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47|鄭宜農-《水逆》的新世紀女兒

44:21
 
分享
 

Manage episode 331052902 series 2959980
由Player FM以及我们的用户群所搜索的邵大倫 — 版权由出版商所拥有,而不是Player FM,音频直接从出版商的伺服器串流. 点击订阅按钮以查看Player FM更新,或粘贴收取点链接到其他播客应用程序里。

鄭宜農今年推出了自己最新的作品《水逆》,一圓自己所許下的全台語專輯之願。
「水逆」是新的詞彙,雖然台語沒有這樣的說法,但你可以按照字面直接唸。
水星逆行,很多事情都會不順你的意直走,也有一種阻礙困難的感覺,就像鄭宜農想為台語做些什麼,對她而言這是全新突破,即便前方未知重重,卻又格外的執著。
之前的幾首台語作品《玉仔的心》、《街仔路雨落未停》都可以看出她為了縫補母語舌頭所做的努力。
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也成就她「明知水逆流,偏向非主流」的一貫作風。
或許《水逆》也是她一路以來的創作主力吧。
這是一張「完美融合鄭宜農與台語」
的專輯,尤其這樣風格強烈的音樂性,要創作台語歌,起先連她自己都懷疑,但她很認份,一步一步,沓沓仔做。
開頭第一首歌曲〈人如何學會語言〉,
靈感是來自作家吳明益老師的著作《苦雨之地》。宜農說,看了這本書後,就想要以「溝通」作為創作的主題,對她來講,溝通除了語言的表達外,邏輯的排列以及與人情感的交流都是她人生向來的罩門。
歌詞寫著:
大雨沃佇你的身軀
寒風伸入我的龍骨
咱展翼(翅)親像初生的鳥仔
用全身的氣力
我很驚喜,她將脊椎的台語「龍骨」寫入歌詞,從未聽見一首歌會唱出「龍骨」兩個字,或許一般傳統主觀的想法,會覺得這兩個字不夠優美,抑或是會讓人想到中醫診所的廣告,總而言之,很多台語詞彙都被標上了某種的刻板印象或意識形態。
我問她為何選擇龍骨2字?
她興奮地回答我:「你不覺得龍骨這兩個字很美嗎?很像龍的骨頭、長長的,有曲線,優美的擺動著。」
經過她的解說,我同樣嗅到了一股台語歌的未來。
無論是百合花、拍謝少年、珂拉琪、王水源這些台語歌的新生代,雖然不見得全都能以流利的台語溝通,但因為沒有框架,所以從他們的文字創作更能看見文字該進化的所在,因為這是他們的年代,台語該怎麼演化,平心而論,是交由年輕人來決定。
過去有幸主持幾屆閩客文學獎,知道評審的基本要求,光是母語使用能力就佔了40%,當時聽方耀乾老師說:「一首好詩,一首傑出的詩,是需要語言藝術跟主題思想的高度結合,加上情感思維,也需要語言技巧來做載體,這樣的藝術創作除了要觀察人的日常生活,更必須思考藝術經營才有精進的空間。」
而鄭宜農有長年大量閱讀的習慣,水逆的筆觸,像台語現代新詩文體來創作整張專輯,巧妙地呈現許多抽象的意境及畫面,初試啼聲,卻能以有限的字彙堆疊出無限想像。
台語歌的未來,其實現在就在進行中,不會再像過去專制的政治環境中所產生的大躍進,在資訊量爆炸的環境之下,台語要有極速的進化已經不是夢想,但要大眾的心夠寬廣,老背少,少敬老,2022的新台語歌運動,我們的著眼點更該被放在「台語進化」。
鄭宜農的全台語創作「水逆」專輯肯定會引起許多的討論與關注,無論文化或是文法,尤其跟大量電子音樂取樣編曲的高咬合度,絕對值得一聽,也邀請所有喜愛流行音樂的朋友,一起進入《水逆》的世界。
留言告訴我你對這一集的想法: https://open.firstory.me/user/ckj14v8uxb9y708635lyqkgxo/comments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49集单集