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erature 公开
[search 0]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2021年的春天只剩下最后一周了。 春天似乎总是匆匆经过,不免有些恼人。而在一百年前的诗人T.S.艾略特笔下,“四月最残忍,从死了的泥土里滋生丁香”——春天并不全然让人愉快。那种生死交替的不安定,那种苏醒时的脆弱,是艾略特对四月的感受,也是一种普遍的体验。 在四月的尾巴尖上,本期节目请到了诗人、学者姜涛,以及《T. S.艾略特传》的译者、英语文学研究者许小凡,和主播钟娜一起,聊一聊这位似乎不那么喜爱春天的现代主义诗人。他的诗音韵缠绵,却也出了名的晦涩。我们有没有可能透过纷繁的用典,像“嗅玫瑰花一样”,直接感知他的诗歌? 艾略特很早就被译介到国内。以《荒原》的荒凉、神秘写北平,用戏剧独白的手法在诗中扮演不同角色……五四以来的中国诗人怎样学习、运用艾略特的诗学?艾略特作品中无法翻译的音乐性,在汉…
 
今天是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在这期特别节目里,跳岛FM邀请了轻芒杂志App的6位先锋读者,聊一聊“读书”这件事,用声音,带你打开阅读的边界。 在当下,工作、生活的节奏和信息更迭的节奏都很快,阅读这件事也不得不跑上当代社会的“高速公路”。同时,媒介越来越多样化,书籍、播客、媒体文章共同构成着我们的精神食谱。在阅读的杂食时代,如何获得更多有营养的信息,进行深入的思考,找回分享的乐趣? 本期节目中,六位嘉宾两两分组,以接龙的方式从阅读的开始、阅读的过程聊到阅读的结束: 新闻传播研究者方可成谈了谈在当下我们要如何重新理解阅读这件事,为什么说读用爽文套路生产的微信爆款文不算“真正的阅读”? 播客“翻转电台”主理人李厚辰提出,只有带着问题的主动阅读,才能真正突破信息茧房。 新世相、睡眠品牌躺岛联合创始…
 
唐代西域的兴衰 PPT见公众号 “阿达希尔的漫游”近期推文。 推荐: 阿达希尔空间站(关注微信公众号“阿达希尔漫游”,点击下方“空间站”按钮即可进入) 讲座:丝绸之路上的胡语文书:有哪些?在哪里?说了啥? 看展:文欣和张湛带你看《千山共色——丝绸之路文明特展》 休·肯尼迪《大征服:阿拉伯帝国的崛起》 森安孝夫《丝绸之路与唐帝国》由张湛
 
“时间就是金钱”已成为毋庸置疑的共识,人们一边忙着赚钱,一边也越来越焦虑:耕耘与收获之间的因果关系似乎不再那么确定,而对金钱的欲望却永无止境。台湾作家唐诺在新书《声誉》中,以一位“职业读书人”的视角重新审视了财富的力量在现代社会中不断膨胀的过程。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作家唐诺和社会学学者严飞,聊聊老生常谈又常谈常新的话题:如何处理自己和金钱的关系? “财务自由”承包下了幸福生活的定义和想象,推着我们在这条“自由之路”上迈开步子,奋力奔跑,经过一个个分岔的路口也不驻足。当我们对待时间的态度越来越功利,人生的可能性是不是也会随之收窄?唐诺说:“我们总是容易走上一条单一、窄迫的生命道路,在我这个年龄的人来看,未免太可惜了。”要拥有多少钱才算是财务自由?金钱和自由、幸福感成正比吗?金钱编织出的幻景如此…
 
嘉宾:欧阳晓莉 片头曲:周杰伦《爱在西元前》 这期节目是我北大+哈佛+古代世界研究所的师姐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欧阳晓莉 2020年9月在阿达希尔空间站直播讲座的录音。 本期推荐《吉尔伽美什史诗》拱玉书 译注 拱老师是欧阳教授的硕士导师。他的新译本是第一次直接从阿卡德语原文译作汉语的。 欧阳教授在阿达希尔空间站的《古代两河文明史》已经上线,每讲一小时,共十讲。内容贯穿古代两河流域三千年的文明史,不设任何预备知识的门槛,只要有兴趣可以了。 可在“阿达希尔的漫游”公众号主页下方点击“空间站”,进站购买。 如果你想加入天书群,可以先加我微信 14217010 说一下自己最喜欢哪一期。 讲座ppt发在“阿达希尔的漫游“公众号,敬请关注。…
 
近些年来,柳宗悦、赤木明登等日本民艺大师的名字和“日式生活美学”一起流行起来,很多人开始学习茶道、花道。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纪录片的热映,百宝嵌、宫廷织绣等中国传统技艺也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野当中,不少民间小众手艺也成了网络热点。从媒体头条到商场广告,“匠人精神”被频繁地提起。 摆在高级商场橱窗里的精美工艺品,被挪用到各种商业领域的“匠心”……如今强调匠人的意义,是否会有消费主义的“嫌疑”?除了博物馆的非遗展厅和社交媒体上的网红民艺,我们会不会在日用中,与“野生匠人”不期而遇?现在年轻一代都在996,都在BAT,会想要从与时间“捉迷藏”的手艺中打捞些什么?点外卖的我们,习惯于把塑料包装丢进垃圾桶,还会用心看一看、摸一摸一只好看的木碗吗?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作家葛亮,他在新出版的小说集《瓦…
 
今天是跳岛FM上线一周年!一年来,我们更新了52期节目,有79位嘉宾来到岛上,带来全国各地,还有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的文学现场。不同的声音组合,让谈论文学这件事获得了新的可能。 上周,我们和纸现场PaperLive联合推出了跳岛一周年纪念周边,一款以纸张为原料、可以反复水洗的包袋。3月23日至4月23日在摩点App众筹预售,今天也是早鸟价的最后一天!想要拥有的岛民朋友们可以抓紧下单~https://m.modian.com/project/110730.html?utm_source=TDFM&utm_medium=cpwb&utm_content=20210324_110730 上期节目,我们从石黑一雄获诺奖后的新作《克拉拉与太阳》聊到了AI相关的文学和影视作品。这期节目我们邀请视频采访…
 
最近,石黑一雄出版了他获诺奖后的第一本小说《克拉拉与太阳》。国内外读者都将目光聚集在这本关于人工智能的小说上。近年来不少作家都在小说中涉足人工智能:伊恩·麦克尤恩《我这样的机器》、珍妮特·温特森《弗兰吻斯坦》……这期节目跳岛请来了作家小白和复旦大学哲学系副教授郁喆隽,从文学延伸到影视和游戏,从AI谈到人性,人工智能和人类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连结和张力? 在创世神话中,神捏完人后吹了一口气,这口使人类区别于“非人”的“气”,也成为了哲学和科学领域的经典命题——人的灵魂(或自我认知)。情感、思想、审美……如果这些都可以被还原成最基础的物理活动,那人类和机器之间是否还存在界线?在科幻小说中,我们常常想当然地以为机器人都渴望变成人,这是不是一种人类的自恋?未来当我们冲破碳基生命的形态限制,把自己上传到…
 
如果大家想支持天书广播,推荐大家去阿达希尔空间站购买古文明系列课程。 关注公众号“阿达希尔的漫游”,点公众号主页下方的按钮“空间站”即可进入 如果想投喂,我的支付宝和paypal是: tozhangzhan@gmail.com 想入群请加我微信 14217010 说一下最喜欢哪期 推荐: 《文明的崩塌:公元前1177年的地中海世界》由张湛
 
欢迎再次来到「自由潜水」!一个和有趣的朋友谈天说地、聊阅读的栏目。这期节目请来了两位跳岛的老朋友,学者陈芳代和诗人方商羊,和主播钟娜一起聊聊天。 这次自由潜水本想在各自的私人阅读史中潜浮,并围绕阅读去游览一些有趣的人类活动。但是在交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一个关键词反复地出现,不断地要求我们去关注它、讨论它、辩驳它。这个词就是“他者”——自我的对立面,一个在数字时代和疫情期间不断被消解,不断发生变化的存在。 在与真实世界缺少接触的这段时间,钟娜开始烤面包,面粉经过摔打、撕扯、揉合,和水、盐、酵母混在一起,放进烤箱里,慢慢膨起来——只存在于当下的,类似于人内心情感的一次完成,也许也是与无法见面的他者进行一次“触碰”。方商羊在隔离时期,不断地返回卡瓦菲斯诗行中可触碰的欲望,也在韩炳哲《爱欲之死》中…
 
这是我2020年2月在马来西亚马六甲做的一次直播的录音。 音质较差,请大家谅解。 如果大家想支持天书广播,推荐大家去阿达希尔空间站购买古文明系列课程。 关注公众号“阿达希尔的漫游”,点公众号主页下方的按钮“空间站”即可进入 如果想投喂,我的支付宝和paypal是: tozhangzhan@gmail.com 想入群请加我微信 14217010 说一下最喜欢哪期由张湛
 
“爱情”在今天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日常化的词,讨论爱情似乎也很容易,实际上,爱情是一种被建构起来的话语。 本期节目,跳岛第一期节目嘉宾张莉老师返场,与小说家路内一起谈谈100年来,爱情话语是如何塑造了我们。《包法利夫人》里的爱玛相信“只有被男人爱才是有价值的”,成为了爱情的受害者。《莎菲女士的日记》则通过一个“反叛”的爱情故事,提出了爱是“我要的是什么”,而不是“我被挑选”。女性的择偶自主权,实际上是衡量女性甚至整个社会是否现代的一个标志?人在年轻的时候追求爱情似乎天经地义,历经世事后,中老年人是怎样拥有爱情、相信爱情?与用情感抵抗荒芜的时代不同,今天我们时常感到的是日常生活对爱情的消磨,极端环境和日常环境中的爱情分别如何? 我们在追求男女权利平等时,要把路走得更宽,惠及到更多人。但爱情问题不同…
 
我们和历史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它隐藏在繁复的当代生活中,往往只有去博物馆时才会感知到它的存在。但优秀的历史小说则能将遥远的历史还原为“等身大小”,塑造出一种美妙的临场感。 这期节目,我们邀请了两位来自四川的小说家李静睿和周恺,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一百年前的家乡为背景,用具有方言趣味的语言进行创作。民间传说、地方俚语;袍哥纷争、盐商兴衰……在《苔》和《慎余堂》这两本小说中,两位小说家化身为当地的说书人,用故事重述历史。 《苔》的故事结束于辛亥革命(1911年),《慎余堂》则从小皇帝退位开始(1911年),从革命前夕到革命第二天,两部小说的时间恰巧接续上。看热闹的民众、食言的袍哥和新军、牺牲的留日学生,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下,个体如何与时代共振?如果说“虚构是一种野史,是对正史的补充”,那么史料里缺位的…
 
语言无疑是写作时需要做的第一个选择。近年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作家试图打破语言的“出厂设置”,用后天习得的外语进行写作。作家颜歌常说“我用英文写作不是一个偶然,它是一个后殖民的结果”,在全球化的语境之下,用英语写作有什么意义吗?这是否是一种西方思维、审美的“霸权”? 这是一期伦敦、洛杉矶和纽约三地连线的节目,颜歌、钱佳楠和钟娜三位双语写作者分享她们开始创作英文小说的契机,以及过程中遇到的挑战。 用两种语言进行创作,就像拥有两种人格、发出两种声音。但与此同时,双语写作者面对的不只是语言的割裂,还有思维和审美的差异。用英文写中国人物的对话时,中式表达英译化会“水土不服”,直接让人物讲英语又像“让孔子时代的人讲爱尔兰方言”。“无根的”口语该如何“落地”?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小说叙事中“起作用”的方式…
 
主讲嘉宾:周宗澍 独立学者 陪聊嘉宾:冬夜师 独立学者 推荐:[美]本尼迪克特·安德森 《椰壳碗外的人生》 这一期的视频 在b站 阿达希尔空间站 一键三连是啥意思?三连音吗?似乎是高级的钢琴技巧,谁给演示一下? 天书广播需要大家的支持!怎么支持呢? 关注我的公众号:阿达希尔的漫游 公众号底部有“空间站”的按钮,点击进入就可以自由购买空间站的各种课程啦~~ 也可以直接给我的支付宝投喂牛肉面,一碗十五块 tozhangzhan@gmail.com 按说我现在已经到了英国,应该改炸鱼薯条了,哈哈 想加入天书群的话可以加我微信 14217010 说一下自己最喜欢哪期,然后我帮你找到组织。由周宗澍 冬夜 张湛
 
年后复工,不少人难免有抗拒工作的情绪——无论是热爱某份工作还是觉得在做“狗屁工作”。这期跳岛FM就聊聊bullshit jobs,如果你在做一份喜欢的工作,是不是也必定包含有讨厌的部分?如果你认为自己的工作毫无意义,那到底是什么让你一直有事可做? 美国人类学家、《狗屁工作》的作者大卫·格雷伯说:“地狱就是一群人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完成一件他们不喜欢、也不太擅长的任务上。”当无意义的工作把工作场所变成真人秀场,当受雇者为了薪资表演必不可少的忙碌角色,“狗屁工作”就诞生了。那些可能不是真正“有必要”的工作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如果职业不是志业,那怎么处理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 就算从事的是个人志业,只要作为一项工作,是否必然是痛苦的?“限于专业化的工作而放弃浮士德式的个人全面发展,是现代世界中任何有…
 
开场音乐 阿斯图里亚斯的传说,作曲:Isaac Albéniz 演奏:Ana Vidovic 嘉宾 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博士 王夕越 推荐: 王夕越:Charles Kurzman, The Unthinkable Revolution in Iran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477524/ 张湛:阿达希尔空间站古代文明史系列,购买课程就是对天书最大的支持!! 关注公众号 阿达希尔的漫游 点击 空间站 即可进入由王夕越
 
嘉宾:何彦霄,芝加哥大学古代史博士候选人,印第安纳大学本科 片头音乐:一首神秘的曲子 配图:希腊大夏银币,头戴象盔的国王德米特里一世(约前200-约前185在位) 推荐: 何彦霄:Li Min, Social Memory and State Formation in Early China. Cambridge: 2018. (李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上古中国的社会记忆与国家形成》,剑桥大学出版社,2018年。) 张湛:阿达希尔空间站古代文明史系列 之一:《世界的中心!伊朗文明史七讲》 之二:《古代犹太文明史:从创始到耶稣诞生前夜》 关注 “阿达希尔的漫游” 公众号,点击下方“空间站”按钮即可进入“阿达希尔空间站” 简明提纲 1. 大夏在哪里? 阿富汗北部 兴都库什山西北,阿姆河以南,…
 
最近有一部电影在影院“悄悄”上映了。《小伟》,这部获2019年FIRST青年电影展评委会大奖的处女作,上映后口碑不错,但排片不多。不少影迷留言询问排片,甚至在自己所处的城市组织包场或发起观影。这部关于父亲患癌症的电影其实取材于导演黄梓的亲身经历,本期节目,我们特地邀请了黄梓,以及作为复审评委参加了2019年FIRST青年电影展的作家、文化评论人btr,聊聊电影当中和幕后,那些相互映照故事。 和在绝症阴影笼罩下的大多数普通家庭一样,《小伟》里的一家人也生活在善意的谎言之中。在这部电影里,有死亡迫近时的紧张和不安,也有日常、平淡的时刻。在返回父亲家乡的火车上,儿子一鸣吃着方便面,突然对父亲伟明说了一句“我想改变世界”。这句毫无预兆的话,既是少年一鸣的对现实世界的困惑和雄心,也是导演黄梓一直没有机…
 
从问世超过三十年的畅销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到最近国内出版的非虚构作品《弃猫》,村上春树每次推出新作品,总不会缺少话题热度。甚至可以说,“阅读村上春树”已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除了“多年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很多人对村上春树的写作有“轻文学”,甚至“青春”、“小资”的印象。 2021年,72岁的村上春树迎来了新作《弃猫》的中文版问世。在这本非虚构作品中,村上首次完整回忆了参加中日战争的父亲。尽管村上作品的整体风格轻松、诙谐、超现实,也在小说中用隐喻之笔涉足历史战争,但他的写作中还存在“地下二层”——作家下降到善恶混沌难分的空间里,点火把黑暗照亮。正如村上在和川上未映子的访谈中所说:“我不愿意把有悲惨遭遇的人就那样以虚构形式加以利用。”中日战争、南京大屠杀等历史事件,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
 
2020年的最后一天,复旦旧书店和深圳诚品书店租约到期,面临着关店的危机。国外的情况也是如此,纽约文化地标Strand书店的老板声称,这家知名书店在93年间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大萧条,却恐怕要敌不过这次新冠病毒。疫情之下,不仅是独立书店,大型连锁书店也遭遇种种困难。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走访多家东京独立书店的日籍华语作家吉井忍,和跳岛FM的老朋友,也是新晋主播于是,一起聊聊疫情中东京书店的店主们,在“呼救”之外的“轻松时刻”。书店没了客人,店主们便进行了一些“脱线”的尝试:开始兼职做酱油,玩图书版的“狼人杀”……面对书店,我们是否能够轻松一点? 日本人对书店有两种称呼,“书店(shoten)”和“本屋(honya)”,后者偏口语,像是对书店的昵称。吉井忍曾写过一本叫《东京本屋》的书,书中的那些…
 
欢迎收听新的一期「自由潜水」!继上次三位主播的读书分享之后,这期节目请来了两位朋友颜怡颜悦,她们是脱口秀演员也是双胞胎姐妹,和跳岛的主播钟娜一起分享身为创作者的阅读经验。 聊到乔纳森·弗兰岑的《自由》时,颜悦说她特别喜欢那种偶像的衰落感,“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如何正确地活着的想法,以及一个明知道自己不可能那样活着的内心”。她们喜欢比尔·布莱森吐槽一切的英式幽默,“虽然世界必将发霉,但嘴一定要贱”。从上野千鹤子“罕见的犀利声音”再到公共讨论领域中的对抗,人们是否太缺少读书的时刻,因此容易陷入杠精式的争吵,给自己的生命增加“无聊的空白”? 如果说写段子是一个工具化、技巧化的过程,那么写小说需要不断发掘的是什么?作为脱口秀演员的颜怡颜悦,同时也在进行文学创作,她们如何看待段子与小说、口语与书面语以及自…
 
每次踏入书店,面对满架子的书籍,是什么吸引我们将一本书从书架上拿下来?翻开书页,是什么在白纸铅字之外丰富着我们的阅读体验?在进入一本书的内容之前,我们先接触到的是书的设计:封面、纸张、排版……这些都是书籍设计师试图与读者“对话”的“语言”。不仅在视觉和触觉上“捕获”注意力,好的设计也会让读者对书的内容产生兴趣,甚至可以引发想象和思考。 成为书籍设计师之前首先得成为读者——当设计师在阅读时,他们在看见了什么?他们如何用视觉的方式传达书籍内容?说到从内容到视觉之间的转化,文学书的设计是不是最难的?如何在文学书的封面上“叙事”?在书籍设计这件事上,作者、出版方和设计师之间有着怎样的合作与拉锯? 本期节目由跳岛FM与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共同呈现。本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特别新增“书籍设计奖”,以此为契机,我…
 
今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从3月31日到12月31日,跳岛FM已经上线整整9个月了。这是一期年终特别节目,跳岛FM主理人猫弟也来到幕前,与主播里维奇、跳岛FM资深听众伊夏一起回顾,跳岛FM在2020年里留下的故事。 从一纸项目书到“可以听的文学杂志”,跳岛FM怎样诞生?从苛刻的批评到满屏的表白,播客主播如何“养成”?与文字相比,声音忠实地记录下了什么?用文学的目光关注那些正发生的事,或是连接起看似不相关的作家或作品,跳岛FM对更新谈论文学的方式进行了怎样的尝试? 除了节目花絮和幕后故事,跳岛FM也终于要和大家聊聊天:增加互动设置、举办线下活动、进行播客串台以及更多未来计划。感谢岛民们对跳岛FM的关注与支持,我们挑选了一小部分印象深刻的听众评论,在「跳岛FM」微信公众号中呈现。2021年,希…
 
近些年,“非虚构”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不仅有聚焦外卖骑手现状的“爆款文”,也有“真实故事计划”等非虚构写作平台上“打动人心的原创真实故事”。无论是引发热议的特稿,还是素人的日常化表达,似乎都与我们切身相关。 这期节目我们邀请了著有多部非虚构作品的作家袁凌,以及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金理,从“非虚构热”说起,聊聊非虚构与虚构两种文类之间的“纠葛”。从新闻和小说“良性竞争”到非虚构“占领上风”,以小说为代表的文学创作是否真的已经无法回应现实?于是创作者需要转换视角,去寻找非虚构的可能性? 然而,广受赞誉的非虚构作品《扫地出门》的作者马修·德斯蒙德认为,自己在写作中受到“观察天才”——小说家们的影响最大。于是我们进一步发问:虚构还能为非虚构提供什么?一方面,“特稿腔”因追求类似小说的写作套路而忽…
 
房东脾气大且过度洁癖,租客被迫连夜搬家,本地住户窥视外来租客……这些戏剧化的场景往往是租房者的日常生活。就算选择了更为便捷的长租公寓,要面对的也可能是合住室友紧闭的房门,与金牌管家隔着屏幕冰冷的对话,以及被卷入“租金贷”的风险。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曾经在小说中“杀死”房东老太太的作家张敦,以及录节目前还在和楼上装修工交涉噪音问题的写作者、节目策划人的张畅,一起打开租房这个潘多拉的魔盒。租房中最尖锐的,莫过于租客与房东之间种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张敦在小说里想象的“谋杀房东行为”,真实地反映了怎样的租房困境?如果房东和租客的身份转换,会发生什么样的心理状态扭转?租来的房子是家吗?“家”的含义在当代社会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当最基本的居住问题摆在眼前时,我们如何安置自己的“理想生活”? 欢迎关注「跳岛…
 
在之前的节目里,跳岛FM已经讨论过粉丝文化和同人小说,本期节目我们继续延展这个话题,聊聊那些关于追星的小说。虽然idol和粉丝经常占领社交媒体的头条,但在文学作品中却很少见到他们的身影。追星这个行为似乎有被娱乐化和污名化的趋势,这是否是文学小说“忽视”追星题材的原因? 在郭爽的中篇小说《拱猪》里,我们看到了中国当代文学中罕见的追星描写。在节目中,郭爽与我们分享了她的创作契机。在她看来,追星是重要的社会现象,但对于作家而言,要写的不只是热门话题,而是那些对于自身来说“非写不可的事”,否则就是简单的“蹭热度”。播客“普通读者”主播堂本栞也向我们推荐了一本日本的追星小说《推し、燃ゆ》。 在资本打造的“造梦运动”中,人与人之间生长出了哪些前所未有的关系和情感?小说创作如何挖掘和呈现追星过程中那些虚渺…
 
这是一期在音乐和文学之间来回跳跃的节目,我们请来了独立音乐人小老虎和乐评人、播客Common FM主理人健崔,聊聊不同领域的“即兴”。即兴说唱,脱口秀,不打腹稿的自动写作,和陌生人的偶然对话……即兴是一种自由的流动,它的部分乐趣在于“冒险”,比如尴尬和冒犯的危险。但如今我们是否已经习惯于追求完美和标准,是否还愿意体验这种冒险中可能产生的微小不同? 即兴不仅是一种实际行动,也可以延伸为一种思维方式。如今各种文化艺术媒介的细分市场都做得相当细致,反观文化盛世的年代,主流的艺术门类之间尚未形成明确的界线:“垮掉的一代”诗人艾伦·金斯堡、小说家杰克·凯鲁亚克都制作了自己的唱片;音乐人鲍勃·迪伦在歌词里疯狂地尝试着文学式的表达……我们作为文化产品爱好者,是不是也已经习惯以“标签”划定边界,选择进入某一…
 
生活、工作的节奏越来越快,人们似乎在“争先恐后”地踏入“过劳时代”。放弃休息时间,“积极上进”地加班,行动的轨迹变成了点与点之间苍白的直线。现代城市建设抹去了花鸟市场、菜市场等闲逛地……漫无目的的散步已经消失了吗?闲散意味着浪费时间吗?散步在如今的意义是什么? 本期跳岛,我们请来了诗人、作家于坚和文学出版人楚尘,从于坚漫步巴黎的观察聊开去。于坚在关于“巴黎漫步”的散文集《巴黎记》中这样形容这个城市:“仿佛一头顽固守旧的大象,趴在世界之夜中”。现如今,“新的就是好的”已经成为普遍的常识,但在巴黎,你可以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逛古老的教堂、跳蚤市场和二手书店,看新的事物在古老的时间里发生化学反应。巴黎还是一座有“闲逛的诗意”的城市,于坚认为巴黎本身就是一座可以体验的《追忆似水年华》——“如果以积极…
 
这是跳岛FM的新栏目——「自由潜水」,一个主播们分享读书(轻松聊天)的节目!本期节目,我们的三位主播里维奇、钟娜和肖一之带领大家潜入水中,探索作为生活组成部分的读书。 “不读书明天就没法教课”的肖一之老师需要不断重读威廉·戈尔丁的《蝇王》,尽管是带着教学任务的阅读,却每次都能发掘新“矿藏”。里维奇大学时把阿瑟·米勒《推销员之死》中推销员威利还房贷的抱怨当做笑料去读,而目前也在还贷的她似乎不得不对这场“骗局”产生强烈共鸣。钟娜工作日午休时会去公司附近的MUJI读40分钟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在一点点啃下这本大部头的同时,与“世界”保持着友好距离。 欢迎关注「跳岛FM」微信公众号查看完整内容。 【本期潜水队员】 里维奇,媒体人、文学评论人。(微博ID:BeulahDong) 钟娜,中英双语…
 
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诺瓦利斯说“小说源自于历史的缺陷”。历史往往止步于难以被人们知晓的情感和体验,而小说作为这种“历史缺陷”的补充,也许最应该记录下那些站在“胜利者”阴影下的“失败者”们。有一位小说家,她一生的创作都着墨于那些“被生活打得七零八落”的“失败者”:住在船上的“逃避者”,在不需要书店的小镇开书店的“疯女人”……这位作家从不遮掩“不靠谱的人”身上的缺陷,也总是记得让“被打败的人”幸存下来。 这是英国作家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她的父亲是英国《潘趣》杂志主编,母亲是牛津萨默维尔学院校友会的主席,继母是著名插画师谢泼德的女儿,叔叔是在布雷奇利庄园破译德国恩尼格玛密码机项目的负责人。C·S刘易斯和托尔金是她的老师,蒂尔达·斯温顿和安娜·温特曾是她的学生。虽年近六十才动笔写作,但她第二本书《离岸…
 
万圣节刚过去,这期节目不妨来聊一个“致幻”的话题——像“女巫”一样写作。甘愿死在蓝胡子手下女人、为了美丽自愿成为野兽的女孩、四处传播波德莱尔式梅毒的“黑色维纳斯”……这是英国女作家安吉拉·卡特的“禁忌咒语”。因梦境相通而远离孤独的“绿孩子”们、连通生命与死亡的蘑菇、拥有时间观念的咖啡壶……这是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万物有灵法术”。她们就像女巫一样,以想象和传说为配方,以文字作坩埚,烩制了一个个迷幻的故事。两位作家本人也颇有些女巫气息:安吉拉·卡特好作惊人之语,姿态异端;托卡尔丘克隐居在森林,和自然融在一起。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活跃在豆瓣的书评人马凌和托卡尔丘克作品系列策划编辑李灿,从“女巫”的视角来看安吉拉·卡特和托卡尔丘克。即使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性解放…
 
2020年10月8日,诺贝尔文学奖公布,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爆冷”得此殊荣。哪怕对于文学爱好者来说,格丽克仍是一个较为陌生的名字。她为人低调却不失锋芒,享誉美国诗坛已久,至今著有12本诗集,遍获各种诗歌奖项。她在耶鲁大学教授写作,培养了许多后辈作家。作为美国当代诗歌不可或缺的存在,她是一个怎样的诗人?勇于探索什么样的主题?在外部世界喧嚣动荡的2020年,诺奖为何选择一位专注于内心对话的诗人?我们又如何在格丽克多维的“内心时间”里漫游? 继上期聊诺奖等文学奖项之后,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两位在美国的年轻写作者来聊聊今年的诺奖得主格丽克。一位是现于斯坦福大学驻校写作及任教的诗人方商羊,他即将师从格丽克;另一位是诗人、跨媒介艺术家李骄阳,她曾在纽约大学学习与任教,师从加…
 
从2015年的非虚构作家S.A.阿列克谢耶维奇,到2016年的摇滚诗人鲍勃·迪伦,再到2019年曾激怒了欧美主流文化界的彼得·汉德克,诺贝尔文学奖的人选争议不断。在今年的获奖者公布以前,英国的《卫报》预测瑞典文学院将趋向避免争议,而10月8日,露易丝·格丽克成为获奖者,又让多数人措手不及。 近几年诺贝尔文学奖在坚持传统和回应时代之间,进行了怎样的自我怀疑、自我调整?诺奖和布克奖在评选标准上有哪些不同?为什么说诺奖是一个“迟到”的奖项?韩国的李箱文学奖等“小奖”为何近年更多地步入公众视野?再看目前国内的文学奖项,为什么颁给的作家都“面目太清晰”?国内作家对诺奖有怎样的心态? 本期节目,我们请来了作家、评论家赵松和任教于同济大学中文系的诗人胡桑,聊聊对文学奖的观察。跳岛FM的下一期节目会具体谈谈…
 
从《半生缘》《色戒》《第一炉香》等小说的影视改编,到网上流传的各种“张式金句”,张爱玲灿烂的前半生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1955年,张爱玲只身离港赴美,由此开始了她长达40年的异国生涯,尽管张爱玲后半生笔耕不辍,创作了数部英文长篇,但始终未能被美国文坛所接受,《雷峰塔》《易经》《小团圆》更是在她离世后才得以出版,进入读者视野。 学者王德威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张爱玲用后半生的时间去重写、改写前半生,给过去的生命投注不同的眼光与诠释。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张爱玲的中晚期写作?她是一个怎样的英文作家?这些英文作品为何在美国遇冷?在英文写作上,张爱玲有着怎样的矛盾与坚持?当时美国的亚裔文学生态如何? 我们又如何理解张爱玲作品和旅居生活之间的联系? “她的前半生借别人的故事来讲自己的故事,后半生却在另一种语言…
 
1998年,站在玉林西路的一家扇形店面门前,辞去物理研究所工作的诗人翟永明心中一热,撕下了招租的电话号码,她的生活坐标也定点在了“白夜”这间酒吧。在二十年多里,白夜酒吧策划、举办了一系列文学、戏剧、电影活动,见证了一个属于诗人、作家、艺术家的“黄金时代”。 即使目睹文人朋友生意失败,翟永明为何依然转身开起了酒吧?这些年白夜酒吧里哪些人纷至沓来,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为什么成都诞生了这么多文艺风潮?火钳烫头、劳动裤洗成牛仔裤,当年的流行元素如何被记录在时代记忆之中?回溯过去三四十年,成都的文化氛围和社会生活又经历了怎样的变迁? “故事刚刚开始,传说这样结束。”这一期节目,跳岛FM在成都与诗人、“白夜”创始人翟永明和作家西闪,聊聊成都重要的文化地标白夜酒吧,以及这些年来酒香书影间,白夜酒吧串联起…
 
Peter Hessler is always focusing on presenting ordinary people’s lives. It has been more than ten years since the publication of his China Documentary Trilogy. In 2019, Peter returned China and settled in Chengdu, Sichuan Province with his wife Leslie Chang and their twin daughters. Since then, he has been working as a teacher at Pittsburg College …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