猫君

30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