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把耳朵借給馬世芳吧,電台節目「耳朵借我」非官方存檔。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另外也有「音樂五四三」存档,欢迎收听。 如有問題或者建議,请在 ear.xiaoyuu.ga 留言,或者发邮件至 ear@xiaoyuu.ga
 
Loading …
show series
 
拿下帽子的 ?te 壞特,睜著一雙大眼睛,說了很多的話。有點興奮,有點好奇,也有點焦慮。這個在我面前掏心掏肺談自己的女孩,和歌裡那個聲嗓早熟的女伶,感覺非常不一樣。 我聽她說了自己的過去:小時候在新竹海邊小鎮,那個文化資本相對匱乏的環境,怎樣抓住每一個機會盡量靠近音樂,怎樣考上家長心目中有保障有出息的醫療相關科系,竟又決心休學,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這讓家人極不諒解,幾近決裂。而她嘗試著各種想做的事情,來到台大爵士樂社,認識了做音樂的學長Tower陶逸群,在Tower家裡的錄音室生平第一次錄下自己的歌,就這樣,改變了她的人生。 我很感慨,梳理了一下這段故事,說著說著,就看到她眼淚簌簌地掉。她說:家人曾經很嚴厲地指責她,畢竟她從小都在扮演聽話的乖女兒。但後來也多多少少和解了,她一面繼續做音…
 
巴奈回憶過去的事,講著講著眼淚又掉下來。唉,我真不是故意要讓來賓哭的。 不過,這集節目的笑聲絕對比悲傷多很多。 聽說巴奈正在錄製新專輯,我就趕緊約她來上節目。本來是想看專輯什麼時候完工,帶來好好介紹介紹。沒想到她說,專輯還沒錄完,但可以先來放幾首已經做好的歌,順便回顧一下自己的音樂歷程。既然《愛,不到》是一張情歌專輯,那就以「巴奈情歌自選輯」的方式來錄節目吧!當然她也很樂意在電台現場唱幾首歌,還說馬芳可以點歌喔! 既然可以點歌我就不客氣了:我想聽她唱〈台東人〉:這首客家人呂金守先生寫的台語歌,歌詞融入了民間流傳許久原作者不可考的句式,旋律也有原住民歌謠影響的痕跡。從前流傳的版本,多半是用戲謔熱鬧的方式演繹,唯獨巴奈把這首歌唱成了靜水流深的抒情曲,帶著淡淡的哀傷。我愛死了她的版本,真想聽她再唱…
 
桑布伊曾經說,他想創作的是「當代的古調」。真的,他絕對是個擁有老靈魂的歌者。當他渾厚蒼勁的歌聲揚起,誰能說那不是在島嶼流傳許多世代的族群記憶? 這張《得力量pulu’em》讓我們等了四年,桑布伊也儼然站穩了「國寶級歌者」的地位。這幾年他屢屢參與國家級典禮演出,也走遍世界各地參與音樂節,見識了不少國外傑出音樂人,也因為這樣,反而對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創作更有意識、也更有自信。這張專輯他首度親自參與製作,也是這樣的自信的展現吧。 他說這張專輯原本要和一位名字講出來嚇死人的國外大師合作,原本談得差不多了,卻因為雙方對某些合作方式有不同期待,決定暫時擱置。我聽了那個名字,不禁慨嘆桑布伊竟然願意暫時放棄這樣的機會,回頭和台灣的音樂人合作,只為了能充分實現自己對這些作品的想像。 而共同參與這張專輯的音樂人…
 
LINION說,他差一點就變成職業武術選手(散打搏擊):少年時代他曾經習拳,在中國參加比賽,「精武會」的師傅說他骨格精奇是不可多得的練武奇才(大意如此)邀他加入職業隊,他想來想去還是決定回台灣。幸虧如此,不然搞不好就沒有現在這個音樂人LINION了。 其實他小時候參加足球隊、上過畫畫班、練過武術,音樂變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也是一路摸索的結果。 當然,多年的健身和武術鍛鍊,和他做音樂的態度絕對互相影響:教練讓他學會了在嚴酷的狀態下「忍耐」、「靜心」,還有和長輩、同儕相處的方式,這些都是受用一輩子的事。 LINION今年23歲,小學六年級同班同學是施孝榮的公子,他看同學彈吉他表演,回家吵著說自己也要學吉他。就這樣學著學著,國中時代改彈貝斯,認識了影響一生的兩位老師:林少英,和槍擊潑辣的子豪。 兩…
 
這集節目,我的話不多,因為 萬芳 One-Fang 有好多話要說,關於這張專輯。 《給你們》這張專輯密度很高,曲曲重量十足,我第一次聽,甚至無法一口氣聽完,大概聽到第七首吧,就得按下暫停,把氣緩一緩。萬芳是真的把她的一切都傾注在這些歌裡,我們聽的遠不只是「一位歌手錄了一張唱片」,而是一段百轉千迴、紮紮實實的生命歷程。歌者和所有參與的音樂人都窮盡一切,袒露自己,而作為聽者,我想,你也必須做足心理準備。 然而一旦你準備好承受這十首歌的包覆、訴說、衝擊、安撫,你也彷彿跟著歌者回溯了自己人生中最難說出口的某些情感,最不願回憶又或者總是說不清楚的某些故事,最不敢承認的脆弱,和曾經放棄的夢想。這是相當相當intense的經驗,然而值回票價。 這是萬芳出道三十年,初次親自參與製作的專輯。儘管在這之前,她早…
 
「鹿比∞吠陀」是她創作音樂用的名字,大家習慣叫她Ruby。她身分證的名字是唐詩婷,去年,她用這個名字和莫宰羊、陳彥衡一起錄了單曲〈看不見〉,收在派樂黛合輯《白蛇鑽》,我在節目裡也播了。 這幾年台灣原創電音人才輩出,「鹿比∞吠陀」是讓很多人敬畏讚嘆的名字。新專輯《彼岸Paramita》甫問世,我很尊敬的DJ小樹和林哲儀雙雙表示:這是年度專輯等級的傑作。所謂電音我仍不敢冒充內行,但老實說,我也有同感。 Ruby講話有她自己的節奏,常常有片刻的停頓,像是駐足掂量即將出口的字句的重量。若是初識而不清楚她的背景,大概很難想像她是玩重金屬出身,大學時代就組過Metalcore團,後來才轉進電音的世界。她也嗜讀,從浮士德到莎劇到愛倫坡和芥川竜之介乃至於安部公房和托爾金。她十二歲開始認真寫作,十七歲就一面聽…
 
楊肅浩今年26歲,在宜蘭高中當國文老師,彰師大國文系畢業。他說:因為大學時代課堂的訓練,他認為台語確實能唱出更漂亮的音律,只要詞彙的儲備足夠,台語歌仍然大有可為。我聽肅浩的歌,也覺得驚喜:他寫敘事曲的功夫相當了得,有野心卻不輕浮,對音律意象也都有自己的講究。 這位年輕的創作歌手,走江湖的資歷卻也好幾年了,並且拿過不少創作比賽的獎項。一次他在廈門參加唱作比賽,認識了台下評審之一「典選」的老闆、資深唱片人包谷,就這麼結下了緣份,兜兜轉轉,終於在今年發行首張專輯《噶瑪蘭的風吹》。他白天在宜蘭教書,工作到一個段落才能搭車趕到台北錄唱片,這樣拚命的工作方式,不用說,非常傷嗓子,也是磨礪身心的一場考驗。幸好,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這張專輯大抵一半由董運昌製作、一半由蘇通達製作,還有一首是Trash樂團的…
 
去年呂士軒以首張個人專輯《誤入奇途》拿下第九屆金音獎最佳嘻哈專輯、以〈孬種走了〉拿下最佳嘻哈單曲,這首歌在YouTube已經累積615萬次流量。去年他也因為金音獎認識了陳珊妮,兩人變成了忘年交。她邀呂士軒一起創作演唱〈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亦成為去年度最動人的歌曲之一。 2020年,呂士軒終於發行第二張專輯《市井小明》。和首張專輯不得不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下拚命趕進度完成的狀態不同,這次他有更寬裕的時間,也有了更豐富的資源,可以慢慢思考怎樣把音樂落實成自己真正喜歡的樣子。事實上儘管《誤入奇途》屢獲好評,他對當初音樂沒能好好做出心目中的樣子,仍是有點介意的。這一次,他做完《市井小明》,自謂沒有遺憾了,也就是說,他把現在自己能力所及的極致,都做出來了。和幾位優秀的青壯世代音樂人合作、較量,他也算是…
 
在我心目中,台灣流行樂史有這麼幾位編曲、作曲的「大師級」前輩,有能力調度「大場面」,指揮整個管弦樂團,創造盪氣迴腸的史詩:才情如天外飛來的李泰祥、兼容並蓄的陳志遠、激情不失嚴整的張弘毅、和大膽不失細膩的陳揚。 時至今日,我想鍾興民就算不是唯一,也是屈指可數的後繼者,能夠接下前輩的衣缽,發揚光大,甚至青出於藍。他調度大場面的氣魄和能耐,放眼中文世界鮮有對手。不只如此,他處理搖滾、電音、舞曲、抒情曲、R&B、民謠,也總能創造別出心裁的視野,不知不覺拓寬了千千萬萬人對流行音樂這門手藝的想像。27次入圍金曲獎,獲獎七座,則猶其餘事了。 去年底, 鍾興民(大家叫他Baby老師)寄了剛完成的《本來面目》配樂給我,並沒有說這是為聖嚴法師紀錄片做的配樂,我也就在毫無背景知識的情況下放出來聽,真的不誇張,剛出…
 
高偉勛Shan Hay,台東建和kasavakan射馬干部落出身,流著卑南和排灣的血液,自稱「在城市裡持續學習音樂的觀察家」。曾經拿過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原民語組首獎,也曾在「聲林之王2」節目一鳴驚人。他還有個搖滾樂團「兄弟職責」,玩的樂風和個人歌手路線非常不一樣,不只如此,他也唱嘻哈,「守備區」很廣。 Shan Hay大學時代就嘗試在YouTube發表個人演唱影片,舒米恩辦「海邊的孩子」音樂節發掘各地青年原民音樂人,輾轉認識了Shan Hay,也見識了他從重搖滾到R&B到嘻哈都能唱的音樂品味,以及明明不菸不酒,卻有個天生迷人的菸嗓魅力。舒米恩說,他最喜歡的仍然是Shan Hay自己彈唱的模樣,不過這張專輯從兩人確定合作,到終於殺青問世,慢工出細活,耗去了兩三年的時間。《零點到四點》專輯或許也可…
 
這些年,施文彬和武雄一直在進行「台灣地誌」的創作系列,為台灣各地鄉鎮寫主題曲。這個企劃是從2006年的〈情定小琉球〉開始的,武雄說:他也知道寫這樣的題目未必一定要親自去過那個地方(君不見羅大佑寫〈鹿港小鎮〉也沒去過鹿港,這些年為彰化縣創造多少觀光產值!),但他自己心裡過不去,所以非得親身呼吸過那裡的空氣、吃過那裡的東西、和當地的鄉親聊過天,寫起歌來才踏實。 不知不覺,這個系列也累積了一張專輯的量了。2020年,全球捲入瘟疫,出國觀光變成奢望,島內旅行成了顯學,一下子大家都因為「報復性出遊」而重新「認識台灣」。施文彬和武雄便想:乾脆把這個概念延伸完成,做一張新專輯吧,順帶把同系列主題的舊作蒐集成bonus disc,買一送一,在這個特別的年份,讓聽眾也能通過歌曲,重新遊歷我們的島。 專輯的歌,…
 
「請問這裡有沒有水桶?」這是阿雞來到Alian電台,問我的節目企製小高的第一個問題,並且不是只有水桶就好,還需要裝半桶水。 小高不辱使命找到了大水桶,裝了水,努力拎進錄音室,小心翼翼放在盡量遠離控台的位置,我和阿雞七手八腳把麥克風架放在可以清楚聽到水聲攪動的地方。我知道,這天的空中現場mini live一定會很有趣。 是的,「十九兩樂團」終於發行第二張完整專輯《我能告訴你的只是一個故事》,繼2017年拿下金音獎「最佳新人」、「最佳風格類型單曲」(探長馬提諾)、「最佳樂手」(阿雞張瀚中)的《年度愛情鉅獻》,這次的故事是關於一隻小海星,從安逸的水缸掉進波濤洶湧的大海,認識師父學會游泳,遇見人魚,經歷曲折奇幻的旅程,最後在自己身上見證了奇妙無比的蛻變。整個故事,或許也可以看成一則「少年成長小說」吧…
 
「守夜人」的起點,是旭章和鼓手其偉做電玩和廣告配樂的「冰鳥工作室」。陸續做了不少服務客戶的作品之後,他們決定走到幕前,以「守夜人」的名義製作、演唱概念式的創作,首張專輯《永夜島》便是以遊戲設定的概念發展出整個故事。2017年前任主唱離團,他們也曾和幾位厲害的客席女主唱柯泯薰、詹森淮、LUPA聯合錄製《晚安使用手冊》,結合詩集繪本一齊發行,反應非常好。 就在這個階段,守夜人加入兩位新團員:電吉他佳穎和主唱稚翎,這張新專輯《使者》便是這個「守夜人2.0」的陣容了。稚翎是旭章擔任淡大金韶獎評審認識的俄文系同學,佳穎則是旭章在一場和學生交流的座談會上認識的北藝大同學。 「守夜人」或許可以形容成一支「社群樂團」:他們的創作來自網友回饋的內容,這個樂團打從一開始就設定成「陪伴深夜裡睡不著的人」。人在深夜…
 
「漂流出口」新專輯《海女》的錄音過程堪稱台灣樂史絕無前例的瘋狂企劃:那是共同製作人兼錄音混音師,也是都蘭「愛人錄音室」的老闆之一許聖榮的想法。既然漂流出口的現場演出爆發力十足,只有同步錄音才能完美捕捉那樣的氣場。他們決定:從東岸到台北選五間錄音室,在每一間錄音室都把整張專輯的所有歌曲從頭到尾錄一套,並且盡量用完全相同的器材設定、相同的初步混音標準,最後再從這些錄音挑出最好的版本。 既然選擇用「自找麻煩」的方式開幹,首先必須把歌練得滾瓜爛熟,他們光練團就練了一個月。之後,從台東開始,他們真的一路訪遍五間錄音室,一張專輯十首歌,即使是最佳狀況,至少也要完整走三個take,加起來算算得錄150–200個take。儘管同步錄音當下,貝斯兼主唱布妲菈‧碧海(阿妞)一定會同時唱(她說只彈不唱她做不到),…
 
很多人討厭黃明志,覺得他譁眾取寵,品味低劣。也有很多人熱愛黃明志,覺得他勇破禁忌,才華橫溢。他至少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音樂人面向,一個是他賴以成名的「網紅歌手」,他在百無禁忌的網路平台玩了許多葷腥不忌重鹹重辣的哏,讓他人氣一飛衝天,卻也樹敵不少,其中涉及宗教和政治的主題,甚至讓他不只上了馬來西亞社會版新聞,還成為政治版的頭條。 另外一面的黃明志,是在正式發行的專輯裡,那個比網紅歌手Namewee來得正經收斂的創作歌手。不過所謂正經收斂也只是相對而言,他仍然有滿滿的哏,永遠能拉住你的耳朵、抓住你的注意力。黃明志少年時代浸泡在港臺流行音樂的世界,對旋律編曲有過人的直覺,信手拈來都是抓耳洗腦的段子,加上他得天獨厚的多元文化背景,他太知道怎樣創造話題,也太知道怎樣寫出讓你一聽入腦,三天三夜都甩不掉的旋律…
 
播出曲目: 蘇婭 / 神祕谷之聲(Live at Alian963) 溫嵐 / 相聚歌Mlahuy 羅美玲 / 泰雅情歌 No Name、雷諾、榮忠豪 / 傳承 GUTS樂團 / 獵人 Austin / Lokah Su Ga 泰坦 蘇凱燕 / Isu Kayal 史瓦力 / Laqi不要打狗 璽恩 / 你是我的光 合唱 / 莎韻 Dozo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isode/20200825/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播出曲目: 銀行關門後 午夜城市旅人 大鯨魚 台北人沒有鄉愁 No Blues No Smith 真正的愛情 女孩 戀曲1980 (2020,with 羅大佑、岑寧兒) 質感 請不要悲傷在我們狂歡那一天 獨立的雕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isode/20200824/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融合民樂和西洋樂器乃至當代合成器的嘗試,行之有年,即使當代台灣,也頗有過不少實驗,別的不說,「异境樂團」團長兼製作人吳政君擔任台柱的「絲竹空」便在民樂結合爵士樂的實驗用力極深,也開出了自己的道路。 政君說,成立「异境樂團」是想嘗試與「絲竹空」不一樣的路線:氣質或許更接近所謂「世界音樂」,編曲也可以融入合成樂器和電吉他。作為打擊樂手出身的製作人,《流光傳奇》一路聽下來不難發現大部分曲目是從節奏的律動作為發展動機。團裡除了政君,還有從小修習古典樂打擊的Sayung,他倆在節目裡示範了一段打擊雙重奏,政君用的樂器是祕魯驢下顎骨Quijada!厲害極了。 政君也希望「异境樂團」是一個每位團員都能發表個人創作的組合,即使之前未必有創作經驗,他們也都在這張專輯貢獻了個人作品,這讓整張專輯的有了繽紛多元的…
 
張涵雅以獨立製作發行的《疼》專輯四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從她2013首張專輯《湯味》發行至今,每出片必入圍。我當過許多次獎項評審,說句良心話:得獎與否,多少得看運氣,入圍卻是絕無僥倖的。可見張涵雅的作品在圈內人心目中,早已是金字招牌的高標了。 進入所謂演藝圈之前,台南出身的張涵雅一面教書(她是音樂老師)一面趕場駐唱,後來參加電視選秀節目,一鳴驚人,有了發片的機會。她打定主意要唱台語,並且想走一條不一樣的台語歌之路。 2014年,發過一張專輯、一張EP之後,她回歸教職,對演藝生涯並無進一步的想法,音樂之路的夢想也暫時擱下了。若非製作人蘇通達的鼓勵,後來這三張專輯是否會問世,還真不好說呢。 不過,幸好他們相識,並且一起激盪出許多「非典型」卻好聽得要命的台語歌。2017到2019,三年三張專…
 
鼻笛文化,從非洲到南島諸國,分布甚廣,然而皆是單管。雙管鼻笛僅見於台灣排灣族,是極之珍貴的孤品。近三十年前,就讀玉山神學院的少妮瑤親睹耆老演奏鼻笛,大感震撼,希望拜師學習。當時,還能用排灣鼻笛吹奏古調的耆老大多凋零,幾乎絕滅。這個樂器原本只有男性能演奏,老人家卻很慷慨地悉數傳授給了這位有心的女孩,並且語重心長地用族語說:接下來輪到你囉。 少妮瑤沒有辜負師父的期許。她不但學習鼻笛演奏,也學習親自砍竹鑽孔製笛,無數次試誤,雙手留下了累累的傷痕。她更以學生時代的研究論文為基礎,出版了鼻笛研究的專書。近年她出版了好幾張鼻笛演奏專輯,從古調到原創曲,屢屢入圍金曲獎,更開班授徒,並接受鼻笛訂製。訂單來自全世界,這個樂器,果真從瀕危邊緣救了回來。 這集節目,少妮瑤帶著兩支鼻笛來上節目,介紹她最新發行的演奏…
 
誰會想到荒山亮竟做出了氣味地道、激切爽朗的德州藍調搖滾?當然,唱的仍是台語。 不過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循:荒山亮本科念餐旅,留美在德州休士頓附近的小鎮待過很長時間,在附設Live Pub的飯店上班,幾年下來把藍調搖滾和美國草根音樂聽得滾瓜爛熟。唱歌走紅這些年,他心裡一直藏著「唱一些真正的藍調搖滾」這樣的念頭,事實上《等待好天》的起頭,就是他和很愛台灣的日本藍調吉他師匠菊田俊介聊起,看要不要做一張徹頭徹尾的台語藍調專輯。 最後《等待好天》並沒有變成一張100%的藍調專輯,不過荒山亮確實做出了他演唱人生從未實現過的野心。他不惜工本動用了一切這些年累積的人脈和資源,跨海和美國、歐洲的音樂人合作(雖然疫情打亂了原本的計畫,他只能遠距和對方協調錄音),創造出搖滾樂最頂級的那種「貌似鬆弛其實滴水不透」的音場…
 
播出曲目: ZOEA ZOEA(demo) 外婆橋 外婆橋(Live, 2007) 外婆橋(demo) 蘚的歌唱 蘚的歌唱(demo) David Sylvian / Every Color You Are The Flaming Lips / Approaching Pavonis Mons by Balloon (Utopia Planitia) Yo La Tengo / Nothing But You and Me Stéphane Kerecki Quartet / All I Need Pink Floyd / Stay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isode/20200804/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一個年輕女孩是怎麼會用月琴作為創作樂器,寫起了台語歌的呢?光細細回溯這件事,就應該是一則有趣的故事吧。 其實張雅淳最早迷上的是沖繩三弦,還跑到沖繩當地的民謠酒吧參加當地的音樂祭,大著膽子上了台唱了歌,獲得當地音樂人的熱烈鼓勵。至於台語歌,她說她從小聽爸爸放老錄音帶,浸泡在歌仔戲和老民謠的世界,那些對同代人來說簡直像上古史的音樂,對她卻是最親切的成長記憶。 在一次活動認識了鬼才柯智豪之後,小豪鼓勵雅淳試試用月琴創作,而且一開始就給了她一把陳明章改過彈過的三弦月琴。張雅淳的創作並不走流行音樂的慣行套路,常常歌隨意走,帶著散文式的即興和獨特的語言質地。小豪也不急,儘她自己慢慢摸索慢慢磨鍊。電影《血觀音》主題曲〈滿樹翠碧〉便是她模擬南管的語言寫的歌詞,那是只有張雅淳寫得出來的有著獨特靈氣的文字。她創…
 
結合台灣民樂和西方搖滾 / 民謠的嘗試,幾乎可以用「古已有之」來形容了。尤其近年青年世代原鄉意識抬頭,有興趣學南管北管歌仔戲恆春民謠乃至於原住民歌謠的年輕人也頗有一些。三十年來,從陳明章到謝銘祐,從交工樂隊到農村武裝青年,從濁水溪公社到拍謝少年到美秀集團,從神棍到三牲獻藝到百合花,這片場景愈來愈熱鬧,每個音樂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開疆拓土。所謂「台灣特色」,早非生硬挪用民樂的樂器去彈奏東洋西洋音律、或是隨意拼貼故鄉意象、童年回憶就能呼攏聽眾的了。 所以在2020年聽到「飛鴻」的《看望》,特別驚喜。參考製作人兼大部分民樂演奏的苡哲的說法:對他來說樂器音色無分東西,所謂文化特質,並不是你用什麼樂器,而是你是否能把握音律和語言的精神。 「飛鴻」的音樂有很多留白,也很沈得住氣。民樂和搖滾、民謠的聲響交織…
 
淺堤終於發專輯了,卡夫卡發片場擠得水洩不通,這張專輯或許已經不只一張專輯,而是一個小型文化事件了吧。 他們也遵守諾言,帶著新專輯來上節目,距離上次訪問倏忽半年多了。終於發了專輯,感覺應該要是鬆了一口氣吧,但他們這次卻講了很多人生現階段的茫然、焦慮、不自信。《不完整的村莊》是淺堤成軍至今一切累積的總驗收,而他們或許已經慢慢踏上離開這張專輯的道路了。 從《湯與海》開始合作的製作人Easy說:起初要開錄專輯,淺堤也和他所知道的某些期待了許久的音樂人那樣,野心很大,想搭弦樂、管樂、合成器,把規格拉高、排場做大,或許那是某種想像的「大團規格」?Easy卻說:淺堤畢竟是一個樂團,樂團要有樂團自己的聲音,所以他反過來想,也讓淺堤自己想:這個團的聲音、這幾個人的聲音,放在一起應該長成什麼樣子?這些聲音如何反…
 
兩年前,18歲的創作歌手李浩瑋(Howard)和17歲的製作人蔣希謙,一起在臥房裡用簡單的器材把Howard寫的〈窩囊廢〉編成完整的作品,後來又有了續作〈Crush On〉,這是他身為創作歌手的出道作。這兩首demo以Howard Lee的名字發表在網路,如今已經在YouTube累積了兩百萬次的流量。很快地李浩瑋和滾石唱片合作,著手製作首張專輯。他和一起玩團的哥們兒蔣希謙都覺得這張專輯應該保留DIY的精神,畢竟那是他倆在音樂路上共同摸索的痕跡。於是整張專輯依然選擇在自家「宅錄」,並沒有進入音樂工業的慣行工法。 他倆創作、演奏、編曲、錄音的專業技能都是在YouTube上反覆觀看教學影片學會的,衡諸《Diamond in the Rough》這張專輯的成色,他們也的確掌握了「對」的聲音,同時保留…
 
「張三李四」是個很特別的組合,起初大概也沒有想到,但現在它更像是以張三(張錫安)為核心,招攬一群高手共同協作的概念團體,每張專輯都有截然不同的樂風和概念。這回的《Seen It All?》帶入更多的電音元素和R&B風格,編曲走向再次和前作大相逕庭,然而團員畢竟個個是練家子,成果仍然漂亮紮實。這是一張從社會新聞的霸凌事件發想延伸的概念專輯,分成四個「樂章式」主題讓故事次第展開。新加入的團員能寫能唱能編,竟還邀了曹雅雯、賴予喬、依拜維吉、呂薔這幾位天后助陣,這樣的專輯焉能不好聽? 張三歷經前幾年的起伏,事業終於上了軌道,節目中他也分享了辛苦建立的工作室,從音樂到影像製作都能在這個基地完成,也透露他為曹雅雯製作的新專輯已經開工了。而這個全新陣容的「張三李四」一面籌劃後續的演出,團員各自的創作也在製…
 
不意外地,我讓「傷心欲絕」主唱許正泰說說他會怎麼跟不認識他們的人解釋這個樂團,他不假思索地說:這是個爛團。打從他們2017年睽違多時發行《還是偶爾想要偉大》,獲得如潮佳評,演出行情隨著人氣節節高昇,然而許正泰還是常常說:傷心欲絕是個爛團。 做完這集訪問我比較明白了。他說,總以為自己會在三十歲之前幹出世界級的厲害成就,成為一代legend。結果人生就這麼跨過三十了,自覺一事無成,該怎麼面對年輕時候從沒想像過的,並未成為他心目中的legend的中年人生呢(是的對他們來說,三十歲就是不折不扣的中年啦),而一個中年的rocker,音樂再屌恐怕也來不及了。況且一旦變成了大人,不管你願不願意,總會有數不清的屬於大人世界的問題要面對,三十歲之後,不能再用龐克少年的任性當成偷懶逃避的藉口了。 打從十多年前開…
 
謝宇威的嗓子,就像他魁梧的身形和寬厚的心,總能讓我感受到一些彷彿很古很遠卻又很近很暖的東西。他2003年的《一儕‧花樹下》被評為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之一,始終是我放在心口的摯愛。 認識宇威許多年,也見證他經歷了行業大環境的崩壞,一場險些奪去性命的惡疾,和音樂工作的低潮。他原是個才華橫溢註定要當藝術家的人,能畫能唱能寫,然而他也恐怕是我認識的藝術家之中,對自己的工作最最謙虛低調的了,彷彿他那直穿入心的歌聲、他創造美麗旋律的能耐,都不值一提。他這樣絕對不是客氣:近年他以五旬之齡重回大學修課(而我竟然變成了他的老師,真真慚愧),修習流行音樂製作企劃相關工法,也修南管北管,還去重新上了藝術史的課程。上這些課,遠不只是跟上這個時代的行業狀態,恐怕更重要的是,他始終對創作、對藝術、對前人留下的經典…
 
節目中段放到《我愛的你們》,指彈吉他洋溢著溫暖,我猜這首歌應該有溫馨的故事吧,沒想到保卜說:聽著這首歌心情又變得好沈重啊!好像回到剛開始錄這首歌的時候,第一次錄音,怎麼彈都不對。製作人高潮馬上知道情況不對,就說你先別彈了,我們改天再錄吧。 保卜說那天他心亂了。這首曲子是寫爸爸媽媽的,他想感謝他們的養育之恩。然而那天,他想到的卻是父母離婚帶給他的打擊:保卜的雙親早已不睦多年,卻不想影響兩個孩子,於是在保卜和姐姐面前一直扮演著正常的角色。直到姊姊和他都結婚成家,獨立生活,他們才告訴孩子:爸媽早就想分開生活了。保卜一開始很難接受,直到後來,爸媽各自都有了獨立幸福的人生,他才放下心。過了幾天,他再次進錄音室,伸手彈琴,想到的是父母對自己的好,和他們現在更能做自己的生命。這首歌,終於有了溫度,有了釋放…
 
早在十來年前,老友謝宇威就跟我大力推薦過曾雅君:他說,這個唱客語歌的小女生真的很有才華又很會唱,要密切注意!後來我知道,他逢人就推,成了雅君得以正式出版專輯的伯樂。2009年曾雅君發行首張專輯,拿下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從觀眾席走到頒獎台短短十來秒,電視機播著她的歌,光那一小小段,已經讓無數觀眾驚艷:這是誰?什麼歌這麼好聽! 我至今記得初次聽到〈存在〉的震撼:彷彿看到天頂一顆燦爛奪目的超新星凌空而降。今天的節目,我也和她一起溫習了這首歌。 之後十年,她只出了兩張專輯,慢工出細活,曲曲精采,2013的第二張專輯《心地》又拿了兩座金曲獎。她成立個人工作室,從創作到發行,一切自己來,也因為這樣,她得慢慢存錢,攢夠了經費才能以心目中的規格製作錄音,一點一滴,每首歌都得來不易。 《自己》是她去年底發行的…
 
錄音這天,蛋堡遲到了一會兒,忙不迭地抱歉:他從坐月子中心趕過來,是的,太太生第二胎,女兒「蛋花」Rhemi有弟弟了。 和第一胎毫無準備、手忙腳亂的情況不同,弟弟的來臨是在計畫中的。蛋堡說:當初和女朋友在一起也沒多久,還是熱戀期,就有了小孩。他說因為自己爸媽關係不好,原本是從不考慮走入婚姻的,卻在短短時間內結婚生女,有了自己的三口之家,要適應爸爸和丈夫這兩個陌生的角色,人生方寸大亂。他花了將近四年時間,才慢慢重新找到生活的平衡感,也才慢慢能夠把腦中「真氣亂竄」的音樂片段組織起來,落實成一首一首的作品。 這張《家常音樂》收錄的二十幾首歌,都是在自家房間慢慢弄出來的。女兒常常闖進爸爸工作的空間東摸西弄,蛋堡索性讓她也一起加入錄音,專輯裡的幾段interlude和skit還錄了一家三口的互動實況(很…
 
《水哥2020》原本可能會是《水哥2018》之類的,畢竟音樂大部分都在兩年前就做完了。若非一些不可抗拒的突發狀況,李英宏的第二張個人專輯並不會讓我們等四年,甚至在他以〈峇里島〉拿下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之前,專輯或許就已經問世了。 不過他說,幸好當初沒趕著發。他重聽完成的母帶,忍不住想大動刀斧,幾乎推倒重來:從首張專輯《台北直直撞》到這張專輯開工這段時間,李英宏的音樂人生攀爬了陡峭的「學習曲線」:生平第一次擔任製作人、第一次接下電影配樂工作,讓他懂得從編曲人、製作人的視角看待自己的創作,格局和視野都不一樣了。 於是他重寫重編重唱了專輯裡近半篇幅的內容,用「減法」思考,把自覺不必要的累贅的東西都拿掉,重新找到結構和聲音的平衡。最後完成的《水哥2020》,用他自己的話來說,總算是一張「沒有遺憾」…
 
光良說,都這個時候了,公司是自己的,發片預算也是自己負擔。做一張新專輯,要是不能真心覺得值得、過癮,那何必要做呢?於是,這次他決心把出道累積25年的一切習慣都拋開,走出舒適圈,把自己當成新人,從頭來過。而且,製作人一口氣找了黃韻玲、李欣芸兩位大才女,整個把自己交出去,豁出去了。 當然,製作這張專輯的時候,包括當事人自己都還不知道她們後來會分別擔任北部流行音樂中心董事長和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執行長。這集節目,李欣芸無法離開高雄,於是我做了一件廣播人生從沒做過的事:現場和高雄連線,讓欣芸也能參與這場四方對談。 這次,光良把「創作歌手」的身分放在一邊,主要當一個「詮釋者」,專輯中他只參與創作了兩首歌。然而,從最早的「收歌」階段他就很清楚,不要回頭唱那些大家都習慣了的歌:他已經五十歲了,不可能再唱一個〈…
 
王希文作曲、音樂執導、現場指揮的音樂劇《台灣有個好萊塢》,我是從城市舞台版本就看了的。後來擴大規模的新版,也去國家劇院看了。七成對白是台語發音,大半唱台語歌,這群多半很年輕的演員卻表現得非常精采,有笑有淚,劇場功夫相當紮實。我從上次《木蘭少女》再度公演已經領教過「瘋戲樂」團隊的實力,《台灣有個好萊塢》也沒有讓我失望。 現在台灣把瘟疫擋下來了,劇場演出解封,不必再排梅花座(那樣就算全賣光也還是賠,不如不演)。七月下旬,這齣音樂劇會到台中歌劇院和高雄衛武營演出,大家久沒看戲應該都悶壞了,去衝一下這齣戲,一定滿載而歸。 王希文成立「瘋戲樂」工作室已經整整十年,最近幾年他更是把事業重心都放到音樂劇的編寫、公演、推廣,從中小型Cabaret秀到國家劇院等級的大製作,我們看他做得有聲有色,箇中艱難卻是點…
 
神棍的上一張、也是第一張完整創作專輯,是2010年的《萬佛朝宗》。倏忽九年,他們才出版新專輯《神一樣的存在》,除了主唱兼主創歐比王,全部團員都換過一輪:團長吉他手竣傑2011加入,是現在最資深的成員,而最後加入的智彥和小潘,也已經一起玩了五年的團了。 當年那張《萬佛朝宗》是一張很奇特的專輯,那時神棍已經提出了「乩童搖滾」這樣的名稱,把北管、客家山歌、Nu Metal、饒舌搭配混煮成一大桌香辣嗆口的菜色。專輯發行之後,入圍金音獎最佳樂團、最佳新人,樂團成員卻漸生嫌隙,圈子裡都在傳說歐比王這個人實在有夠歹鬥陣。歐比王好不容易拿到樂團補助,團員卻跑光了,只能邀請DJ Mad一起編曲,做了電音EP《神棍被電了》,〈九號公路〉又入圍金音獎最佳搖滾單曲。外人不知道,這段時期的神棍樂團其實屢次瀕臨散團,若…
 
韋禮安的新專輯《Sounds of My Life》讓我們等了四年,他跨過了三十歲的門檻,經歷了舊東家的合約糾紛,和女友分手也變成媒體熱聞。他自己開了podcast頻道,邀約樂壇好友一起聊音樂,很放得開。新專輯上市,適逢疫情漸漸緩和,他卯起來跑了上百個通告,同樣的故事,免不得一說再說。不過他說:每一次訪問總還是能讓他想起一些之前忘了的事。 兩小時的專訪,韋禮安毫無倦色,反應極快,聊到創作製作錄音種種,他也知無不言。拿起吉他唱歌,更是輕車熟馬,水到渠成。新專輯全長64分鐘,總共17軌,扣掉中場串場的片段和末尾任性但感人至深的〈Credits〉,是13首新歌。我們在他彈唱〈I Wrote A Song For You〉之前播了全部的串場片段,介紹了專輯的十首歌,也算盡力了。 這張專輯從發想、創作…
 
已經十幾年了,我總會在年初邀老朋友葉雲平來回顧去年的樂壇,主題不拘,有時是台灣獨立音樂,有時是中國搖滾。這次的年度回顧來得特別遲:2020都快過一半了,不過無妨,金音獎金曲獎也都延後了,這次的回顧或許一方面勾起大家的回憶,一方面也讓我們補一補去年錯過了的好歌好片吧。 雲平這次的主題大致有兩個:前面三分之二是「台灣搖滾」,是的,在當今台灣青年人的聆聽版圖裡,甚至包括獨立音樂在內,搖滾已經不是主流了。但我們還是花了很大篇幅聊聊這個對我們都意義深遠、並且仍然飽含活力創意的類型。後面三分之一是「好久不見」,聽幾個前些年曾經給過我們驚喜的名字,在2019年終於浮出水面,唱出了沒讓我們失望的新鮮的歌。 播出曲目: 卓亞麥〈酒鬼的藍調〉 胖虎〈百年孤寂〉 白目〈靈性偶像〉 激膚〈散落〉 I Mean Us…
 
陳建騏是在六年前擔任金韶獎評審認識Midi楊士弘的。那天他一把吉他自彈自唱〈蟑螂〉,不按牌理出牌的詞曲、不規則的拍子,拿下了首獎。建騏決定到後台認識一下這個小夥子,想知道他還寫了什麼歌,對音樂這條路有什麼進一步的想法。就這樣,展開了這段師徒之誼。 楊士弘的才華很快被業界看見,他簽給了Sony,對唱片工業裡裡外外的作業方式有了第一手的體會,也參加了十分精實的創作營,學會了不光憑本能創作的技術Know-how,也學習了A&R的觀念。2018年,李孝祖擔任製作人,發行了首張EP《原來你是這種人》,一首〈姓名〉讓很多人聽哭了。然而楊士弘和陳建騏都知道他的能耐還可以繼續開發出更多面向,建騏於是擔負起製作兼企劃統籌的角色,除了自己,還邀請陳珊妮、林揮斌、黃少雍、米奇林擔任製作人,加上之前蕭賀碩製作的一首…
 
認識林哲儀總有二十多年了吧,他有很多身分:音樂創作者、編曲人、樂評人、夜店DJ、唱片行老闆、ROKON滾石電音品牌創辦人、多屆金曲獎評審……。這些年他在電音領域的深耕和推廣,潛移默化了數不清的後輩,別的不說,光這些年我在評審場合從他身上觀摩學來的本事,就受用無窮了。 哲儀最近和伍佰合作了一首新歌〈重生〉,是他在台灣力推電音的又一次跨大步的嘗試。他主動邀約伍佰合作,只因深知伍佰這些年在電音領域的探索和掌握,遠遠超出普通樂迷的想像。伍佰欣然同意,並且為這次合作寫了一首沒有主副歌分別,卻極有力量的「非典型」作品。哲儀苦思許久,想了又想,第一次交出去的編曲被退稿,他才恍然大悟,回歸初心,一口氣做出決定版,就這樣拍板定案。 這集節目,我們就從這首新歌聊起,順回伍佰的電音歷程,再帶到深深影響哲儀音樂人生…
 
巴奈的《泥娃娃》是台灣流行音樂史非常特別的一張專輯:在此之前,我們當然聽過許多往自我內在深掘的剖白 / 自傳式的歌曲(李宗盛1986年《生命中的精靈》是這個類型難以超越的里程碑),西方樂史更早有許多被稱作Confessional Singer-Songwriter的創作先驅和經典專輯。然而,起碼在中文世界,似乎從來不曾有過像《泥娃娃》如此直白袒露自我生命歷程的累累傷痕,挖得這麼深,唱得這麼摧心裂膽。聽完這張專輯,你彷彿也跟著巴奈一起活過了她的掙扎和苦痛,一起咀嚼那些最難回答的大哉問:為什麼我總是活得這麼辛苦?是因為我總學不會虛偽嗎?是因為我不懂得討好嗎?為什麼世界這麼不公平?為什麼我渴望的總是離我愈來愈遠?還有,你真的知道你自己是誰嗎? 尤其這些叩問,來自一位從小就在東岸西岸之間不斷搬家,十…
 
2000年,天后輩出,強片如林。我們第一次認識了來自新加坡的孫燕姿,她在這年出了兩張專輯,連續兩年奪得全台灣暢銷專輯的冠軍,也讓我們在KTV多了好幾首傳唱二十年的經典曲目。我們也終於聽見了來自馬來西亞的梁靜茹,她前一年熬了好久才出的首張專輯,甫發片就遇到九二一大震,沒有辦法宣傳。但這張《勇氣》橫掃市場,也證明李宗盛的眼光果真沒錯。說到李宗盛,這年他替來自香港的莫文蔚製作的《十二樓的莫文蔚》,堪稱他製作人與詞曲作者生涯登峰造極的完熟代表,也是他在後來這些年屢屢提及的得意之作。 然後是王菲,這位來自北京,在香港落戶的女神,在這年出了《寓言》──把前後半張專輯分別交給兩位製作人(林夕寫整張歌詞),做出了如天地日夜那樣截然不同的上下半場。而張亞東和王菲共同製作的前半張,由王菲親自作曲,五首歌一氣呵成…
 
2000年,30歲的陳珊妮出版了《完美的呻吟》,在那個天后輩出、強片如林的年份,這張專輯並沒有獲得什麼獎項的青睞,也沒有創造傲人的銷售佳績。連專輯發片的過程都一波三折:陳珊妮出道以來的東家「友善的狗」在這年忽然宣布結束唱片公司業務,解散旗下藝人。這張發行在即的專輯瞬間變成了孤兒,後來轉到魔岩唱片,才終於正式問世,比原先規劃的發片時間晚了好幾個月。 接下來的二十年,這張原本似乎沒有受到業界太多注意的專輯,漸漸成為樂迷心目中的地下經典,有了「超時代神作」的稱號,並且被選為「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之一。當年買了這張專輯的不算太多的聽眾,許多都被它深深震撼,餘波至今未息。甚至直到現在,都還有不少人覺得這是陳珊妮最好的一張專輯(這一點,我是不同意的,但它絕對是我的前三名,也是我心目中21世紀初中…
 
2000年,那個叫周杰倫的我行我素的新人終於出道,用糊里糊塗的懶音唱臺式R&B和饒舌,老一輩的歌手聽到這樣的唱腔不能不搖頭,卻又不能不驚嘆這個21歲小伙子簡直天外飛來的作曲和編曲才華。剛剛走紅的五月天發了第二張專輯,繼續唱國台語各半充滿洗腦旋律和熱血歌詞的搖滾歌,漸漸翻轉了家長對「玩樂團等於不良少年」的成見。搞funk rock的糯米糰簽給魔岩唱片發了第二張也是最後一張完整專輯,當年普通聽眾不大知道拿它怎麼辦才好,現在再聽,只證明他們睥睨群雄的奇才實在衝得太遠也太猛,放個20年正好。還沒有變成天后推手神級製作人的阿弟仔還是個帶著邊緣氣質的24歲憤青,然而他的第二張專輯將會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兼製作人。陳昇剛過四十歲,仍在四海漂泊買醉,喝遍了歐洲,在倫敦錄完大半張專輯,包括九二一大震之後自…
 
這集節目卯起來放了22首歌,一定要扭大音量聽,保證過癮! 1970年8月,美國Billbord黑樂排行榜從Rhythm & Blues正式改名為Soul,終於反映了黑人流行樂的時代演變。是的,1970是靈魂樂的黃金時代,也是Funk迅猛茁壯的關鍵年份,更是殿堂級女神男神們爭相發光發熱的璀璨時代。這集節目,就以該年度的黑樂排行榜為準,回顧整整五十年前的一系列經典名曲,有些你可能耳熟能詳,那就一起唱吧,有些名字或許已被多數人遺忘,那就趁機打撈出來,再現驚喜。這些歌,即使過了半世紀,依然光芒萬丈,並且一定可以給現在玩黑樂的當時還沒出生的年輕世代許多啟發。 播出曲目: Gladys Knight & The Pips / You Need Love Like I Do (Don’t You) Gla…
 
播出曲目: 平凡老百姓 向前走 未振未動 給你的信 夢中人 黑輪伯仔 天和地 閃閃爍 深山林內有獅 這款的代誌 bonus tracks: 向前走(2001重新編曲版) 侯孝賢 / 夢中人(1997) 本集永久連結:https://ear.xiaoyuu.ga/episode/20200512/ 每週二晚更新,歡迎關注👏🏻
 
第一張「真正曠世經典等級」的搖滾樂現場實況專輯,該算在誰的頭上呢? 比起爵士、民謠、藍調,搖滾的經典現場實況成熟期來得更晚。至少,比起錄音室專輯1965年左右技術風格類型實驗的突飛猛進,現場實況錄音卻還要晚好幾年才能跟上:主要是大音量的擴音設備和收音技術還不完備,現場觀眾也還沒有建立起從「湊熱鬧看偶像」轉變為「也可以欣賞音樂」的共識。「神級搖滾樂手」開始廣受崇拜,大概也要等到1966年Eric Clapton加入Cream,Jimi Hendrix在1967年爆紅之後。1966年Bob Dylan和The Hawks的世界巡演當然是偉大的,但那些實況得等到三十多年後才正式問世,當年樂迷是無緣擁有的。 這樣算起來,就我自己的印象,1968年Cream的《Wheels of Fire》或許可以算…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