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枫_psychology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一个完整的恋爱过程,它通常需要经历哪几个阶段?在每个阶段,我们又会经历什么?如何顺利度过所谓“恋爱的瓶颈期”?而吵架到底会不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psy:一起在恋爱中成长吧~ 本系列对话为2015-16年录制,经后期重新制作由冰枫_psychology
 
520要到了,给大家准备了一些比较实用的勾搭技巧。和陌生人搭讪,怎么做可以让双方都不那么尴尬?在聊天的过程中,又有哪些表达的技巧,可以让交谈变得更愉快? psy:和人类聊天,真的好累~ 本系列对话为2015-16年录制,经后期重新制作由冰枫_psychology
 
你了解自己的性格吗?到底什么是内向性格?什么是外向性格?通常人们都有哪些误解?内向和外向,最本质的区别是什么?它们又分别有什么样的优点和缺点呢? psy:双重性格是什么鬼…… 本系列对话为2015-16年录制,经后期重新制作由冰枫_psychology
 
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星座、八字?为什么明明感觉是“迷信”的说法,有时候却还挺“准”的?如果“迷信”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那么这个现象就一定不是偶然,它的背后一定有着某些客观规律。就来说一说这“迷信背后的科学”。由冰枫_psychology
 
谣言说多了,会变成真理吗?相信很多人都会不假思索地说“不会”!因为假的终究是假的,不可能变成真的。那么,同一则谣言看到很多次,你会越来越相信它有可能是真的吗? psy:真相,有时候就是虚幻的。 P.S. 结尾有重要信息~ 勘误:01:45左右应为“杜克大学”。由于 Duke University 位于 Durham 因而口误了……由冰枫_psychology
 
“以牙还牙”和“知恩图报”,听起来完全相反,但仔细想想,它们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你怎么对我,我便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你。可是,“报恩”和“报仇”真的是一样的吗?相比于报恩,我们是否更记仇?还是说,相比于报仇,我们更懂得感恩呢? psy:人类的“双重标准” Chernyak, N., Leimgruber, K. L., Dunham, Y. C., Hu, J., & Blake, P. R. (2019). Paying Back People Who Harmed Us but Not People Who Helped Us: Direct Negative Reciprocity Precedes Direct Positive Reciprocity in Early Develop…
 
我们为什么会说话?模仿可以让我们学会语音语调,却不能让我们明白它的涵义。在一片杂乱无章的声音中,作为婴儿的我们是如何学会正确断句,并且明白这些名词所指代的真正对象? psy:有时候,你真的不比三岁小孩。由冰枫_psychology
 
疼痛,通常被认为是不愉快的感受,但有些时候,我们会人为制造疼痛来获得某种满足,比如掐一掐蚊子块、摸一摸清凉油、喝一口麻辣烫……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疼痛可以给人带来特殊的爽感? psy:因为人类喜欢自虐啊……由冰枫_psychology
 
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感觉到痛是在什么时候?可能是摔了一跤、撞了一下,或者手指被考卷割破了,当然,也可能是胃痛、头痛、心痛……我们会有各种各样的“痛”,有些很具体,有些比较抽象。那些说不清的“痛”,究竟是不是痛?还有哪些常见的感觉,其实也和“痛”有关?“痛”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psy:痛一下,其实挺爽的……由冰枫_psychology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或者说,生活在人群中,我们或多或少会在意别人的评价,而这背后的心理机制是我们能够推测他人的想法。那么,四五岁的孩子会不会有意识地塑造自己的形象?他们的出发点是否也和大人们一样呢? psy:孩子都是小人精…… 论文原文: [1] Asaba, M., & Gweon, H. (2018). Look, I can do it! Young children forego opportunities to teach others to demonstrate their own competence. In T.T. Rogers, M. Rau, X. Zhu, & C. W. Kalish (Eds.), Proceedings of the 40th Annual Co…
 
为什么我们喜欢带有节奏感的东西?所谓“节奏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它需要我们具备哪些最基本的技能? psy:人和人之间,也有“节奏”哦~ 公告:Outside In 下周停更,冰枫要去枫叶国休假了(激动~~~) 困惑:一个人碎碎念,和两个对着说,声音果然不一样? 无奈:好像总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语速,说着说着就赶火车了……由冰枫_psychology
 
我们都知道自己的性别。性别就像一个标签,因为差异是那样明显,所以我们默认它、接受它,认为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可是“性别”究竟是什么?如果性别是激素,那么我把雌激素注入男性体内,他是否就会变成女性?如果性别是表征,那么当我所有的行为特征都表现为男性,我是否也就成为一名男性? psy:你是否也想过,换一个性别?由冰枫_psychology
 
可能大家会觉得,只有当我们的脑子出了点问题的时候,才会把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当作发生过。但事实上,记忆比我们想象得要不靠谱太多。今天,我们就一起来颠覆记忆! 文案:冰枫 主播:旭岽、冰枫 后期:旭岽 Reference [1] Shaw, J. (2016). The memory illusion: Remembering, forgetting, and the science of false memory. Random House. [2] Braun, K. A., Ellis, R., & Loftus, E. F. (2002). Make my memory: How advertising can change our memories of the past. Psycho…
 
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性别?为什么男生和女生会如此不同?我们最初对于“性别”的认识从何而来?今天就来聊一聊“性别”。 psy:性别差异,真的是性别导致的吗? ps1:换了个片头,大家不要吐槽~ 之前的片头被投诉说太恐怖…… ps2:下周出差,停更~嘿嘿~由冰枫_psychology
 
记忆是什么?我们对文档的每一次修改,都会在电脑硬盘上留下痕迹。那么,我们的每一次学习和记忆,是否也会在大脑中留下痕迹?如果是,那么这些痕迹是否就是我们所谓的“记忆”呢?如果不是,记忆又是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呢? psy:记忆可以被“看”到吗?由冰枫_psychology
 
每天,我们的大脑都会接收到许多信息,我们会记住其中的一部分,忘掉剩下的大部分。那些被我们记住的东西,它们在进入我们的大脑后去了哪里?新的记忆的形成,会在大脑中留下痕迹吗?如果没有痕迹,那么“记得”和“不记得”的区别在哪里?如果有痕迹,那会是怎样的痕迹呢?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寻找大脑中的“记忆”痕迹(engram)。 psy: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由冰枫_psychology
 
520要到了,爱情的本质是什么?之前我们从“自我可见性”的角度,探讨过我们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那是一种相对比较感性、比较文艺的说法。今天,我们要从纯理性与科学的视角,再来看看“爱情”到底是什么! psy:知道得太多,难怪单身……由冰枫_psychology
 
今天这一期节目是 Outside In 正篇第100期。一百,好像是一个很特殊的数字;第一百期节目,感觉也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时刻。但仔细想想,一百和别的数字相比,它到底特别在哪儿呢?为什么我们对于整十、整百,会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psy:每一天,都是纪念日由冰枫_psychology
 
通常认为,小孩子开口说话是在在一岁左右。然而,这条界线却不是那么清晰的。并不是说,我们从某一天开始就突然会说话了。那么,语言的发展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呢?你是否还记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说出的第一个词? psy:语言的发展,远远早于说话。由冰枫_psychology
 
还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口说话”的吗?如果说话是天生的,为什么我们不是打从一出生就会说?如果不是天生的,又是谁来教会我们的?外语需要学习,那么母语呢?为什么我们好像无师自通地就会讲母语? Psy:语言,或许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新的含义。由冰枫_psychology
 
生活中,我们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感觉。有些感觉是我们能够很明显感受到的;也有些感觉不容易被察觉到,但我们理智上会知道它是存在的;还有一些感觉,超出我们的意识范围了——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使用,却无论如何感知不到。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聊聊这个既科学又哲学的话题。 psy:我能感觉到的我,只是大脑有意识的那部分 p.s. 今天的节目有点特殊(不然为什么会这么长...),因为冰枫去客串了隔壁的一档节目~ 是什么呢?听了就知道啦!由冰枫_psychology
 
上次说了我们大脑里面是如何存放单词的,如果词不记得了,那我们自然也说不出话了。可是,即便我们的“单词记忆库”是完好的,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具备了“说话”的能力,因为还有两个大脑区域,也和“语言”密切相关。 psy:失语症,一样可以很健谈。由冰枫_psychology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