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读书会FM 公开
[search 0]
更多

Download the App!

show episodes
 
言之有物,不止硬核。欢迎大家来到由「新周刊·硬核读书会」出品的文化访谈播客。 广义上的读书是富有反思的自我对话。我们希望,这是一档重启对话精神的节目,与社会对话,与书籍对话,与自我对话。 微博/微信公众号:硬核读书会
 
Loading …
show series
 
前些日子,有一本很有趣的书出版,叫做《二手世界》。里面提到了日本的一家名为BOOKOFF的二手店,尽管它最早是做二手书买卖,后来又扩大了自己的营业范围,但它的经理板桥真由美提到最早日本二手书店,“非常脏,我绝对不会去任何一家二手书店”。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我高中旁边的一家二手书店,在最中间,是很多老的教辅书、字典之类,如果仔细地在两边找,倒是能找到一些好书。但的确,进去灰暗、充满味道、凌乱的二手书店,是我对“二手”的最早印象。 这本书其实展开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比如国内和国外对于“二手”观念的不同,美国和发展中国家不同类型的浪费,城市建设如何塑造了循环经济等等。 之前好像没有做过环境和经济类似的选题,所以我们这次试着从书本走向真实的世界,试着去理解一个看起来距离我们非常遥远的话题——循环经济。…
 
大家好,欢迎来到硬核读书会,好久不见~ 本期的来宾,是我们从去年就想邀请来做客的六神磊磊。 可能很多人知道他是通过他的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但是我是在去书店的时候翻看他的那本《六神磊磊读唐诗》才真正记住了他。 六神磊磊的写作,是面向大众的写作,非常扎实,也非常有趣的。因为我自身对古代文学并不熟悉,聊到传统文化也有些露怯,但我读他的书之后,会觉得,如果我的小时候,有像他这样的语文老师,可能我关于唐诗和古代文学的知识就不是那样碎片化。 后来我又读他的《六神磊磊读金庸》,就又发现,这些让他“声名鹊起”的读金庸的文章,需要的其实不只是熟读金庸,还有很多文本之外的细致观察。 嘉宾: 六神磊磊,作家。著有《六神磊磊读金庸》《六神磊磊读唐诗》《给孩子的唐诗课》等。 主持: 钟毅,新周刊编辑 本期你将会…
 
​ 大家听到这一期节目的时候,马上就要春节了。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和很多人一样,第一次听到“陶勇”这个名字。 他是北京朝阳医院眼科的主任医师,是许多眼疾患者“最后的希望”,同时,他也是一起伤医事件的受害者。那次事件之后,陶勇的身份变得更加复杂。他还是医生,但又不只是医生。 在这两年里,医学始终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除去医生的工作外,他还做公益、写了两本书、参加职场真人秀。他在媒体的曝光并不少,但于我而言,看到的始终是一个名为“陶勇”的影子。 他和病人之间的关系是否发生了变化? 是否会觉得自己为声名所累? 为什么愿意去写书?都是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他的新书《自造》完成之后,我有了一次和他交流的机会。我和编辑于北、陶勇医生一起,聊了聊他眼中的家乡和北京,他现在的生活,以及刚完成的这本新书。 马…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这是屈原在两千年前对于宇宙的困惑。科学革命以来,人类从自身的生活世界出发,借助数学、科学与技术,进军宇宙奥秘,几百年来,我们为此付出了许多努力,但即便如此,屈原之问仍然没有得到确切的解答。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正在被“元宇宙”概念狂轰滥炸。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曾说“人类的未来,要么是走向星际文明,要么就是常年沉迷在VR的虚拟世界中。如果人类走向太空文明以前就实现了高度逼真的VR世界,这将是一场灾难。” 除去元宇宙在商业与产业上的可能性,在这波概念热潮之中,冠以宇宙之名的虚拟世界,似乎与“星辰大海”所象征的进取精神背道而驰了。在游戏迷那里,它是对于虚拟世界的正名。在商人那里,它被当成产业革命的良机,野心勃勃的语调背后是经济秩序的延续。 而对于普通人而言,…
 
“中国古代绘画”是一个历史叙述,而“古画”这个词更像一个谜团。在逛博物馆与美术馆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日常的如今,人们在谈到欣赏中国古画时,心中依然有些发怵,我们会担心自己不懂绘画技巧,缺少历史知识,从而看不懂一幅画的技法,参不透一幅画的真意。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黄小峰最近出了一本书《古画新品录:一部眼睛的历史》,在这本书里,他通过35幅被他称作“遗珠”的作品,让我们领略到一个别开生面的中国画世界,他说:“千万别误以为看一幅古画需要这么多的前提。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带着自己的眼睛就行。” 《古画新品录》正是凭借独特视角入围第一届刀锋图书奖年度艺术图书。本期节目,我们和他谈谈该如何通过艺术史这条通道,走近看似高冷的古画,进而欣赏艺术中的思想性魅力,让这些古画借由今人之眼,焕发出新的生命。 嘉宾: 黄小…
 
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的成名作《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Las Venas Abiertas De América Latina)于1971年问世。在当时的世界,拉丁美洲正在遭遇以“国际分工”为名的又一次全球化,加莱亚诺在这本书里说出了那句名言,“所谓国际分工,就是一些国家专门盈利,而一些国家专门亏损”,并且根据“依附理论”分析了拉丁美洲数百年的苦难与困局。 在将近半个世纪以后的2009年4月的第五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上,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将这本书赠送给彼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血管》才逐渐成为全球读者了解拉丁美洲的必读书。 国内去年引进出版的《颠倒看世界》由加莱亚诺写作于千禧年前后。在这本书里,他延续了自己的敏锐与批判,预言性地指出了拉丁美洲乃至整个世界在新世纪遭遇的共同难题——一味…
 
在2500年前的古希腊,戏剧与哲学彼此共生,并且逐渐演化出一段相互竞争的历史。 著名哲学家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都对戏剧进行过严肃的谈论。 柏拉图在其《理想国》中极力贬低诗人和戏剧家,抬高哲学家在城邦政治生活中的地位,说舞台只会使年轻人腐败堕落,认为戏剧艺术是摹本的模仿,和真理隔了两层肚皮。亚里士多德虽在理想社会中给戏剧留出了一席之地,但是在《诗学》中,他则提出了对戏剧影响深远的“三一律”,即要求剧本的情节、地点、时间三者须一致,每剧须限于单一故事情节,发生在一个地点,在一天内完成。 直至今日,我们会发现故事情节的完整性,对于观众依然是衡量一部戏剧的重要标准。 经历了一战、二战,西方社会开始对技术进行反思,由机械文明放逐已久的幽灵——“感性”重新被召唤,与之相关的文化与艺术运动此起彼伏。萨特、波…
 
“心理学”和“心理咨询”可能是被社交网络塑造得最“彻底”的两个词。当我们越来越自主,并且越来越有“寻找自我”的需求时,社交网络上的各类泛心理学账号也随之兴起。 另一种关于“心理咨询”的塑造则来自于各类影视。主角们坐在沙发上,对面则是一位看起来让人放松的心理咨询师。两人的对话似乎有特殊的魔力,主角面对的困境似乎在一来一去的对话中,逐渐被解决…… 那实际上的心理学和心理医生是怎样的? 在一个非常无聊的工作日午后,我翻开了一本我以为会是非常无趣的书。这本书的名字叫做《也许你该找个人聊聊》,这是一位名叫洛莉·戈特利布的心理咨询师所写的非虚构作品,在翻开书之前,我以为会是一部“心灵鸡汤”,但我错了,我想在这本书里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 心理咨询师李松蔚老师也为这本书写了一篇非常动人的序言,在序言…
 
年轻人对于“文物复刻”“汉服”等传统文化的兴趣,正在与日俱增。 当下的文物“顶流”三星堆,不但因为考古新发现引起社会关注,揭示出青铜时期古蜀文明的冰山一角,其出土物件的精湛技艺更是被网友赞作“大国气象”,一些年轻人动手复刻三星堆面具、黄金手杖,试图以一种游戏的方式再造古代生活,三星堆文物奇特的造型也再度突破了人们对“国风”的想象。 这几年,“国风”成了一种日益大众的审美现象,年轻人尤其成为国风的拥趸。加上“潮流”元素的它成了“国潮”,复刻文物、复原古代妆容服饰、古代食品、器物乃至建筑模型,在视频平台上成了年轻人的流行玩法。 国风晚会正在成为传统节日的标配。 从今年河南卫视春晚舞蹈节目《唐宫夜宴》的意外出圈,到最近的B站国风中秋晚会《花好月圆会》,人们在复原古代生活方式的同时,也在探索古代艺术…
 
思想可以成为产品吗?内容创业与商业的界限是否模糊不清?知识能否做到高效率地交付?观念如何落地,并以方法论的面貌导向行动与改变? 从早期偏重思想、历史选题的《罗辑思维》,到如今涉及所有知识领域的终身学习企业,这些问题乃至争议贯穿了“得到”这家公司初创、成长与探索的始终。 今年,得到CEO脱不花出版了新书《沟通的方法》。在这部可以随时查阅的职场沟通方法论背后,潜藏的仍是这家成功的知识服务企业所认可的元逻辑——知识的交付,最终是在于人的改变与行动。 本期节目里,围绕“有用”这个关键词,脱不花给出了她关于工作,关于人生的诚恳回应。 嘉宾: 脱不花,得到联合创始人&CEO 主持: 郝汉,新周刊编辑 叶倩雯,媒体人 本期你将听到: 05:11《沟通的方法》最早的定位,是职场 13:09如果听道理就能过得…
 
电影诞生不过短短百年,它仍是一个充满活力、变动不居的新兴事物,而“从女性视角看待世界”同样是五四运动在中国社会创生的新发明。 “女性的,从不只是女人的”,在各种意义上,“女性”都意味着新生与能量,它像电影一样赋予了人类一扇洞向世界的窗口。 作为当今电影研究领域最著名的女性,作为中国最早的女性主义者之一,戴锦华已然成为了 任何关涉“女性电影”的话语场里,人们必然遭遇的对象。 今年秋天,在“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先导论坛“山一说”上,她重申了自己在“女性电影”上的立场。借由“赛博格”中“反本质主义”的主题,她认为,当我们要定义“女性电影”时,我们需要根本性地回答“何为女性”“何为电影”,而这恰恰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戴锦华,谈谈最新思考。 嘉宾: 戴锦华,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
 
以“如何像xx学家一样思考”命名的出版物,正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我们似乎迫切地需要关于世界的各种解释,以高效地指导行动。 在人类学者袁长庚看来,“社科热”背后的“解读焦渴症”其实源于一种“经验的焦虑”——在短短十来年间,面对变动、纷繁、崭新的社会经验,中国人普遍感到不知所措。 经济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们虽然能够提供一个看似包罗万象的强势解释,而它们不但不能缓解焦虑,反而扮演了催化剂的角色。 他认为,在急速变化的现代社会里,我们所真正稀缺的是“人类学的感受力”,人类学通过展示人类经验,理解人的各种可能性,它对一切斩钉截铁的理性假设的怀疑与打破,能够让自认清醒的现代人感到自己或许从未现代过。 《如何像人类学家一样思考》作者马修•恩格尔克进一步认为“人类学让我们能够理解其他人和其他民族的观点…
 
“人们对于身体的重视,也升级为对于公民资质的要求之一。如果你有一具不良的身体,就直接意味着你是一个不良的公民;古雅典在人类情欲和意识的深处打下了一个古希腊文的,有关美和政治的标记。” 在艺术史学者张宇凌的视野中,古希腊雅典的雕塑隐含着城邦政治的内在权力逻辑,它激情而固执地将“个人的欲望和身体置于公共政治的关照之下”。 身体、性与体制的结合在今人看来,也是疯狂却有力的手段。 她的作品《竹不如肉》去年出版,书中借以独特的视角——“权力与身体”探讨着西方艺术史上的众多著名作品,如古埃及《纳芙蒂蒂王后胸像》、古雅典《握手言别》雕像、古罗马《忧郁的罗马人》雕像,中世纪的《夫人与独角兽》壁毯、文艺复兴时期的耶稣造像等等。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张宇凌,和我们一起聊聊西方艺术史上的权力与身体。 嘉宾: 张宇…
 
波伏瓦是20世纪最著名的知识明星之一。她创作的《第二性》被奉作“女权主义圣经”,她和情人萨特间关于“本质的爱”“偶然的爱”的前卫宣言与实践,毁誉参半却也影响至今。 而在此之外,我们又真正了解波伏瓦多少? 《成为波伏瓦》的作者凯特·柯克帕特里克认为,即便在关于波伏瓦书信和自传的出版物达100多万字的情形下,公众对她的认识依旧是模糊乃至扭曲的。而这些偏差正是由她在回忆录中的选择性书写或遗忘造成的。借助近些年接触到的新材料,凯特在这部传记中挑战了人们对波伏瓦的种种认识。比如萨特才是两人关系中站在浪漫情事顶峰上的神;波伏瓦并不具备哲学原创性,只是萨特思想的应用者;波伏瓦称克服性别问题的最好办法是忽略它,并拒绝承认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因而被指控“厌女”。 凯特则在书中援引18岁的波伏瓦写下的一段话说,她…
 
提到历史,我们总有一种“宏大叙事”的本能。战争、政治、外交似乎是历史学“天然的朋友”,而文化、社会等微观层面,则全无我们印象里属于历史的那份恢弘。 前段时间,有一本书的出版,引起了关注,也引起了我们对文化史研究的思考。这本书意大利学者卡洛·金茨堡的《奶酪与蛆虫》。在历史学界,这本书是微观史研究的典范之作,是新文化史研究不能绕开的一本“基础读物”。这本书的主角是16世纪的磨坊主,他“不相信基督救赎,怀疑圣经文本,讥讽洗礼等诸圣事不过是一桩生意。他说上帝是一缕空气,视众天使为奶酪中的蛆虫”。 但意外的是,这本看似注定曲高和寡的新书,和很多非历史专业的读者产生了共鸣。在这个小人物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了历史的细节,金茨堡递给了我们一个放大镜,在他的放大镜之下,16世纪的意大利小城的细节被一一还原。它也…
 
马岩松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在相对大器晚成的建筑领域,他不到三十岁便中标加拿大地标建筑的设计,随后用“梦露大厦”惊艳了世界。 在崭露头角后的十来年间,他带着他的工作室,驰骋海内外,拿下并建成多个令人瞩目的重要项目。 如国外正在建造的洛杉矶地标建筑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国内近期刷屏的浙江嘉兴火车站、海口云洞图书馆,已建成投用的哈尔滨大剧院及蕴含“山水城市”理念的北京朝阳公园广场…… 马岩松及其创立的MAD建筑事务所,已然成为全球建筑史上的难以忽视的重要部分。 几年前,辗转于公共建筑等地标性项目的他,在偶然的机会下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项目,由北京市主导的位于东四环百子湾的燕保·百湾家园公租房。 曾经有人跟他说过:“做不好住房项目的建筑师,不是好的建筑师”。他说,那刻就觉得来了热情,“想看自己…
 
青年,总是对世界保持最理想的想象,也正因如此最易感到迷茫。 在今天,青年人享受着极大充裕的物质文明,但或许比百年前的年轻人拥有更多困惑。上世纪二十年代与本世纪二十年代,都是新媒体兴起,青年表达欲迸发的年代——今天精神表达的载体是视频,上世纪则是报纸,一系列新理念由此生成、传播并深入人心,展现出青年人面临的变局、困惑与出路。 梁启超在1920年代的演讲中曾说,“一般教导者,只天天设法怎样将知识去装青年的脑袋子,不知道精神生活完全而后多的知识才是有用。苟无精神生活的人,为社会计,为个人计,都是知识少装一点为好。因为无精神生活的人,知识愈多,痛苦愈甚,作歹事的本领也增多。”他认为,立足自身文化,重振道德,建立精神生活才是人生之本。 如何建立丰富的精神生活?这一发问不仅没有过时,反而显得更加紧迫,而…
 
情人节刚刚过去,我们上期聊了王家卫,今天继续给大家介绍一位拿捏爱情的电影大师,他就是法国电影新浪潮中最独特、最重要、最隐秘的一位电影作者——埃里克·侯麦。 跟戈达尔、特吕弗、里维特、夏布罗尔等人一样,曾经担任过《电影手册》主编的侯麦,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壮阔电影运动中一位极其重要的主将。而与他这些名号响亮的同僚们不同的是,他的作品远称不上惊世骇俗,也并不具备某种艺术暴动的反叛气质。 侯麦的电影往往根植于被忽略的日常生活本身,乘巴士、等火车、朋友聚会小酌、家庭聚餐、上班等场景都经常成为故事的幕布,他于日常之中,讨论那些敏感、脆弱、优柔的“小资”、“中产”男女主人公所面临的道德问题,他们经历欲望诱惑时的内心波动,与爱情发生过程中的纠结、懦弱乃至可笑、愚蠢,从早期的“六个道德故事”再到“喜剧与谚语”以…
 
“每个人都有失恋的时候,而每一次我失恋,我都会去跑步,因为跑步可以将身体里的水分蒸发掉,而让我不那么容易流泪。” “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绝别人。” “有一天有个人指着手表跟我说,他说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住我,……现在我看着时钟,我就告诉自己,我要从这一分钟开始忘掉这个人。” “如果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 这些来自王家卫电影里的台词,至今依然塑造着“文艺青年”们的爱情语法。王家卫以来的所有“恋爱人口”,检查一下自己的情书,恐怕都“与王家卫有染”。 近日,由王家卫导演、监制的《繁花》电视剧版本预告片在网络上放出,这位神秘的墨镜男人重新回到大家的视野之中,而王家卫也确实走到了能够进行回顾的时间。 年初出版的《王家卫的电影世…
 
对许多人来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是精神意义上的“故乡”。在新旧交替的时代里,世界迎面而来,所有人都在往前走。 但是最近一部受到许多关注的小说里,一位经历过八十年代的作者却写了一个“往后看的人”。 小说的名字是《受命》,它的作者是止庵。这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它是一个复仇故事,也是一个关于八十年代的北京的故事。“复仇”这个主题本身就带着及强的宿命感,而当这个极有宿命感的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的北京时,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映。丰沛的细节一帧帧地还原出了老北京。一个把城市和人物结合得如此紧密的故事在当下实数难得。 在读完后,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作者。比如为什么这样一部小说从构思到出版用了三十年?八十年代的丰富细节是怎样来的?小说里,情节、人物和城市怎样去平衡?等等。 在和朋友的交流过程中,发现之前我们采访过的…
 
话剧《福寿全》在北京刚刚落幕,这部相声题材的原创话剧借长福和延寿这两个小人物悲喜参半的人生故事,串起了相声在长达一个世纪里的辛酸过往。它是导演黄盈在传统表达探索道路上的新作,也是德云社相声演员阎鹤祥本色出演的话剧首秀。 相声演员是否可以脱掉大褂?建国后,被称作“文艺轻骑兵”的相声有何变化?相声与戏剧的合法性都来源于现场吗?知识分子和大众艺术怎样结合?冒犯是艺术的宿命吗?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两位谈谈这部话剧,以及相声、戏剧如今作为剧场艺术所面临的尴尬与可能的未来。 嘉宾: 黄盈,戏剧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副教授 阎鹤祥,德云社相声演员、话剧演员 主持: 郝汉,新周刊编辑 董牧孜,媒体人 本期你将听到: 11:55 相声演员觉得上台要穿一件好衣裳,才找一件大褂,它并非真正重要的东西 17:2…
 
自《人类简史》的畅销以来,国内出版界掀起了“大历史”类书籍的写作与引进风潮,其中不乏佳作,却也良莠不齐。传统历史学者们秉持人文精神,坚守文化堡垒,依旧珍视并相信人类信念的力量。而一些崇尚“技术论”“工业党”的作者,则通过庞杂的知识梳理,勾勒出一幅幅别开生面的历史图卷。 最近,有一位中国作者,以同样的格局、野心与广博的知识积累,开启了“文明三部曲”的庞大写作任务。他的写作超越了我们熟悉的大历史套路,他既非文化动物,也不是一个技术决定论者。他的书写立足扎实的史料,又具有明晰的问题意识,在跨越几千年的历史线索中,他只想搞清楚一件事——人类政治演变过程中,技术力量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它又在何种程度上被我们忽略? 华东师范大学的刘擎教授曾这样评价这部作品,“他打破了专业铁笼的束缚,进入跨学科的“汇流”…
 
前段时间,讨论度最高的一部国产剧可能就是《山河令》了。 从《山河令》回溯,我们会发现从《甄嬛传》《琅琊榜》《盗墓笔记》《陈情令》《庆余年》等等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已经成为了主流。 在十多年前,大多数人还并没有意识到网文强大的生命力。但是当时,已经有一批作者从个人爱好出发,开始了创作,并且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关注。 “南派三叔”徐磊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最早成名、引起过很多讨论的作家,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是我们无法忽视的文化现象。在“南派三叔”标签背后的那个人,究竟是怎么样的,用徐磊自己的话来说“已经没有人在乎了”。 这也是我们想要找他聊聊的原因。他作为网络文学崛起的参与者与见证者,他与我们分享了非常多的观察。 关于网络小说,是否能成为经典,他告诉我们网络小说,可能会成为经典ip,但是并不一定能成…
 
刘畅和齐溪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同学,毕业后,他们和孟京辉导演一起工作,将青春挥洒在剧场的舞台上。他们曾分别扮演过经典话剧《恋爱的犀牛》里的男女主人公——马路和明明,从这部被奉作“文艺青年爱情圣经”的作品出发,他们也各自走向了更加广阔的宇宙。 2011年,正是在《恋爱的犀牛》的演出期间,齐溪得到出演娄烨电影《浮城谜事》的机会,从此转战大银幕,陆续参与《万物生长》《地久天长》等作品。而刘畅也在2016年伊始,决定“要做一些来劲的事”,于是创建了“黑猫剧团”,转型做导演。兜兜转转,他们都拥有了不同的身份,但对戏剧的热情和执着,从来没有改变过。 本期节目,我们联合首届阿那亚戏剧节邀请到了刘畅和齐溪,请他们从戏剧节期间最有活力的“候鸟300”项目谈起,聊聊在流量喧嚣、娱乐至死的当下,相对寂静的戏剧舞台和剧…
 
每逢高考季,人们总热衷谈论那些出身贫寒、通过教育获得上升机遇的农家子弟。 在励志的正面表述中,这些阶层旅行者经常被称作“寒门贵子”。在负面社会新闻里,他们有时会被贴上“凤凰男”“扶弟魔”等标签。 在人们口中,他们充当着“教育改变命运”的坚实论据,而他们的家庭出身又仿佛是某种“原罪”,神秘地解释了所有城市生活中的不适应。关于农家子弟的负面报道往往会让人形成这样的印象:他们与城市文化的摩擦,在社会交往中的问题,都是由于没有摆脱自己的出身,好像他们想要在大城市中立足,就必须违逆家庭背景,只有抛弃农村带来的种种积习,才能涅槃重生。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程猛在“一席”的演讲里,借助自己的论文《“读书的料”及其文化生产》,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认为农村经验并非没有意义,农家子弟的向上流动也绝不该简单地走向…
 
前一阵,央行工作论文中提出“重视理、工科教育,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这再次引起了关于文理科的大讨论,“文科误国论”也随之泛起。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他在《文学如何教育》一书中曾提出“要理直气壮且恰如其分地说出人文学的好处”,让我们来听他谈谈文学何为,文科何为,大学何为,教育何为。在实用主义盛行,人文思潮衰落的当下,他又有什么观察与思索? 嘉宾: 陈平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主持: 郝汉,新周刊编辑 董牧孜,学术期刊编辑 本期你将听到: 02:15 工作论文并非央行声音,它也没有义务讨论文理科以及大学的布置 04:42 人文学、社会科学都是文科,却差别不小,长线与短线专业的比较更有意义 13:53 在中国现代大学体制刚建立的时候,人们想象…
 
继《小痛爱》《小别离》《小欢喜》之后,改编自鲁引弓原著小说的第四部“小系列”电视剧《小舍得》引爆了舆论场。 关于教育与鸡娃的现实痛点让此剧100多次登上微博热搜,剧集中精准的议程设置让这部剧尽可能多得涵盖社会热点,收获了现象级的关注与讨论。相比精雕细琢的文艺作品,它反倒像一次教科书级的媒体事件,用“小系列”总制片人徐晓鸥自己的话说,“把握社会情绪,这种思维贯穿了我们工作的全部过程。”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化研究者滕威,和资深媒体人吴海云一起聊聊这部热播剧。 小系列教育剧在国产家庭伦理剧中是什么位置?剧中田雨岚、南俪所描绘的女性形象有何问题?中国城市题材电视剧为何总不接地气?《小舍得》最大的现实痛点是什么吗?钟老师这个角色值得注意吗?作为身处广州、上海这两个同是“教…
 
即使出道三十多年之后的今天,伊能静在真人秀综艺节目的表现,音乐节LIVE演出,以及关于女性、家庭与爱情的想法,依然频频引来关注,围绕她的话题总是久久不绝。 这些讨论既带来了“流量”,也不免有许多争议,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自己终于抵达了“人生中被黑的巅峰”。伊能静曾经说,自己能够走到今天靠得是“反省力”,而她的高关注度恐怕也与此有关。毕竟念稿式回答常常安全但乏味,一个常常自省的明星多少会看上去像是娱乐圈的“叛逆者”,从而引人注目。 作为少女偶像,伊能静回忆自己也曾是“讨好型”人格,因为早早地进到一个商业价值体系里,她深知 “被喜欢”是最重要的。而如今,在历经千帆之后,她更在意的则是由内而外的自我检视。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伊能静,听听她一路走来的所思所想。 嘉宾: 伊能静,艺人 主持: 郝汉,…
 
2000年,周一围和张颂文相识于北京电影学院。那年,周一围18岁,张颂文24岁。在“小鲜肉”的年纪,他们并没有交上属于“小鲜肉”的好运。直到2014年的《绣春刀》上映,2020年的《隐秘的角落》播出,这对“难兄难弟”人到中年,才以“演员”身份真正走进大众的视野。 作为二十多年的老友,他们彼此怎样看待多年的共同沉寂?孤独的时间能赋予演员什么?两位的友情又是怎么样的?他们会怎么聊戏?他们对演员这个职业有什么样的困惑?要成为丹尼尔·戴-刘易斯还是伊莎贝尔·于佩尔?千人千面的演员是“工具人”吗?演员又怎样定义自我实现? 广义上的读书是富有反思的自我对话。我们欢迎任何具有自省精神的对话,这正是读书能够赋予人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周一围和张颂文,听听两位演员的自我追问与探索。 嘉宾: 周…
 
“儒家替法家背了重农抑商的锅。”“年轻人读懂老庄才能自由。”中国传统文化在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的讲述下,变得妙趣横生。 自认上世纪“文化热”遗少的他,如今在B站上已是一名“年轻”UP主,在颇具网感的UP主身份之外,许纪霖内心依旧保留着严肃的一面。作为20世纪中国思想史的研究者,当被问到如何定位自己,他总会说:“我是一名知识分子。”在他看来,所谓“学者破圈”只是“降维启蒙”,其实是文化与思想启蒙工作的延续,本是分内之事。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了许纪霖教授,和他聊聊: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当今中国人有何意义?“文化热”时期,“反传统”的他如何萌生了对传统文化的兴趣?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性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作为一位标准的人文知识分子,他如何看待盛行的技术决定论?除此之外,他也谈到了王小波与张爱玲这…
 
过去一年多,女性话题在互联网和文化界引起了很多讨论。人们关心家庭中妇女的境况和权利,关心30岁女性的婚育焦虑和职场瓶颈,关心女性步入老年以后的陪伴和养老问题,更关心下一代女性的成长环境。 一些文艺作品的出现,也体现了这一思潮。《父权制与资本主义》这样的学术著作成了流行读物,作者上野千鹤子也成了女性主义icon。谭维维的专辑《3811》刷屏,很多人在其中听到了自己或者身边女性的遭遇。 人们对女性热点越来越关注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网络上的讨论正在走向极化。众声喧哗之中,情绪往往压倒了理性,热度本身常常模糊了讨论的价值。而理性反思、良性探讨,都离不开阅读。 由「新周刊·硬核读书会」出品的文化访谈节目「硬核读书会FM」在世界读书日正式上线,让我们来聊聊“女性与阅读”。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学者沈奕斐…
 
Loading …

快速参考指南

Google login Twitter login Classic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