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2 金髮碧眼的匈奴人是斯拉夫人的祖先

25:16
 
分享
 

Manage episode 327373555 series 2948782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蘇育平 Yuping SU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圖為匈奴王阿提拉畫像

2021年7月17日,筆者在臉書上看到追蹤中的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在他個人臉書上貼文表示:「對於俄羅斯而言,烏克蘭不是外國,烏克蘭是俄羅斯歷史的一部份,烏克蘭人也是俄羅斯人的一部份,而這也是發生在烏克蘭的一切會這麼樣讓俄羅斯人心痛的緣故。」普丁又說:「烏克蘭被有意地扭曲成反俄羅斯,強迫俄裔的烏克蘭人放棄他們對歷史的認同與團結。我們不要管彼此路線歧異,應注意的是住在烏克蘭及俄羅斯境內千百萬人民的命運糾葛,幾世紀以來精神上的糾葛。」

普丁還說:「對於所有瞭解俄羅斯歷史的人來說,幾個世紀以來我們就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所以人為創造烏克蘭成為一個反俄前哨站是抵觸所有人的利益的。大多數烏克蘭人都明白這些事實,但他們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被迫扭曲民族認同、放棄俄語文化。歷史上有些時候,外來勢力人為地將俄羅斯與烏克蘭分離,但我們最終都重新找回團結的力量,我們的力量來自團結。」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普丁總統聲稱要驅除納粹,保護烏克蘭東部親俄人民,於是揮軍進入烏克蘭,震驚全世界。更令人驚異的是同為東斯拉夫民族的烏克蘭人堅強抵擋,僅僅一個月的抗戰,就打得俄羅斯戰損超過過去蘇聯進攻阿富汗十年的總戰損。無異是一場偉大衛國戰爭的重現,只是這次俄羅斯變成侵略者。

這兩個系出同源的東斯拉夫民族,怎麼會弄到同室操戈的地步?而烏克蘭為何竟然抵擋得住俄羅斯兵鋒?讓原本全世界仰望,誤以為超強的俄羅斯軍隊被打得灰頭土臉?

筆者過去對歐亞大陸古文明歷史、遊牧民族歷史稍有涉獵,斯拉夫民族的發展自然也在其中。從古塞種人、匈奴人發展成為羅斯人,到莫斯科公國建立沙俄帝國,俄羅斯的根源完全可以一路溯源上去。從俄羅斯人祖先經歷過的一切,可以探究出現代俄羅斯人隱藏在心中最深的恐懼與欲望。

到底普丁對於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歷史連結與族群對立的認知,是基於何樣的歷史事實?為什麼烏克蘭人顯然不是這樣想的呢?真的有誰扭曲或在背後操控了這一切嗎?讓我們從人種分別的歷史淵源來探究一下這課題。

首先,斯拉夫民族有東、西、南三支,西支就是捷克、斯洛伐克、波蘭等,南支是塞爾維亞、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人、斯洛維尼亞、馬其頓與黑山國等。俄羅斯是東斯拉夫人(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等)中的一支,原先並不起眼,勢力微小,受人奴役,但後來在俄羅斯沙皇國無限擴張政策下,成為世界領土最大國家。

俄羅斯所屬的東斯拉夫人雖然歷史悠久,卻也不是唯一在這塊遼闊土地上活動的民族。在今天俄羅斯這麼遼闊無邊的土地,原先上面另有主人。

被譽為戰鬥民族的俄羅斯人,其實並非一直都很強大。從有歷史紀錄得公元八世紀開始,一直到十六世紀俄羅斯沙皇國建立以前,俄羅斯人一直是突厥人與蒙古人的奴隸,以及國家結構底層的受壓迫階級。即使俄羅斯沙皇國成立後,一般民眾通常也只有兩條出路:被土耳其或克里米亞汗國的突厥人掠奪去當奴隸,或是在自己國家擔任農奴直到死亡,要當人上人的貴族階級可說是難上加難。一直到十九世紀末期,俄羅斯帝國才解放農奴。但不久後共產主義蘇聯興起,然而俄羅斯人在社會主義大旗下,仍然找不到自我。好不容易蘇聯瓦解,俄羅斯人初嚐自由滋味,可不到十年,普丁大帝又掌握了俄羅斯,成立了寡頭獨裁,最後挑起一次又一次戰爭,俄羅斯人民當真情何以堪。

第一章、俄羅斯的起源

塞種人——古羅斯人的祖先

西元前3,000-5,000年,是歐亞大陸上古時期強大的游牧部落聯盟塞種人(Sekas)在今日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中亞各國這塊歐亞大陸核心地帶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塞種人是中國古籍的稱呼,西方歷史上又稱他們為斯基泰人(Skitei)、西徐亞人(Scythian)。塞種人崛起的地點就是黑海北岸的烏克蘭平原,並向四面八方擴張,他們是世界上最早的游牧騎馬民族,也因此佔有遼闊的土地,維持鬆散的部落聯盟。

塞種人部落聯盟下轄有多個民族,如馬薩革泰人(Massagetes)、大益人(Dahae)、辛美利亞人(Cimmericans)、薩爾馬提亞人(Sarmatians)等,都屬於塞種人部落聯盟的一份子。

塞種部落是世界第一個出現的游牧文化,也是第一個馴化馬匹的人類種群。目前認為馬最早被馴化的地點,是位在今天哈薩克北部的歐亞草原上,距今五千多年的波泰文化(Botai culture)。此處出土的動物遺骸,超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馬的骨頭,證明當時人類已能大規模馴養馬匹。

阿凡納謝沃文化(Afanasievo culture)是另外一個西元前2,500年到西元前3,500年間,在歐亞大陸上包括蒙古高原西部、新疆北部、哈薩克中部與東部、塔吉克與鹹海地區繁衍的一個文明,這個文明已經進入半游牧狀態,有飼養牲畜的紀錄,也有金屬物及輪式車輛。此特徵與塞種人的歷史記載是一致的。塞種人從被征服的西台人(今土耳其中部)中掌握了冶煉鐵器的技術,這是一項當時最先進的兵器材料。在當時世界中,青銅器正往鐵器時代進化,因此手持鐵製兵器而且騎馬的塞種人幾乎是無敵的。除此之外,塞種人是金髮碧眼的高加索人種,與黃皮膚、黑頭髮、圓臉的東方蒙古人種、漢藏人種及馬來人、波里尼西亞等都是截然不同的。

西元前七世紀,各個塞種人部落由黑海北岸的烏克蘭、俄羅斯等孕育出他們的北方草原出發,向四方出征。有的向南攻擊古希臘與今天土耳其、東地中海岸直到埃及。這批入侵中東的斯基泰人被馬其頓希臘人擊敗,後來陸續被同為塞種部落的薩爾馬提亞與奄蔡(又稱Alani阿蘭人)吞併,最後形成了古代斯拉夫族群—古羅斯人的來源之一。

另外一支塞種人走得更遠,他們向東沿著俄羅斯平原與西伯利亞一路擴張到蒙古高原與今天中國甘肅的河西走廊之地,秦漢時代的西戎、匈奴、大月氏、烏孫、康居、大宛等國,就是塞種人後裔,同時也是令古中國頭疼不已的游牧民族。

匈奴人是金髮碧眼的塞種人後裔

西元前209年即位之匈奴冒頓單于,在東方擊敗東胡、大月氏及草原上大大小小的部落,建立強大的匈奴帝國,與漢朝交戰兩、三百年。西元後89年,東漢竇憲率漢軍與南匈奴聯軍北擊匈奴,北匈奴大敗,隨後漢軍繼續在西域與北匈奴殘餘勢力交戰。至西元151年以後,北匈奴呼衍王撤離西域向西方遠遠遷徙,從此退出中國歷史書籍的記載。

近代開始有人用考古挖掘之結果來考證歷史記載正確與否,在蒙古與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進行考古,挖掘匈奴單于墓葬。在今天俄羅斯聯邦圖瓦共和國,也就是清代唐努烏梁海蒙古的地方,也挖掘出一個匈奴城市,這片遺址有一百一十座匈奴時期墓葬,而且規模宏大,不是單于就是匈奴大貴族的墓葬。

更重要的是,毛勒高都二號墓地M1一號大墓(單于規格)的遺骸,被提取組織進行DNA檢驗,這個樣本的父系基因是「R1a1a1b」,基因組屬於印歐語人種的東支,具有此組基因的人群散佈在北歐、中歐、東歐、西亞、中亞與南亞,但不是東亞與北亞人種常見的基因組。另外這組「R1a1a1b」的基因下可分為歐洲與印度伊朗兩個分支,檢測結果也可以排除是歐洲分支,因此這個墓葬中的匈奴單于應該是屬於印度伊朗人種無疑。

匈人在歐洲最後的光耀

兩百年後,俄羅斯頓河流域出現匈人部族,並依靠強大武力,在西元430年時征服了東哥德人與其他居住在羅馬帝國邊界外的日耳曼蠻族部落,於今天俄羅斯、烏克蘭、巴爾幹半島與匈牙利、羅馬尼亞等地成立一個武力強大的匈人帝國,並向歐洲大陸持續推進。

「上帝之鞭」匈奴王阿提拉在位時,匈人帝國的版圖東起鹹海,西至大西洋海岸;南起自多瑙河,北至波羅的海。這個匈人領土,其實就是俄羅斯理想的終極目標,西起大西洋岸,東至太平洋,成為盤據歐亞大陸的霸主。

西元451年,阿提拉率軍進入法蘭克王國,他事先從阿蘭人、薩克森人、東哥德人、勃艮第人、赫魯利人等服從匈人統治的部族中抽調軍隊,加上自己領導的匈人騎兵,組成一支混合軍隊進攻西羅馬帝國的高盧(今日的法國)。當阿提拉率領大軍推進到西羅馬帝國比利時省時,根據記載匈人裹挾之兵力已達五十萬(恐有誇大)。當年四月七日,匈奴人攻陷了梅斯。並與羅馬帝國及西哥德聯軍在今天的法國香檳沙隆爆發了著名的沙隆戰役,西哥德王狄奧多里克戰死,而阿提拉戰敗離開高盧,向更繁榮的義大利本土轉進。

西元452年匈人部隊越過了阿爾卑斯山,侵入義大利本土,攻占許多羅馬城市並摧毀義大利東北的軍事重鎮「阿奎萊亞」。

西元452年阿提拉驟逝,死後匈人帝國奪權、內訌,分崩離析,他的子孫逃回俄羅斯頓河下游之根據地,也就是俄羅斯與烏克蘭交界,高加索北岸處,但不久就相互爭鬥而消失無蹤,融入成當地斯拉夫土著的一部份。

之前提過,原始匈奴人血緣是印歐人種東部支派,是金髮碧眼、深目高鼻的高加索白人人種,所以斯拉夫人土著,一直到今天的俄羅斯人、烏克蘭人與白俄羅斯人,純種的斯拉夫人就是金髮碧眼的外貌,基因組是無法騙人的。

因此可以確定斯拉夫人的祖先之一就是匈奴人。

529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