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飞鸿 - 王毅访德:双方对峙明显

4:40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1452830 series 1325922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France Médias Monde and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中国外长王毅访问德国和欧洲,本欲营造有利于中国的气氛,但德国多份媒体认为,王毅的来访使德国和欧洲国家与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沟壑变得更为明显,德国对华政策变得有所强硬。 《时代》周报对王毅访问欧洲和德国的评语是:不怎么顺畅。王毅访问欧洲,本来是要带来好气氛。但新冠疫情、维族人状况和香港局势给双边关系带来包袱,而王毅则自己挡了自己的路。德国外长马斯也没有放过批评性话题。马斯要求中方允许联合国观察员前往观察中国在新疆关押维族人的营地,要求中国撤回港版国安法,并拒绝了中方就捷克议员访台发出的威胁。如果王毅曾希望东道主只会谨慎谈及特定话题,那他肯定失望了。德方公开谈及批评性话题,与这些话题早已成为公开话题有关。就在王毅访德当日,由来自17个国家的150名议员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在德国外交部门前举行抗议,要求中国关闭关押维族人的营地。香港最年轻的议员罗冠聪也来到柏林,呼吁人们关注中国在香港的行为。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包括德国三位人权专家和议员,即基民盟籍议员米歇尔布兰德,绿党籍议员马格丽特鲍泽和自民党籍议员吉德延森。该联盟在王毅访欧首站意大利时,也出现在罗马。在王毅访问挪威、荷兰、法国和德国时,也都一路奉陪。王毅此行本来是要阻止跨大西洋反华联盟的形成。华盛顿现在是对华强硬派掌权,特朗普政府正试图将电信市场领头羊、中国电信设备生产商华为赶出国际半导体市场。华为不仅在美国被认为有潜在的间谍嫌疑,多个欧盟国家也或多或少地将华为排除在其5G网络建设之外。德国还在犹豫中。中国政府对德国施压,要求让华为参与德国的5G建设。 《时代》周报进一步指出,欧中关系和德中关系近来蒙上了多层阴影。这不仅与中国在新冠疫情刚爆发时掩盖疫情有关,中国随后的“口罩外交”也让人感到陌生。再者,中国外交官在欧洲很长时间以来就一直使用威胁和贬损手段。除此之外,北京对维族人的广泛镇压以及对香港的压制都引起了震惊。9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和欧洲首脑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视频会议。王毅此行本来应在欧洲营造有利于中国的气氛,为欧中峰会做准备。但不仅是伴随他此行的公民抗议应该打破了他的计划,而且王毅自己的行为也阻碍了自己。在巴黎,王毅怀疑新冠病毒是在中国首发。在挪威,王毅警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香港将不利于“健康和稳定的双边关系”。最后,他还对欧盟小成员国捷克发出了威胁。人们期望的欧中投资协议还是很遥远,因为中方始终拒绝为经济互惠的市场关系提供担保。从以上各点可以看到,王毅此行收获不佳。也许,他留在北京会更好。不过,王毅此行让不少欧盟国家更清晰地看到了中国外交政策的实质。 德国《星星》周刊对王毅访德的评语是:德国外长马斯和中国外长王毅全都走对峙路线,双方都对外交没兴趣。他们显示了德国和中国之间所有合不来的事。马斯谈到了给欧中关系带来负担的所有话题:北京的香港政策,对捷克议员访台的威胁,新疆维族人的人权问题。而王毅则拒绝他人干涉中国内政。王毅和马斯的共同记者会长达50分钟,长得非同寻常,而且两人几乎总是在针尖对麦芒。在问到中国鉴于香港和维族人问题将如何建立欧洲对中国的信任时,王毅的回答长达14分钟,有破纪录之嫌。王毅答复的核心是:禁止他人干预中国内政。在新冠危机期间,欧洲对中国的批评有所增加,主要是因为中国推出了港版国安法。马斯要求中国撤回港版国安法,并让香港尽快举行立法会选举。马斯还指出,欧盟为此设立了通用工具箱,以制裁中国。但就反对派要求的进一步制裁措施,马斯没有表态。 《星星》周刊还指出,两位外长的会晤是在柏林城郊具有田园诗意的Borsig别墅举行。如果会晤具有特殊意义的话,外交部通常会选择在该别墅举行会晤。而在市中心的外交部大门前,根据警方的估测,约有130人举行了反对中国政府的集会。虽然德中双方有很多对峙,但马斯和王毅在一个人权问题上还是取得了一致:自数月来被冻结的人权对话本周又将继续。马斯预告说:“我们当然又会谈及令人忧虑的维族人状况,并加深这一话题。”

136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