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work

内容由蘇育平 Yuping SU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蘇育平 Yuping SU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Player FM -播客应用
使用Player FM应用程序离线!

2023.04.10 風傳媒 蘇育平觀點:藏傳佛教四大活佛的轉世故事

24:52
 
分享
 

Manage episode 360298437 series 2948782
内容由蘇育平 Yuping SU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蘇育平 Yuping SU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圖片為一百年前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照片。
蘇育平觀點:藏傳佛教四大活佛的轉世故事
蘇育平 + 追蹤 2023-04-02 07:00 4861 人氣 贊助本文
https://www.storm.mg/article/4767252?mode=whole
近日拜讀風傳媒〈哲布尊丹巴仁波切轉世靈童首次現身 達賴喇嘛牽動蒙古、中國關係〉之文章,大吃一驚,哲布尊丹巴活佛轉世出現了?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距離上一任哲布尊丹巴活佛於1924年圓寂已經有將近一百年了,而且他牽扯的是外蒙古從中國獨立的史實。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藏傳佛教是佛教中很古老的一派,從唐朝吐蕃時代就在西藏高原傳播,藏傳佛教又分為五大支派,分別是「寧瑪派(紅教)、薩迦派(花教)、噶舉派(白教)、噶當派、格魯派(黃教)」。噶當派現已在藏區消失,我們就針對其他各派稍做簡介。
西元1253年當忽必烈還在與宋朝陷入拉鋸戰爭時,他召見了薩迦派第五代法王巴思巴(phags-pa),驚豔於其智慧,忽必烈慷慨的冊封法號並讓巴思巴追隨在身邊,1259年忽必烈在哥哥蒙哥汗戰死後,於隔年1260年自立為蒙古大汗並行皇帝事,建年號中統元年,並封巴思巴為「國師」,任中原法王,統領全國包括中土各派佛教。
藏傳佛教的教派與特徵。(作者提供)
中統4年巴思巴返回西藏,甚至被忽必列封為藏區之主,掌政教兩大權力。藏傳佛教也因此逐漸傳進蒙古各部落中,到後來取代薩滿教也就是長生天信仰,成為蒙古人的主流宗教。
蒙古帝國時期對宗教十分寬容,兼容並蓄,甚至可以說是十分放縱自由的,官方對各宗教相當尊重並給予特權,甚至使得僧侶遍地,寺廟免稅擁有大片地土造成社會不公平,就連推翻元朝的朱元璋都當過和尚。蒙古高原受到外來宗教影響本來就很大,除本土原始的長生天薩滿教「萬物皆有神」的原則外,在成吉思汗時代就有來自西方的基督教(景教)、伊斯蘭教,來自中原的佛教、道教等傳播。不過到了明清時期,蒙古人信仰的宗教還是以本土化最成功的藏傳佛教為主流。
清代蒙古人主要信仰的是黃教也就是藏傳佛教格魯派,格魯派有四大轉世活佛系統:(1)達賴喇嘛,主要負責管理前藏、(2)班禪額爾德尼,主要管理後藏、(3)章嘉呼圖克圖,主要管理內蒙古、(4)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主要管理外蒙古也就是今日的蒙古國。
四大活佛在其所屬各地都是地位極高,甚至大部份時間都是掌控轄區中政教合一權力的領袖,因此如何掌控四大活佛轉世的認定權,也等於是掌控了這些地方的主權。從清朝朝廷、到後來的中華民國政府,一直到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於活佛轉世的認定都是極其小心且不惜一切要掌握在手上的,並會以一切手段制裁或強制更換非自己政府選出的轉世活佛。不過在現代這個已經政教分離的時代,還有必要行如此強制手段?就見仁見智了。
清朝政府十分支持藏傳佛教在蒙古地區之發展,還會特別撥款修建喇嘛寺廟,在清末時期,蒙古有三分之一的男性出家當喇嘛,有人說這就是滿清削弱蒙古人野性與活力的偏方,尤其黃教嚴守戒律,不近女色,與其他派別可以結婚不一樣,因此當蒙古人用太多力道在尋求佛教經論一些虛無縹緲的道理與救贖時,俗世的事情就沒人理會或少有能力干預了。
甘丹寺中的轉經輪。(作者提供)
上面提到外蒙古是由格魯派(黃教)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統領,在清末民初時期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名字是「阿旺垂濟尼瑪丹彬旺舒克(簡稱阿旺)」,他是格魯派承認的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阿旺於1869年出生在清末四川康區理塘的一個藏人家庭,因為父親在布達拉宮擔任財務會計的工作,因此幼年時就在布達拉宮出入,結果4歲時被認定為第七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的轉世靈童,從此他與整個家庭的命運都改變了。
1874年阿旺全家前往外蒙古庫倫,並在庫倫的甘丹寺正式坐床,並開始學習藏傳佛教的宗教課程與事務,更重要的是他也開始學習處理政務,因為活佛本來就是政教合一的領袖。外蒙古盟部旗的首領們也必須聽從活佛指示,因為牧民們都是信仰藏傳佛教的。
阿旺在幼年時代就開始擔任活佛,不過他很快控制了外蒙古的政教大權,並有意地拉攏沙俄勢力對抗清朝勢力,想取得外蒙古獨立自主權,恢復成吉思汗大蒙古帝國的榮光。這是所有蒙古人的正常思維,對於中國中央政府來說卻是妥妥的蒙獨分子了。
由於清代在內外蒙古地區實行之盟旗制度嚴謹,各旗旗主(扎薩克)由朝廷冊封,在劃定的草場上轉場游牧,各旗牧民不得越界,違者重罰,此措施有效地防止蒙古各部族串聯起來造反,但仍無法阻止許多被蒙古貴族壓榨的底層牧民起來造反,畢竟有的王公貴族太過貪婪,增加太多賦稅,比如一般而言,蒙古牧民每年向王府或旗之扎薩克繳納實物稅:「有牛一頭,交米三鍋,牛兩頭交米六鍋,牛五頭以上交羊一隻,羊二十只以上交羊一隻,羊四十只以上交羊二隻《奉使土默特貝勒旗會審老頭會日記》(同治三年九月二十四日)」
但在特殊戰爭動員時期,征人征物可就無上限了,蒙古牧民雖然安靜日久,但也不是沒有血氣的,許多活不下去的底層牧民起來抵抗貴族階層剝削所在多有,甚至需要清廷中央派兵進剿才能解決。
蒙古博格達汗國成立
1912年2月12日,清朝發布退位詔書,將政權合法轉移給中華民國以換取優待,宣布中華民國就是清朝政府的繼承政府:「總期人民安堵,海宇又安,仍合滿、漢、蒙、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其實中國朝代的繼承很少有如此和平的,通常是武力推翻前朝,強迫所有人承認新朝政府的。
清朝退位滅亡,蒙古人不想加入中華民國,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在1911年10月武昌革命起事前後,中國各省紛紛響應起來推翻清朝皇帝的統治,漢人還在過程中喊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口號,顯然也在被排斥的「韃虜」之列的蒙古人當然得自尋出路了,怎麼可能願意加入漢人的國家?當時外蒙古人口雖不滿百萬,但問誰都不會願意加入由漢人建立的新朝代或新國家。當然當時的蒙古已經受帝俄勢力的大影響,已經沒有太多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
之前我們提到在清末民初時期統治外蒙古的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阿旺垂濟尼瑪丹彬旺舒克(簡稱阿旺)」在統治外蒙古期間開始滋生想獨立自主、重建大蒙古國的想法,而當時正值沙俄勢力拼命向清朝之滿、蒙、新疆各地滲透的時期。
年輕時的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作者提供)
歷史上,俄國人吞併一個地方的老招數首先就是將該地與原先宗主國的連結切斷,比如鼓動摩達維亞、瓦拉吉雅及克里米亞汗國從宗主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獨立後,先讓這些小國體驗一下獨立自由的滋味,之後再被沙俄大軍臨境,然後一口吞下,亡國滅種。整個清末時期的外蒙古、新疆、東三省也都籠罩在沙皇帝俄勢力的步步進逼威脅下,即將變成黃俄羅斯的一部分。
而外蒙的蒙古人為求脫離即將毀滅的清朝,不想加入漢人作主的中華民國,於是引進沙俄勢力是理所當然的。
1903年時外蒙古土謝圖汗部親王杭達多爾濟就與俄國往來,讓俄國對清廷提出「清朝在外蒙古不駐兵、不派官、不殖民」之要求,同年第13世達賴喇嘛因為躲避英軍入侵西藏曾來到蒙古避難一年多,同樣駐錫在甘丹寺,達賴與第8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的共識就是蒙、藏一起脫離中國,獨立自主。
看到2023年的今天,第14世達賴喇嘛協助認定選取新的第9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雖然這個認定還未受到蒙古國政府認可,但由於蒙古國今天已經是獨立國家,照理說是有權承認與冊封主管外蒙地區的哲布尊丹巴活佛的,如果這個認定得到蒙古政府與大多數蒙古人承認的話,其會造成的政治與宗教影響力是無比驚人的。等於是20世紀初帶領蒙古脫離中國的博格達汗轉世回來了!
說回來,經過清朝幾百年的盟部旗制度分離統治,要獨立也沒那麼簡單,土謝圖汗部的杭達多爾濟親王能管到的也不過就是土謝圖汗部下各旗,喀爾喀蒙古可還有另外三部(車臣汗部、賽音諾顏部、扎薩克圖汗部),還有烏里雅蘇台將軍府的駐紮清軍部隊,都未必與他同心,甚至也不歸他轄管。
終於到了1911年,清朝在皇帝沖齡,內部革命黨頻頻起來起義革命,各地漢人督撫與掌握新軍的北洋勢力也與清廷離心離德,眼看著清朝風雨飄搖,漢人勢力越來越大,蒙古人也會擔心會否淪入漢人統治。這時候沙俄誘惑性地鼓吹蒙古獨立的政策方向,實在是誘人得多,至於獨立後會不會淪入沙俄的統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外蒙古第一次宣佈獨立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爆發,革命軍成功熬過清軍鎮壓,且開始獲得各省督撫的紛紛響應,清廷統治危在旦夕。此時的蒙古人已經不分內外蒙古,都急著也要脫離中國統治,總之就是不能淪入那個要「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的漢人政府手裡,而且對清廷近年施行之「新政」與在蒙古設置行省之事皆有不滿。於是外蒙古開始尋求沙俄的支持,且開始編練軍隊。
鎮國公噶丁巴爾.察達扎布。(作者提供)
當年11月由土謝圖汗部盟長,清廷冊封的鎮國公「噶丁巴爾.察達扎布(Gadinbalyn Tzardarzav)」宣佈在庫倫建立「臨時總理喀爾喀事務衙門」並擔任首任首相。當年12月1日駐節在庫倫,也就是今天烏蘭巴托的蒙古宗教領袖「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在沙俄外交官、俄國駐軍與蒙古各勢力的鼓動與擁戴下,宣布外蒙古獨立,建立以「哲布尊丹巴活佛」為元首「博格達格根額真汗(Bogd Gegeen Erjin Khan/蒙文為Богд Гэгээн Эзэн хаан)」的「大蒙古國」,也稱「博格達汗國/博格達汗蒙古兀魯斯(Bogd Khan Mongol Ulus)」年號「共戴」。
博格達汗在庫倫之宮殿,今天是冬宮博物館。(作者提供)
自己都快要自身難保的清朝立即反應派員查辦,並想法勸說外蒙古取消獨立,但未成功。蒙古汗國政府通告清朝庫倫辦事大臣表示,外蒙古已獨立,並驅逐辦事大臣人等出境。哲布尊丹巴活佛當年12月29日舉行正式登基大典,被上尊號「博格達格根額真汗」係大蒙古國政教合一的領袖,擁有軍隊、議會與內閣,大權掌握在大汗手上。
清廷在最後退位之前也試圖要挽回外蒙,但沒有成效,帝俄勢力已經佔據外蒙,派誰去都沒用。1911年12月29日外蒙古正式宣布脫離中國獨立,這一天就是今日蒙古國的「蒙古自由與獨立紀念日(National Freedom and Independence Day/ Монгол Улсын тусгаар тогтнол(蒙文)」,也是「12月29日獨立宣言紀念日」,直到今天都還是現代蒙古國的法定國慶日。
《俄蒙協約》簽字期間合影。(作者提供,取自維基公有領域)
這個博格達汗國馬上與帝俄簽署俄蒙協約,還與當時支持外蒙獨立的西藏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政府簽署相互承認獨立的「蒙藏條約」。所以上一世的達賴喇嘛與上一世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其實就已經在致力於蒙古與西藏獨立,只是因為歷史緣故兩者發展走上不同道路。
1912年1月,清朝退位,改建中華民國後,扎薩克圖汗在俄國駐烏里雅蘇台領事合作下,驅逐末代烏里雅蘇台將軍奎芳與參贊大臣榮恩等滿人官員,帝俄哥薩克騎兵負責將奎芳擊敗並押解驅逐出境。新疆都督楊增新奉清廷之命出兵救援,但已經來不及,1912年5月沙俄與外蒙軍隊聯軍攻陷科布多,科布多參贊大臣

及官員、駐軍部隊等700餘人全數瓦解並遭驅逐出境,退入新疆境內,外蒙古汗國政府控制外蒙古全境。
為外蒙獨立時之元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博格達額真汗。(作者提供)
當時中華民國是由袁世凱北洋政府控制,各任外交總長梁如浩、陸徵祥等人也都為外蒙脫離中國問題與帝俄頻繁交涉,傷透腦筋,就是嘴硬不予承認,也擋不住俄國一次又一次強硬施壓。
如果說外蒙古能夠順利獨立路上最大的貴人,其實就是俄國,不論是帝俄還是蘇聯,都堅持不懈地將外蒙獨立政策執行到底,當然他們的意圖是有朝一日要將蒙古併吞,可不是真的要做好事扶植蒙古獨立。
1913年內、外蒙統一戰爭開打
博格達汗國的成立,代表重建林丹汗之後又一次由蒙古人統治的大蒙古國,博格達汗國隨即開始策動內蒙古的其他蒙古部落響應脫離中國,加入蒙古國,也確實獲得很多響應。
建國的第一年,也就是1912年,漠南蒙古的呼倫貝爾盟與錫林郭勒盟的蒙古扎薩克首領就有人起來響應外蒙古獨立浪潮,甚至成立了「大清帝國義軍」並攻陷呼倫(今天的海拉爾市),成立自治政府並接受外蒙政府的收編。1913年初外蒙軍針對漠南蒙古發動五路進攻,初期獲得勝利,拓地無數,因為中國的北洋政府內部還在爭權奪利,無暇顧及外來威脅。
1913年的9月18日中國北洋政府的外交部長孫寶琦與俄國駐華公使庫朋斯齊(Vacily Nikolaevich Krupensky)簽署《中俄聲明文件》,在文件中,中國政府承諾不在外蒙駐兵、殖民、設官,且承認外蒙地區享有自治權,承認1912年俄國與蒙古簽署之《俄蒙協約》及其專條,換回俄國承認中國在外蒙的宗主權。基於宗主權,俄國承認外蒙古為中國領土一部分。外交努力過後,北洋政府準備武力反擊了。當年10月北洋軍開始北上反擊,後勤戰線拉太長,補給已經出現問題的外蒙軍隊遭擊退回戈壁以北,內蒙古的蒙古人跟外蒙古的蒙古人自此失去統合的機會。
不過內蒙古的蒙古人與外蒙古的蒙古人其實本來就不是一個部族的,也沒有多少兄弟情誼可言,因此就是硬要把他們放在一起,也是吵吵鬧鬧的下場而已,還不如分開各過各的。
在中國政府持續努力下,加上1914年起沙俄政府已經捲入慘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俄國西部與強大的德軍戰鬥,快速消耗國家實力與軍力,實在無法維持在東線的擴張政策,於是不得不跟中國政府妥協,以營造西伯利亞方向的和平環境,讓帝俄主力部隊繼續在東歐的一戰戰場上與德意志的強軍對抗。
1916年沙俄再以200萬軍隊死傷100萬之代價擊退德奧軍隊,但也導致國內社會各種矛盾加劇,革命紛紛爆發。最終導致1917年3月8日爆發俄國歷史上的二月革命,推翻沙皇羅曼諾夫王朝,但之後的臨時政府持續與德國的戰爭,結果在11月由列寧領導十月革命推翻臨時政府,建立蘇維埃政權,並即退出戰爭。
看到俄國西線發生的事情,再來對照東線蒙古地區發生的事情,就很清楚原因了。1915年6月7日,中、俄、蒙《恰克圖協定》簽署,這次沙俄不再站在蒙古那一邊,而是把外蒙古賣給了中國,6月9日外蒙古宣布取消獨立,中華民國的總統袁世凱策封「哲布尊丹巴大喇嘛」為「呼圖克圖汗」,赦免獨立運動人士,外蒙古改為自治,成立自治政府,回到中國北京政府的統治下。
1917年11月發生十月革命,沙俄帝國瓦解,布爾什維克力量很快席捲全國,包括西伯利亞、遠東等地也很快赤化。世界各國憂心忡忡,一方面協約國希望俄國非蘇維埃的勢力抬頭,才能與協約國一起繼續並肩抵抗德意志與奧匈帝國等同盟國勢力,倘帝俄羅曼諾夫王朝能否起死回生就更佳。
針對蔓延到遠東的紅軍與蘇維埃共產勢力,包括「日本、美國、英國、加拿大、義大利、法國、中國」之干涉軍開始出兵俄羅斯,並主要在海參崴、伯力、廟街等地登陸進入俄境,希望能夠援助俄國白軍擊敗紅軍。於是俄國之白軍、紅軍與各國干涉軍很快就在西伯利亞與蒙古打成一團。
1918年中華民國北洋政府趁俄國革命內亂時出兵奪回外蒙古
就在這個一團混亂的背景下,中國的北洋政府派遣了干涉軍在各盟國配合下進入了外蒙古,並趁機重建中國在外蒙古的統治。
因為在外蒙古的白俄軍與外蒙政府都擔心蘇聯紅軍打入外蒙,在四下無援的情況下只能向北京請救兵,中國等到的大好機會終於來到。1918年7月起,北洋政府皖系軍閥幹將徐樹錚率皖軍系新召募之「西北邊防軍」殺入外蒙的庫倫、恰克圖、烏里雅蘇台、科布多等地並建立防線,還直接將外蒙古的元首哲布尊丹巴活佛、總理巴德瑪多爾濟等高官軟禁起來,在庫倫設立「中華民國西北籌邊使公署」並開始啟動政務回歸中國程序。
中華民國西北籌邊使徐樹錚照片。(作者提供)
1919年11月17日外蒙古政府在徐樹錚的脅迫之下,上書中國政府請廢除俄蒙一切條約,22日中國北洋政府徐世昌總統下令取消外蒙古自治,取消中俄聲明與1915年恰克圖協定等一切俄羅斯搶佔外蒙的條約協定,外蒙完全歸政中國北京政府,由中國直接統治。
在這一場與俄羅斯搶奪外蒙的這一局,中國算是大獲全勝,連當時割據南方與北洋政府對抗的孫中山先生護法軍政府也申電致賀,但中國政府顯然沒想到之所以可以拿下外蒙古,是因為俄羅斯的衰弱所致,但俄羅斯會永遠衰弱嗎?
徐樹錚在外蒙古做的各項政策顯然並未獲得認同。他在不了解外蒙古政治、經濟與民族主義發展的情況下,推動了一些自以為是的經濟現代化政策,原意要改善外蒙經濟,但結果卻獲得蒙古人民普遍的反對與反感,遭軟禁的哲布尊丹巴活佛也想盡辦法向白俄軍、紅軍、日本干涉軍求援。
此外徐樹錚以皖系軍閥部隊之實力,拉出西北邊防軍這支新的部隊,只擁有三個師及五個旅,顯然在武力上不足以控制遼闊的外蒙古,以及蒙古對俄國之漫長邊防線,不論是白俄軍、蘇聯紅軍都可以輕易地入境外蒙古,並直奔庫倫翻轉政權,因此虛設的邊防就使得當時四處亂竄的白俄軍抓到機會,趁中國駐軍實力衰弱時一舉突破。
1921年外蒙再次宣佈獨立—中國勢力被徹底清出外蒙,再也回不來
1920年7月中國境內的軍閥內戰「直皖戰爭」爆發,作為皖系幹將的徐樹錚只好率領精銳部隊返回中國參戰,結果在與直系戰鬥中戰敗並被通緝,徐樹錚逃入日本使館尋求庇護。
駐紮在庫倫的殘餘中國西北邊防軍部隊群龍無首,且因皖系之烙印而成為異域孤軍,最終在1921年2月11日被白俄軍領袖謝苗諾夫及恩琴男爵率領的白俄軍與日本干涉軍合作下擊敗並遭驅離,北洋政府當時曾下令東北的張作霖出兵挽救但未果。
1921年2月13日大喇嘛「哲布尊丹巴」再度被推舉為「大蒙古皇帝」,3月21日正式登基。蒙古再一次恢復完全獨立。
1921年在白俄軍重新推動外蒙古獨立後,蘇聯紅軍很快也來了,當年3月1日蘇赫巴托(Sukhbaatar )與喬巴山(Choibalsan)在蘇聯紅軍支持下成立蒙古人民黨,也就是蒙古的共產黨。1921年3月18日,最後一支在恰克圖買賣城的中國北洋部隊在蘇聯紅軍與蒙古人民黨(共產黨)的部隊合力攻擊下被擊敗,中國在外蒙的勢力再度遭到完全的失敗,「3月18日」也因此被今天的蒙古國訂為「蒙古國武裝部隊成立100週年」,蒙古軍人節的日子,每年都會慶祝。
今日蒙古國的建國者蘇赫巴托與喬巴山。(作者提供,取自維基公有領域)
1921年7月6日蘇聯紅軍攻佔庫倫消滅了白俄軍,7月11日外蒙古建立親蘇的君主立憲政府,暫時仍擁護哲布尊丹巴活佛為國家元首,但政府已經全部由共產黨控制,活佛只是象徵性角色,不再掌有政治權力。
現代蒙古國政府將7月11、12、13日訂為「人民革命紀念日」,訂為「那達幕國慶節」,就是紀念1921年7月11日蘇聯紅軍與蒙古人民黨部隊消滅中國佔領軍與白俄佔領軍後,建立獨立的、由共產黨控制的君主立憲蒙古政府。在這個三天的國慶節禮,要比賽摔跤、賽馬與射箭,也是蒙古人傳統的娛樂活動,有很強的蒙古文化色彩,也是蒙古人每年最重要的日子。
1924年4月17日哲布尊丹巴活佛過世,當年11月26日在共產國際與蘇聯支持下,蒙古人民黨宣布廢除君主立憲制度,改建共和,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國」。
由於外蒙古當時已經脫離中國控制,當時的北洋政府與後來的國民政府之蒙藏會似乎都沒有想到要尋找轉世之哲布尊丹巴活佛,不過就是找到了,又能夠把他送回外蒙古當政教領袖嗎?當然不行,因為1924年之後蒙古就是共產國家了,沒有活佛容身之地。
從此外蒙就跟著蘇聯的腳步走了,跟中國再也不發生太大關係。中國也在大時代的混亂下艱難地經歷內戰、軍閥割據、日軍入侵、國共內戰等等,根本沒精力也沒資源去管外蒙事務。
掌管內蒙的章嘉活佛也沒有轉世
此外黃教在內蒙的活佛「章嘉呼圖克圖」在傳到第七世時,是一位出生在青海大通縣的藏人「羅桑般殿丹畢蓉梅(生卒年1890年至1957年3月4日)」,他在九歲時受封「灌頂普善廣慈章嘉呼圖克圖」,一直受到清廷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尊榮禮遇。到了國民政府時代,章嘉活佛於1930年起擔任蒙藏委員會的委員,1947年被國民政府封為「護國淨覺輔教大師」,頒給金印金策,地位與西藏地區的達賴及班禪活佛是一樣高的,尤其外蒙的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自1911年起就帶頭領導外蒙古獨立,相比起來內蒙這位章嘉活佛可是溫和許多,因此除了佛教頭銜外,國民政府還給他許多政治頭銜如國民政府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總統府資政、中國佛教會理事長,不勝枚舉。
第七世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取自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收藏)
1949年章嘉活佛隨著國民政府遷到台灣居住,一直到1957年3月4日圓寂於台大醫院,享壽68歲,可是因為他曾表示在「反攻大陸」前不再轉世,因此中華民國政府也就不再尋找或認證章嘉活佛的轉世。
1998年達賴喇嘛在印度達蘭薩拉認證了一個新的第八世章嘉活佛,但只受達賴承認,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都沒有給予官方承認。依照清代傳統規矩,要有掌控西藏的中央政府金瓶掣簽,並以金策冊封之活佛才是真正的活佛。
當然要求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政府認定活佛這種事本來就有點荒謬,北京應該也不會想再看到有政教都想管的活佛來干預北京對西藏與蒙古的統治,但是更不能接受的應該就是由別人,也就是幾十年的死敵達賴喇嘛來認定章嘉、哲布尊丹巴與班禪之轉世了,這樣可就被敵人整碗捧去了。
總之活佛轉世,靈童認定、金瓶掣簽、中央冊封,都是在古代帝制時期才玩得轉的制度,到了共和時期不管由誰做都覺得格格不入,名不正言不順。
因此西藏密宗黃教格魯派四大活佛之認定體系是否要進行改革了,誰可以有資格改革?看起來目前也只有達賴喇嘛在宗教上有此資格做興革。不管四大活佛的哪一位,有再大的宗教能量,今天要對蒙古與西藏地區再行「政教合一」統治都已經是不可能的,能夠成為一方宗教教派領袖,享受萬方供養,其實也可以知足滿意了,若要繼續干預俗世的政治權力,甚至完成上一世達賴與哲布尊丹巴未完的蒙藏獨立事業,我想在今天的世界上是有點不切實際的。
(相關報導:
蘇育平觀點:第一個成功「登出」中華民國的國家─蒙古國建國百年

更多文章

*作者為國際政治歷史觀察者,本文內容摘自作者即將出版之《自東胡到現代蒙古國-蒙古人全史》一書部份內容。
--
Hosting provided by SoundOn

  continue reading

577集单集

Artwork
icon分享
 
Manage episode 360298437 series 2948782
内容由蘇育平 Yuping SU提供。所有播客内容(包括剧集、图形和播客描述)均由 蘇育平 Yuping SU 或其播客平台合作伙伴直接上传和提供。如果您认为有人在未经您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您可以按照此处概述的流程进行操作https://zh.player.fm/legal

圖片為一百年前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照片。
蘇育平觀點:藏傳佛教四大活佛的轉世故事
蘇育平 + 追蹤 2023-04-02 07:00 4861 人氣 贊助本文
https://www.storm.mg/article/4767252?mode=whole
近日拜讀風傳媒〈哲布尊丹巴仁波切轉世靈童首次現身 達賴喇嘛牽動蒙古、中國關係〉之文章,大吃一驚,哲布尊丹巴活佛轉世出現了?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距離上一任哲布尊丹巴活佛於1924年圓寂已經有將近一百年了,而且他牽扯的是外蒙古從中國獨立的史實。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藏傳佛教是佛教中很古老的一派,從唐朝吐蕃時代就在西藏高原傳播,藏傳佛教又分為五大支派,分別是「寧瑪派(紅教)、薩迦派(花教)、噶舉派(白教)、噶當派、格魯派(黃教)」。噶當派現已在藏區消失,我們就針對其他各派稍做簡介。
西元1253年當忽必烈還在與宋朝陷入拉鋸戰爭時,他召見了薩迦派第五代法王巴思巴(phags-pa),驚豔於其智慧,忽必烈慷慨的冊封法號並讓巴思巴追隨在身邊,1259年忽必烈在哥哥蒙哥汗戰死後,於隔年1260年自立為蒙古大汗並行皇帝事,建年號中統元年,並封巴思巴為「國師」,任中原法王,統領全國包括中土各派佛教。
藏傳佛教的教派與特徵。(作者提供)
中統4年巴思巴返回西藏,甚至被忽必列封為藏區之主,掌政教兩大權力。藏傳佛教也因此逐漸傳進蒙古各部落中,到後來取代薩滿教也就是長生天信仰,成為蒙古人的主流宗教。
蒙古帝國時期對宗教十分寬容,兼容並蓄,甚至可以說是十分放縱自由的,官方對各宗教相當尊重並給予特權,甚至使得僧侶遍地,寺廟免稅擁有大片地土造成社會不公平,就連推翻元朝的朱元璋都當過和尚。蒙古高原受到外來宗教影響本來就很大,除本土原始的長生天薩滿教「萬物皆有神」的原則外,在成吉思汗時代就有來自西方的基督教(景教)、伊斯蘭教,來自中原的佛教、道教等傳播。不過到了明清時期,蒙古人信仰的宗教還是以本土化最成功的藏傳佛教為主流。
清代蒙古人主要信仰的是黃教也就是藏傳佛教格魯派,格魯派有四大轉世活佛系統:(1)達賴喇嘛,主要負責管理前藏、(2)班禪額爾德尼,主要管理後藏、(3)章嘉呼圖克圖,主要管理內蒙古、(4)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主要管理外蒙古也就是今日的蒙古國。
四大活佛在其所屬各地都是地位極高,甚至大部份時間都是掌控轄區中政教合一權力的領袖,因此如何掌控四大活佛轉世的認定權,也等於是掌控了這些地方的主權。從清朝朝廷、到後來的中華民國政府,一直到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於活佛轉世的認定都是極其小心且不惜一切要掌握在手上的,並會以一切手段制裁或強制更換非自己政府選出的轉世活佛。不過在現代這個已經政教分離的時代,還有必要行如此強制手段?就見仁見智了。
清朝政府十分支持藏傳佛教在蒙古地區之發展,還會特別撥款修建喇嘛寺廟,在清末時期,蒙古有三分之一的男性出家當喇嘛,有人說這就是滿清削弱蒙古人野性與活力的偏方,尤其黃教嚴守戒律,不近女色,與其他派別可以結婚不一樣,因此當蒙古人用太多力道在尋求佛教經論一些虛無縹緲的道理與救贖時,俗世的事情就沒人理會或少有能力干預了。
甘丹寺中的轉經輪。(作者提供)
上面提到外蒙古是由格魯派(黃教)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統領,在清末民初時期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名字是「阿旺垂濟尼瑪丹彬旺舒克(簡稱阿旺)」,他是格魯派承認的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阿旺於1869年出生在清末四川康區理塘的一個藏人家庭,因為父親在布達拉宮擔任財務會計的工作,因此幼年時就在布達拉宮出入,結果4歲時被認定為第七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的轉世靈童,從此他與整個家庭的命運都改變了。
1874年阿旺全家前往外蒙古庫倫,並在庫倫的甘丹寺正式坐床,並開始學習藏傳佛教的宗教課程與事務,更重要的是他也開始學習處理政務,因為活佛本來就是政教合一的領袖。外蒙古盟部旗的首領們也必須聽從活佛指示,因為牧民們都是信仰藏傳佛教的。
阿旺在幼年時代就開始擔任活佛,不過他很快控制了外蒙古的政教大權,並有意地拉攏沙俄勢力對抗清朝勢力,想取得外蒙古獨立自主權,恢復成吉思汗大蒙古帝國的榮光。這是所有蒙古人的正常思維,對於中國中央政府來說卻是妥妥的蒙獨分子了。
由於清代在內外蒙古地區實行之盟旗制度嚴謹,各旗旗主(扎薩克)由朝廷冊封,在劃定的草場上轉場游牧,各旗牧民不得越界,違者重罰,此措施有效地防止蒙古各部族串聯起來造反,但仍無法阻止許多被蒙古貴族壓榨的底層牧民起來造反,畢竟有的王公貴族太過貪婪,增加太多賦稅,比如一般而言,蒙古牧民每年向王府或旗之扎薩克繳納實物稅:「有牛一頭,交米三鍋,牛兩頭交米六鍋,牛五頭以上交羊一隻,羊二十只以上交羊一隻,羊四十只以上交羊二隻《奉使土默特貝勒旗會審老頭會日記》(同治三年九月二十四日)」
但在特殊戰爭動員時期,征人征物可就無上限了,蒙古牧民雖然安靜日久,但也不是沒有血氣的,許多活不下去的底層牧民起來抵抗貴族階層剝削所在多有,甚至需要清廷中央派兵進剿才能解決。
蒙古博格達汗國成立
1912年2月12日,清朝發布退位詔書,將政權合法轉移給中華民國以換取優待,宣布中華民國就是清朝政府的繼承政府:「總期人民安堵,海宇又安,仍合滿、漢、蒙、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其實中國朝代的繼承很少有如此和平的,通常是武力推翻前朝,強迫所有人承認新朝政府的。
清朝退位滅亡,蒙古人不想加入中華民國,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在1911年10月武昌革命起事前後,中國各省紛紛響應起來推翻清朝皇帝的統治,漢人還在過程中喊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口號,顯然也在被排斥的「韃虜」之列的蒙古人當然得自尋出路了,怎麼可能願意加入漢人的國家?當時外蒙古人口雖不滿百萬,但問誰都不會願意加入由漢人建立的新朝代或新國家。當然當時的蒙古已經受帝俄勢力的大影響,已經沒有太多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
之前我們提到在清末民初時期統治外蒙古的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阿旺垂濟尼瑪丹彬旺舒克(簡稱阿旺)」在統治外蒙古期間開始滋生想獨立自主、重建大蒙古國的想法,而當時正值沙俄勢力拼命向清朝之滿、蒙、新疆各地滲透的時期。
年輕時的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作者提供)
歷史上,俄國人吞併一個地方的老招數首先就是將該地與原先宗主國的連結切斷,比如鼓動摩達維亞、瓦拉吉雅及克里米亞汗國從宗主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獨立後,先讓這些小國體驗一下獨立自由的滋味,之後再被沙俄大軍臨境,然後一口吞下,亡國滅種。整個清末時期的外蒙古、新疆、東三省也都籠罩在沙皇帝俄勢力的步步進逼威脅下,即將變成黃俄羅斯的一部分。
而外蒙的蒙古人為求脫離即將毀滅的清朝,不想加入漢人作主的中華民國,於是引進沙俄勢力是理所當然的。
1903年時外蒙古土謝圖汗部親王杭達多爾濟就與俄國往來,讓俄國對清廷提出「清朝在外蒙古不駐兵、不派官、不殖民」之要求,同年第13世達賴喇嘛因為躲避英軍入侵西藏曾來到蒙古避難一年多,同樣駐錫在甘丹寺,達賴與第8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的共識就是蒙、藏一起脫離中國,獨立自主。
看到2023年的今天,第14世達賴喇嘛協助認定選取新的第9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雖然這個認定還未受到蒙古國政府認可,但由於蒙古國今天已經是獨立國家,照理說是有權承認與冊封主管外蒙地區的哲布尊丹巴活佛的,如果這個認定得到蒙古政府與大多數蒙古人承認的話,其會造成的政治與宗教影響力是無比驚人的。等於是20世紀初帶領蒙古脫離中國的博格達汗轉世回來了!
說回來,經過清朝幾百年的盟部旗制度分離統治,要獨立也沒那麼簡單,土謝圖汗部的杭達多爾濟親王能管到的也不過就是土謝圖汗部下各旗,喀爾喀蒙古可還有另外三部(車臣汗部、賽音諾顏部、扎薩克圖汗部),還有烏里雅蘇台將軍府的駐紮清軍部隊,都未必與他同心,甚至也不歸他轄管。
終於到了1911年,清朝在皇帝沖齡,內部革命黨頻頻起來起義革命,各地漢人督撫與掌握新軍的北洋勢力也與清廷離心離德,眼看著清朝風雨飄搖,漢人勢力越來越大,蒙古人也會擔心會否淪入漢人統治。這時候沙俄誘惑性地鼓吹蒙古獨立的政策方向,實在是誘人得多,至於獨立後會不會淪入沙俄的統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外蒙古第一次宣佈獨立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爆發,革命軍成功熬過清軍鎮壓,且開始獲得各省督撫的紛紛響應,清廷統治危在旦夕。此時的蒙古人已經不分內外蒙古,都急著也要脫離中國統治,總之就是不能淪入那個要「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的漢人政府手裡,而且對清廷近年施行之「新政」與在蒙古設置行省之事皆有不滿。於是外蒙古開始尋求沙俄的支持,且開始編練軍隊。
鎮國公噶丁巴爾.察達扎布。(作者提供)
當年11月由土謝圖汗部盟長,清廷冊封的鎮國公「噶丁巴爾.察達扎布(Gadinbalyn Tzardarzav)」宣佈在庫倫建立「臨時總理喀爾喀事務衙門」並擔任首任首相。當年12月1日駐節在庫倫,也就是今天烏蘭巴托的蒙古宗教領袖「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在沙俄外交官、俄國駐軍與蒙古各勢力的鼓動與擁戴下,宣布外蒙古獨立,建立以「哲布尊丹巴活佛」為元首「博格達格根額真汗(Bogd Gegeen Erjin Khan/蒙文為Богд Гэгээн Эзэн хаан)」的「大蒙古國」,也稱「博格達汗國/博格達汗蒙古兀魯斯(Bogd Khan Mongol Ulus)」年號「共戴」。
博格達汗在庫倫之宮殿,今天是冬宮博物館。(作者提供)
自己都快要自身難保的清朝立即反應派員查辦,並想法勸說外蒙古取消獨立,但未成功。蒙古汗國政府通告清朝庫倫辦事大臣表示,外蒙古已獨立,並驅逐辦事大臣人等出境。哲布尊丹巴活佛當年12月29日舉行正式登基大典,被上尊號「博格達格根額真汗」係大蒙古國政教合一的領袖,擁有軍隊、議會與內閣,大權掌握在大汗手上。
清廷在最後退位之前也試圖要挽回外蒙,但沒有成效,帝俄勢力已經佔據外蒙,派誰去都沒用。1911年12月29日外蒙古正式宣布脫離中國獨立,這一天就是今日蒙古國的「蒙古自由與獨立紀念日(National Freedom and Independence Day/ Монгол Улсын тусгаар тогтнол(蒙文)」,也是「12月29日獨立宣言紀念日」,直到今天都還是現代蒙古國的法定國慶日。
《俄蒙協約》簽字期間合影。(作者提供,取自維基公有領域)
這個博格達汗國馬上與帝俄簽署俄蒙協約,還與當時支持外蒙獨立的西藏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政府簽署相互承認獨立的「蒙藏條約」。所以上一世的達賴喇嘛與上一世的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活佛其實就已經在致力於蒙古與西藏獨立,只是因為歷史緣故兩者發展走上不同道路。
1912年1月,清朝退位,改建中華民國後,扎薩克圖汗在俄國駐烏里雅蘇台領事合作下,驅逐末代烏里雅蘇台將軍奎芳與參贊大臣榮恩等滿人官員,帝俄哥薩克騎兵負責將奎芳擊敗並押解驅逐出境。新疆都督楊增新奉清廷之命出兵救援,但已經來不及,1912年5月沙俄與外蒙軍隊聯軍攻陷科布多,科布多參贊大臣

及官員、駐軍部隊等700餘人全數瓦解並遭驅逐出境,退入新疆境內,外蒙古汗國政府控制外蒙古全境。
為外蒙獨立時之元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博格達額真汗。(作者提供)
當時中華民國是由袁世凱北洋政府控制,各任外交總長梁如浩、陸徵祥等人也都為外蒙脫離中國問題與帝俄頻繁交涉,傷透腦筋,就是嘴硬不予承認,也擋不住俄國一次又一次強硬施壓。
如果說外蒙古能夠順利獨立路上最大的貴人,其實就是俄國,不論是帝俄還是蘇聯,都堅持不懈地將外蒙獨立政策執行到底,當然他們的意圖是有朝一日要將蒙古併吞,可不是真的要做好事扶植蒙古獨立。
1913年內、外蒙統一戰爭開打
博格達汗國的成立,代表重建林丹汗之後又一次由蒙古人統治的大蒙古國,博格達汗國隨即開始策動內蒙古的其他蒙古部落響應脫離中國,加入蒙古國,也確實獲得很多響應。
建國的第一年,也就是1912年,漠南蒙古的呼倫貝爾盟與錫林郭勒盟的蒙古扎薩克首領就有人起來響應外蒙古獨立浪潮,甚至成立了「大清帝國義軍」並攻陷呼倫(今天的海拉爾市),成立自治政府並接受外蒙政府的收編。1913年初外蒙軍針對漠南蒙古發動五路進攻,初期獲得勝利,拓地無數,因為中國的北洋政府內部還在爭權奪利,無暇顧及外來威脅。
1913年的9月18日中國北洋政府的外交部長孫寶琦與俄國駐華公使庫朋斯齊(Vacily Nikolaevich Krupensky)簽署《中俄聲明文件》,在文件中,中國政府承諾不在外蒙駐兵、殖民、設官,且承認外蒙地區享有自治權,承認1912年俄國與蒙古簽署之《俄蒙協約》及其專條,換回俄國承認中國在外蒙的宗主權。基於宗主權,俄國承認外蒙古為中國領土一部分。外交努力過後,北洋政府準備武力反擊了。當年10月北洋軍開始北上反擊,後勤戰線拉太長,補給已經出現問題的外蒙軍隊遭擊退回戈壁以北,內蒙古的蒙古人跟外蒙古的蒙古人自此失去統合的機會。
不過內蒙古的蒙古人與外蒙古的蒙古人其實本來就不是一個部族的,也沒有多少兄弟情誼可言,因此就是硬要把他們放在一起,也是吵吵鬧鬧的下場而已,還不如分開各過各的。
在中國政府持續努力下,加上1914年起沙俄政府已經捲入慘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俄國西部與強大的德軍戰鬥,快速消耗國家實力與軍力,實在無法維持在東線的擴張政策,於是不得不跟中國政府妥協,以營造西伯利亞方向的和平環境,讓帝俄主力部隊繼續在東歐的一戰戰場上與德意志的強軍對抗。
1916年沙俄再以200萬軍隊死傷100萬之代價擊退德奧軍隊,但也導致國內社會各種矛盾加劇,革命紛紛爆發。最終導致1917年3月8日爆發俄國歷史上的二月革命,推翻沙皇羅曼諾夫王朝,但之後的臨時政府持續與德國的戰爭,結果在11月由列寧領導十月革命推翻臨時政府,建立蘇維埃政權,並即退出戰爭。
看到俄國西線發生的事情,再來對照東線蒙古地區發生的事情,就很清楚原因了。1915年6月7日,中、俄、蒙《恰克圖協定》簽署,這次沙俄不再站在蒙古那一邊,而是把外蒙古賣給了中國,6月9日外蒙古宣布取消獨立,中華民國的總統袁世凱策封「哲布尊丹巴大喇嘛」為「呼圖克圖汗」,赦免獨立運動人士,外蒙古改為自治,成立自治政府,回到中國北京政府的統治下。
1917年11月發生十月革命,沙俄帝國瓦解,布爾什維克力量很快席捲全國,包括西伯利亞、遠東等地也很快赤化。世界各國憂心忡忡,一方面協約國希望俄國非蘇維埃的勢力抬頭,才能與協約國一起繼續並肩抵抗德意志與奧匈帝國等同盟國勢力,倘帝俄羅曼諾夫王朝能否起死回生就更佳。
針對蔓延到遠東的紅軍與蘇維埃共產勢力,包括「日本、美國、英國、加拿大、義大利、法國、中國」之干涉軍開始出兵俄羅斯,並主要在海參崴、伯力、廟街等地登陸進入俄境,希望能夠援助俄國白軍擊敗紅軍。於是俄國之白軍、紅軍與各國干涉軍很快就在西伯利亞與蒙古打成一團。
1918年中華民國北洋政府趁俄國革命內亂時出兵奪回外蒙古
就在這個一團混亂的背景下,中國的北洋政府派遣了干涉軍在各盟國配合下進入了外蒙古,並趁機重建中國在外蒙古的統治。
因為在外蒙古的白俄軍與外蒙政府都擔心蘇聯紅軍打入外蒙,在四下無援的情況下只能向北京請救兵,中國等到的大好機會終於來到。1918年7月起,北洋政府皖系軍閥幹將徐樹錚率皖軍系新召募之「西北邊防軍」殺入外蒙的庫倫、恰克圖、烏里雅蘇台、科布多等地並建立防線,還直接將外蒙古的元首哲布尊丹巴活佛、總理巴德瑪多爾濟等高官軟禁起來,在庫倫設立「中華民國西北籌邊使公署」並開始啟動政務回歸中國程序。
中華民國西北籌邊使徐樹錚照片。(作者提供)
1919年11月17日外蒙古政府在徐樹錚的脅迫之下,上書中國政府請廢除俄蒙一切條約,22日中國北洋政府徐世昌總統下令取消外蒙古自治,取消中俄聲明與1915年恰克圖協定等一切俄羅斯搶佔外蒙的條約協定,外蒙完全歸政中國北京政府,由中國直接統治。
在這一場與俄羅斯搶奪外蒙的這一局,中國算是大獲全勝,連當時割據南方與北洋政府對抗的孫中山先生護法軍政府也申電致賀,但中國政府顯然沒想到之所以可以拿下外蒙古,是因為俄羅斯的衰弱所致,但俄羅斯會永遠衰弱嗎?
徐樹錚在外蒙古做的各項政策顯然並未獲得認同。他在不了解外蒙古政治、經濟與民族主義發展的情況下,推動了一些自以為是的經濟現代化政策,原意要改善外蒙經濟,但結果卻獲得蒙古人民普遍的反對與反感,遭軟禁的哲布尊丹巴活佛也想盡辦法向白俄軍、紅軍、日本干涉軍求援。
此外徐樹錚以皖系軍閥部隊之實力,拉出西北邊防軍這支新的部隊,只擁有三個師及五個旅,顯然在武力上不足以控制遼闊的外蒙古,以及蒙古對俄國之漫長邊防線,不論是白俄軍、蘇聯紅軍都可以輕易地入境外蒙古,並直奔庫倫翻轉政權,因此虛設的邊防就使得當時四處亂竄的白俄軍抓到機會,趁中國駐軍實力衰弱時一舉突破。
1921年外蒙再次宣佈獨立—中國勢力被徹底清出外蒙,再也回不來
1920年7月中國境內的軍閥內戰「直皖戰爭」爆發,作為皖系幹將的徐樹錚只好率領精銳部隊返回中國參戰,結果在與直系戰鬥中戰敗並被通緝,徐樹錚逃入日本使館尋求庇護。
駐紮在庫倫的殘餘中國西北邊防軍部隊群龍無首,且因皖系之烙印而成為異域孤軍,最終在1921年2月11日被白俄軍領袖謝苗諾夫及恩琴男爵率領的白俄軍與日本干涉軍合作下擊敗並遭驅離,北洋政府當時曾下令東北的張作霖出兵挽救但未果。
1921年2月13日大喇嘛「哲布尊丹巴」再度被推舉為「大蒙古皇帝」,3月21日正式登基。蒙古再一次恢復完全獨立。
1921年在白俄軍重新推動外蒙古獨立後,蘇聯紅軍很快也來了,當年3月1日蘇赫巴托(Sukhbaatar )與喬巴山(Choibalsan)在蘇聯紅軍支持下成立蒙古人民黨,也就是蒙古的共產黨。1921年3月18日,最後一支在恰克圖買賣城的中國北洋部隊在蘇聯紅軍與蒙古人民黨(共產黨)的部隊合力攻擊下被擊敗,中國在外蒙的勢力再度遭到完全的失敗,「3月18日」也因此被今天的蒙古國訂為「蒙古國武裝部隊成立100週年」,蒙古軍人節的日子,每年都會慶祝。
今日蒙古國的建國者蘇赫巴托與喬巴山。(作者提供,取自維基公有領域)
1921年7月6日蘇聯紅軍攻佔庫倫消滅了白俄軍,7月11日外蒙古建立親蘇的君主立憲政府,暫時仍擁護哲布尊丹巴活佛為國家元首,但政府已經全部由共產黨控制,活佛只是象徵性角色,不再掌有政治權力。
現代蒙古國政府將7月11、12、13日訂為「人民革命紀念日」,訂為「那達幕國慶節」,就是紀念1921年7月11日蘇聯紅軍與蒙古人民黨部隊消滅中國佔領軍與白俄佔領軍後,建立獨立的、由共產黨控制的君主立憲蒙古政府。在這個三天的國慶節禮,要比賽摔跤、賽馬與射箭,也是蒙古人傳統的娛樂活動,有很強的蒙古文化色彩,也是蒙古人每年最重要的日子。
1924年4月17日哲布尊丹巴活佛過世,當年11月26日在共產國際與蘇聯支持下,蒙古人民黨宣布廢除君主立憲制度,改建共和,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國」。
由於外蒙古當時已經脫離中國控制,當時的北洋政府與後來的國民政府之蒙藏會似乎都沒有想到要尋找轉世之哲布尊丹巴活佛,不過就是找到了,又能夠把他送回外蒙古當政教領袖嗎?當然不行,因為1924年之後蒙古就是共產國家了,沒有活佛容身之地。
從此外蒙就跟著蘇聯的腳步走了,跟中國再也不發生太大關係。中國也在大時代的混亂下艱難地經歷內戰、軍閥割據、日軍入侵、國共內戰等等,根本沒精力也沒資源去管外蒙事務。
掌管內蒙的章嘉活佛也沒有轉世
此外黃教在內蒙的活佛「章嘉呼圖克圖」在傳到第七世時,是一位出生在青海大通縣的藏人「羅桑般殿丹畢蓉梅(生卒年1890年至1957年3月4日)」,他在九歲時受封「灌頂普善廣慈章嘉呼圖克圖」,一直受到清廷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尊榮禮遇。到了國民政府時代,章嘉活佛於1930年起擔任蒙藏委員會的委員,1947年被國民政府封為「護國淨覺輔教大師」,頒給金印金策,地位與西藏地區的達賴及班禪活佛是一樣高的,尤其外蒙的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自1911年起就帶頭領導外蒙古獨立,相比起來內蒙這位章嘉活佛可是溫和許多,因此除了佛教頭銜外,國民政府還給他許多政治頭銜如國民政府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總統府資政、中國佛教會理事長,不勝枚舉。
第七世章嘉呼圖克圖。(作者提供,取自文化部蒙藏文化中心收藏)
1949年章嘉活佛隨著國民政府遷到台灣居住,一直到1957年3月4日圓寂於台大醫院,享壽68歲,可是因為他曾表示在「反攻大陸」前不再轉世,因此中華民國政府也就不再尋找或認證章嘉活佛的轉世。
1998年達賴喇嘛在印度達蘭薩拉認證了一個新的第八世章嘉活佛,但只受達賴承認,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都沒有給予官方承認。依照清代傳統規矩,要有掌控西藏的中央政府金瓶掣簽,並以金策冊封之活佛才是真正的活佛。
當然要求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政府認定活佛這種事本來就有點荒謬,北京應該也不會想再看到有政教都想管的活佛來干預北京對西藏與蒙古的統治,但是更不能接受的應該就是由別人,也就是幾十年的死敵達賴喇嘛來認定章嘉、哲布尊丹巴與班禪之轉世了,這樣可就被敵人整碗捧去了。
總之活佛轉世,靈童認定、金瓶掣簽、中央冊封,都是在古代帝制時期才玩得轉的制度,到了共和時期不管由誰做都覺得格格不入,名不正言不順。
因此西藏密宗黃教格魯派四大活佛之認定體系是否要進行改革了,誰可以有資格改革?看起來目前也只有達賴喇嘛在宗教上有此資格做興革。不管四大活佛的哪一位,有再大的宗教能量,今天要對蒙古與西藏地區再行「政教合一」統治都已經是不可能的,能夠成為一方宗教教派領袖,享受萬方供養,其實也可以知足滿意了,若要繼續干預俗世的政治權力,甚至完成上一世達賴與哲布尊丹巴未完的蒙藏獨立事業,我想在今天的世界上是有點不切實際的。
(相關報導:
蘇育平觀點:第一個成功「登出」中華民國的國家─蒙古國建國百年

更多文章

*作者為國際政治歷史觀察者,本文內容摘自作者即將出版之《自東胡到現代蒙古國-蒙古人全史》一書部份內容。
--
Hosting provided by SoundOn

  continue reading

577集单集

Todos los episodios

×
 
Loading …

欢迎使用Player FM

Player FM正在网上搜索高质量的播客,以便您现在享受。它是最好的播客应用程序,适用于安卓、iPhone和网络。注册以跨设备同步订阅。

 

快速参考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