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W Studio 公开
[search 0]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世界宽广,但人们被日常及社交媒体所限制。 那就让作为记者的我们,帮你推开一些意想不到的窗户,触及不一样的信息,激发不一样的思考。 在这里,我们对话各种有趣有料,能带来启发的专业人士,也不定期会有神秘嘉宾出现。 我们也时不时做各种和声音有关的尝试,打开一些新体验。 支持我们,请大家移步 https://etw.fm/donation 。
 
Loading …
show series
 
越来越多焦虑的人想要通过外界抓住一个「确定性」,尤其是在人生规划与职业选择上。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几年各种「不确定」层出不穷:火山爆发,疫情肆虐 …… 不确定性成了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甚至,惊奇太多,我们都快要对这些事件都感到麻木了。 但是,大厂、体制、编制这些看似坚硬的外壳, 真的能够好好收容你的安全感吗?遵从内心这件事,到底又有多难? 本期节目嘉宾是在一年多前从体制内离开,加入声动活泼的内容制作人 Mengyi。在她看来,「如果那个相对稳定的未来就是你想要的」,也无可厚非。但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信息噪声中,找到「自己想要什么」,学会与焦虑共处,不断试错,是她从自己的职业发展道路上学到的更珍贵的经历。欢迎收听! #声音收集计划# 声音和气味很像,一首童年歌谣、家乡独有的小调,或者是姥姥讲述的…
 
一种又一种的媒体形式被快速颠覆:网络媒体将纸媒冲击得七零八落;社交媒体又打破了网络媒体的生存之道…… 但为什么这种情况下,传统的写信,将新闻/信息/分析等内容发送到读者的邮箱(newsletter),反而得到了新的生命力? 这期节目的话题发起者是新闻传播学者方可成,他也是 newsletter「新闻实验室」的创作者。他乐观于 newsletter 能带来的内容生态,也反驳了「newsletter 是另一个微信公众号」的说法。 我们还回答了有一系列的问题,例如,为什么这种不算新的形式能在最近几年得到新的爆发式增长,甚至足以支撑起数家与之有关的创业公司;现在的 newsletter 只是对过去的重复还是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物种」;newsletter 创作生态的未来又会如何。 此外,节目中我们也推…
 
2019 年秋季,在记者生涯中起起伏伏了十年后,季天琴在这个后来看起来极为特殊的时间点以尼曼学者的身份前往美国哈佛大学进修一年。她原以为自己可以享受一段与世隔绝的象牙塔生活,却发现面对她的是一段充满多元文化碰撞、身份认同撕裂与自我追寻的,「痛苦的心灵旅程」。 她住在一对自由派白人夫妇的家中,交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穆斯林女友,与拿了美国绿卡的墨西哥移民周末短途旅行;而他们对时代情绪的思考——高度极化的政治、日益强烈的对权力和财富不平等的不满、高涨的社会运动、对权威与专业的质疑、对基本价值观的讨论——也从课堂与讲座延伸到了日常生活。 在美国这个文化大熔炉下,个体的参照系变得丰富起来,季天琴也开始用他者的视角审视自己:我是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认同?我要在他们的眼中表现出什么样的形象? 通过她的讲述,你…
 
你的 2021 是什么样的? 比起 2020 年的波澜起伏,今年我们和新冠病毒的「相处」好像更从容了一些: 习惯了出门戴口罩、出远门前做核酸,默默地把出国旅行的愿望又往后挪了一年。 疫情后的世界,生成了很多新秩序,也遭遇了不少「失序」时刻。和去年一样,我们也为 2021 年制作了一枚声音胶囊。其中收录了过去一年中,从个体、行业到国家,乃至整个国际社会值得被记住和珍藏的声音。 受限于篇幅,还有很多声音未能收录其中。但我们依然期待,这期浓缩的音频,能够带你回顾我们和你自己的 2021。 希望你喜欢。 本期节目素材来源不限于央视网、《三联生活周刊》、澎湃新闻、凤凰新闻以及声动活泼 2021 年制作的多档原创节目 ▼主播 徐涛,声动活泼联合创始人 ▼制作人 佳勋 ▼主要事件 [1:52] 全球疫情 …
 
有哪些应该在公共空间被更多讨论,但目前讨论得还不够的问题? 这是「声东击西」制作团队最近不断问自己,也不断问我们嘉宾的一个问题。但现在,我们想知道你的答案。你觉得哪些议题值得被更多讨论,并且想在「声东击西」这档节目里听到?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或者写信告诉我们。 其实这也是一期非常规节目,除了最近因为生病而未能参与录制的佳勋,声东击西幕后的伙伴都一一出场了。相信听完之后,你一定会对我们有更多了解。 最后再次跟大家预告,我们 2021 年的声音胶囊节目正在制作中,敬请期待! ▼主播 徐涛,声动活泼联合创始人 ▼嘉宾 Amanda,「声东击西」节目监制 楚樵,「声东击西」内容编辑 可特,「声东击西」后期制作 佳勋,「声东击西」制作人 ▼声动小邮筒 欢迎订阅声动活泼的付费 newsletter,点击 …
 
哪些问题应该被提出?为什么应该被提出?这些问题和我们个人,以及这个世界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这是我和「声东击西」的制作团队最近不断问自己的一个问题。事实上,我们问我们嘉宾的原话是:「有哪些应该在公共空间被更多讨论,但目前讨论得还不够的问题」。 也是这样思考,使得我们有了这样一期和往常不太一样的节目:从「大而无当」开始,我们整个聊天的过程更近似「漫谈」。 这次对话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应该是李筠教授和他的学术朋友之间的论争。在充满了戾气、网络暴力,以及人人迅速表达观点的时代,看到有人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探寻一些「重要问题」/「元问题」,并追求各种不同观点表达,还在这些不同观点上得到进一步新的认知,实在是很打动人。 希望我们这次的对话能给你也带来启发。 ▼主播 徐涛,声动活泼联合创始人 ▼嘉宾 李筠…
 
当我们习惯讨论高考给人生带来的戏剧性时,中考所暗含的分流和选拔机制常常被忽视。 今年教育厅发布的中考进行一比一「普职分流」的政策,让职业教育走入更多人视野。这个政策意味着,未来理想状态下,中考结束后,一半学生会进普通高中,而另一半进职业高中。 其实从 2010 年起,普职分流政策就已经被提出并在部分地区开始实施。在九年义务教育的终点,初中升高中的这道分水岭比你想象中的更加残酷。这场竞赛中,想要交换一张普通高中门票的筹码不仅要看课外班、金钱和名师,还有那些更为隐蔽的阻碍——非户籍学生高出的几百分录取线,不明所以的招生规则,甚至还有骗人的职业教育机构。 而令人唏嘘的是,进入中职的孩子们大多数觉得自己是「被放弃的」的那个。管理部门混杂、招生要求杂乱、政策变化迅速……目前国内的职业教育领域依旧处于混…
 
和算法相比,「平台」拥有一张更加面目模糊的脸。 当我们说算法是个大黑箱的时候,至少还能把它和程序员们写的一长串代码联系起来。但你是否想过,我们日常所说的「平台」,到底有着一副怎样的真身? 资本,流量,权力,算法,运营……这些都被「平台」所囊括,却又无法被一个概念精准定义。对某个直播间的主播来说,平台拥有「金手指」,可以突然让自己被算法和流量青睐;外卖骑手们会将「平台」作为技术与资本的代称;而一些快手主播,则会在自己的视频中感谢「平台」提供了自我展示的机会。 表面上看,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平台为人们提供了更加自由和灵活的就业路径。然而,「再中心化」的过程被遮蔽了,监管和规训变得更为隐形——算法被平台利用,变为 PUA 创作者/劳动者的工具。想要「逗逗程序员」么?或许你永远都不会成功。 没错,这期节…
 
「声动活泼游乐场」开园啦!尖叫、欢笑,还有游戏? 想马上邀请你通过声音来一探究竟! 在这个小短剧中,我们埋了一些彩蛋,希望你能喜欢! 为了能和大家玩儿起来,我们也藏了一个小小的声音互动游戏。想要和我们一起玩耍,就请订阅我们的付费newsletter,获得一张解谜地图,好去寻找那些和声音有关的线索。至于详细的玩法儿,就请收好下面的独家攻略吧! 第一步:订阅newsletter 成功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后(订阅方法在最后),你会很快收到一封包含两份游戏道具的邮件回复。其中包含「声动游乐场导览图」高清大图版和「答题卡」各一张。拿到道具后,就可以准备解谜啦! 「声动游乐场」电子包浆版示意图 第二步:游戏玩法详情 1 准备好本期节目和两个道具 2 收听「游乐场小短剧」,并根据剧情,在「声动游…
 
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似乎没有哪里比东北更富戏剧性了——曾经的「共和国长子」荣光不再,在改革与发展的洪流中,腾挪到了历史舞台的边缘。 作为局外人来想象如今的东北,「锈带」、城市收缩、人口外流是关键词,与之相关的则是经济放缓、阶层流动性变弱的事实。如果套用「文章憎命达」的古训,这两年的「东北文艺复兴」更像是一种宿命。 最近出版的「张医生与王医生」是又一部书写东北的非虚构作品,作者是伊险峰和杨樱。作为东北人,伊险峰在描写家乡与曾经的同学故事;而从媒体人的老本行来说,他们也描绘了一部微缩的社会变迁史。 张晶邀请到两位作者,一起聊了聊创作背后的故事。从如何选择书写对象开始,回顾了作者在沈阳采访、收集资料以及合作书写的经历。不论是火锅店雾气中浮现的往事,还是儿时广播的回忆,都揭开了他们作为旁观者和当局…
 
我们来设想一个这样的场景:忙完一天工作的你打算下班回家,于是站在路边用软件叫车。等待 5 分钟后,司机 A 接单了,你松了一口气。然而,10 秒钟后,你的手机突然蹦出一条信息,「您的订单已被取消,平台正在为您呼叫别的车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在 5 秒钟前,司机 A 在他的手机上点击了一个「醉酒」的按钮。也就是说,司机 A 向平台反馈你是一个喝醉酒的乘客,所以拒载。 为什么你会被无辜扣上「醉酒」的帽子?而最终你坐上的那辆车的司机,又是怎么跟你相遇的? 这其实是一道复杂又枯燥的算术题。在一两秒之中,距离、天气、供需情况、你的喜好、司机的口碑值等等因素都被赋予了不同的数值。在电脑程序的计算下,你和「这个司机」就相遇了。 不过,这个听起来非常智能、高效的系统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尤其…
 
因为对互联网感到「幻灭」,所以选择与互联网保持距离,重新发现「实体物」的意义。但,依然很喜欢互联网,并且还在不断体验各种新鲜好玩的 APP。 这样的说法听上去的确有些矛盾。但如果进一步说,对互联网的幻灭之感,并不是因为科技让世界走得太快,恰恰是觉得它走得还不够快。会觉得更加「矛盾」了一些吗? 声东击西五周年之际,我们与李如一发起了一场对外部世界和自身变化的讨论。而这期节目正是 五周年 节目中未能完全展现的内容。 这场对话的关键词之一是「五年来的变化」,但我们也谈到了过去几十年来依然保持了原样的那些事物,比如尼尔·波兹曼的寓言以及人人都知道的「娱乐至死」;又比如电子书和音乐软件,至今未能取代实体书和唱片机。 至于为什么说本次对话的关键词依然是「对互联网的幻灭」与「实体物」,就请亲自收听本期节目…
 
为什么玻璃也能成为杀手? 对于我们人类,旅程可能或疲惫或无聊,但一定不会总是危机重重;但对于鸟儿而言,它们的旅程却通常是这样。 美国康奈尔大学鸟类研究室的一项研究发现,每年约有 6 亿只鸟在迁徙途经美国时因为撞到高楼而死亡。而在中国,「鸟撞」导致的死亡数量还是一个未知数。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的制作人佳勋顺着候鸟迁徙的路线一路南下,尝试勾勒出鸟儿在面对人类城市时所遇到的威胁,我们也能从中一窥候鸟生存现状的基本轮廓。 ▼主播 徐涛,声动活泼联合创始人 ▼制作人 佳勋 ▼本期节目中提到的鸟 [04:08] 乌灰鸫 [04:13] 北灰鹟 [07:00] 仙八色鸫 尹军在春天救助的一只仙八色鸫,上下颚被玻璃撞歪。(受访者提供) [09:45] 丘鹬 北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救助的一只丘鹬。(受访者提供)…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