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雲論專欄文章 古波斯文明的傳承者阿富汗 塔利班得依世俗方法進行統治

21:41
 
分享
 

Manage episode 302656541 series 2948782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蘇育平 Yuping SU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古波斯文明的傳承者阿富汗,與塔利班未來治國方向

阿富汗民族的由來

今天的阿富汗人口中有40%-48%為普希圖人,普希圖族人主要生活在東西橫穿阿富汗的興都庫什山以南。普希圖族人被人類學歸類為伊朗語支的雅利安民族,與伊朗人同源。普希圖族人也是巴基斯坦人口最多的少數民族,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普希圖族人原本是同族,可惜在19世紀末期第二次英國阿富汗戰爭後,被大英帝國在1893年以「杜蘭德線」人為劃開,同樣一個民族從此分居於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兩國,與中東的庫德族或德魯士族分居各國十分相似。

歷來的阿富汗政府都想要將被劃到英屬印度(今日巴基斯坦)的普希圖族人口與土地要回來阿富汗,甚至在1947年巴基斯坦剛獨立之初,阿富汗王國政府就派特使前往巴基斯坦交涉普希圖族人回歸阿富汗事,不過巴基斯坦當然不願同意。

1948年4月6日中華民國駐阿富汗公使許念曾在一份呈報外交部的政情報告中提到:「阿富汗政府上年擬乘巴基斯坦初成立之機會,與巴政府商談Pathan民族問題及阿國走廊問題,派遣特使赴喀拉蚩商談所獲甚微,惟政府對此事極為重視。印度西北邊省北部地方原屬阿富汗,自十九世紀來為英印兼併後,境內居民即所謂Pathan民族,均受英印統治,阿富汗認為彼等既與阿人同一血統,阿政府對彼等之前途應特別關懷,曾在過去十餘年間,屢與英政府商洽,要求允許該民族處於半獨立地位,享有特別權利,1943年後阿方又建議該民族有決定其命運之絕對自由權(也就是可以決定是否回歸阿富汗)。惟印回分治時,此問題仍未獲解決。而西北邊省公民投票結果,反對與巴基斯坦合併者僅佔百分之四十八,阿方此種企圖終遭失敗。」

當時的巴基斯坦外長Zafarullah Khan也表示:「西北邊地各民族對巴基斯坦國家之建造貢獻殊多,各民族並於巴基斯坦國宣告成立時,表示決定加入巴基斯坦。西北邊省舉行公民投票後總督更確認Pathan人將在巴基斯坦境內享有發展其社會文化政治制度之完全自由權,彼等可與巴基斯坦其他部分或省處於同等之自治政府地位。」意思就是說,普希圖族人也是我們巴基斯坦的組成份子,當初巴基斯坦建國時公民投票也沒說要回你阿富汗,所以現在就別再提這事了吧,再提我就繼續跟你打官腔!

普希圖族被殖民強權故意分裂

大英帝國早年專幹這種缺德事,今天世界上的亂源有許多都是大英帝國當年特意留下來製造糾紛的,以便殖民帝國可以伸手操弄,這條杜蘭德線、區分西藏與印度的「麥克馬洪線」、區分東地中海英、法殖民地的「賽克斯-皮科線」,還有將巴基斯坦分為東巴與西巴、還有將羅興雅人引進緬甸當殖民打手後又棄之不顧等事件。這些爭議在一百年後還繼續在潰爛發炎,成為許多民族無法癒合的傷口,號稱紳士帶來文明但其實是居心險惡的英國殖民主義者理應負最大責任。

此外在阿富汗北部有27%人口為另一個伊朗語支的塔吉克人(中國新疆、塔吉克、阿富汗都有塔吉克人)、9%烏茲別克人(突厥人)、3%土庫曼人(突厥人);中部有9%人口為蒙古人後裔的哈扎拉人,還有許多小種族如艾馬克人、俾路支人、努里斯坦人等,簡直無法在短時間說明白。

部落主義盛行

由此可見阿富汗種族複雜之情況,但此亦成為阿富汗政治上充滿部族長老影響,及部族武裝強大的特殊現象。大家認同、效忠自身所屬的種族部落,多過於效忠阿富汗這個高高在上的國家形象。光普希圖族就有350-400個部落或宗派,加上其他種族,部落宗派與軍閥勢力多如牛毛,讓阿富汗全國歸於一個中央政府統治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因為歷史上有太多民族曾經「路過」阿富汗,加上阿富汗山多谷深,很容易由不同部族武裝割據在不同山間谷地,不服從中央政府號令,誰也沒辦法解決這種情況。這是多年來的傳統,即使是塔利班也必須尊重這樣的傳統,塔利班今日能一統阿富汗,也是與各地部族妥協後的結果。

塞種人是最古老的波斯、阿富汗人祖先

大概在5千年前,歐亞大陸上原始的印歐民族「塞種人(Sekas)/又稱斯基泰人」是第一個建立橫跨歐亞勢力的游牧部落聯盟種族,而且他們是早早就馴化馬匹,騎乘使用馬匹游牧牲畜、四處遷徙,四處佔地盤的遊牧民族。

塞種人是印歐民族,也就是雅利安人,是高加索人種,也就是具有「金髮、碧眼、五官深邃、鬚髮較長」等特徵的民族,波斯人就是他們的後裔之一。

塞種人是一個居住範圍極廣,西起烏克蘭黑海岸,東到阿爾泰山的這片遼闊大草原上遊牧民族之統稱。這個部落聯盟下屬有很多民族,如馬薩革泰人(Massagetes)、大益人(Dahae)、辛美利亞人(Cimmericans)、薩爾馬提亞人(Sarmatians)等,都曾出現在古希臘的歷史中,築城而居的農耕民族希臘人被他們燒殺擄掠得可慘了。

塞種人這支印歐民族使用的語言被定義為伊朗語支,但由於伊朗很早就是塞種人征服來去的地域,其實波斯人的祖先一樣是來自北方的游牧印歐民族,與後來的斯基泰人同源,其實也是塞種人後裔。

西元前7世紀,塞種斯基泰人向南跨越高加索山,開始洗劫中東農耕地帶,包括古波斯的米底王國、埃及,連亞述帝國也被斯基泰人掃蕩或滅國。

(古波斯居魯士大帝畫像,他在人生最後一戰慘敗於斯基泰人之手)

古波斯最強大的顛峰,也就是阿契美尼德王朝有名的居魯士大帝,一生東征西討、戰無不勝,沒想到在西元前530年與斯基泰人一戰,居然慘遭全軍覆沒,自己的頭顱也被斯基泰女王砍下放在皮囊中。可見游牧的斯基泰人戰力多麼強大,同樣是塞種人血統但已經改過農耕生活的波斯人在這麼偉大的君主統領下,也完全抵擋不住游牧塞種人的威力。

(上圖為斯基泰人的金飾。斯基泰人已能冶煉金屬,包括青銅、黃金、鐵等)

最令人感覺奇怪的是,從小到大,我們的歷史課本上都從來沒有提到過塞種人、斯基泰人,但是在人類歷史上他又是這麼地重要,許多歐亞古老民族追根溯源上去都是塞種人。只能說,對於太過強大的遊牧民族,農耕民族都是怕怕的。

波斯與阿富汗一體

阿富汗人就是古波斯人的子孫

另外歷史上阿富汗(也就是呼羅珊)長久以來一直是波斯帝國的東半邊領土,與今天伊朗是屬於波斯帝國西半邊領土的地位是相當的。因此古阿富汗人就是波斯人,阿富汗的王朝向西入主波斯成為波斯帝國之主,或者西邊的王朝向東併吞阿富汗統一波斯,都是非常正常的操作,一點不稀奇。

伊朗與阿富汗千年糾纏與愛戀

要與中國比起來呢,伊朗就好比是中國北方,阿富汗就好比是中國南方。當中國北方遭蠻族入侵,中華大地北方蒙塵,則衣冠南遷保留中華文化血脈,等蠻族勢弱時再北伐收復中原。

阿富汗也是一樣,當伊朗高原西方強敵入侵,則波斯人退往東部阿富汗呼羅珊暫避鋒芒,等到敵人勢弱時則阿富汗西征重新恢復伊朗高原疆域,反之亦然。

這樣與波斯幾千年的糾纏愛戀,一直到西元1747年一個阿富汗本土普希圖族貴族「艾哈邁德.沙.杜蘭尼」創立了阿富汗本土獨立王朝「杜蘭尼王朝」,領土才終於不包括西邊伊朗部分了。但其實杜蘭尼在創建杜蘭尼王朝前也曾試圖爭奪全波斯的王位統治權未果,才割據東部阿富汗地區的。

由於他把「阿富汗」這個名稱給叫出來了,因此他被稱為近代「阿富汗的國父」,被視為近代阿富汗國家的始祖。但相信我,其實他真心想要的是西伐伊朗,搶回伊朗高原,一統波斯的。

許多今天阿富汗的城市都是波斯人興建的,或是在波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城市,如「加茲尼、巴爾赫、赫拉特(Herat)」等,就是濃濃伊朗風的古波斯城市,曾經的波斯加茲尼帝國首都加茲尼、巴克特利亞希臘王國首都巴爾赫、帖木兒汗國首都赫拉特,任哪一個都是赫赫有名的歷史大帝國都城。

奇怪了,古代波斯人的王國或帝國怎麼會把都城建在阿富汗呢?其實就是因為阿富汗人就是古波斯人,只要波斯帝國的西部被強大的外來勢力佔領,比如阿拉伯帝國、亞歷山大帝國、塞琉古帝國、土耳其帝國等佔領波斯本土時,隱居在大山裡的阿富汗城市就是保留波斯人東山再起希望的反攻復興基地啊!

所以我說阿富汗人就是波斯人,阿富汗才是古典波斯文化的保有者與繼承者,反而今天的伊朗受到太多阿拉伯文化、土耳其、歐洲文化的感染與演變,反沒有阿富汗保有的波斯文化來得傳統與古典。

阿富汗是伊朗固有疆域嗎?阿富汗人竟然講波斯語

今天的阿富汗人有8成講達利語(Dari),達利語與普希圖語並列為阿富汗兩大官方語言。達利語又稱「達利波斯語」或「阿富汗波斯語」,基本上它就是西元980年波斯薩曼王朝(Samanid)時代所講的古典波斯語,是皇室的語言(Farsi-e Darbari)保留迄今。

達利語保留早期波斯語的詞彙、發音,也有一些借自普希圖語及印度烏都語的詞彙,阿富汗北部的塔吉克人主要使用達利語,普希圖人與其他種族也大多數都會達利語。

反而今天伊朗所講的波斯語已經混合較多阿拉伯語、突厥語等其他外來語言詞彙,沒有達利波斯語的純正傳統。

所以我們完全可以認定阿富汗是伊朗的傳統疆域,要是伊朗或阿富汗模仿中國,突然冒出來「一個波斯政策」,認定阿富汗與伊朗都是古老波斯的固有疆域,決定要統一兩國,重現古呼羅珊(太陽初昇之地或東部行省的意思)的盛景怎麼辦?或是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覺得自己太強大了可以擊退美國、蘇聯、大英帝國,其實他是有理由向西統一伊朗高原的。

至少這口號「伊斯蘭國」已經喊出來,「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IS-K)」這個恐怖組織就是要將古波斯呼羅珊區域統一起來的,只是現在的塔利班暫時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只想要管好自己的阿富汗而已。

此外,今天伊朗是什葉派穆斯林居多,阿富汗是遜尼派穆斯林居多,兩邊因為宗派的差異已經很難用任何形式加以統合了。

阿富汗在波斯統治時期的朝代與時間

時期

波斯與阿富汗處於同一國家統治之時間概算

米底王國678BC-549BC/ 129

阿契美尼德550BC—331BC/ 219

亞歷山大大帝與塞琉古王324BC—256BC/ 68

巴克特利亞希臘王國256BC—130BC/ 126

貴霜帝國130BC-200AD/ 330

嚈噠帝國370-567/ 197

波斯薩珊王朝309-651/ 342

薩曼尼德王朝819-999/ 180

波斯加茲尼帝國977-1186/ 209

古爾王朝1150-1215/ 65

塞爾柱1040-1194/ 154

花剌子模1156-1220/ 64

蒙古帝國與伊兒汗國/1220-1381/ 160

帖木兒汗國1381-1507/ 126

薩非王朝1649-1722/ 73

漢達基王朝1722-1736/ 14

阿夫沙爾王朝1736-1796/ 60

杜蘭尼王朝與波斯切割 1747-1829/ 0

總計阿富汗與波斯在同一政權統治下之時間/米底王國迄今時間

2516/2699=93%

(上表為本書作者蘇育平整理)

研究一下阿富汗的歷史,最後發現竟然與研究波斯的歷史差不多,阿富汗九成以上的光陰歲月是與波斯帝國同與共的,是在同一個政權王朝統治下的。今天要不是伊朗是什葉派伊斯蘭,阿富汗則是遜尼派伊斯蘭,否則兩邊完全可以統一成一個國家,因為兩邊就是同一個民族。就像歷史上那樣的兩國合為一國,之後還可以一起出兵印度去搶一把金銀珠寶、奴隸與戰象,這就是阿富汗人漫長歷史不斷持續反覆在做的事情。

阿富汗改名呼羅珊?

塔利班會繼續與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IS-K)為敵嗎?如果沒有多少人愛「阿富汗」這個名字,不如改叫「呼羅珊」、「巴克特利亞」或「吐火羅斯坦」,恢復這些古名說不定更有號召力喔,也更能受到國民各部族認同。畢竟先知穆罕默德也是用「呼羅珊」來稱呼波斯與阿富汗這塊土地的不是嗎?有機會還可以趁機擴張到周邊古呼羅珊的土地。

沒有永遠恐怖的組織,和平演變只需時間

阿富汗的未來掌握在塔利班手上,雖然塔利班以極端恐怖主義手段起家,自殺炸彈、自殺汽車、嚴峻伊斯蘭法等掃平競爭者,一統阿富汗江山,但是一旦執掌政權後就很難不受外界影響,即使他嚴抗非伊斯蘭的治理方法,但終究可能會受到外界慢慢演變影響。

最好的例子就是巴勒斯坦的法塔組織,在1960-1990年代,法塔在阿拉法特的率領下到處劫機、自殺炸彈攻擊、殺以色列參加奧運比賽的代表團、並在全世界狙殺猶太人。一旦1993年奧斯陸和平協議簽署後,法塔在阿拉法特率領下回到巴勒斯坦西岸與迦薩執掌政權,很快地就失去暴戾的性格,轉為溫和的和平談判派,不再主張武力抵抗以色列到底。

嚴峻戒律可以打天下,但生不出糧食與物資

此外塔利班在執政之後必然會發現光靠伊斯蘭律法,是餵不飽3,800萬人口的,現在已有500萬阿富汗難民在國內逃離家園或流亡到國外;有三分之一的阿富汗人口也就是1400萬人馬上要面臨飢荒,但是9成以上阿富汗人口已經算是赤貧無工作,買不起糧食;世衛組織也表示,阿富汗各地2300間醫療院所約90%最快本週可能就必須關閉,就算卡達緊急空運醫療物資也是杯水車薪。

而在這麼緊急危難的情況下,塔利班還花無數心神在決定到底要不要把女性關在家裡生孩子就好,還是要同意女性出門上學、工作,要穿怎樣的服裝出外,學校要找女老師或有道德的老男性教師負責教女學生等等枝微末節。

塔利班必須以世俗化手段治國

這些舉止都證明了塔利班還沒有真正意識到他的角色已經變了,塔利班已經不是一支躲藏在鄉村大山裡的游擊隊花時間在鞏固堅定伊斯蘭信仰以保持團隊的純潔一致性、打政府軍、打美軍、種鴉片、倒賣軍火等已經不是塔利班應該做的事情。

無論再不喜歡,塔利班必須學習以世俗化、資本主義化的手段與思維來支撐一個人口中大型國家的運作與生存,光靠伊斯蘭律法的講究與鑽研這樣精神上的修練,是生不出足以養活3,800萬人口足以餬口的糧食、生活物資與醫療藥品的,更何況還有Covid-19疫情的爆發,阿富汗一樣在承受中,原本美國承諾的300萬劑輝瑞疫苗沒了,雖然中國承諾的兩億人民幣緊急人道援贈中有包括300萬劑中國產疫苗,聊勝於無,但光想到阿富汗貨幣,看到阿富汗9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被凍結,也能直接聯想到阿富汗幣現在根本無貨幣準備,要惡性貶值也只是一夜間的事情。黎巴嫩鎊在過去兩年貶值90%,難道不會發生在阿富汗身上?

除了餵飽人民之外,還有發展經濟,包括農業、工業、手工業、服務業、對外貿易、教育、科技等等,都是一國政府必須要設想並動用預算資金去執行的。塔利班真的做好了執政的準備嗎?

只要塔利班是人組成的,就能夠被滲透影響

然而不管內外情勢看起來再悲觀,國際社會仍應該給塔利班一點時間或機會,最好的策略就是不要孤立制裁它,與其正常交往,甚至可以用資本主義社會大量的金錢與五光十色,誘惑考驗他們領導人與戰士的心志。不要看塔利班戰士凶神惡煞、走到哪兒都背著槍的樣子,其實大部分都是鄉下來的沒見過世面的孩子,吃慣苦日子了,一旦進入喀布爾與其他大城市的花花世界,一旦接觸了五顏六色充滿誘惑的世界,原始的人性會讓他們很快融入這個花花世界,再嚴格的教法規定都沒用。畢竟能夠從內心持守嚴格教法戒律的人本就不多,大多數人還是從眾且意志薄弱的。

但如果歐美以對付伊朗的方式制裁禁運阿富汗的話,反而可能砥礪塔利班心志,堅定反美的意念,反而能夠忍受各種孤立與不便,繼續保持其激進保守的教法治國原則。所以如果可以調整政策方向,我們可能會發現,用槍桿子做不到的事,有時候用美金可以輕易達到目的。

(作者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中東、中亞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情勢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並應邀為多家媒體撰寫專欄文章。)

468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