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ive咖啡馆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Loading …
show series
 
由于近代东亚世界的剧烈变迁和八十年前的那场侵略战争,日本成为许多中国人绕不开的一个谈论对象。 我们仍然像一百多年前的中国人那样震惊并渴望理解明治日本的开化进步何以可能,同时,经历了战争创伤的我们也十分警惕右翼军国主义势力的再度抬头,日本政局的风吹草动都可以挑动国人的神经。 也正因如此,我们对日本的关注和了解始终被无法悬置的民族主义框架所限。当我们只从近代历史中去把握日本的时候,我们必定只会看到一个片面的日本,它既可能功利地等同于一个易于复制的变法样本,又可能在自我膨胀中,化作华夏中心论调下“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浪漫与一厢情愿。 本期Naive咖啡馆邀请到了日本姬路独协大学人间社会学群教授石晓军,从漫长又重要的古代中日交往史中试图还原一个更加真实的日本,厘清中国与日本之间的种种认知偏差。 嘉…
 
近代科学的出现无疑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情之一。科学在物质上和观念上都极大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它改造了我们的世界,也改变了我们的世界观。身处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既无法想象科学诞生之前的过去,也不敢想象没有科学指导的未来。 著名哲学家陈嘉映指出,在科学崇拜下,人们开始认为“真实的世界就是科学所描述的那个样子,至于自由意志、道德要求、爱情和友谊,都是一些幻象”,而科学才是真理的代表。上述看法,被批评者归结为“科学主义”。如此立场的后果则是,古代那个被视作“充满意义的统一体”的世界,被科学祛了魅,变成了一个“没有目的没有意义的宇宙”。世界的目的和意义作为哲学的元问题,在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看来“并没有被科学解决,而是被科学取消了。” 周濂曾概括哲学的功用,他认为“哲学的最大用处在于它能给每一个个体…
 
前不久,一篇关于豆瓣小组“985废物引进计划”的特稿搅动了舆论场。故事的主人公是一群成功考进重点高校,却有着村镇小城出身的年轻人。他们自认高考得意而人生失意,努力抓住的高等教育机会似乎没有兑现成可观的经济资本,遑论过去那种鲤鱼跃龙门式的传奇故事。 他们在校园里或社会中有着因为出身所造成的种种自卑与困境,比如,初到大城市不会坐地铁、不善交际、与城市小孩在文化审美上差异明显、家长人脉欠缺,毕业找工作处于不利地位、因“重男轻女”的思维而导致姐姐需要供养弟弟、父母没有限度的索要等等。 总之,得意和失意间的张力催生出某种坚固的身份认同。他们在豆瓣上成立“985废物引进计划”小组,并自称“小镇做题家”。在此,这些考进名校的小镇青年对各自人生际遇进行抒发,抱团取暖,才短短半年,组员已近十万人。这个小组的存…
 
当代艺术作为现实世界的反映,它的面貌必然丰富而多元:它可以是杜尚拎进美术馆的一个小便池,可以是安迪·沃霍尔画的罐头,可以是在MOMA静坐看见乌雷而双眼含泪的阿布拉莫维奇,也可以是班克斯在拍卖会上成交即绞碎的《女孩与气球》…… 但是面对当代艺术的时候,一百个人,会有一百种解读,看不懂与猜不透,仿佛成为了欣赏艺术的常态——艺术不再关于美不美,好看不好看,反而更多的时候与“美”背道而驰,欣赏起来,也需要更多的背景和知识储备,变得有了门槛。 当代艺术究竟该怎么看?艺术家们如何通过艺术表达自己的诉求?策展人又在其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今天我们请到了写作者祝羽捷和策展人段少锋,从他们海外游学和策展的经历中,带给大家一份“当代艺术的入门指南”,帮助大家从策展人的角度去理解当代艺术。 嘉宾: 祝羽捷,写作者,…
 
译丛和旅行之间似乎一直有着暧昧不清的联系。 译丛的理念叫作“看见世界,看见自己”,以开放性的姿态面对世界的复杂性,丛书选题聚焦全球数个国家与地区的历史经验与当下境遇。 作为理想国译丛主编的许知远老师,曾引用加缪诉说关于旅行的深层意义。他赞同加缪所说:“旅行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恐惧。”他说:“旅行者远离了家乡,一种模糊的恐惧随之而来,他本能地渴望旧环境。”而又正是在恐惧中,人会“开始变得敏感,变得再度充满疑问”。我们总会在旅行中探寻自身存在的意义,而人类所有知识、情感、精神世界也都因这追问而起。 在这个意义上而言,旅行和阅读、旅行和译丛确实存在着某种同构。 本期Naive咖啡馆邀请到了许知远和理想国社科中心总编辑梅心怡进行了一场关于“旅行的必要”的沙龙漫谈。 我们需要怎样的旅行?阅读之于游历有何…
 
“心灵 / 心智是什么?我是谁?纯粹的物质能思考或感受吗?灵魂在哪里?面对这些问题时,人人都会陷入困惑之中。”《我是谁,或什么》序言如此写道。 陈嘉映曾说,科学革命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没有目的没有意义的世界。哲学走到今天已经不再能够提供给人类一个整体性的世界图景。哲学家与哲学学科早已不复古典时期的辉煌,研究哲学的人被揶揄成与社会脱节的学究,哲学作为一门学科也早已成为了大学里的极少数人从事的边缘学科。 那么,我们今天还要学习哲学吗?学哲学还“有用”吗?哲学可以与我们的生活发生化学反应吗?…… 本期播客我们邀请了理想国编辑EG和哲学教育博主(@嘿哲学)李拓,从做书和做自媒体视频的经历,和大家聊聊做哲学普及的事,以及他们是怎么走上了哲学这条“不归路”,哲学如何“毒害”他们的生活…… 主播: 郝汉 嘉宾…
 
希区柯克、昆汀、诺兰、科恩兄弟…… 刁亦男、娄烨、杜琪峰、曹保平…… 《唐人街》《双重赔偿》《M就是凶手》《惊魂记》《公民凯恩》《低俗小说》《银翼杀手》《追随》《老无所依》……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大佛普拉斯》《疯狂的石头》《白日焰火》《好奇害死猫》《南方车站的聚会》《心迷宫》《追凶者也》…… 以上这些耳熟能详的导演与电影,如果你曾经听过、看过,甚至心迷神往,那恭喜你——你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黑色电影”爱好者了。 或许你会纳闷,这些电影的题材、故事、类型、拍摄手法、导演风格等等,都如此不同,为什么却可以被归为“黑色电影”?究竟什么叫黑色电影? 通俗的答案往往千篇一律:黑白片,黑色幽默,正义得不到伸张,蛇蝎美女的角色设置,人物有宿命般的悲剧,第一人称视角,多采用倒叙手法…… 但影评人詹姆斯·…
 
“艺术史”这个词的使用中通常被隐去了“西方”的前缀,自古希腊罗马到中世纪、文艺复兴再到梵高、毕加索,关于西方艺术的脉络和观念,人们都多少熟悉。而艺术在中国经历了什么?中国画又该如何被欣赏、被观看?中国画折射出来的社会变迁又如何?对于这些,我们似乎知之甚少。 牛津艺术史系教授柯律格在其新书《谁在看中国画》以福柯式的知识考古对“中国绘画”进行溯源,认为这一概念是在中国的外部被创生出来的,并在明朝以来的国际交往背景下不断被国内外观众塑造着,通过对“中国绘画”的几类观众(士绅、帝王、商贾、民族、人民)进行考察,以全球视野和五百余年的历史跨度(从明朝到新中国)给我们讲述了中国画的“观看之道”。本书不拘泥于传统艺术史去进行画作风格分析,而在新艺术史潮流之中以画作的观看者的变化折射画作外部的中国社会变迁。…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中国而言是一个重要支点,政治、外交、对外关系及民众心中关于何谓中国人的认知等议题都将围绕这一重心展开,它是“中国重新认识自我与努力在世界崛起的分水岭”,也是“第一个唤起中国政治和社会精英想象的重要事件”。 按照徐国琦老师的话来说,过去我们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历史切割化和碎片化的认识,让今天的中国人的记忆只留下残骸,到最后这残骸竟然变成了正确的、集体的记忆,要被反复标记在人的头脑中。斗争压过了理解和反思的声音,但历史已经无数次告诉我们,“不是你死我活,而是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 【主播】 荣青 【嘉宾】 徐国琦,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为香港大学历史学特聘讲座教授。近年来致力于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史和共有历史研究,代表著作有:《中国人与美国人》《亚洲与一战》《边缘人偶记》等。 【…
 
2020年,3月初,欧洲疫情告急,意大利沦陷,德、法等国家均开始采取严厉管控措施,此时英国唐宁街却传出了不同寻常的政策信号——约翰逊政府及其专家团队称“群体免疫”或许是对抗疫情的方法。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在整个欧洲、西方乃至中国都引起了不小的讨论热潮,这显示出近乎绝情的理性的政策,英国人真能“泰然处之”吗?为何英国的动作比欧陆“慢半拍”?矛盾重重的英联邦内部对伦敦的政策“照单全收”吗?保守主义的传统又怎样影响英国的医疗资源和政策应对?英国抗疫至今的实情究竟如何? 本期Naive咖啡馆连线了正在英国爱丁堡居家隔离的政治学者郑非,和大家说说他身处其中的观察和思考。(录制于2020年5月19日) 主播: 郝汉 嘉宾: 郑非,爱丁堡大学比较政治学访问学者,关注族群政治、帝国政治等,著有《帝国的分裂…
 
关于女性议题的讨论在中文互联网上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前一阵被网友视为财务独立的新女性典范的Papi酱在微博上被指出“孩子还是随父姓”,由此又掀起了新一波讨论,伴随而来的一些词汇也走进大众视野中,如“冠姓权”“婚驴”“极端女权”等。 有许多攻击Papi酱的网友认为放弃冠姓权让其“独立女性”人设崩塌,而同样有不少力挺Papi酱的网友,并认为这些评论太过极端,甚至“厌男”,其中不乏有许多自认女权主义者的网友表示和“极端女权”划清界限,这似乎变成了一场女权主义内部的“战争”。 本期Naïve咖啡馆邀请到了三位长期关注女性议题的海外在读博士,和大家一起从Papi酱的事件出发,聊聊女权主义,并试图将这一热点放进女权主义自身在世界和在中国的发展脉络与不同潮流中去理解。 什么叫作“极端女权”?女权主义之初究竟…
 
本周我们延续上周的话题,和赫恩曼尼、EG继续聊聊《生存还是毁灭》这本书。你如何看待幸与不幸,如何理解自杀与永生? 你是否也有“生存还是毁灭”这样的困顿?欢迎大家在收听本期节目的同时,给我们提问留言。 主播: 荣青 嘉宾: 赫恩曼尼,写作者,节目策划人,曾任记者 EG,理想国编辑 本期话题: 1. 关于人生意义的几个讨论维度:为什么要警惕“被量化的人生意义”? 2. 人对自身幸福程度的评估受什么影响? 3. 老舍与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的人生选择 4. 自杀不一定是非理性的,但仍然是最糟糕的。 5. 关于永生:永生人仍然是人,不是神。 6. 关于现实讨论:公共社会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一种稳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稳态,而且都有权利去维护这些不伤到别人的稳态 后期制作: 摇星星 关注互动: 微信公众号:…
 
从“韭菜”到“韭浪”,当代年轻人的危机从自谑消费主体升级为被迫扛起时代大潮实则陷入消费泥沼的撕裂话语中,挑衅着本来就脆弱敏感的价值观。 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很悲观?身处精神危机中的人该如何面对自我和世界?如果坏事多于好事就是人生的真相,我们是否选择承认这一点?一味劝慰别人乐观一点就一定是对的吗?在今天,我们还应该坚守一些价值吗? 这一期的Naive咖啡馆,我们请赫恩曼尼和理想国编辑EG,从被称为“最丧一本哲学书”的《生存还是毁灭》谈起,就人面对现实生活的态度和观念聊了聊。 主播: 荣青 嘉宾: 赫恩曼尼,写作者,节目策划人,曾任记者 EG,理想国编辑 本期话题: 1.贝纳塔《生存还是毁灭》:为什么说它是一本最丧的人生哲学书? 2.为什么有的人总是很悲观?人生根本的不对称性与系统性的乐观偏差。 3…
 
今天是Naive咖啡馆播客的第七期。我们请来了《勇敢的人死于伤心》作者、同时也是《加缪与萨特》译者、自由撰稿人云也退,与大家聊聊存在主义的两位重要人物,加缪和萨特。 1960年1月4日,加缪因车祸不幸去世,今年是他逝世60周年。二十年后的4月15日,萨特病逝于巴黎,今年是他逝世40周年。而他们引领的存在主义思潮曾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风靡一时,今天又渐渐开始被大家提及和回忆,关于存在主义的讨论在我们面对的荒诞现实中显得别有意味。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存在主义作为一种哲学为什么以文学的形式诞生和表达,又能给予孤独个体以怎样的安慰和力量。 【主播】 郝汉 【嘉宾】 云也退,作家、译者、自由撰稿人 【话题】 1.加缪小说《局外人》的意义在于发现了一种“人”——“荒诞的人”; 2.唯我主义、病态、自私为何…
 
今天是4·23世界读书日,我们邀请到两位读书人梁文道、杨照老师做客naive咖啡馆播客。此刻正处于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的时期,阅读发生了哪些变化?关于疫情期间的阅读,阅读与认识世界、理解世界的关系,阅读的陌生化,阅读经典与人类经验等问题,两位老师深入畅谈。 【嘉宾】 杨照 梁文道 【主播】 荣青 【话题】 1.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背景下的阅读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2. 梁文道谈童年阅读经历,“通过看更多的书或者更不一样的书,来帮助我去具体的体认。” 3. 杨照谈京都历史与京都疫情、闻一多的《秋色》和芝加哥Jackson Park的关系,“阅读真的让我不管走到任何地方,甚至会包括会决定我跟什么样的地方,用什么样方式来看待这个地方”;“我认识这个世界已经完全摆脱不了阅读、阅读决定我怎么跟这个世界发生…
 
关于纳粹,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二战和大屠杀,但和平时期的纳粹德国是一个怎样的国家?事实上,在希特勒当权之初,没有人认为它会掀起又一场战争浩劫。可短短六年时间,纳粹就成功整合德国社会,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在本期节目结尾,剑桥历史教授、《当权的第三帝国》作者理查德埃文斯空降本期Naive咖啡馆,将有理想国独家珍贵采访录音放送。 【主播】 郝汉 【嘉宾】 GY,理想国编辑 马修,理想国编辑 【话题】 1.为什么说当权之后的纳粹并非开始“治理”德国 2.希特勒上台后在武力部门的大清洗:冲锋队领导成员罗姆、纳粹左派施特拉塞尔的覆灭 3.盖世太保的运行机制、集中营的设立以及纳粹对司法系统的干预 4.纳粹德国时期都有哪些广为流传的“政治笑话” 5.偏爱古典主义审美的第三帝国如何打击一切现代主义艺术,甚至举办堕…
 
【主播】 郝汉 【嘉宾】 GY,理想国编辑 马修,理想国编辑 【话题】 1.为什么纳粹德国又称“第三帝国”(the Third Reich)? 2.理查德埃文斯象征着一种典型的英国知识分子传统和大众媒介间的天然亲密 3.纳粹研究从战后至今的重大转折 4.魏玛共和政府合法性的畸形和羸弱 5.希特勒失败的暴力夺权和成功的议会斗争 6.纳粹党面对的主要敌对势力梳理 7.为什么说纳粹运动是一次革命式的复辟 8.普通人角度下之第三帝国的到来 9.书写纳粹的历史需要“价值中立”吗 【音乐】 Bossa Antigua-Paul Desmond 【后期制作】 摇星星 【关注互动】 微信公众号:Naive咖啡馆 (naivecafe2020) 【声明】 播客内容中涉及观点仅代表主播、嘉宾个人,欢迎大家提供不…
 
【主播】 荣青 【嘉宾】 斐济猫,青年学者 箱子,理想国编辑 【话题】 1.网络民族主义的历史:二次元“饭圈”与民族主义的汇流从什么时候开始? 2.什么是“萌”式宣传?为什么不能说“萌”是可爱的同义词? 3.《那年那兔那些事儿》与《战舰少女》的差异 4.二次元的有效运作机制:二次元真正对读者、观众起作用的点是什么?对二次元的“误用”体现在哪些方面? 5.二次元中的“数据库消费”:为什么“江山娇”会翻车? 6.女性荆轲:王者荣耀及其背后的世界观 7.二次元=低幼?日本二次元文化的起源 8.“世界系”作品:从《新世纪福音战士》到《天气之子》 9.对语言保持警惕:如何展开讨论?如何对抗语言、思想的贫乏与无力?“世界提前一步抵达了尽头”,我们要如何书写重大事件? 【音乐】 Bossa Antigua…
 
【主播】 荣青 【嘉宾】 斐济猫:青年学者 箱子:理想国编辑 【话题】 1.为什么我们会对“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2.《中国诗词大会》能反映出个人对诗歌的选择与偏好吗?诗与其他的语言之间有何区别? 3.诗歌对交往空间的塑造:为什么说在一个有秩序的社会生活中,表达赞美、表达鼓励,有些时候只是出于礼貌?如何看待“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这样的表达? 4.对外宣传上,日本和法国的援助行为对比;在正常交往中,跨文化的共情如何体现? 5.人和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困难,互联网上的讨论是否有效?共同语境和沟通空间要如何开辟? 6.“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因为历史是不断被当下重塑的叙事,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保留和处理当下的经验。 7.我们在说话时的不自觉的“云盘思维”,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语言隔阂。 …
 
在Naïve咖啡馆,你可以听到理想国作者、编辑、读者朋友们有关写书、编书、读书的爱恨情仇,在这里最前沿、最准确地了解到书前书后最有趣的故事。我们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欢迎并邀请理想国的各界朋友来到Naïve咖啡馆,坐下喝杯咖啡,畅聊文化与生活,不断开拓新鲜话题。播客即将上线,敬请期待。由Naive理想国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