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5 烏克蘭全歷史

23:32
 
分享
 

Manage episode 328537323 series 2948782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蘇育平 Yuping SU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烏克蘭的全歷史

最早崛起的羅斯人政權,是維京血統瓦良格人做為上層統治階級統治中下階層羅斯民眾的留里克王朝,留里克第二任大公奧列格南下打下基輔,成為基輔羅斯的創建者,也就是今天我們一般說「基輔羅斯」是「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三國共同始祖的依據。當時的基輔羅斯一度強盛,不但攻滅了統治歐俄地區三百年的突厥可薩汗國,還組織羅斯聯軍遠征拜占庭,逼迫拜占庭簽署城下之盟,重金贖買和平並簽署雙邊貿易協議。只不過接替可薩汗國的另一支突厥佩切涅格汗國不久又擊敗基輔羅斯,殺了奧列格大公,將羅斯人當家做主的心願又壓了回去。基輔羅斯只能繼續在突厥人的統治下作為一個羅斯諸公國的一員存在。

今日俄羅斯的真正直系始祖,其實要算是蒙古人統治時期的莫斯科公國。莫斯科在蒙古人西征入侵基輔羅斯的時代,只是羅斯諸公國中的一個小鎮而已,是諾夫哥羅德大公亞歷山大.涅夫斯基的幼子丹尼爾.亞歷山德羅維奇所建立的小城邦國家。後來開始與周邊羅斯諸公國競爭地盤而陷入交戰。金帳汗國統治下的羅斯諸公國彼此間也是處於競爭與相互傾軋、戰爭衝突頻仍的狀態。此外莫斯科公國也面臨來自西方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威脅,立陶宛大公與羅斯諸公國中對莫斯科極為敵對的特維爾公國通婚,並曾聯軍於西元1368、1370、1372年三次遠征莫斯科公國,但都沒能打下莫斯科。

但經過波蘭立陶宛人的統治,許多烏克蘭的斯拉夫人皈依了羅馬天主教以及新教,一旦一個民族中出現不同宗教,通常就顯示分裂的預兆。而且斯拉夫人還不只是俄羅斯人與烏克蘭人而已,俄羅斯、烏克蘭算是東斯拉夫人,還有南斯拉夫人如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保加利亞人等,以及西斯拉夫人如捷克人、斯洛伐克人與波蘭人等。所以到後來烏克蘭還覺得跟波蘭人比較親近,跟俄羅斯人則是敬而遠之。

由於居住的地域及統治者種族宗教的不同,歐洲的斯拉夫人早已各自具有獨特的特徵屬性,足以各自成為獨立的民族國家,沒有誰還會想要與哪個斯拉夫兄弟同歸一家,共組一國。甚至斯拉夫民族之間因為歷史、宗教累積的仇恨而彼此衝突戰爭並不少見。

烏克蘭西半部歷史上不歸俄羅斯管轄

烏克蘭雖然在基輔羅斯時代確實是俄羅斯文明的起源地,但隨著莫斯科公國的崛起與升級為俄羅斯沙皇國,被稱為小俄羅斯的烏克蘭卻因與歐洲距離較近而受到更多歐洲元素的影響,甚至在大部分時間烏克蘭都不歸屬俄羅斯沙皇國的管轄,而是與東歐諸國如波蘭、立陶宛、哈布斯堡王朝、羅馬尼亞、匈牙利等關係更為緊密。甚至烏克蘭這個名稱,都是在20世紀初期才開始出現,過去烏克蘭人稱自己為盧森尼亞人或哥薩克人,最後在西元1918年烏克蘭人民共和國才算正式使用了烏克蘭這名稱為國名。

在蘇聯統治時期,烏克蘭做為蘇聯的穀倉自然是壓力很大的,加上蘇聯時期1932至1933年間因當時錯誤的農業政策,致使數百萬烏克蘭人餓死,該死亡人數由二百六十萬到一千二百萬的說法都有,雖然當時蘇聯各地都面臨饑荒以及餓死人之景況,但1991年獨立之後的烏克蘭政府掀出這筆舊帳,認定這場饑荒是蘇聯對烏克蘭人的種族清洗、滅絕之舉,由此更加痛恨俄羅斯。

此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軍於1941年6月發動巴巴羅薩行動,從東線全面向蘇聯進攻,並分為北線向列寧格勒(也就是聖彼得堡)、中央方向針對莫斯科,南線向高加索油田進攻的三大主攻方向。而在這場規模宏大,蘇軍擁有二百九十萬西方前線部隊,對上納粹德軍與歐洲僕從軍共五百五十萬部隊之攻擊方,結果一開打就遭德軍快速擊破並推進。

納粹德國與烏克蘭民族主義結合共抗蘇聯

德軍南部方面軍的主攻第一目標是烏克蘭,取得豐產的糧食,之後再打入北高加索的巴庫油田,掌握石油出產,遏制蘇聯的戰爭潛力。經過一番鏖戰,敖德薩、克里米亞、基輔一直到高加索以北的地方紛紛落入德軍控制。此時的烏克蘭人與俄羅斯人誓死抵抗的態度不一樣,居然是用「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態度去對待德國侵略軍,認為德軍是解放者,可以將烏克蘭由蘇聯邪惡帝國統治下解救出來。當時侵入烏克蘭的德軍想來一定是又驚又喜吧,來侵略人家土地居然還頗受歡迎的,這麼好的事情可不多見。

而且在入侵的當月1941年6月30日,一位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斯捷潘‧班德拉(Stepan Andrevich Pandera)就在德國扶持下,在今天烏克蘭西部的利沃夫成立烏克蘭國,自封為總統。可是僅一週後德國改變主意,廢除烏克蘭國,改立烏克蘭總督區,由德國直接軍管烏克蘭,並將那位班德拉總統拉下台。不過到1944年戰事不利時,德國人又啟用班德拉加入德國黨衛軍烏克蘭部隊,一起合作抵抗蘇聯的反攻。

一直到2010年,烏克蘭總統尤先科特地頒發烏克蘭英雄獎章給班德拉,以作為民族獨立的英雄人物對待,烏克蘭的右翼極端民族主義者也都以班德拉為爭取烏克蘭獨立自主的象徵,此舉當然引起俄羅斯反對。但二戰時基於討厭蘇聯與俄羅斯,願意配合德國統治的烏克蘭人很多,還成立烏克蘭輔警部隊,在烏克蘭境內配合德國人攻打蘇聯紅軍,甚至還在烏克蘭總督區內協助德國人對猶太人的最終解決,行徑兇殘,因此在歷史上這批烏克蘭輔警部隊也算是惡名昭彰。

烏克蘭甚至更進一步籌組黨衛軍加利西亞師——這個由烏克蘭人組成的戰鬥部隊,戰力極強,且遇上蘇聯紅軍戰意、戰力更是暴增。這支黨衛軍烏克蘭部隊一直對德國人忠心耿耿,連蘇聯紅軍反攻拿下恢復所有蘇聯國土,還繼續向德國本土進攻時,這支黨衛軍烏克蘭部隊還協助德軍清繳境內捷克、波蘭游擊隊,還在華沙起義事件中殘暴地鎮壓屠殺數千名華沙居民,這暴行還被波蘭政府列為種族滅絕罪行。

烏克蘭在二戰之後當然被蘇聯紅軍收歸回蘇聯大家庭,不過戰時配合納粹的民族主義份子被蘇聯處決了約十五萬人。烏克蘭人見時機不對,暫時無法抵抗蘇聯力量,於是乖乖當順民,不過心中對俄羅斯的仇恨絲毫未解。等到蘇聯瓦解,這些對俄羅斯與蘇聯心懷怨恨的烏克蘭人又全部冒出來,而這些人也就是被俄羅斯指為新納粹的烏克蘭右翼民族主義者。

但烏克蘭對俄羅斯的觀感又因有地域之別而有差距,以致當不同陣營執政時,對俄羅斯的態度是全然相反。烏克蘭西部過去受歐洲國家統治,俄國大革命之後非自願加入蘇聯陣營,甚至有一部份是二次大戰後,蘇聯由波蘭領土強制割出給烏克蘭,因此這些人本來對蘇聯與俄羅斯就殊無好感。冷戰結束蘇聯瓦解後,這些烏西人民一心只想要加入歐盟及北約,重新擁抱歐洲文明世界,不想再跟俄羅斯扯上任何一點關係。烏克蘭東部則歷來受俄羅斯沙皇統治,自我民族認定就是屬於俄羅斯的一部份,也對一起與紅軍驅逐納粹佔領軍的衛國戰爭懷念不已,自然主張烏克蘭就應該是俄羅斯的一部份,因此他們現在自己成立頓涅斯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uhansk People's Republic),企圖重回俄羅斯的懷抱,也並不難以理解。

有爭議的克里米亞半島則是在蘇聯時期,由當時的總書記赫魯雪夫於1954年送給烏克蘭加盟共和國,作為慶祝俄烏再統一300年的禮物,也算是慷他人之慨,完全沒有問克里米亞人或俄羅斯的意見就做的決定。因為對於蘇聯來說,克里米亞歸俄羅斯還是歸烏克蘭都沒有差別,一樣是蘇聯的海軍基地。但是一旦蘇聯瓦解就差別甚大,克里米亞人完全不是烏克蘭人,他們是克里米亞韃靼人(克里米亞突厥汗國的後代),也有俄羅斯人移民或是來自俄羅斯的黑海艦隊官兵,都是俄裔居多,因此也就可以想見2014年克里米亞公民投票返回俄羅斯時,幾乎絕大多數人民(97%公投票贊成)都是傾向回歸俄羅斯的,就算不想當俄羅斯的人也沒人想當烏克蘭人,因為克里米亞在1783年克里米亞汗國滅亡後一直是俄羅斯領地,與烏克蘭的關聯微乎其微,這點是我們必須認知並承認的事實。

而烏克蘭與西方國家基於反俄羅斯立場,當然是不承認克里米亞重新歸屬俄羅斯之舉的,只是政治歸政治,如果真要以人民內心的想法來說,克里米亞重新回到俄羅斯的懷抱應該的確是當地人民的真心選擇。不過戰爭的確不是改變領土歸屬的合法手段,所以俄羅斯想盡辦法壓迫烏克蘭承認克里米亞為俄羅斯的合法領土,但烏克蘭迄今就是不願意就範,因此克里米亞歸屬問題也成為2022年俄烏戰爭停火的一個俄方先決條件,烏克蘭對此仍不鬆口,畢竟一旦接受,東烏克蘭又該如何處置?

不過對於俄羅斯來說,值不值得以這麼暴力直接的手段奪回克里米亞?做這件事的投入與回報是否為正值?

529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