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外科种种

10:01
 
分享
 

Manage episode 329856641 series 3292875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倪丞勋-Casey Nei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1:27 医院电梯会有「请勿在公共场所谈论病人病情」的标语,但病情在中国一般不被视作隐私。我观察快递站,网上药店消费频次比我想象得高。

如今的每个美国人都会认为,心脏病发作后,血管造影支架或者心内直视手术可以完全恢复心脏功能。心脏瓣膜修复、置换以及动脉瘤修复说明手术极有挑战性,但也不需要视死如归的勇气来接受这样的手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尽管威廉哈维首先对心脏进行了生理学测量,心脏却是最后一个屈服于外科医生手术刀的器官。

从1592年伽利略研制成世界上第一支温度计,到1636年可用于医学实践的第一支体温计问世,用了不到50年;1816年法国名医雷奈克(René Laennec,1781—1826)发明听诊器的过程,仿佛是在一瞬间就完成了;而血压计的发明,从1733年黑尔斯开创性的实验到1905年袖带式血压计的完善,则前后历时170余年。

安德森医生和我分立在一张狭窄解剖台的两侧,用双手将大脑牢牢地固定住。他抓起一把长度为12英寸的手术刀,看上去很适合切火鸡,然后开始像切面包片一样对大脑进行切片处理,每片厚度约1/3英寸,并将切片放在一个大盘中。最后他切出了一整盘大脑切片,几乎就像一盘大号曲奇饼干一样,这样可以对整个大脑进行彻底的检查。这种方法比计算机断层扫描(CT)和磁共振成像(MRI)的出现早几十年,是深入研究死者脑结构的唯一方式。

金属在心脏中最常见的应用是冠状动脉支架和起搏器中的金属线。一般说来,全世界每年有超过50万台的冠状动脉支架手术,后面我将说明,这个数字大大低估了实际情况。预计到2021年,起搏器植入手术将超过200万例。支架的运用比起搏器安装晚了30多年——实际上,向心脏的肌肉中插入金属线要比向细小的冠状动脉中穿入可扩张的网笼容易得多。

心脏病发作时的复苏更是一个伟大的奇迹。拨打911后,救护车会瞬间出现在门口,将病人送往医院的心血管造影室,这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成为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在前往医院的途中,救护车上的急救人员会传送美敦力(Medtronic)心电图报告,这个心率报告本身就为判断心脏病发作类型提供了强大的信息。病人进入“导管室”后,心脏病专家及其医疗小组会同样神奇般地现身,随时准备好挽救生命,他们马上开始从腹股沟进行大量的静脉输液。几分钟内,一根纤细而灵活的金属线就沿着主动脉蜿蜒向上通往心脏,进入冠状动脉,通过气囊血管成形术扩张动脉。

基于自己多年来的分析和计算,我特别想告诉莱因霍尔德·施米丁一个重要发现。尽管有些医疗公司的年收入较高,例如通用电气的医疗部(他们并不研发植入式器械),但大多数生产医疗植入产品的公司,都是通过生产全髋关节植入物和起搏器等成本高昂的大件产品来获利的。此外,在所有的大型骨科植入产品公司中,现任首席执行官在岗位上的时间都少于5年,其他大型医疗器械公司当中,没有一家是由创始人管理将近40年的私营企业。锐适拥有上千种植入产品。

2014年,65岁以上患者(几乎100%拥有联邦医疗保险)进行的髋关节置换手术有31.54万例,是这个年龄组的第二大手术。在2014年的美国住院费用排行榜上,髋关节置换手术排名第三位,单次平均花费为1.7万美元,占美国人均入院相关费用总和的5%还多。可以看出,起搏器手术的费用是髋关节置换的两倍,而心脏瓣膜手术费用是髋关节置换的三倍,但因为这两种手术总量较少,开支总额少于髋关节手术。髋关节置换住院治疗的总费用(不包括门诊治疗和护理)超过80亿美元,仅其本身便超出了1967年联邦医疗保险的全部住院治疗预算。

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的手术率已经接近起搏器安装的40%(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是一种能够感知心律不齐并使心脏恢复到正常心律的装置)。

放置支架、搭桥术、心脏瓣膜和安装起搏器的财务影响总额高达234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单例手术费用很高。例如,一例心脏瓣膜手术费用为5.2万美元,搭桥手术为4.19万美元,起搏器安装为3.5万美元。


爱发电上赞助

66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