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 滕彪: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是表面的

15:44
 
分享
 

Manage episode 271437023 series 1330679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France Médias Monde and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特朗普四年总统任期不仅进一步加深了美国社会的分裂,而且也因为他不断针对中国出台的种种措施而在美国华人社团中引发对立,支持者与反对者针锋相对,而且这种对立相较于往年更加公开化。公民论坛节目分别采访了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先生和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邀请他们介绍自己支持或反对特朗普连任的理由。滕彪原本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2003年在被看作是中国公民运动萌芽的孙志刚事件中首次走入公众视野。此后他在参与各种维权活动的同时,与许志永等人组织各种公民行动 ,也因此成为当局打压的目标。2011年,他一度被绑架,失踪70天。目前他在美国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任教。 特朗普完全没有推动中国人权和民主的想法 法广:您目前生活在美国,在您看来,今年美国大选与以往的总统选举活动是否有什么不同? 滕彪:我在美国的时间其实不是很长,对美国选举,并没有专门去观察。但是这次总统选举和以前比起来,我自己觉得有两个不同。一个是共和党的很多大佬、一些资深人士反对川普(特朗普),比如“林肯计划”去年成立,目标就是要把川普拉下台。这在过去,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没有党内重要人物出来反对本党的总统候选人。第二个不同是极化现象。在正常的总统选举中,政治意见分歧是正常的,竞选也都比较激烈。但是在民间、在选民中引发如此激烈的对抗、观点分歧如此之大,也是这次选举比较特殊之处。 法广:能不能介绍一下您为什么反对川普? 滕彪:这有几个层面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作为一个一直关注中国人权和民主的维权律师和异议学者,我对川普在中国人权议题上的言论和做法极其不满。虽然他的政策是对中国强硬,这也是多数中国异议人士支持川普的重要原因。但是他的强硬仅仅是经济贸易领域的强硬,完全没有推动中国人权和民主的想法,对中国的民主人权也完全不关心,比如把天安门民主运动和香港的民主运动都称作是“暴乱”;比如,根据博尔顿回忆录,他说习近平在新疆建集中营是正确的事情,应当继续建……比如,他无数次称赞习近平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等等。这些说法和做法,与追求人权和 民主价值完全对立。这是我从一个中国异议人士的角度来说。 另外,川普的政策与奥巴马以及之前的几届总统相比,的确是比较强硬,但是这并不是川普一个人的功劳。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过去政策的一些问题,经过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发展,到目前显露出来,所以,美国两大党现在都对中国非常强硬,而过去,两党对中国都非常软弱。不能把这些都算作是川普的功劳。 第二点是川普对美国民主和法治精神的破坏。总统选举毕竟还是美国人民的选择,中国议题这次虽然被提出来,虽然也是比较重要的议题,但毕竟不是美国人最关心的(议题)。从美国的法治和民主的角度,也必须反对川普。他过去执政四年的时间里,已经有很多很多的做法是对美国法治的破坏,包括他受到弹劾的两个罪名:滥用职权和妨害国会调查(法广注:2020年2月5日,美国参议院投票否决了针对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弹劾案自此尘埃落定。),等等。这些都是有大量证据的。 法广:但是特朗普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一再强调,他领导下的美国,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法律与秩序”…… 滕彪:他的这个 “law and order”,法律和秩序的潜台词,它的语境,在很大程度上,是针对美国的种族平权运动,他把黑人争取平权的抗议游行称作是“暴乱”。他强调的“法律与秩序”背后有这个意思,就是反对平权运动。虽然种族平权运动中有一些暴力行为,但整个运动还是和平的,也是有充分理由的。另外,很多暴力是白人极端分子挑起,这有大量案例,有大量媒体报道,是白人极端主义挑起的暴力。 还有他对媒体的贬低,把很多自由媒体,有上百年历史和有公信力的媒体(报道)称作是fake news, 假新闻。这也是对美国自由与民主的破坏。前FBI美国联邦调查局主任科米 (James Comey)也指控川普对美国的法治造成破坏。包括最近73名美国共和党高官联名写信,他反对川普,其中就谈到了川普的腐败行为和对民主、法治的破坏。 从美国国内的角度,川普歧视移民,歧视有色种族,歧视女性、排外,等等。他还否认气候变暖,这次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也有很多反科学的言论……他的一些国内政策和对一些基本问题的态度,也是我 本人和很多美国选民反对川普的重要理由。 第三个层面是川普对民主联盟的破坏。美国作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被很多国家看作是民主样板,(美国)在全球民主联盟中,尤其是与欧洲的联盟,有这样一个世界领头人的角色 。但是,川普的一系列说法让民主联盟受到破坏,很多传统盟国在与美国离心离德,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川普的一系列做法。包括他和很多独裁者的暧昧关系,像习近平,像普京,像朝鲜的金正恩,等等,这些让西方民主国家非常困惑。就是说川普和这些独裁者,这些威权国家的人物眉来眼去,但是对民主盟国却非常苛刻。这造成民主联盟内部的分裂。 还有一个理由,也是被很多人谈到的,就是他的人品,他说谎。据统计,他已经说了接近两万次谎或不实的陈述。这不是(我反对他的)最重要的理由,这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作为美国总统,他的私人品德到了这么糟糕的程度,他会让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蒙羞,也会让民主本身蒙羞,因为反对民主的中国政府就会有一套说辞:你看,民主选举选出这样一个人物,等等。就是在很多层面上, 川普的私人品德,让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丢脸。 “政治正确”实际上是一种更高的平等精神的体现 法广:支持特朗普的人有一种说法,就是特朗普打破了一种“政治正确”。会不会是在某些问题上,比如种族歧视,比如女性运动,等,美国社会是不是在这些问题上已经形成某种固定的模式,但这些模式现在有问题,特朗普需要打破、冲破这个模式,让这些理念能够更加公正地运作? 滕彪:2016年时候,川普大张旗鼓地反对“政治正确”,这也是他获得很多白人选民,尤其是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选民的热烈支持的其中一个原因。我个人的看法是,虽然“政治正确”在一些时候走得有点远了,比如一个教授开一个玩笑之后,就被开除了,而且不是一个特别严重的玩笑……如果是这种情况,就有点强调过分了。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政治正确”并不是对言论自由的一种伤害,因为无论是女性,还是黑人或其它少数族裔,或LGBT(法广注:性少数)群体,他们受到社会政治性的、结构性的压制,“政治正确”实际上是……是一种文明的体现,是一种更高的平等精神的体现,比如说不能羞辱女性,不能把黑人称作“黑鬼”,等等,如果把言论自由推到极端的话,就会得出结论说:这种“政治正确”是对言论自由的侵犯,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它是社会一种更高文明的要求。所以,我基本反对说“政治正确”做得太过,是对言论自由的侵犯。 特朗普的强硬实际是美中关系历史发展的结果 法广:您刚才提到特朗普对普金、对习近平等独裁者态度暧昧。但实际上,特朗普这四年任期,尤其是最近,他对中国强硬政策的确比此前任何时候走得都远, 而且在人权问题上,关于香港的法案,关于新疆维吾尔人的法案也都是在他任内通过的,说明他在人权问题上做了很多努力…… 滕彪:表面上是这样,但是,正如我刚才谈到的,第一,这实际上是美中关系历史发展的一个结果,美中关系已经没有办法再像过去三四十年的那种接触政策,我觉得就是类似一种绥靖政策,(这样的政策)已经不能再走下去了。这是两党的共识,包括《香港人权法案》和《维吾尔人权法案》,在国会参议院、众议院都是以接近百分之百的支持通过,川普只是签字,他不签字也会生效,并不能归功于他。相反,他在香港、在新疆集中营问题上的言论,完全明显违背人权价值。另外,他的强硬也只是经济贸易上的强硬,并没有任何想要推动中国民主的意思。即使在经济贸易封面,比如对中兴,对华为,川普也是有所反复,在差一点把中兴掐死的时候,川普又出面挽救……他的这一系列做法,目的就是要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获取一些好处,而且,也有很多评论指出,包括博尔顿也认为,他(川普)的这些做法,一切行动都只有一个目的,这四年间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连任。从这些角度来看, 川普对中国强硬,只是表面上的,背后有很多要分析、要质疑的东西。 法广:但是他的强硬是否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也许不是他的本意和目的,但是还是在某种程度上,以他的冲击力, 最后能够推动中国走向一个政治上相对宽松的道路呢? 滕彪:这一点,我也不同意。他对中国政策强硬,尤其是在经济贸易层面,这是事实;让中国政府很难受,也是事实,但是,并不等于让中国共产党难受,就会推动中国走向政治变革,走向民主。这是完全不能划等号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让共产党难受,共产党可以用更不民主的方式,来对付经济贸易方面的损失,中国政府也可以有强力对人民进行更加疯狂的攫取。何况川普从来没有说过要推动中国民主的话。他的这些政策也没有要推动中国民主的意思。 当然,有些政策是值得欢迎的,对人权问题是有好处的,比如马格尼斯基法案、香港人权法案、新疆维吾尔人权法案等对中国侵犯人权的官员的制裁,是值得肯定的。但是这并不是川普的功劳,因为这是国会通过(的法案)。如果我没有记错,马格尼斯基法案是在奥巴马卸任总统前生效的。关于这项法案,总统的自由裁量权很大,就是把谁放到制裁名单里,总统有非常大的自由裁量权。但是,过去几年里,只有非常非常有限的几个、而且级别并不高的官员,在这个马格尼斯基法案的制裁名单上。后来在新疆问题上有一些级别比较高的官员在名单上,但还要看能否真正实施制裁。

271集单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