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有时态,不会有孔子

15:05
 
分享
 

Manage episode 330509881 series 3292875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倪丞勋-Casey Nei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 1:55 「可加的」老让我想到寄存器。
  • 4:31 吴语的词尾变化也颇丰富。
  • 6:24 同态倾向

「字增为词,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方式。有些改变的方式后来不用了,就造成了后人在阅读和理解上的阻碍。例如说先秦的文献里,有时不说“商”“周”,而是写成“有商”“有周”。这“有”字,是把“商”“周”加长,从字变成更易辨认的词的词头,本身并没有意义。但到了后代,“有”字用来指“所有格”,谁有什么东西的用法越来越普遍,回头看到“有商”“有周”很容易将虚格的“有”字读成有意义的“有”,就读不通了。

古书中的“有”很少被用作“有没有”的意思。看到“有”的一种情况是夹在数字中间,“十有五”,这样的“有”和“又”,是为了让人清楚地知道说的是数字、数量;另一种情况是加在专有名词前面,那就是词头的功能。

古文中用加词头将字变成词,后来的语言里比较常见的则是加词尾把字变成词。“车”变成了“车子”,“儿”变成了“儿子”。“儿子”的“子”和“有商”的“有”一样,是没有意义的虚格,不能当作有意义的字来读,不然“儿子”理解为“儿之子”,那就是“孙”,差了一辈。

还有一个有趣的词尾,将“头”拿来当尾。“骨头”“馒头”,这里的“头”字也是没有实质意义的词尾。」


爱发电上赞助

66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