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 專欄文章僅文字無聲音檔:蘇育平/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已「復國」 塔利班下一步?

5:25
 
分享
 

Manage episode 300153855 series 2948782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蘇育平 Yuping SU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蘇育平/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已「復國」 塔利班下一步?

原文網址: 蘇育平/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已「復國」 塔利班下一步? | 雲論 | ETtoday新聞雲https://forum.ettoday.net/news/2057713#ixzz73nyU94Qx

我們想讓你知道…

總之面對阿富汗情勢變遷,無須激動憤慨,也不要亂追究美國責任或亂加比擬台灣局勢,情境無可比擬性。

●** 蘇育平/外交部一等秘書**

在經過美國與西方聯軍佔領20年之後,阿富汗的宗教原教旨主義組織塔利班終於在2021年8月15日光復祖國,收復首都喀布爾。

武裝組織塔利班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圖/路透)

大家不必隨著國際媒體擔憂,更無須傷感,說阿富汗淪陷淪亡了。其實阿富汗並沒有淪陷,2001年西方聯軍攻打阿富汗才真是外敵入侵、國家淪亡,現在阿富汗只是重新回到這個國家原先本土統治者手上而已,並非外敵入侵,反而是驅除異教徒,恢復阿富汗,重建伊斯蘭統治。過程也幸運的沒有過度激烈的血腥對抗,一切是順其自然恢復成原有狀態而已。為什麼我們可以這麼看?

何美國能佔領阿富汗20年?

塔利班是一群伊斯蘭神學院學生籌組的教派武裝,遵循的是阿富汗人口40%的普希圖族部落律法混合伊斯蘭教法的統治,1994年成立之初是想打擊當時猖獗的軍閥勢力,結果在強大的信仰驅使下迅速統一全國90%的領土,只剩塔吉克族軍閥馬蘇德率領的北方聯盟佔領10%土地還在頑抗。

塔利班自1996年至2001年間統治阿富汗,實行嚴格的伊斯蘭律法統治,但因為其實行之政教合一獨裁統治使世界各國驚異,僅有巴基斯坦、阿聯大公國與沙烏地阿拉伯承認塔利班政權。

賓拉登。(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2001年911事件爆發,一直持續庇護蓋達組織賓拉登的塔利班首領歐瑪擋不住美國與北約聯軍的轟炸與出兵,棄首都喀布爾逃入山區中打游擊,歐美遂扶植北方聯盟入主中央成為今日的阿富汗政府

,並進行西方式現代化改革,加強女性教育、改善農民生活、興建基礎設施等。可是逃到大山中的塔利班一直無法被政府軍及美軍剿滅,最終翻身再起。

阿富汗貧窮乾旱,生產最多的農作物就是罌粟,也是世界最大鴉片供應國,未來倘阿富汗持續成為區域中輸出「毒品與恐怖主義」的國家,那麼全世界有一天還得回過頭來清理他的,就像全世界組成聯軍不分陣營地一起去剿滅「伊斯蘭國」一樣。

但如果塔利班僅僅禍害一個阿富汗國家,不輸出革命、不與其他恐怖主義團體掛勾的話,也許世界不會太在意他們要把阿富汗建成怎麼樣的國家,與過怎樣的生活。

塔利班重新掌權後的阿富汗

過去20年沒有經歷過塔利班嚴酷統治的阿富汗年輕一代,尤其是受惠於20年來西方式教育體系大興的阿富汗自由女性,很可能將不得不重回家庭與男性的束縛,失去基本的人身自由。

世間萬物存在總有它的理由,塔利班能夠堅強抵禦外敵20年而不倒,能夠兩度讓兵力佔優的政府軍望風而降,都代表塔利班能夠取得阿富汗人民相當程度的認同,也許是認同他堅持伊斯蘭教法的堅定信仰與打擊貪官污吏的決心,也許是認同他能終結混亂的軍閥統治而不致使阿富汗分崩離析陷入軍閥內戰,也許是認同他「男有份、女有歸」的嚴謹社會規範,也或者是敬佩他抵禦外侮20年不放棄的精神。

▲阿富汗當地民眾至試圖進入喀布爾國際機場。(圖/路透社)

總之不能單方面地看外國媒體對一個國家的描述,肯定有失偏頗,要能多方考慮當地國的風俗民情、對外關係、經濟結構與民族分布等,才能瞭解到底當地人民想要的是什麼。

神權統治的大公國、蘇丹國以及哈里發國,都是伊斯蘭世界普遍常見的政治體制,「政教合一」在伊斯蘭世界中是合理合法的,反而「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這樣的政教分離共和體制才是中東伊斯蘭世界的異類,其實也都是獨裁者的遮羞布而已,我們可看到伊斯蘭世界的共和制總統大多都是獨裁者,民主自由投票制度運用到這些地區經過各種偽變造加扭曲,皆甚不理想。

阿富汗的歷史

阿富汗位處中亞、西亞、南亞的交界通道地帶,北鄰烏茲別克與土庫曼,西接伊朗,南接巴基斯坦,東以瓦罕走廊與中國新疆喀什接壤,自古代就是重要的戰略通道之地。

今天的阿富汗人有40%為普希圖人,被人類學歸類為伊朗語支的雅利安民族;此外在北部有27%人口為屬於伊朗語支的塔吉克人(中國新疆、塔吉克兩國都有塔吉克人);9%為蒙古人後裔的哈扎拉人、9%烏茲別克人、3%土庫曼人(即突厥人)等。

由此可見阿富汗種族複雜之情況,但此亦成為阿富汗政治上充滿部族長老影響,及部族武裝強大的特殊現象。

▲遭到塔利班炸毀的巴米揚大佛。(圖/維基百科)

西元前334年至324年馬其頓的希臘君主亞歷山大大帝東征,一路平推打到今天新疆邊境西北,但隨後改為南下征服印度河流域後回軍。亞歷山大大軍到處興建希臘城市,留下希臘人駐軍,「巴克特利亞希臘王國」就統治了阿富汗之地。當時的中國還在戰國七雄、相互征戰的時期。

到了大約是漢朝到魏晉南北朝時期,中華文化的勢力已經進入西域,阿富汗地區則是印歐民族塞種人後裔「大月氏」的後代「貴霜帝國」的地盤,當時的絲路貿易已經將阿富汗地區與中國連結在一起,佛教就是經由貴霜帝國傳入中國的。

以阿富汗喀布爾為首都的貴霜帝國崇信佛教,僧人與寺院到處都是,等到唐朝玄奘法師在西元630年到天竺取經時經過巴米揚大佛,他看到的是分別有37公尺與55公尺高的兩尊巨大佛像,數十座寺院與數千名僧人,佛教信仰盛極一時。

可惜巴米揚大佛在之後的歲月裡飽受伊斯蘭信仰的君主蓄意損壞,終於在2001年被當時統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用大量炸藥完全摧毀,成為對世界文化遺產的一大毀滅性破壞,迄今都無法重建成功。2021年塔利班重奪政權,更是不必想了。

唐朝曾經統治過阿富汗150年

在唐代,唐朝消滅了東突厥與西突厥後,在西元657年將原屬西突厥的新疆、中亞河中地區與阿富汗地區列入「安西大都護府」的管轄,唐朝靠著大量收編的突厥騎兵及廣納人才的優秀外籍(突厥、朝鮮、羌人)將領如高仙芝、契宓何力等,成為中原漢人政權首次也是最後一次控制整個阿富汗的朝代。

唐朝在657年將統治疆域延伸到阿富汗,已經與波斯接壤,波斯州都督府已經在今天伊朗境內。可是西元651年時波斯薩珊王朝被阿拉伯帝國倭馬亞王朝白衣大食軍消滅,薩珊波斯的王子、公主等逃了一批人到唐朝請求協助復國,唐高宗將王子封在波斯州都督府,伺機復國,可惜大食軍太過強大,薩珊終究無法復國。但已經可見到唐朝可以干預到今日伊朗地區的事務,更別提阿富汗全境都是唐朝領土。

不過唐朝統治阿富汗時間終究太短,西元755年安史之亂起,唐軍逐步放棄西域,一直到西元808年唐朝完全撤出阿富汗,短短150年時間,終究未能從人種血緣、文化、語言、文字上將當地人同化為漢人,否則今天中國就有更強烈的理由參與或干預阿富汗事務了。

阿富汗距離波斯、中亞突厥及印度較近,受其影響更為強烈。

列強帝國輪番統治

阿富汗重新回到突厥人與伊朗人政權的輪番控制之下,歷經突厥沙希王朝、突厥迦色尼帝國、塞爾柱突厥蘇丹國、花剌子模汗國、蒙古帝國、蒙古察合臺汗國、帖木兒汗國、蒙兀兒帝國與波斯薩非王朝等統治。

終於在19世紀,阿富汗成為大英帝國與沙俄帝國 「大博奕」(Big Game)爭奪的標的,沙俄企圖拿下阿富汗與伊朗俾路支省,即可打通通往印度洋不凍港之道路。大英帝國想拿下阿富汗,介入中亞與新疆事務,從中切斷沙俄與東方的聯繫,但誰也沒成功。

一直到近現代,連強大的蘇聯、獨霸的美國也輪番進入試圖控制阿富汗,卻都陸續鎩羽而歸的慘狀來看,在21世紀的今天再度坐實了阿富汗是「帝國墳場」的美名。

中國是否會成為阿富汗下一個埋葬的帝國勢力?

中國的新疆喀什與阿富汗的瓦罕走廊接壤,因此阿富汗的境內情勢變遷必然直接地影響到中國邊境安全,面對漢人步步進逼佔據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生存空間,同為穆斯林的塔利班不可能無動於衷。

加上伊斯蘭國時期在敘利亞、伊拉克戰場上培養起來戰力超強的數百名維吾爾聖戰士群體的存在,這些突厥民族主義組織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政權合作在阿富汗養精蓄銳,伺機攻入新疆西部邊界是合理的判斷。

▲未來塔利班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值得關注。(圖/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至於中國外長王毅與塔利班特使見面時要求塔利班不可包庇東突、東伊運,塔利班特使肯定不反對,因為欺騙迫害虔信者的異教徒不算騙,是策略好嗎?原教旨主義者與無神論共產主義者的鴻溝可比長江黃河,浩浩觴觴看不到對岸,根本是沒有任何可真誠合作的基礎。

中國是阿富汗周邊唯一的非伊斯蘭國家,也被幾乎所有伊斯蘭國家或恐怖組織認定是迫害穆斯林的國家,中國在阿富汗的投資與採礦等行為不但不會換來感謝,只會引起當地人懷疑是剝削或侵害當地居民權益。2021年4月21日塔利班在巴基斯坦以炸彈攻擊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農融與中國投資代表團未果的行為,就很好的說明此點。

但是阿富汗的地理位置偏偏又絕佳,倘能由喀什興建鐵路通過瓦罕走廊與阿富汗境內,可以直通伊朗印度洋岸耶,無須經過中亞其他國家繞路,這對於甫於2021年簽署25年戰略夥伴合作協定的中國與伊朗來說,是一個運輸物資的絕佳捷徑,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來說是一個致命的吸引力。

▲新疆哈密市棉花田。(圖/路透)

中國如果覺得他可以用對付第三世界經濟落後國家的手段來對付塔利班的話那就太膚淺了,塔利班是尋求回歸伊斯蘭上古教法的原教旨主義教派,其性質與沙烏地瓦哈比教派、伊朗什葉派等相近,而塔利班寧願被美國打擊20年,也不願出賣蓋達組織,代表其原則立場極度堅定,絕不受外界影響,這也是塔利班20年後能捲土重來,人民也相信塔利班不會貪污舞弊,可以公平治國的基礎。

因此最有可能發生的情境就是,中國可能傻傻地相信塔利班的承諾,以救星姿態投入大筆資金協助阿富汗恢復民生經濟、興建基礎設施,建造鐵路、公路、5G電信網路,造城造鎮、蓋工廠,這都是中國擅長的,也是中國生產力外溢的適當消化地,阿富汗充足貧窮人力看似也是勞動密集產業的適當設廠地點。

但恐怕終究有一天塔利班會翻臉,屆時將全部中國人趕走或擄人勒贖也不是不可能。要塔利班還錢?給你一句Inshala(如果真主願意),難道你中國人還能打我嗎?阿富汗人打遍全世界列強都是打翻最頂級的那種,小一點的還不屑打。中國人在塔利班眼中也只是小意思。

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其實是美國掀翻邪惡軸心最好棋子

大家看阿富汗新聞不要再跟著西方媒體的淪陷調調走,壓根不是這麼回事。此外呢,也不要認為塔利班跟美國就是天生不搭調,只要國家利益在同一條線上,美國明天就可以與塔利班變成盟友。

我們來假設一個狀況,今天美國決定與塔利班交個朋友,塔利班可以為美國做什麼?簡直是太多了。

(一)幫忙對抗伊朗

穆斯林什葉派神權統治的伊朗,對上遜尼派神權統治的塔利班,簡直是千年宿敵的相遇,不幹起來就不是好的穆斯林。您知道什葉派與遜尼派互相把對方看成是異教徒,甚至是非人類嗎?歷史上,遜尼派的阿巴斯王朝及塞爾柱突厥蘇丹國,在中世紀時遇上什葉派的法蒂瑪王朝,也是往死裡打的你死我活,絕不可能妥協共存的。當然塔利班的輕武裝比起伊朗的重武器實在不夠看,但伊朗會比美國、蘇聯還強嗎?這是信心與戰意的問題。

(二)幫忙對抗俄羅斯與中國

美國眼中的邪惡軸心兩大支柱就是俄羅斯與中國,恰好中俄兩國對國內的穆斯林也有多有迫害之舉,足以成為塔利班下手的理由。

要是塔利班挾席捲全國之勢,輸出革命到北方中亞五國突厥系穆斯林國家,以及東方的中國新疆裡面維吾爾、哈薩克、塔吉克、吉爾吉斯人等少數民族,加上阿富汗塔利班的姊妹組織「巴基斯坦塔利班」在南亞次大陸興風作浪的聲勢近年來十分激烈難擋,阿富汗塔利班確有足夠力量在美國一直打不進去的邪惡軸心的腹心之地攪起一片風雲,重新恢復領土包括中亞河中區域及北印度的貴霜帝國傳統疆域。

美國可以做什麼?美國就幫阿富汗塔利班繳獲的美軍裝備供給彈藥,並在一旁搖旗吶喊加油就行了,其他什麼也不需要做。

▲美國華盛頓「反對塔利班,支持阿富汗」示威遊行。(圖/路透)

(三)美國與阿富汗聖戰士有合作前例

1980年代,美國支援阿富汗聖戰士打掉蘇聯紅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威名,甚至拖垮蘇聯。在911事件以前,美國與阿富汗聖戰士是合作關係,這條戰略是正確的。

賓拉登想不開,硬要挑戰美國霸權,是「戰略選擇錯誤」,倘賓拉登針對迫害穆斯林的中國與俄羅斯進行恐怖手段攻擊,今天蓋達組織還會好好的在美國羽翼下生存繁衍,也沒有伊斯蘭國興起的餘地。

總之面對阿富汗情勢變遷,無須激動憤慨,也不要亂追究美國責任或亂加比擬台灣局勢,情境無可比擬性。

我們要觀察的是塔利班復國後的下一步是什麼?是腳踏實地的整理國政、恢復經濟、養飽人民,應對COVID-19疫情?還是挾復國之餘威發動區域宗教輸出革命?跟伊斯蘭國一樣與舉世為敵?這些都是我們可以觀察之點。

原文網址: 蘇育平/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已「復國」 塔利班下一步? | 雲論 | ETtoday新聞雲https://forum.ettoday.net/news/2057713#ixzz73nyc0BNF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

428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