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 王军涛谈拜登与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及对未来国际地缘政治影响

13:23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2152067 series 1319446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France Médias Monde and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离11月3号美国总统大选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选战日趋白热化。本次国际纵横节目请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王军涛先生解读此次大选中,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拜登以及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对中国问题的态度和策略有何异同以及选后政策走向将如何发展。 无容置疑,中国早已成为美国对外关系政策中最重要的轴心议题之一,美国在国际上合纵连横与中国“对抗”的局面将如何发展都会在未来将影响到地区乃至国际的地缘政治的走向。王军涛认为,大选与否,民主共和两党都已经在包括新疆,香港等诸多议题上达成了一致的强硬立场。而不管最后谁当选,都不会对目前与中国对抗的政策做出改变。 法广:您认为拜登和特朗普两个总统候选人在中国议题上有什么不同? 王军涛:我觉得最大的不同是,特朗普总统的中国政策我能看出来,但拜登如果当选,他的中国政策我看不出来。因为他现在的中国政策都是在跟特朗普总统打嘴皮战,是为了选举的需要,不让特朗普抓住他的弱点丢分,他需要针对特朗普总统的一些说法进行驳斥,但他一旦发现他的驳斥又丢分的话,就会马上做出修正。比如,两个月前,他说,特朗普总统对中国政府的一些做法伤害了美国的利益,如果他当选就会予以修正。但是他一旦发现这种说法效果不好后,就立即修正说他是要批驳特朗普,并不是说这就是错的,他并没有要去纠正特朗普总统的措施,因为他发现这些措施在两党朝野都是深得人心的。 但是特朗普就非常清楚,他要的就是一个公平贸易协定,他认为自己当选总统就是要帮助美国解决在全球化过程中美国流失的一些利益,他要把这些利益找回来。这些利益中最主要的就是美国把中国的企业和市场抢走了,他要拿回来。如果中国政府答应了,他就愿意休战。 但特朗普有个特点,他如果决定要这个东西了,就会采取极限施压,要把所有手段都用上。但由于他对其他方面并不很熟悉,所以他就把台湾和科技这些牌都打出来了,牌打出后,各个领域都有专业人士按照自己的规则运作时,实际上被特朗普打开的门将来都关不上了。所以,我觉得一旦特朗普总统连选连任,他可能还是继续主打经济牌:经济是他最关心的,为了经济的需要,他可能会决定采取和还是战的方式。但是其他的方式也可能会用象蓬佩奥国务卿这样的人——我们今天看到的对中国的围堵方式实际上是有蓬佩奥国务卿在推动的,他现在借特朗普总统的极限施压尽量往前走。 华盛顿现在有个“新鹰派”,和“老鹰派”有所不同。“新鹰派”是一批完全以美国利益为出发点,要与中国完全切割的派别,包括前段时间出来的所谓“四剑客”——蓬佩奥的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司法部长(巴尔),联邦调查局的负责人(克里斯托弗·雷),再加上国防部长(埃斯珀),他们主张对中国在各方面采取全面围堵。所以如果特朗普当选,我觉得这样的二元结构会继续存在下去:一方面,特朗普总统想要贸易,同时在各个领域对中国保持高压的姿态——极限施压;另一方面,在此基础上,从美国利益出发要和中国做切割。 为什么我说拜登的中国路线不清楚呢?因为美国民主党是一个比较讲包容的党,他们不会从自己的理念出发去解决问题。所以拜登一旦当选总统之后就会立刻和各界进行谈判。但特朗普不是这样的,他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不怕跟谁翻脸或得罪谁。但拜登不会,他如果当选了就马上会跟商界、华尔街和硅谷的高科技,工会等方面进行谈判,他拿出来的方案可能是各方面的平衡,也可能是一个大拼盘,相互矛盾,相互不一致,这是民主党的特点。和民主党相比,共和党具有坚定的原则和理念,民主党注重平衡和包容。 但是,我觉得以目前的情势看,蓬佩奥国务卿最近推出的一系列的新鹰派的措施实际上是美国的一场外交革命,修改了以前很多外交上传统的做法。让很多建制派跌破眼镜,但是这些做法已经得到两院,两党和朝野的高度共识。这样的政策在拜登当选以后也还会继续进行,因为他没有办法进行修改。而且如果现在跟中国闹翻后,美国之前最大的担心是引起全球的经济市场和自身经济的动荡,但结果却发现这些灾难都没有发生。所以,新鹰派确实揭露出来了一些问题,让所有美国人都有切肤之痛。比如巴尔部长7月16号说,苹果公司在美国趾高气昂,FBI为了审罪犯,让苹果公司交出密码解锁手机都不干,但中国政府的敏感词他们却都能接受。苹果公司对这些指责当然也有切肤之痛,他们当然也不喜欢中国政府,但是又需要中国市场。因此,美国政府现在既是批评到了一些公司,他们也都认了,因为觉得如果美国政府采取强硬的立场符合他们长远利益。如果拜登当选,我认为这种强势围堵中国的政策不会有太大问题。 还有一点也要特别注意,虽然11月3号举行大选结果出来,但一直要到明年一月中旬才交权,在此之前,如果新鹰派有机会在东海,台湾海峡或南海有一个小的军事冲突的话,就会导致中美关系不可逆转。实际上,开创了美中关系基础的老政客基辛格也已经说过,中美关系回不去了。回不到邓小平时代了。他的意思是,中美的对抗会这样走下去了。 法广:我们看到蓬佩奥国务卿目前在国际上合纵连横来对抗中国,但这应该也不是短时间内形成的战略,这或许也是长时间的美国执行的相关战略政策行动积累下来而达成的结果? 王军涛:说实话,美国在奥巴马总统执政的后期,就采取了两个对中国进行围堵的政策,一个就是对中国形成经济围堵圈的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另外就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要重返亚洲,这个实际上是在军事和政治上形成对中国围堵圈的地缘政治战略。实际上,这两个圈在特朗普当选后都被打乱了,因为他曾一度希望解脱美国责任的包袱。但是,好在美国是一个多元社会,制度也是多元的,比如国防部就绝不放弃亚太再平衡,而且在此基础上,还推出了印太战略,亚太再平衡是美国要联合南亚南海国家对中国进行围堵,但印太战略是以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为核心建立一个同盟,然后再联合韩国,甚至争取朝鲜,联合台湾和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形成一个更大的围堵圈。但这个基本上是国防部的主张,但特朗普好在不管,放手让他们去做。 在经济上,蓬佩奥国务卿也意识到,他在东南亚争取盟友的讲话和特朗普也有区别。但无论如何,国务院的专业部门确实是在做这些事情,要建立一个对中国的围堵圈。 另外,还要特别注意的是,这次内蒙古之所以闹事,是因为中国政府要开始推行语言改革,这又和(外)蒙古的一系列动作有关。蒙古共和国在之前收到苏联控制的时期,曾经用俄语的语言系统对蒙古文进行了改革,但是外蒙古放弃了,他们希望内蒙古和他们一起重新捡起传统语言,这个举动让中国很震惊。另外,(外)蒙古还将自己的领空开放给了美国,而美国可能就会在外蒙古建立军事基地和投放保护领空的武器来予以保护。但这样做无疑会对中国和俄罗斯构成威胁。 这就说明美国试图建立一个围堵圈 。另外,美国也在悄悄地进行一场辩论,讨论究竟要不要从阿富汗撤军。因为阿富汗与中国接壤,如果从阿富汗撤军,特朗普可以解脱义务,但辩护的主题是,如果美国从东亚撤出了,中国和俄罗斯是否会填补中空,这是美国很担心的地方。对特朗普来说,中俄是美国下个世纪的主要竞争对手,特别是中国,而且他说,中国是一个比前苏联更危险的敌人。如果按照逻辑,从阿富汗撤军就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地缘政治利益。我认为美国将来还会通过适度的方式回到阿富汗去,而且还会和中国争夺巴基斯坦。之前,在围堵苏联的过程中,为争取到巴基斯坦,中国和美国都下了很大的力气,因为当时中美两国处于同一条战线。但是,如果现在中国和美国要分道扬镳的话,巴基斯坦也面临着选边站队的问题。 另外,也应该注意到美国对新疆穆斯林问题如此高调予以关注的程度已超过了当年对车臣的关注,而美国同样关注车臣种族屠杀。我认为其中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是在事先布局。因为,如果中国按照习近平的意图西进与阿拉伯国家进行联合的话,那么在新疆队穆斯林的镇压就会是一个大问题。或许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联合巴基斯坦,但是土耳其可能不会同意这样的做法。所以我觉得美国现在在新疆问题上大做文章,从地缘政治上来讲有他的们的考量。 法广:是否可以说,无论拜登或特朗普谁当选可能都不会改变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及其更大的地缘政治的战略? 王军涛:不会。比如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一些中国人认为他迁就中国,但实际上,刚才讲到的美国对中国的两大策略都是奥巴马时期形成的,都对共产党造成很大的威胁,所以2016年选举中,共产党曾经一度希望特朗普当选,不希望希拉里上台,就是因为她比奥巴马更强势。 实际上,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对美国利益和国际形势看得很清楚,不同的是民主党喜欢花言巧语,共和党更加直接,所以毛泽东曾说,他喜欢直来直去的美国右派,但民主党花言巧语,有时候搞不清他么究竟在搞什么。 感谢王军涛接受法广专访,本次节目由艾米采播,感谢收听。

108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