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摆脱图画式的误导 422-465节(维特根斯坦14)-翻转电台2.0

2:42:14
 
分享
 

Manage episode 286320143 series 1923481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翻转电台Flipradio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本期问题意识:

到底什么是哲学病?一切归纳和理论都是吗?哲学病是如何误导我们的?哲学病式的如何不与真实相融?克服对“哲学病”的教条使用。

在之前的内容中,一定有一个令你感到重要,就是“解释总会停止”。如何判断在何时应该停止追问,以便我们可以免于错误问题的误导。如“我听到他的话后,真的理解他的意思,这到底靠得是什么啊?”这样的问题。

这就需要我们了解维特根斯坦一直谈及的一个重要概念“图像”,语言如何构成图像,语言构成图像与真实有何关心呢?这些图像都是真的么?

一旦你理解了维特根斯坦的思路,前面问题的判断反而变得简单,因为他说“不要想,要看”,在我们从容综观的时候,真假总是变得清晰。

1 主宰理解的图画

什么是图画?什么样的语句构成了一种图画式的认识,图画看上去非常清晰,似乎世界的真相已经被囊括在其中,但真的有用吗?

PART1 图画:主宰我们理解的中介

▸422 图画:一种理解的想象

▸423 图画不等于图画的应用

▸424 图画可以毫无应用的可能——也就是说,没有意义

▸425 图画不是问题的答案,而是问题的开始

▸426 我们总是盲信图画的真理性而忽略图画的应用性

▸427 我们借图画描述,却丝毫不意谓图画中的东西

2 呼唤并被图画误导

为何会产生图画呢?这与心理学的产生有异曲同工之处,当我们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阻断日常语言的自然流淌,而逼问一种更深的“为什么”之时,图画就出现了。而这幅看上去清晰无比的图画,真的有明确的意义吗?

PART2 日常语言断裂处,呼唤图画

▸428 “思想”的图像,在不起作用时产生

▸429 错误的询问语句里词汇的“指物对象”,就是这种典型的错误逼问

▸430 在我们不搞哲学病的时候,一切都挺好

▸431 “理解”的图画

▸432 进一步构想“理解”的图画

▸433 超出解释终点产生哲学病,“理解”被唤起

▸434 产生“哲学病(等价于 = 误导性提问)”的信念

▸435 图像的发明:看仔细

▸436 日常图画再组织为哲学病的图画

PART3 图画误导我们

▸437 语词的图画:图画决定真假

▸438 图画包含了一种意义的来源

▸439 词汇与图画的连接是从哪里来的?

▸440 采用特定图像,不是为了让原问标题更清楚,而是引入了新的问题

▸441 愿望的自然使用

▸442 预期一词不用来反映“使预期为真”的命题

▸443 设想并不是在脑子里有一个“意象”

▸444 符号 - 指物 - 意象 - 图像 都不是意义的来源

3 从“我”到“我们”的认识

在图画后,我们再次回到自然语用,来看那些看上去被图画、意象、逻辑主宰的清晰性,如何被替换为语用的清晰性。

PART4 语用的丰富,而非图画的单一

▸445 语用就是交汇处

▸446 语词的反复,让我们误以为确定性在这种反复中

▸447 日常语言不是对命题的操作

▸448 语言是功能,不是判断世界的结构

▸449 使用句子,完全不必为句子设想一个图画

▸450 设想不在理解前,理解不在执行前

▸451 理解即执行

▸452 预期的表达预期最明确的表现

▸453 预期不是内心过程,也不是内心私有

▸454 箭头不运作在心灵中,而在活人的社会中

▸455 意谓不是我的行为,而是我们的行为

▸456 我们观察他人的意谓学会了意谓

▸457 不是不可以有图像,图像不是问题

▸458 这仅仅是我们描述“命令执行”的语言游戏而已

▸459 命令描述的语言游戏是多种多样的

▸460 不必连接“命令”和“感觉”

▸461 命令也不是确定了一种“可能性”

▸462 “可能性”不具备任何“确定性”

▸463 寻找即寻找,不包含寻找对象的任何命题

▸464 最容易识别的胡话——哲学病——图像

▸465 预期包含真假命题?这完全看预期如何表达?不表达为真假呢?

691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