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 廖天琪:不公平、压迫性的民族政策是中国多民族冲突的最大的原因

13:49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3888021 series 1330679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France Médias Monde and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随着经济的腾飞,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国际政治和经济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然而,中国在民主和人权领域采取的种种政策却广引非议。在香港,北京不顾“一国两制”承诺推出国安法、;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的行动仍在继续;在西藏,加紧“中国化”进程;在国内,噤声不同政见者。。。今年10月1日,中国迎来建政71周年之际,全球的人权组织纷纷动员,在世界各地举行了集会示威,抗议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做法。如何解读目前中国的局势以及十一大游行活动,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采访。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这次全球抗议活动的意义? 廖天琪:这一次十月一号全球等于是连线一样地举行了抗议活动,这是非常特别的一种现象。因为一般来说,全球连线做这类活动只有在每一年六四这样重大的日子,或者是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这样的日子。但是这一次,十月一号,大家可以说并没有真正地事先连起来,而是不约而同的。不论是在澳洲的悉尼、还是在纽约、或者是在阿姆斯特丹以及荷兰的海牙,甚至于在日本、香港,都有这种活动。 我参加的是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的抗议活动。一共有12各不同的人权组织参加。大家都聚集在中国大使馆的前面。这是一个相当特殊的情况,说明现在中国对内、对外的政策,特别是它对于少数民族的打压政策,以及对台湾和香港的高压,已经引起全球中、外人士的愤怒,而起来抗议。我们这次抗议的口号是:Resist China – Freedom Now! 抵抗中国,现在就要自由。我认为这说明很多、很多当前局势的问题。而且大家确实是一心一意地要维护自由、民主的共同理念。 法广:中国在香港推出国安法之后,香港局势急转直下。迫使许多有志之士选择逃离。当局便加紧镇压,几乎每天都要传出投身民主事业的人士遭到逮捕或镇压的消息。但是,香港的自由社会不畏高压,仍然呼吁民众在10月1日上街举行“十一国殇,六区开花”集会,表达各种政治诉求。您对香港目前局势作何评判? 廖天琪:我觉得非常高兴,在高压之下,香港的民众依然在十月一号这一天上街做这样的抗议活动,在各种各样的高压之下,他们也不考虑个人的风险,还是去继续维护香港的自由和民主。有很多的人必须要躲避,也许是因为他们参加过抗议示威活动或者是参加了各种其他的活动,或者是发表了言论。如:有12名香港的年轻人想到台湾去寻求政治庇护,结果后来被抓捕了,现在已经被送往深圳,在那里等候判决。而且据说他们的家人和律师都不能够探访。这是令人非常、非常震怒的事情。因为他们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国大陆人,他们如果违反了香港法律,应该由香港政府来决定。结果他们被送到中国大陆去。 另外,大家都知道,香港的一个组织-人民力量,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先生也在前些日子被逮捕。指责他有煽动言论。真的让人感到非常地愤怒。因为国安法从七月一日公布并立即实施以来,香港就变成一个人人自危的地方。虽然大家依旧十分勇敢,参加香港十月一号的抗议行动。我们也知道,黄之锋被抓了,后来又放了。所谓抓抓放放,事实上就是要吓唬人。吓唬这些异议人士、吓唬一切愿意表达自己自由意愿的人。 我们也知道,国安法是一个恶法。给了香港当局的警方一个借口,他们利用这个法律就可以对任何人下手。不管是对普通的作者、记者、或者是公民记者以及任何发出不满声音的人,以及参与抗议活动的人,他们都可以下手。你举一个“光复香港”的旗帜,他就可以给你加一个“煽动”的罪名,实在是一个非常可恨的现象。另外,香港的地区选举被推迟整整一年,这也是引发大家不满情绪的一个做法。总体而言,香港的局势不容乐观。但是我们看到香港人这么勇敢地站起来反抗,我觉得希望一定还是存在的,而且他们得到全世界的支持。 法广:除了香港,还有西藏和新疆问题。西方媒体和一些研究机构不断揭出新疆劳改营、新疆大批穆斯林清真寺遭毁坏或拆除、以及北京加快西藏的“中国化”进程等做法,均遭到北京否认。面对强势的中国,国际社会似乎毫无办法。您认为,北京的种种“民族”政策能否长久地推行下去? 廖天琪:我们都知道,我们这个世界的不和平,往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同的民族,他们受到了压迫、受到了迫害。于是他们起来反抗,争取自己的权利,争取自己的自决权,而造成了不断的冲突,暴力冲突,甚至于战争。以中东地区冲突和以前属于苏联的一些地方(无论是车臣,乌克兰,还是白俄罗斯)为例,都是因为压迫,那里的人们起来反抗。那么中国政府,共产党统治以来,从1949年一直到现在,他们对于在中国的不同的族裔,实行的这种民族政策是绝对错误的。因为按照中国的宪法,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如何让所有的民族和平相处呢?孙中山先生当年辛亥革命成功,建立了中华民国。之后,他就提出“五族共和”这样的理念。 但是到了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以后,他们虽然表面上说,这是一个多民族,我们大家要和平相处,事实上他们走的完全是相反的路。他们不断地打压欺凌剥削不同的民族,包括西藏。达赖喇嘛流亡超过一甲子了;维吾尔的宗教、语言都遭到迫害、镇压。现在内蒙古、南蒙古,曾经一段时间曾经享受到一点点的自由,就是说,他们可以在学校里使用自己的语言。但是最近在南蒙古小学和初中的学校里面,教学都必须采用汉语。所以一个不公平的、一个压迫性的民族政策,是造成中国境内多民族发生冲突的最大的原因,是北京中央政府错误的政策引发的。 同时它对香港进行的压制,对台湾又不断地文攻武卫,现在已经发展到直接的武力威胁。虽然香港跟台湾,同大陆的人没有语言、文化的区别,但是你这样地压迫他们,一定是制造仇恨、制造纠纷,甚至于制造成暴力抵抗的原因。中国的这种少数民族政策绝对是错误的,是走不远的。要真正地让民族和平相处,必须是公平的、合理的、共存、共荣的。而不是想方设法地同化他们,把异族人都变成汉人。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因为它违背人性、违背伦常、违背政治伦理。 法广:中国国内也不断传出异见人士遭到镇压的消息,甚至如任志强这样的红二代人物也难逃惩罚,可谓“顺者猖、逆者亡”。这种高压政策的背后掩藏着什么? 廖天琪:最近最大的案子就是任志强被判重刑十八年。任志强,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典型的红二代,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商人。他属于红二代,事实上就是属于体制内的人。那么,体制内的人也起来反抗,这是相当能够警惕人的一个现象。除了任志强以外,还有一位叫耿潇男 的女士,她也属于红二代。因为她反对这个体制,结果也受到打压。红二代代表的是一种已经取得了既得利益的中共的下一代、甚至是下下一代的人,他们不再认同中共的统治方法,不再认同习近平的这种高压政策,他们起来反抗。任志强用的是非常犀利、非常尖锐的词语来描写习近平,习近平政府当然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整个的事情就显现:中国的红二代、也就是说,中国体制内有相当强的声音是反对现在既有的政权。这个声音不是个人的,他们代表的是一种趋势、一种潮流,所以值得我们注意。 法广:最后请介绍一下您在最近创立的“欧洲之声”的情况以及目的? 廖天琪:我们“欧洲之声”是最近创办的,是今年夏天八月份的时候正式成立的。我们创会的七个人,其中包括律师、德国的公职人员、教师、还有我的同事潘永忠(田牧)先生。我们为什么取名“欧洲之声”呢?我们主要的目的是要维护言论自由。因为潘先生和我,我们都出自于笔会,我们是属于独立中文笔会的,也是属于国际笔会的。我们最高的宗旨就是言论自由。我们认为:对一个国家而言、不管是民主体制、还是不民主的专制体制,言论自由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块。特别是在专制政权之下,没有监督、没有新闻自由、没有法治,政府的权力就是一头猛兽,没有人能够控制它。我们刚刚提到像任志强这种人,他就是发出声音来,结果是坐牢。他还算是红二代,其他的,没有这些政治背景、没有一些保护伞的人,他们发出声音来就更危险。我们知道有太多这样的例子。 我们“欧洲之声”成立了以后,最高的一个宗旨就是:free the words: 让文字、让语言得到自由。所以我们建立了一个网站即 “欧洲之声”网站。网站报道最新的世界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动态,我们也为所有写作的人、不管是中国大陆的、香港的、台湾的、海外的华人,我们为他们提供一个写作的平台、发出声音的一个平台,任何人都可以给我们投稿,这就是我们“欧洲之声”的大概情况。

272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