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 夏明:民主党面临美国五大危机

12:04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0832524 series 1330679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France Médias Monde and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2020美国总统大选日期日益逼近。像历次大选前一样,民主、共和两党分别召开了全国代表大会。两党大会是各党分别为大选造势的关键环节,意味着大选进入最终决战阶段。因此,按照惯例,两党大会本应大张旗鼓地举行,然而,受新冠疫情所迫,今年的两党大会均以在线虚拟形式远程举行。民主党在全国代表大会上正式确立前副总统拜登为该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将在11月挑战现总统特朗普。 本次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凸显了团结一致精神、共同面对特朗普。随着选举的迫近,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民意支持率呈上升趋势。在这次竞选较量中,民主党占据哪些优势?拜登将运用怎样的战略手段打败对手?对此,我们连线到美国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法广:拜登获民主党提名,将正式角逐下任总统宝座。这是拜登第三次参选美国总统。与特朗普对决,拜登有否胜算的可能? 夏明:目前美国尽管非常分裂,川普(特朗普)现在气势很强,而且作为一个在任总统。一般要把在任总统拉下来,基本上机率要小于胜算。但是,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拜登胜川普的机率是高于川普胜选的。其中有几个因素。首先是现在全国的各种民调、包括支持川普的福克斯新闻,基本可以看到川普是低于拜登的。而且有时低于超过两位数,是十个百分点。所以这点对川普目前选情是非常不利的。另外还有几个因素,一个是新冠状病毒,基本上人们认为这一次的选情很大程度上是由新冠状病毒决定。所以有人称这次选举为新冠状病毒的选举。在新冠状病毒上川普表现的失败,我相信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美国人在过去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经死了十八万人了。我相信美国的许多家庭都在经历这种痛苦。我想他们也会看得很清楚。 而且现在川普在新冠状病毒的不断地政治化,包括对检测、对疫苗、疫情、戴口罩,各种非科学的反制的干预,我相信会使得、尤其是川普所期盼的、他所说的郊区的这些家庭主妇的恐惧会增加。因为川普同时在推动大家一定要赶快返学。对这些家庭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生命健康的威胁。当然,另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经济因素。川普之所以对新冠状病毒完全放任不管,他的一个如意算盘就是打经济牌,他要守住经济,经济成长好,不耽误复工,那么他就会赢得大选。但是,现在美国的经济走向了30年的大危机来最糟糕(阶段),2000多万人失业,而且美国有4000多万人在日常的饮食供应上现在都开始出现危机。在第二季度,美国的经济萎缩了三分之一。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川普要胜算,从我的角度判断,我觉得基本上没有可能。 法广:这次民主党大会凸显了团结精神,从出席大会的人员看,不仅有多名知名的民主党成员,还有该党左翼核心代表人物桑德斯、以及一些倒戈的共和党人,民主党是否可以利用这种团结精神击败对手? 夏明:是。因为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次整个四天的民主党代表大会,确实出现了一个打赢仗的阵势,不仅是党内的团结。因为2016,民主党之所以输掉大选,尽管民主党赢得了300多万张普通的选民的票,但是在选举团,它的票是输给了川普。所以这次民主党汲取了非常大的教训,我们可以看到左翼激进派的、以桑德斯一翼的、还有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我们叫“AOC”,这些年轻的激进派。他们这一次全面地动员,跟拜登的竞选团队进行无缝地衔接,动员起来支持拜登当选。这里边就可以显示出、我们可以看到:前面的民主党的各派的大佬、前总统都纷纷出来为拜登背书。 另外,美国共和党现在其实已经出现了很多分裂,所以民主党在这个时候把大量的共和党的前朝元老、或者共和党的一些官员、包括布什总统的国务卿科林-鲍威尔将军都拉了过来。还有像麦凯恩、麦凯恩是以前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的女儿也在支持民主党。民主党代表大会上放映了一部电影,就是关于拜登和麦凯恩几十年的友谊、交情。 所以你可以看到,民主党这次基本上是在试图挽救这个国家,目前国难当头、挽救这个国家的民主、经济和社会危机的情况下,做了一个大营帐。所以我觉得跟川普的、回到他的底盘、更拥抱他的川普的粉丝,用他们的很多的、包括有种族主义色彩的、白人至上的观点来去动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我的基本上的一个看法认为:美国的共识,应该是在走向民主党,而不是走向共和党。 法广:竞选议题中,民主党力打“经济牌”、还有备受关注的医保话题、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执法问题,在对华政策方面,则持“强硬立场”。您认为,所有这些议题中,最受关注、最得民心的议题是什么? 夏明:民主党现在面临的是美国的五大危机,而且美国人正好在同步经历着这五大危机。一个是生命健康的威胁:新冠状病毒;一个是大危机即:经济的衰退,美国人2000多万失业;第三,就是这种病毒和经济衰退显示出、揭露出的美国的社会不公正、阶级的差异、种族差异、结构性的种族歧视,使得美国社会骚乱凸显出来。然而再反映出来美国的政治危机、美国的两级分化,目前对美国的民主传统和法制造成了很多的破坏。包括在竞选中,包括川普使用的很多手法,其实都是在践踏美国的基本的传统和价值观。最后一点就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有双重的飓风在墨西哥湾登陆,这是一个气候的危机。那么我认为:这五大危机其实都是民主党的主要中心话题。因此,民主党当然主要的要解决美国的经济,怎么样让美国从危机中走出来。第二,在危机的解决过程中,怎么样让美国人的生命更有保障,也就是在医保上要进行重大的改革。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怎样在这种转变的过程中让美国能够适应新的气候变化。我觉得这些政策都是基于科学、基于现实的、危机的、客观的评估里边来制定的。我认为这是民主党的主要政策。 当然涉及到中国,川普在打中国牌,认为民主党会对中国软弱。但其实民主党在奥巴马总统任期、第二个任期,就已经进入到重回亚洲政策,已经开始对中国的政策进行了调整。相反,是川普当选以后,他一再跟习近平称兄道弟,反而搞出了短暂的习近平跟川普的“兄弟”的浪漫史(Bromance)。 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民情现在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拜登也在反映这种民情。拜登对华政策也在强硬。民主党也在转变。对华政策也是民主党现在必须面对的一个重大的挑战。这些大概就是民主党的一些政治理念。 法广:有传言说,中国希望特朗普败选。如果拜登打败特朗普,未来的民主党政府是否会改变华盛顿的对华政策? 夏明:我不认为中国政府一定会喜欢拜登当选、川普败选。当然因为川普(特朗普)现在在中国国内,官方的人,很多人认为特朗普变成“特离谱”,就是他不可预测,言行举止甚至有一些疯疯癫癫。包括央视里边都说,美国这个国家领导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有这种说法。另外,这个民间的对政府的反对派、包括传统的一些自由知识分子,他们有的变成了川普的粉丝,而他们有的给川普一个绰号叫“川建国”,因为川普在帮助习近平真正地在建立他的最后的千年的“伟业”。所以在中国,对川普的评价和分析确实分歧很大。 中国政府当然会利用目前的美国的大选,其实在押三方的宝。第一,它当然继续说要支持川普,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贸易的谈判中,他跟川普合作的是丝丝入扣。因为川普是想用贸易、用大豆和玉米的销售来刺激他的选情。中国政府配合得非常默契。所以很难说,中国政府就一定希望川普败选。但是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也受到川普这种不可预测的、我行我素的、而且每天24小时变化多端的这种政策的苦恼。当然会觉得拜登作为一个老牌的政治家,而且以前他做八年副总统的时候也打了很大交道,它觉得拜登可能更好理喻一点,所以它也会给拜登这边押宝。所以很难说它会取一方、舍另一方,它同时押宝。它押的第三个宝,它现在在制造美国选举的各种混乱。所以中国在参与、在动员她的侨民、动员她的一些五毛,使得美国的民主选举出现很多的假信息。所以推特、面书这些社交媒体上,他们可以在一个月、两个月就有几万的假帐户、这些僵尸账户,被中国政府操纵来搞乱美国的选举。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想通过搞乱美国的选举,让美国的民主看起来非常地混乱、而且荒谬,能够反证中国体制的优越。所以我不认为中国政府只是在押一方宝。

267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