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觀點:中東下一個引爆點在哪?

34:49
 
分享
 

Manage episode 301320178 series 2948782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蘇育平 Yuping SU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蘇育平觀點:中東下一個引爆點在哪?

蘇育平 + 追蹤 2021-08-26 07:10 5035 人氣 贊助本文

中東地區是人類文明的起源地,埃及、波斯、兩河流域蘇美、亞述、西台、巴比倫都曾光耀一時。但可惜的是這塊土地也是人類歷史上戰爭衝突最多的一塊土地,即使到21世紀的今天也不例外,在中東要找到一塊和平寧靜的地方似乎是一種奢望。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也難怪在阿拉伯語及希伯來語中,人們見了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話就是和平”Shalom, Salam”,和平是一種可貴但難見的狀態。

塔利班還只是恐怖主義世界的小咖,真正的大咖是……伊朗

2021年的8月初,全世界都被塔利班閃電奪取阿富汗全國之舉震驚到瞠目結舌。自認為是民主世界的人們都為阿富汗人民一哭,覺得阿富汗人定無生理,肯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我要告訴您的是,其實塔利班真的不算是恐怖主義界的龍頭老大,如果要比較目前世界上將「恐怖主義事業」發展、規畫、經營得最好的,應該非伊朗莫屬了。

伊朗表面上為「伊斯蘭共和國」,然則實際上是神權至上的政教合一政體,所有軍國大政、國家政策不是由「總統」一言而決,而是連總統都必須服從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哈米尼的意志。大阿亞圖拉是伊朗國家最高決策領袖。

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左)8月3日在就任儀式上授予新科總統易卜拉欣·賴西(右)正式批准證書。 (資料照,伊朗最高領袖辦公室,美聯社)

為了保衛宗教政權,伊朗在國防軍外還創建了1支更加精銳的「伊朗革命衛隊」,這支約12萬人的伊朗革命衛隊與伊朗國防軍為平行的軍事組織,具備海、陸、空軍部隊,還控有國內可動員最多100萬武裝民兵「巴斯基」之指揮權,還有邊防軍、外籍民兵組織、無人機部隊、操作彈道飛彈的火箭軍部隊。

伊朗專門培植政治的「擬寄生生物」

自然界中有一種生物,附著在其他生物體內或體外,以獲取生存發育所需之營養,過程中不免會造成宿主的危害,我們稱之為「寄生生物」。

寄生生物又分2種,「寄生生物」(parasite)不會讓宿主死亡,而希望與宿主一起長長久久共生共榮,人體內的益菌、酵母菌就是這種。但有一種稱為「擬寄生生物」(Parasitoid)如寄生蜂,會在宿主如毛蟲身上或體內產卵,卵孵化後的幼蟲就吸取宿主體液或身體組織做為食物,等到幼蟲長大為成蟲破體而出時,宿主生命大概就走到盡頭。

大多數有伊朗介入的國家如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葉門、巴勒斯坦等,到最後都成為被擬寄生的狀態,這些背後由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支援武器彈藥與軍事顧問的武裝團體,在他們所在國家內發展壯大成為無人能擋的武裝力量,甚至連政府軍都沒有他的強大,所以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些武裝團體將國家資源強占壟斷,吃乾抹盡,最後整個國家陷入癱瘓無法運作,社會瀕臨崩潰的狀態。

今日的黎巴嫩、葉門、敘利亞、巴勒斯坦的迦薩地區等幾乎都是這個慘不忍睹的樣子。而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就是那隻負責下蛋的寄生母蜂,到目前為止伊朗在攪動中東風雲方面是大大成功的。

以下讓我們逐一點名這些軍事實力完全不遜於阿富汗塔利班的恐怖武力。

胡塞武裝戰鬥意志強──葉門人道大悲劇,飢荒、霍亂、國家癱瘓

冷戰時候,葉門南北分裂,北葉門是共和國,南葉門是共產國家,南北葉門因為意識形態不同一直處於戰爭狀態,北葉門受到波灣阿拉伯國家的支持,甚至台灣也曾經派空軍人員赴北葉門支援對共產主義的南葉門交戰,稱為「大漠任務」。

1990年共產主義崩潰浪潮中,2個葉門形式上統一了, 2004年開始,受到伊朗背後支持的葉門什葉派胡塞武裝開始崛起。

到了阿拉伯之春革命浪潮於2011年爆發後,震波傳至葉門,連人口主流的遜尼派人民也都起來對抗獨裁者薩利赫(Ali Abdallah SALIH),指責其政府經濟不振與腐敗盛行,抗議活動引爆了暴力活動並擴散到其他主要城市。2011年11月獨裁者薩利赫總統下台並將其部分權力移交給副總統哈迪(Abd Rabuh Mansur HADI)。哈迪在隔年2012年2月總統選舉中獲得勝利正式擔任總統。

葉門內戰,首都沙那的萬人塚。(資料照,美聯社)

但代表葉門35%什葉派人口的胡塞武裝民兵組織認為政府沒有解決他們的不滿訴求,因此居然勾結了剛下台的獨裁者薩利赫,並對哈迪政府軍發動了大規模攻勢,並於2014年9月攻陷首都薩那,2015年1月將哈迪與其內閣驅逐出境。

哈迪逃到阿曼,與沙烏地阿拉伯建立流亡政府,要求海灣理事會對葉門採取軍事行動驅逐胡塞。2015年3月,沙烏地阿拉伯召集一批阿拉伯聯軍,開始對胡塞政權宣戰。但優良的軍備居然打不下胡塞武裝,戰火拖延迄今。

葉門胡塞武裝已經拿下大半個葉門,還跟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聯軍開戰6年了不落下風,然而葉門卻也被胡塞武裝給害慘了,因為胡塞武裝是伊朗背後支持的,原哈迪政府也未被消滅,全世界拒絕承認胡塞政權。

葉門也因此受到全世界的排擠與制裁禁運,境內糧食不足飢荒大作、霍亂高達100萬例、失業高、戰亂交加,人均GDP只有449美元,2021年預計有一半兒童營養不良,有40萬名兒童將餓死。超過80%的人口需要人道援助,否則也將逐步餓死。

然而也就是在這樣悲慘的境地下,胡塞武裝從伊朗方接收的軍火倒是越來越精良,各種攻擊無人機、先進火箭彈、甚至彈道飛彈等,使胡塞政權跟沙烏地繼續僵持下去,誰也奈何不了誰。

但是在這樣局勢下,沙烏地人不會因此餓死,葉門人卻一直在大量餓死,胡塞政權的領導階層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樣殺敵一百,自損一千的打法,受苦的是葉門人民。

黎巴嫩快要崩潰,黎南真主黨還在單挑以色列

在西元2000年以色列軍隊從黎巴嫩南部與基督教黎南軍共同維持的緩衝區撤軍後,真主黨進入控制黎巴嫩南部,包括它控制的黎巴嫩東部地區與貝魯特大半城區,真主黨實際的成為黎巴嫩的國中之國。

真主黨作為聽命於伊朗的傀儡勢力,軍力比黎巴嫩政府軍還強上許多倍,真主黨有約600名正規軍戰鬥部隊,後備軍人3000名,民兵部隊1萬人。看起來人數並不多,但是真主黨是背靠整個黎巴嫩的什葉派社群的,而且真主黨囤積的軍火彈藥據估有20萬枚以上飛彈與火箭彈,而且發射陣地與儲藏陣地都地下化了,以色列空軍再強大也無法掃除。

真主黨的軍火庫中包括各式口徑不同的多管火箭、蘇聯飛毛腿彈道飛彈、伊朗製Fajr、Falaq、Zelzal三種系列地對地飛彈、中國製與俄羅斯製反艦飛彈(C701、C802與Yakhont),俄製及美製裝甲車與坦克車輛(T55、T62、T72、T90、BMP-1、M113、BTR152、BTR50等)、各式民用四軸偵查用無人機與伊朗製軍事無人機(Mohajer-4、Ababil-2、Ababil3、Yasir等系列)、自走砲(2S1 Gvozdika)與車載防空炮火(ZU23-2、ZSU23-4、AZP S60)、16款反坦克飛彈與後座力砲。

不客氣地說,真主黨除了沒有海軍與空軍外,他的陸軍裝備實力與士兵戰力說不定可以排到世界前列去了。因為真主黨是少數世界上曾跟「以色列國防軍」及「伊斯蘭國部隊」面對面戰鬥且完全不落下風的軍隊。

2021年8月17日與21日,以色列空軍兩度空襲位在敘利亞的真主黨軍火儲存點,真主黨領袖納斯瑞拉已經警告過不再容忍以色列無止盡的空襲,並曾於2021年8月6日從黎南陣地向以色列北部發射了19枚122厘米火箭彈,導致戈蘭高地和加利利潘漢德爾的一些城鎮的居民爭先恐後地避難。

真主黨承認對這次襲擊負責,這是自2006年第2次黎巴嫩戰爭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交火。真主黨隨後還發布了一段火箭點火升空的視頻影片。

2021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倉庫大爆炸1周年,民眾上街頭抗議,指出5000年來貝魯特8度被毀,真主黨與奧恩2度涉案。(資料照,美聯社)

黎巴嫩其他派系對真主黨不顧民生困頓,持續與以色列挑釁交火表示不滿,可是真主黨不理會,黎巴嫩政府自身幾近崩潰癱瘓,根本管不了真主黨行為。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8月4日在法國發起的聯合國捐助黎巴嫩會議上,承諾向黎巴嫩提供1億美元的額外人道援助,但他也說如果黎巴嫩領導人不改革經濟、打擊腐敗,再多的外來援助也是不夠用的。

美國在過去兩年已經提供黎巴嫩5.6億美元人道援助。2020年8月發生在貝魯特港口的硝酸胺大爆炸炸出了黎巴嫩事實無政府狀態的現實,可是一年後情勢居然一點改善也沒有,也只能感嘆好好一個中東小巴黎,被教派主義與極端主義給蹂躪得國不成國。

2021年8月底寫稿的現在,黎巴嫩已經每天只有兩小時有電力供應、自來水也快要停止了,加油站一滴油都沒有,麵包店的麵包要用搶的,電力中斷導致空調失靈,市民睡不著覺,市區一片黑暗,所有市民都感覺處在地獄一樣。

但是真主黨還在跟以色列較勁著,叫囂著要反擊以色列,還駐紮部隊在敘利亞幫忙打伊斯蘭國。感覺黎巴嫩內部就是兩個平行時空在運作一般。

敘利亞的苦難與哀愁──戰火摧殘國內蕭條

2011年阿拉伯之春起,敘利亞阿塞德政權就開始飽受各方打擊,雖然在俄羅斯、伊朗、真主黨死命支持下苟延殘喘活下來,但國家四分五裂內戰打了10年還沒有打完,國家殘破如廢墟。

以色列持續不斷空襲敘利亞境內的真主黨與伊朗軍事據點,敘利亞在俄羅斯駐軍協助下以俄製防空系統拼命招架,企圖減少損失到最低,俄羅斯也向以色列表達深切不滿,盼以色列不要再打俄國撐腰的敘利亞,否則多有不便。

敘利亞目前有3個政權並列,有「阿塞德政權」、有各支反抗軍聯合的「敘利亞反對派與革命力量全國聯盟」,另外一個就是庫德族在北方組成的「北敘利亞民主聯邦」。未來到底要怎樣走還真是撲朔迷離。

今天的敘利亞在經歷無數戰爭與屠殺後,已經成為1個落後破敗國家,人民所得僅有1600美元,阿塞德政府軍在10年內戰消耗後已經由原本30萬正規軍降為15萬。

但是有俄羅斯駐軍的支持,及真主黨及其他什葉派武裝團體的支持,加上敘利亞軍隊中的士兵有95%是阿拉維派,職業軍官更占了98%,因此被阿拉維派掌握的敘利亞軍隊仍步步跟隨、效忠阿塞德政權,不離不棄,因為唯有掌握軍權才能掌握一切,也才能讓這個族群生存。

敘利亞內戰至今已屆10週年。圖為住在黎巴嫩難民營的敘利亞兒童。(資料照,美聯社)

敘利亞的情況其實比起也是失敗國家的黎巴嫩來說,是更為混亂的,國內城市斷垣殘壁、滿目瘡痍,一半國民淪為難民居無定所,國內所有基礎設施與產業幾乎皆毀於戰火,缺水、缺電、缺燃料、缺工作,社會經濟蕭條無依,整個國家四分五裂,連何時可以開始重建都沒有答案。田園荒蕪,野獸嬉戲,行人絕跡,百業蕭條。敘利亞的未來在哪裡?又可以走向何方?

有人說敘利亞最好的結果就是分成幾塊不同宗派分別割據,阿拉維、遜尼派、庫德族、自由反抗軍等等勢力各自建國,也許是最有實踐性的方案。

伊拉克境內親伊朗民兵

這些伊朗扶植的民兵組織不受伊拉克政府管轄,接受伊朗撐腰,持續攻擊駐伊拉克美軍等,都有賴伊朗革命衛隊不間斷支持。

不過這些伊朗支持的民兵到也不敢在伊拉克太過囂張,因為伊拉克也是一個什葉派國家,也有一位資歷與聲望不遜於伊朗大阿亞圖拉哈米尼的宗教領袖,也就是伊拉克大阿亞圖拉希斯塔尼。

希斯塔尼是持親善各方的外交政策,也不太干預國家大政,只有在重要關鍵點如伊斯蘭國來勢洶洶時,他才出面呼籲伊拉克人民組織民兵,奮起抵抗。目前的伊拉克政府是中東穩定的力量,不久前也試圖為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之間的糾紛調停,給人煥然一新的觀感。

下一個中東衝突引爆點

1.伊朗與美國、以色列恐因核武協議鬧翻

2021年4月起,美國、歐盟與伊朗、中、俄等列強在維也納進行間接會談,企圖使伊朗回到「2015年伊朗核武協議」之規範中,換取美國取消一切對伊朗之禁運制裁。

原本談判一切良好,後因伊朗總統大選而暫告中斷,伊朗大阿亞圖拉哈米尼不願將談判成功的美譽交給溫和派的前總統魯哈尼,加上以色列不斷企圖破壞和談,慫恿美國武力解決伊朗核武問題,美國拜登政府則遲疑不決。

伊朗與以色列衝突不斷,圖為2018年在戈蘭高地行駛的以色列國防軍救護車與坦克。(資料照,美聯社)

以色列不斷警告伊朗快要累積出足以製作核彈頭的濃縮鈾原料,可能就是幾週時間而已,而以色列也宣示決不允許伊朗擁有核武。

因此如果這個核武談判無法於近期一個月內重新舉行的話,很可能會爆發美國與以色列聯合攻擊伊朗核武設施的軍事衝突。

2.第三次以黎戰爭──以色列與真主黨、敘利亞

以色列北部城鎮在2006年受到真主黨強烈攻擊後,一直處於戰爭威脅下的平靜,真主黨隱藏在黎南的20萬枚飛彈與火箭彈時刻威脅以色列。

倘伊朗指示真主黨萬箭齊發,以色列鐵穹系統還是擋不住的,到時只有正規軍開進去拼個你死我活而已。但要防止的是真主黨從伊朗拿到更具威力的武器,比如髒彈與小規模戰術核武,那樣就真的危險了。

此外倘黎巴嫩政府崩潰,黎巴嫩幾乎可以預見肯定回到1970年代內戰時期,各宗派各自為政的分裂狀態。

3.葉門戰爭恐擴散周邊國家:

葉門胡塞武裝打的除了與哈迪前政府軍外,也與沙烏地率領的聯軍交戰,未來也可能向週邊擴散到阿曼、阿拉伯聯合國大公國、沙烏地阿拉伯內陸、索馬利亞、索馬利蘭、衣索比亞、厄利垂亞等非洲土地。

葉門胡塞武裝、阿富汗塔利班都是會打仗但不會治國的游擊隊型武裝,有能力將國家以武力佔領,但無法發展經濟、餵飽人民,因此人道危機只會不斷爆發,聯合國與國際組織到最後還是要進場收拾殘局。

4.巴勒斯坦與以色列衝突與戰爭

以巴衝突已經是每天都在發生的現狀,但哈瑪斯還是掌握了主動挑釁的手段,可以隨時對以色列開火射火箭。

更嚴重的是倘哈瑪斯能夠聯合伊朗、真主黨、土耳其等以色列的敵人共同夾擊以色列,以色列雖不會輸也不至於亡國,但仍然可能會受到重大傷害與損失。

5.中東地區其他衝突與戰爭

中東還有許多可能的衝突爆發點,試列如下:

  1.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戰爭
  2. 利比亞兩派間的內戰
  3. 土耳其與庫德族間的戰爭
  4. 巴勒斯坦法塔與哈瑪斯衝突
  5. 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間之敵對
  6. 敘利亞政府軍+真主黨+俄軍 V.S.伊斯蘭國殘餘分子
  7. 敘利亞政府軍對敵敘利亞反抗軍
  8. 敘利亞政府軍對敵庫德族分離份子
  9. 真主黨對敵黎巴嫩基督教派、遜尼派、德魯士族之教派武裝
  10. 蓋達組織與塔利班間之戰爭
  11. 伊斯蘭國呼羅珊省分支對敵塔利班與伊朗
  12. 埃及政府軍與埃及境內伊斯蘭國武裝
  13. 埃及政府軍對敵利比亞伊斯蘭國份子
  14. 埃及敵對哈瑪斯與埃及境內之穆斯林兄弟會勢力

到底應如何對待宗教極端勢力?

看到上方密密麻麻可能發生戰爭衝突的地點,相信大家十分吃驚也快要暈了,然而這些衝突都是正在進行中或可能隨時爆發戰爭的真實矛盾。

伊朗在1979年宗教革命後由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哈米尼攫取國家政權,就跟今天的塔利班攻陷阿富汗一樣,充滿宗教激情與狂熱,世人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與這樣的國家勢力相處。於是對伊朗禁運、制裁、禁核等直到今日都未嘗停止。但是伊朗雖飽受制裁影響民生,還是強硬地發展軍備與眾多傀儡勢力延伸其控制範圍,以致於今天觸角遍滿中東。

因此今天我們如果也以這樣制裁、禁運、不承認等方式對待塔利班,塔利班就真的會如西方所想的「改邪歸正」嗎?當然是不會的,歐美基督教社會與中東伊斯蘭教社會之間的宗教與意識形態隔閡實在是太深了,根本無由協調,除非不與對方接觸,否則一接觸就會產生矛盾。

以溝通取代對抗與譴責

據筆者認為,對待伊斯蘭極端宗教勢力,首先要去研究他的意識形態,而且是不持偏見地去深入研究,再怎麼極端的伊斯蘭教派,都不脫「可蘭經與聖訓」的範圍,只是他們會以較保守、較傳統的觀點去解釋世間萬物與發生的事情,其實他們並不是不講理的人,反而他們是最講道理、最遵守規範的人,只是他們遵守的規矩外人不懂而已。

所以要想辦法與他們溝通,但是要以他們能夠聽得懂並能夠接受的方法去溝通,而不是一上來就指責他們為何迫害婦女、為何砍人家的頭與手,為何要婦女包上罩袍。如果這是這個地區幾百上千年依循的傳統與習慣,外來的人用其他社會發展出來的規範或價值觀去指責他們就沒有道理了。

塔利班也沒有指責歐美人士身上戴十字架,或者想到什麼就在胸前畫個十字禱告一下,甚至吃飯前也要來個餐前禱告。那為什麼歐美看塔利班就是哪裡都不對呢?

伊斯蘭女性穿的罩袍,常被認為是不尊重女權的象徵。(資料照,美聯社)

穆斯林有穆斯林的驕傲,當穆斯林在西元7世紀發展出強大的帝國並承繼希臘、羅馬、波斯文明延續的光芒時,當時的歐洲還在蠻族肆虐,相互砍殺的黑暗中世紀中,一直要到14世紀歐洲才有文藝復興的曙光出現,在那之前,中東阿拉伯帝國、土耳其帝國才是承載西方文明的希望,不是歐洲。

這也就是為何今日的穆斯林都很難承認歐美人所代表的意識形態會是比他們擁有的意識形態更好更現代化之故,畢竟祖上輝煌過,中國人不是也是這樣嗎?追懷漢唐盛世,宋元明清,中國一直是東方世界的中心,除中國之外盡皆蠻夷,這是一個民族的自信心。

伊朗也是被迫成為今天的樣子

伊朗是人類最古老的文明之一,與古希臘、古埃及、古遊牧民族斯基泰人等共存於世迄今,波斯曾經被亞歷山大大帝征服、被阿拉伯伊斯蘭帝國征服、被蒙古帝國征服,經歷過無數苦難,也砥礪了伊朗人與世界列強爭鬥也不服輸的性格。

因此1979年伊朗人摒棄了腐敗的巴勒維王朝,迎來宗教領袖大阿亞圖拉霍梅尼,這是伊朗人自由意志的選擇。但卻因為這個選擇而被美國制裁迄今42年,空有豐厚的油氣蘊藏卻無法外銷,只能在中俄等少數盟友支撐下苦苦支撐,人民生活困頓。因此伊朗發展出全面與西方為敵之戰略,加上什葉派與遜尼派為敵千年的傳統,什葉派伊朗在中東區域沒有盟友,只有環伺的敵人,為求生存,一切手段都必須使用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伊朗在中東各地培植武裝勢力,說穿了也是他要威嚇敵人,以求自保的行為。否則他在受制裁的景況下還不斷投入重金來武裝這些傀儡勢力,豈非明智之舉?

因此今日與伊朗劇烈對抗的以色列、美國、波灣GCC國家等,要解除伊朗的威脅,不是靠軍力去壓服、征服伊朗,而是要改變心態,以平等尊重的態度去修好與伊朗間的關系。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自詡自己是恐怖主義國家的,每個國家看起來極端的手段,都是為了應付另一個極端的敵對行為,所以無條件解除對伊朗制裁、改變伊朗人民的經濟生活、友善對待什葉派穆斯林而非將其全部視為恐怖份子,並逐步引導其走上符合世界規範的道路,比如反核化、比如摒棄恐怖手段、比如不干預他國內政等。

倘能做到這些,相信我們可以看到中東的恐怖主義活動將大大減少。沒有無緣無故的仇恨,只有特意針對的敵對行為才會引起過激的反應。

恐怖主義不是哪個政府的愛好,誰都希望自己國家康樂富強,人民生活富足平安。伊朗也不會是例外,期待有一天世界可以減少紛爭,共致和平。

總之,中東就是這麼一個隨時隨地充滿矛盾、衝突與戰爭的地方。當然你可以對他置之不理,只是發生在中東的事件震波很快就會傳到世界各地,就像塔利班攻陷阿富汗一樣,你想不理會都不行。

(相關報導:

劉燕婷觀點:總理哈里里的辭職,能否拯救宗派主義下的黎巴嫩?

更多文章

*作者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中東、中亞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情勢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並應邀為多家媒體撰寫專欄文章。

418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