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27 國際新聞導讀-俄羅斯對烏克蘭動武陷入膠著、我的專文解說

30:49
 
分享
 

Manage episode 321416481 series 2948782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蘇育平 Yuping SU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蘇育平/不安全感作祟! 普丁打烏克蘭「恐賠上俄國未來」

們想讓你知道…

攻打烏克蘭並不是俄羅斯國家的利益,而是普丁個人的利益,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連俄羅斯的未來都可能賠進去。

●** 蘇育平/國際政治觀察者**

俄羅斯:國土面積世界第一 不安全感也是世界第一

最近俄羅斯與烏克蘭情勢發展震驚全世界,很多人無法想像有什麼理由同是斯拉夫人的俄羅斯需要對烏克蘭如此敵對且兵戎相見,更何況烏克蘭其實是斯拉夫人文化民族的始祖「基輔羅斯公國」的起源地,後來衍生出的旁支俄羅斯勢力壯大,把正統斯拉夫起源的烏克蘭壓在地上揍,到底為什麼?難道俄羅斯國土還嫌不夠大嗎?

缺乏安全感是最大理由

當然很多人可以從現代政治經濟、國家安全、民族主義、東西方對抗等不同角度分析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意圖,是俄羅斯與北約軍事互信機制瓦解,讓俄羅斯感覺北約就要入侵俄羅斯,因此俄羅斯非得要將「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可能性」粉碎在搖籃裡?還是美國在阿富汗、中東勢力的衰退潰敗,讓俄羅斯覺得重建蘇聯帝國榮光的時機終於到了?

要知道除了普丁之外,全俄羅斯的政治人物有誰還想,或還有能力重建蘇聯?而普丁年紀大了,再不做,恐怕未來真的沒人願意恢復俄羅斯帝國或蘇聯了。這就是將過大權柄掌於一人之風險,一旦方向走錯,會離譜到令全世界乍舌。

▲俄羅斯總統普丁日前簽署協議,承認烏克蘭東部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ugansk People's Republic)獨立,並在2月24日出兵進攻烏克蘭。(圖/路透)

但筆者從歷史愛好者的角度分析,分析普丁的作為其實並沒有脫離斯拉夫人一千多年來的對外關係基調與心態,別看俄羅斯人外在作為窮凶極惡,其實內裡心態就是「永遠缺乏安全感」,及與生俱來「擔憂被外族奴役的危機感」。這是刻畫入骨子中的斯拉夫人歷史情結,只有從頭到尾研究過斯拉夫人的歷史,才能發掘出一點蛛絲馬跡。且聽筆者簡單道來。

首先,斯拉夫人有東、西、南三支,西支就是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等,南支是塞爾維亞、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人等。俄羅斯是東斯拉夫人(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等)中的一支,原先並不起眼,勢力微小,受人奴役。

今天俄羅斯遼闊無邊的土地,原先上面另有主人。西元前3,000-5,000年是歐亞大陸上古時期強大的游牧部落聯盟塞種人(又稱斯基泰人、西徐亞人)繁衍生息之地。

塞種人崛起的地點就是黑海北岸的烏克蘭,並向四面八方擴張出去,向南攻擊古希臘、古波斯,向東沿著俄羅斯平原與西伯利亞一路擴張到蒙古高原與河西走廊,秦漢時代的匈奴、大月氏、烏孫、康居、大宛等就是塞種人後裔。

斯拉夫人花了一千年脫離奴役

西元前209年即位之匈奴冒頓單于在東方擊敗東胡、大月氏及草原上大大小小的部落,建立強大的匈奴帝國,與秦朝及漢朝交戰兩、三百年。西元後89年東漢竇憲率漢軍與南匈奴聯軍北擊匈奴,北匈奴大敗,隨後漢軍繼續在西域與北匈奴殘餘勢力交戰至西元151年,北匈奴呼衍王撤離西域向西方遠遠遷徙,退出中國歷史書籍的記載。

兩百年後,俄羅斯頓河流域出現匈人部族,並依靠強大武力在西元430年時征服了東哥德人與其他居住在羅馬帝國邊界外的日耳曼蠻族部落,在今天俄羅斯、烏克蘭、巴爾幹半島與匈牙利、羅馬尼亞等地成立一個武力強大的匈人帝國,並向歐洲大陸持續推進。上帝之鞭匈王阿提拉在位時,匈人帝國的版圖東起鹹海,西至大西洋海岸;南起自多瑙河,北至波羅的海。這廣大區域的匈人附屬國及部落,平日向匈奴王阿提拉稱臣納貢,戰時出兵聽從匈奴指揮參戰。這個匈人領土,其實就是俄羅斯理想的終極目標,西起大西洋岸,東至太平洋,成為盤據歐亞大陸的霸主。

▲匈奴人過去的龐大版圖,如今成為俄羅斯的終極目標。(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帝國更替 奴役情況不變

西元452年阿提拉驟逝,一樣是塞種人後裔的突厥人繼起,成為歐亞大陸新的主人。西元552年,新崛起的突厥阿史那部落土門可汗與弟弟室點密葉護一起擊敗盤據蒙古高原、由鮮卑人建立的強大柔然帝國,建立突厥汗國。西元556年,當時突厥可汗木桿可汗支持叔父,也就是突厥汗國的共同創辦人「室點密葉護」(葉護是突厥官名,副王之意)率領突厥本部以及附屬之鐵勒諸部共10萬部隊開始西征,主要目的是追殺柔然帝國的殘餘份子阿瓦爾人。

室點密葉護的突厥西征,擊敗了柔然殘部阿瓦爾人,並繼續派軍追擊,將中亞一直伸展到俄羅斯、烏克蘭的土地全部佔領。這就是西突厥汗國的輝煌,卻讓斯拉夫人土著迎來了又一個征服統治者。

西突厥汗國於西元657年被大唐滅國後,突厥汗國屬國可薩汗國繼續控制俄羅斯草原,西元969年可薩汗國被基輔羅斯滅亡後,突厥裔的佩切涅格汗國、庫曼欽察汗國、保加爾汗國繼起,突厥人繼續統治俄羅斯與烏克蘭草原,東斯拉夫人雖然是俄羅斯當地土著,但只有形成部落與小型城邦,無法團結成更大的勢力,大多數時間只能當突厥征服者的奴僕。

十三世紀時蒙古人來了,西元1236-1242年的第二次蒙古西征,統帥拔都建立了金帳汗國。金帳汗國領土遼闊,汗國子民包括突厥裔的欽察人、保加爾人、花剌子模人、庫曼人、可薩人、佩切涅克人,蒙古人與突厥人的政治地位一樣高是統治階級,斯拉夫土著貴族階級次之,斯拉夫佃農與奴隸居最後。軍政合一的地方長官「達魯花赤」同時負責軍務與地方政務之工作,工作之一就是鎮壓各地不滿汗國統治之部族與個人。斯拉夫人貴族臣服於蒙古統治,繳稅繳貢賦並出人、出力為蒙古大汗打仗,但還是次等公民,受蒙古人奴役的本質未改變。

莫斯科公國脫離蒙古人統治建立沙皇國

隨著金帳汗國在西元1396年遭遇帖木兒汗國的入侵,國家衰弱已經不可挽回。轄下的斯拉夫人貴族莫斯科大公在1472年公然抗稅,金帳汗國阿合馬大汗兩次出兵討伐莫斯科大公國皆戰敗,莫斯科公國自此獨立。

然而南邊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俄羅斯為敵,且綁架斯拉夫人賣到土耳其為奴的奴隸貿易興盛,據統計被克里米亞汗國、土耳其人買賣到中東的斯拉夫人奴隸有兩百萬人以上。其實這股販奴風潮從9世紀基輔羅斯時代就有了,當時的維京統治者就是以販奴起家,斯拉夫人的名稱就是因此而來的。

西元1547年莫斯科大公國正式升格為「俄羅斯沙皇國」,第一任沙皇是「伊凡四世」,又稱「恐怖伊凡、伊凡雷帝」,之後開始反向推翻蒙古人統治,金帳汗國及後續衍生出的藍帳汗國、白帳汗國、克里米亞汗國、阿斯特拉汗國、喀山汗國等,到最後全部被俄羅斯沙皇國逐一消滅併吞。

對俄羅斯這個已經完全接受游牧思維的民族來說,永遠不會覺得土地已經足夠,因為土地越大草場越大,可以畜養更多牛羊。更何況還要搶奪不凍港,俄羅斯人千年重擔確是任重而道遠。

俄羅斯沙皇國從奴隸翻身為主人,決心不再受外族統治,於是奉行武力對外擴張政策,其實就是學習突厥人、蒙古人的游牧民族思維,征服到世界的盡頭。加上俄國冬天天寒地凍,「使盡一切手段尋找不凍港」的執念揮之不去:向南與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打了十餘次俄土戰爭,想要突破黑海到地中海更廣闊天地;向西打瑞典、芬蘭以搶奪波羅地海與北冰洋港口,向東南打波斯與阿富汗想突破到印度洋,向東瘋狂擴張到太平洋岸,佔據積弱的中國上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搶下海參崴,結果佔到現在整個600多萬平方公里的聯邦遠東區也僅有600萬人口居住其上,但是俄羅斯就是樂意,之前還想連蒙古、新疆也佔下來。

▲俄羅斯向外擴張時,不斷尋找不凍港。從中國取得的海參崴便是一例。(圖/翻攝自Google map)

不斷的外族入侵造就永遠不安全心理

此般對土地永無饜足的心態,其實隱藏很深的就是對外族入侵的不安。俄羅斯平原平坦少天險,任何敵人都很容易長驅直入,從匈奴人、突厥人、維京人、波蘭人、瑞典人、法國拿破崙大軍與上世紀納粹德軍巴巴羅莎行動,都給俄羅斯帶來慘痛的教訓,也讓俄羅斯人知道,惟有將國防圈往外推到最遠,才能保證歐俄腹心之地的安全無虞。

所以二戰進行之間,紅軍窮追猛打到柏林,還要佔領德國,並將紅軍推進之地全部納入華沙公約組織鐵幕中。在東線亞洲戰場,雖然因為海軍不強所以無法佔領日本,但史達林也曾經一度堅持要派軍佔領日本。後來才以佔領朝鮮半島北部、以及將蒙古國從中華民國剝離,納為蘇聯衛星國方式確保西伯利亞的國防安全無虞。

1945年7月,當時中華民國行政院長宋子文到莫斯科與史達林談判對日出兵與外蒙古歸屬事,針對宋子文詢問為何蘇聯一定要將蒙古納入旗下,根據目前收藏在國史館中的外交部電報文本顯示,史達林在7月2日對宋子文表示:「外蒙在地理上之地位,可使他人利用之以推翻蘇聯在遠東之地位,日人業已試過(註:指1939年諾門罕事件),如吾人在外蒙無自衛之法律權,蘇聯將失去整個遠東,日本即使接受無條件投降亦不至毀滅,德國亦然。此兩國均甚強大,在凡爾賽和約後,人人以為德國不能再起,但十五年至二十年以後,德國又已恢復。日本即使投降,亦將再起,因此之故,蘇聯在外蒙領土應有自衛之法律權。」並在7月3日再度重申:「為蘇聯國防關係,不得不在外蒙駐兵,並出以地圖示職,謂如有敵人由外蒙攻西伯利亞,西必不守,以往日本曾試由外蒙攻西一次(1939年諾門罕事件),故盼外蒙能獨立並與蘇同盟,保障蘇聯領土….」、「蘇聯建議與中國結為同盟,以兩國之軍力再加美英力量,吾人將永遠足能戰勝日本,吾人對旅順、中東鐵路、庫頁島南部及外蒙之要求,均為加強吾人對抗日本之戰略地位,以上要求無一基於尋求利潤之考慮。」

以上可看出已經勝利,攻佔柏林、戰勝納粹德國,全盤佔領東歐的史達林元帥在權勢最盛、蘇聯紅軍兵威最強之時,還是不斷在擔心日本與德國有天會再起,所以想方設法要奪取外蒙古、旅順、中東與南滿鐵路,甚至是新疆等地,為什麼?就是為了降低不安全感,將前線推得越遠越好。換句醫學專用名詞就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作者指出,當年在二戰取得輝煌戰果的史達林,依然不安全感作祟,畏懼德、日捲土重來。(圖/翻攝自cracked)

在中蘇共交惡期間,蘇聯派遣百萬大軍駐紮在蒙古國,也就是戈壁沙漠以北,枕戈待旦隨時要以坦克淹沒北京,看起來窮凶極惡的態勢,其實暗裡是擔心人口眾多的中國將西伯利亞攔腰切斷,將其本土與太平洋港口隔離。

所以到了21世紀,俄羅斯悍然於2014年奪取克里米亞,本(2)月24日又正式全面揮軍進入烏克蘭,對自己的斯拉夫兄弟動手,最主要的理由是什麼?就是擔心北約東擴到烏克蘭,會威脅到俄羅斯腹心之地,為此不惜先制發動戰爭。

到底俄羅斯甘冒天下大不韙,違背20世紀以來不以戰爭手段處理國際間事務之原則,甘冒被全世界制裁的風險發動侵略戰爭,現在打下烏克蘭到底對俄羅斯有何意義?

經濟條件不佳 普丁賭上未來攻打烏克蘭

經濟上來看,壞處很多,原先俄國天然氣主要出口地歐洲現在改自美國進口頁岩氣,原先俄羅斯該賺進的百億美元天然氣資金沒了。各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與孤立會使早就雪上加霜的俄國經濟更加衰退並孤立。盧布對美元匯率已經跌至1美金兌80盧布的歷史新低,要知道盧布以前與台幣的匯率是差不多的,你能想像台幣兌美元跌到80比1甚至更低嗎?

俄羅斯國內除了生產石化原料與軍工武器的國營企業外,幾乎都是小農牧業居多,加上人口女多男少,男人因為酗酒又造成平均年齡僅有64.7歲。俄羅斯雖然大力補貼生育及養育兒童,但出生率一樣低迷,甚至有人口負成長的情況,實在是因為經濟低迷,人民也無心思生育。這樣的國家其實沒有成為侵略者的條件,經濟不過關,人口也並不缺乏生存空間,要做的是勤修內政、培育國力才是。因此可以看到打烏克蘭並不是俄羅斯國家的利益,而是普丁個人的利益,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連俄羅斯的未來都可能賠進去。

俄羅斯能夠不畏世界上任何規範,公然的對烏克蘭開戰,秉持的底氣一是有大量核武及武裝部隊,二是人民不敢對普丁的決定表達反對之意,三是相信國際社會中拳頭大的一方最後會贏,而不是以道理或道德服人。

▲俄羅斯仗著強大武裝部隊和獨裁政府,對外發起戰爭。(圖/路透)

戰爭六大負面效應 俄羅斯面臨巨大風險

然而這場戰爭的負面效應不少,大概有下面幾項:

(1) 可能之核武擴散:今天俄羅斯能拿核武威脅烏克蘭及美國、北約歐洲國家,那麼明天就可能會有更多國家蠢蠢欲動想擁有核武保衛自己,因為聯合國、國際法庭已被多次證明在獨裁者前是絲毫無嚇阻力的。

(2) 俄羅斯經濟崩潰:俄羅斯經濟無法自給自足,倘因國際社會加重制裁而無法輸出石油天然氣,就算中國可以吸收,經濟也將大受影響。恐將回到農村自耕自食,城市大排長龍搶購糧食的時代。

(3) 共產主義無法再度重來:蘇聯瓦解30年,除了普丁及老一輩蘇聯高官外,真想恢復蘇聯的人恐怕不多。要是真的奇蹟般恢復了蘇聯,光靠目前俄羅斯的小身量也不可能撐得起當初蘇聯的大架構,畢竟現在俄羅斯的經濟量體不過只有相當義大利一般大,維持現在局面其實已經很勉強,更別提收復失土,再造蘇聯。因此恢復蘇聯大國榮光最終會被證明只是一場夢幻泡影。問題是普丁何時要從夢中醒來面對現實?

(4) 烏克蘭土地難以創造價值:發動戰爭有意義的是搶得的土地可以對自身經濟帶來補血或造血功能,如果搶到的土地還要俄羅斯去補貼去幫助,那這戰爭就是血本無歸。烏克蘭的土地雖說農業發達,是蘇聯穀倉,但農業產出畢竟需時日久。另外如果佔得的土地有戰略價值,是不凍港,那對俄羅斯也很有意義,可是烏東兩地並不是多有戰略價值之地,最有價值之克里米亞已經到手,都消化了嗎?

▲俄羅斯進攻烏克蘭,但作者指出烏克蘭東部並沒有太大的經濟價值,反而可能對俄國有負面影響。(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5) 交惡斯拉夫兄弟不值得: 世上斯拉夫族就這幾個,對待同文同種且蘇聯時代同在一個屋簷下的烏克蘭都可以這樣下狠手,那未來還有誰能信任俄羅斯?幾百年來以斯拉夫人守衛者自居的俄羅斯,這次犯下對親兄弟下手奪產的惡性事件,所有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國家看到這裡,想必不寒而栗,未來只會更加離心離德,盡量與俄羅斯保持距離。想想自己國內或多或少存在的俄裔人民,可能被俄羅斯以迫害俄裔當藉口對付的國家還有波羅地海三小國、摩爾多瓦、喬治亞、哈薩克、烏茲別克、塔吉克、吉爾吉斯、土庫曼、亞塞拜然、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幾乎誰都逃不掉,那誰還敢把俄羅斯當老大去追隨?有一天這個老大會要你的命,哪個國家的領導人敢與虎謀皮?

(6) 改變統治思維,使近悅遠來:世界上與俄羅斯友好的國家已經不多,我們點名看看,北韓、中國、哈薩克、伊朗、敘利亞、土耳其、塞爾維亞、白俄羅斯、委內瑞拉、古巴等,誰不是有求於俄羅斯?或想拉攏俄羅斯對抗美國才來交好俄國?這些國家能為俄羅斯帶來經濟利益的少,抱著俄國大腿成為俄國失血負擔的國家多,雖然有小弟上門可以一起取暖很威風,但是讓俄國持續失血終歸不符合國家利益。

俄羅斯領導人正經應該辦的事情,應是好好發展經濟轉型,運用蘇聯留下來雄厚的基礎科學與重工業底子發展新科技,並開發遼闊土地下的稀有高價礦產。倘沉迷於往日帝國榮光,以蘇聯繼承人自居並妄圖對抗全世界,恐是普丁最大的迷思與未醒的夢。

▲作者指出,俄羅斯有豐富礦產和潛力,大可不必像普丁一樣沉溺在往日榮光。(示意圖/取自Pixabay)

如何讓普丁有安全感

兵兇戰危,要解除目前戰爭危機,還是要釜底抽薪。這次戰爭起因是普丁口口聲聲指北約東擴太欺負人,威脅到俄羅斯國家安全,不得不反擊。那麼解決方法就要由讓普丁獲得安全感下手:

(1) 北約東擴到太平洋,邀請俄羅斯加入北約:北約成立的宗旨是要對抗蘇聯為首的華沙公約組織,但華沙公約組織早已解體30年了,北約其實早已失去存在的價值。沒有這次危機,北約其實也是半癱瘓狀態。倘能乾脆邀請俄羅斯與烏克蘭一起加入北約,俄羅斯就不會感覺被排擠或受威脅。俄羅斯在前蘇聯境內成立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可直接併入北約,乾脆讓北約轉型成為一個軍事互信機制,也算是發揮餘熱。至於歐洲國家保衛自我安全,可另行成立歐洲軍團,法國已經倡導此概念很久了,不妨一試,順便取代北約的集體安全功能。

▲作者建議將俄羅斯納入北約,讓北約轉型成「軍事互信機制」。圖為北約高峰會 。(圖/路透社)

(2) 解除對俄羅斯所有制裁,盡量將俄羅斯拉入西方世界:歷史證明國際制裁的效果有限,對伊朗與北韓的制裁維持數十年,也未見政權崩潰,反而促使這些國家自立發展國造武器裝備,徹底達到自給自足的完美局面。尤其對於面積如此龐大的俄羅斯,制裁殊無意義。應從人性下手,索性對俄羅斯全方面開放,在全球資金自由流動的情況下,俄羅斯大亨自動會將資金與妻女轉移到倫敦、瑞士、紐約去當富豪,俄羅斯國力將日衰。

西方國家的奢侈品與時尚會風靡俄羅斯,改造俄羅斯成為一般的俗世歐洲國家,而非成天喳喳呼呼要拎棍子打人的惡棍。此原則同樣適用於伊朗、北韓等美國稱為邪惡軸心的國家。只要讓這些國家包括俄羅斯可以全方面接觸到歐美自由民主生活,人民自然產生足夠的安全感,自然會無法繼續容忍獨裁者踩在頭上作威作福,自然會分辨民族主義虛假的榮光與自己福祉利益一點關係都沒有,也就不會支持無意義的對外戰爭。反之實施制裁則會引發民族主義情緒,迫使所有人跟獨裁者站在一起。

(3) 烏克蘭改制邦聯,公民投票決定去留:烏克蘭這個國家其實是二戰後拼湊而來,二戰後的波蘭東部被蘇聯強佔分給烏克蘭與白俄羅斯,並割德國東部的領土給波蘭作為補償,所以烏克蘭才有東部親俄,西部反俄的情結。

目前情勢危急,烏克蘭或可以改制邦聯,賦予烏東親俄區高度自治權甚至獨立權,一旦烏東可以自由建國設治,他們未必會願意與俄羅斯合併。就像摩爾多瓦是前蘇聯從羅馬尼亞強佔得來,但蘇聯瓦解後,講羅馬尼亞語的摩爾多瓦也沒有因此回到羅馬尼亞,而是在回歸公投未成後,繼續維持獨立國家地位。所以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的道理,放諸四海皆準,給烏東俄裔當家自主的機會,他們未必會尋求與俄羅斯合併。

▲作者建議烏克蘭改制邦聯,承認烏東地區的獨立地位,讓當地居民決定自己的未來。圖為烏東地區的親俄民眾在街頭上放鞭炮,慶祝普丁簽署行政命令承認獨立。(圖/路透社)

(4) 有耐心去等:最後一招就是熬,以城鎮戰或地道戰將俄軍拖入泥沼,熬到軍事開支大到俄羅斯撐不下去了,自然會撤軍。倘能熬到普丁下台就更好,因為俄羅斯恐怕不會再出一個像普丁這樣的人了,享受過蘇聯榮耀的一代已然凋零,下一代的俄羅斯人可以正常地融入世界,頂多有點戰鬥民族的奇葩屬性而已。像葉爾欽那樣友好西方,愛吃肉愛喝酒的人才是正常的俄羅斯人,普丁不是。

至於俄羅斯烏克蘭戰爭可以給兩岸的啟示?相信有無數觀察家會來想像推導,我就毋需多言了。

原文網址: 蘇育平/不安全感作祟! 普丁打烏克蘭「恐賠上俄國未來」 | 雲論 | ETtoday新聞雲https://forum.ettoday.net/news/2196647#ixzz7M8hLrtUV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529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